打开

北八道集团操纵证券市场案宣判,福建神秘富豪父女双双获刑

subtitle
财经网 2021-10-27 19:03

2021年10月2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单位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林庆丰、林玉婷等8人操纵证券市场案获刑八到五年不等,对北八道集团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亿元。神秘的北八道集团尽管在二级市场上名不见经传,但是其主力参与的“山东帮”却曾在中国A股股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印记,北八道实控人林庆丰的发迹史和犯罪史也称得上步步惊心。

获证监会史上最高罚单,“山东帮”主力遭暴露

2018年3月14日,证监会曾开出了其行政处罚历史上的最高额罚单,56.7亿元!这张罚单的“收件人”正是此次获刑的林庆丰和林玉婷父女及其所有的北八道集团。

2017年春天,张家港银行,江阴银行及和胜股份等多支次新股股价曾遭到集体哄抬,短期内股价价量异常偏离市场平均估值。2月14日至3月30日,北八道集团使用333个证券账户,持有“江阴银行”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同期实际流通股份总量30%以上,连续33个交易日对“江阴银行”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的30%以上。与此类似,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张家港银行发行价仅为4.37元,不到三个月就被北八道集团爆炒至发行价的7倍,最高点达30.51元。

这些令人震惊的违法操作都藏在一座1000平米的神秘别墅之内,别墅中最繁忙的时候,有100多台电脑、10多个操盘手同时进行操作。据证监会调查,北八道集团在别墅内组建了一支分工明确的操盘团队,通过多个配资中介公司筹集资金数十亿元,控制了多达333个股票账户,每个账户内的金额由几十万到几千万不等,北八道利用这些账户前期疯狂买入次新股,误导散户跟进。然后高抛套现,致使跟风买入的投资者损失惨重。而这些被操控的账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北八道集团利用组织的便利,使用了公司员工和关联人员的账户,分散资金进行市场操纵。

此次北八道集团通过操纵“张家港行”违法所得1.39亿元,操纵“江阴银行”违法所得3.40亿元,操纵“和胜股份”违法所得4.67亿元,三只股票合计9.45亿元。案发后林氏父女拒不配合调查,该公司财务、会计人员也曾以老人住院、小孩生病等理由来搪塞调查人员,甚至拒绝谈话。对公司财务室的检查过程中,有财务人员为了抢夺撕毁相关财务资料证据抓伤证监会稽查人员。

收到证监会的罚单后,北八道集团以严重资不抵债,无力履行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在此之前,北八道对证监会天价处罚不服,提出行政复议申请遭驳回后起诉至法院,结果一审、二审均败诉,北八道集团法定代表人林庆丰、控股股东林玉婷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北八道被罚的消息一出,市场立即将其与纵横A股的游资“山东帮”联系起来,皆因点名其操纵的三只股票皆与“山东帮”有关。“山东帮”得名于其主力席位皆来自于山东济南和福建厦门,风格凶悍,厦门北八道就是“山东帮”的主力之一。“山东帮”发迹以来,不仅操作了张家港行等三只股票,2016年-2017年间的多数妖股如“特力A”、“中毅达”、“深深宝A”都与厦门北八道集团有关。

游艇大亨疯狂买地敛财,股权隐身未能成功“脱壳”

那么,这个北八道集团和林氏父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尽管为人不修边幅,常常以短裤拖鞋出席重要场合,但在国内的游艇圈,却一直流传着林庆丰的名字。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4美高梅-胡润中国游艇行业报告》显示,林庆丰名下拥有一艘价值约为3600万元的私人定制游艇——“法拉帝800”,领先张朝阳、李彦宏、杨受成、许家印等名流,排名第13位。

60后的林庆丰生于福建的一个渔村,他创立的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固定资产近30亿元,23个集装箱货运站及分公司遍布全国9个省及直辖市,一度是国内最大的民营铁路集装箱运营商。不过,这家公司似乎有着天生的违法“基因”,铁路货运系统流传着一句话:“北八道、铁霸道”,指的就是这家集团。上世纪九十年代,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曾违规运输煤炭长达8年,并用“套箱”等方法偷逃铁路运费,完成了其野蛮的资本原始积累。但很快,林庆丰就从略显笨重的物流行业转向了赚钱最快的金融和地产。

2012年,林庆丰来到上海疯狂买房,他购置的第一个物业为陆家嘴东路161号部分办公室,此后又购置了紫锦城,拥有2、3楼的部分办公室及4、5、6层楼;2013年11月,北八道集团前身以9650万元的价格竞得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新发展有限公司自贸区工业仓储1万余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以上海自贸区所设平台为中心,林庆丰大肆涉及商业保理和融资租赁、投融资等金融业务,北八道集团于此期间成立,在保税区坐拥两栋11层的大楼。

上海的物业也给了林庆丰很多撬动市场的机会,他由此从银行、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处借得款项60余亿元人民币,这些银行均不在上海,而是散落在厦门、郑州等多个业务区域。而且,北八道集团能够从银行处贷得比抵押房地产价值高出许多的款项,且为了规避审查,采取重复抵押、多次借贷的方式。不仅通过银行借款,林庆丰还曾在民间进行数亿金额的借款,甚至为此与借款人对簿公堂。这些借款的流向尚不得而知,但无疑为北八道集团和林庆丰提供了足够的资金支持。

其实,北八道集团对其违法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早有布局和预防,并一直在尝试利用多种方式规避监管,2017年,在哄抬张家港银行等次新股股价之后,北八道集团曾在网上公开招揽财务人员,职责描述为:能够有效组织财务部门与日常工作,监控可能会对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的重大经济活动。与此同时,林庆丰等人开始“淡出”北八道的公司管理层,并通过多次的股权变更试图“金蝉脱壳”。

2017年5月,林玉婷、林庆丰分别将持有的北八道集团90%、10%股权无偿转让给林育志和林庆社,同年10月,后者又全部转让给上海源之沪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林惠惠。4个月之后,林惠惠向自然人何雪转让全部持股,由何雪担任厦门北八道公司法人及总经理职务,并担任工商登记联络人,林姓家族成员全部退出。

尽管如此处心积虑,林家仍然未能成功“脱壳”,今日上海一中院认为,被告单位北八道集团及被告人林庆丰等7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伙同配资中介人员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操纵证券市场,影响证券交易价格与交易量,其行为均已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且属情节特别严重。综合全案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上海一中院依法对林庆丰和林玉婷等人作出刑事判决。

【作者:罗晨】(编辑:罗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