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西柳州“2.17”特大杀人碎尸案侦破纪实

subtitle
旋涡小视频 2021-10-27 16:52

1992年2月17日16时,柳州铁路局红庙单身宿舍管理员在清理锅炉房的时候在锅炉房的煤棚煤堆里发现了一只木箱子,好奇地将木箱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只宽条蓝白相间的特大号帆布袋,将帆布袋打开后却吃惊地发现了被一块窗帘布、一条毛毯和一堆衣服包裹的大量碎骨,立即向柳州铁路局直属公安段报案。在接到报案后,直属公安段副段长李勇平立即带领本段技侦干警驱车赶往现场,同时调集柳州铁路公安处法医、工程公安段的技术专家立即出警。

三路人马在抵达红庙单身宿舍案发现场后,经柳州铁路公安局同意,就地成立“2.17”特大碎尸案专案组,由直属公安段李勇平副段长担任专案组组长,具体组织案件的侦破工作。

技侦人员分为尸骨检验、痕迹检验、照相录像和查访记录四个小组开展现场勘查工作。现场的碎骨总共清理出200多块,提取出40多件现场遗留物(包括包裹尸骨的窗帘布、一条由三块花布片拼凑成的短裤),逐一测量,检验论证;推断凶手对被害人行凶的时候是在室内作案,将人杀害分尸后在慌乱中随手操起窗帘布、毛毯等匆忙裹尸。短裤是由三块花布片裁剪后改成的,花布片属于同一条女装裤。经服装公司老师傅仔细察看,该条女裤适合1.60~1.65米身高的女性穿,找出和这条女裤同一批次用布的女裤对比,认定这批女裤臀围较大,适合臀部较大的女性所穿。

现场尸骨经法医测算骨龄确定尸骨主人生前年龄在65岁至75岁之间,骸骨完全腐烂骨化、骨质老化程度较重,结合抛尸环境条件,推测死亡时间超过3年。专案组随即组织力量对符合以上条件的失踪人口进行大规模筛查,在当晚就确定了尸源——4年前失踪的时年68岁的柳州铁路局退休职工常则超。

另外,从装尸骨的木箱做工看,发现木箱属于自制,由此推测案犯或案犯亲属会木匠活;根据对颅骨碎片的拼凑并对其进行打击痕迹检验表明:骨片断口属于锐器劈砍造成,推断罪犯使用的凶器为斧头,罪犯能够较熟练地使用斧头。

在确认了尸源后,柳州铁路公安局召集专案组成员召开案情分析会,对前期现场勘查和查访记录做了分析研究,会后确定了侦办方向:调查常则超在失踪前的活动轨迹;将破案重点定在红庙单身宿舍,弄清案犯为何要将尸体抛在这里的原因。

早在常则超失踪后的第二天,柳州市公安局就发布了(87)59号“协查通报”,协查通报上写明:常则超于1987年12月18日携带6万余元巨款下落不明。专案组由此怀疑此案有极大可能是一起以图财为目的的谋杀案。

为了弄清这笔巨款的来龙去脉,专案组派人调查了常则超的银行账目,常则超退休前在柳州铁路局招待所工作,退休后干脆承包了柳州铁路局招待所供销经营部,有了颇为殷实的家底。银行账目显示:柳州市柳南信用社的一个开户名为黄XX的户头上于12月初汇入一笔8.4万元的汇款,12月17日由一笔6.3万元的款项从这个户头转出。经柳南信用社的相关工作人员回忆,办理款项汇入和转出的人都是常则超本人。

专案组随即按图索骥找到了账户主人——湖南省冷水滩市某供销社经理黄XX,经黄XX介绍,1987年12月初,他经柳州铁路局防疫站办公室主任张XX介绍从安徽省某县推销员汪XX处谈妥购买50吨白砂糖。为了成交和联系车皮,张XX带着黄XX结识了可以帮他联系车皮的常则超,在常则超帮他联系好了车皮后,黄XX将8.4万元的货款电汇到柳州市农业银行,常则超将这笔款子转到黄在柳州市柳南信用社开的户头中。12月17日常则超从这个户头内取出6.3万元,并和张XX、黄XX和汪XX约定在12月18日8时在常则超承包的柳州铁路局招待所供销经营部门前汇合后一起到鹿寨县的鹿寨糖厂提货。但当12月18日黄XX、张XX和汪XX按时来到柳铁招待所供销经营部门前,但却始终没有等到常则超,常则超和那笔6.3万元的巨款就此下落不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0年代的柳州站站房

专案组随后先后传唤了张XX和汪XX接受讯问,最后排除了这两人和黄XX的作案嫌疑,凶手另有其人。

与此同时,另一组专案组成员在红庙单身宿舍对1987年前住在单身宿舍的人员进行全面排摸,重点排摸方向是4种人:做生意的;经常赌博、急需搞钱的;有家小的、生活拮据的;会做木工活的。一轮重点排摸下来,住在24号房间的红庙房建工区油漆工唐声尊有重大作案嫌疑。怀疑理由是:唐声尊和常则超熟识,常则超失踪前一天晚上曾经到单身宿舍找过唐声尊,却没有人看到他离开;根据宿舍服务员回忆,唐声尊有过一只自制木箱;唐声尊会做木工活;唐声尊曾经因赌博而两次(第一次赌博输了1000元,第二次赌博更是输掉了一台彩电)被柳铁直属公安段治安处罚过。

随即,专案组随即对唐声尊进行重点排摸调查,首先查他在1987年的生活运动轨迹;其次查他的家庭和社会关系;第三查和他有过赌博和财物往来的人员;第四查他和常则超和与常则超相关的人员情况。

在调查常则超社会关系人的过程中,专案组获取了一条重要线索:1名三十多岁的妇女和常则超关系密切,并曾经帮忙替常联系过车皮。因此这个神秘的女人成了专案组下一步调查重点。

2月23日,专案组的一组侦察员在对唐声尊的养父家进行外围调查时发现他家挂的窗帘布和包裹常则超尸骨的窗帘布很相似,在询问唐的养父后得知:窗帘是养子唐声尊的姐姐唐志红送给他的,并且告诉侦察员:唐志红现年39岁,身材较高,体态较胖、已婚,有一个12岁的女儿,专案组初步认为和常则超关系密切的那个神秘女人很可能是唐志红。

专案组将唐声尊养父家的窗帘布带回检验,检验结果表明,这块窗帘布和包裹常则超尸骨的窗帘布是从同一整块布料上裁剪下来的。

同时,负责调查唐声尊社会关系的专案组侦察员也传来好消息:唐声尊的同学证实:唐声尊确实有过一只宽条蓝白相间的帆布袋,和装常则超尸骨的帆布袋高度类似。

因此,专案组决定:立即传唤唐声尊,同时严密监控唐志红,在监控过程中,侦察员在居委会的配合下以查户口为名进入唐志红家,发现唐志红家里有用于裹尸窗帘相同的布料做成的缝纫机罩,遂装作无意间地问起,然而唐志红的回复滴水不漏,但侦察员觉得她的回复太过滴水不漏,反而加重了怀疑。

2月28日,专案组正式传唤唐声尊,唐声尊到案后接受了48小时的不间断突审,虽然他表现得很焦躁,不停地向突审他的专案组成员要烟抽,但是始终没有交代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审讯一时间陷入僵局。专案组认为:由于案件已经过去了4年左右,心理上已经有了较为坚固的思想防线,认定警方没有掌握什么直接的证据,因此持抗拒态度。

随即专案组改变策略,实施欲擒故纵的备用方案。故意安排唐志红到拘留所给唐声尊送饭并上监控手段。在监控中,平素泼辣的唐志红在见到弟弟后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反而不断地向唐声尊打手势使眼色,更加坐实了她心中有鬼。

2月29日晚上,专案组正式传唤唐志红,第一次传唤当然没有任何进展,这点上专案组早有心理准备,在说了一晚上的废话后将她放回家,但是在3月1日凌晨突然又将唐志红传唤,并出其不意地向她出示了大量证据,最终在天亮前唐志红顶不住了,交代了她伙同其弟弟唐声尊杀害常则超的犯罪事实。

1987年12月18日,唐志红以陪伴常则超到鹿寨糖厂提货的名义将常则超骗到她的家中,常则超刚进门就被埋伏在房中的唐声尊扑倒并控制,姐弟俩将常则超身上的6.3万元洗劫一空后将他勒死,随后将尸体移入盥洗室用斧头分尸,随后将尸块用窗帘等布料包裹、装入宽条蓝白相间帆布袋,随后装入唐声尊打造的木箱中,木箱被转移至柳州铁路局红庙单身宿舍的锅炉房煤棚并埋入煤堆中。

但是令专案组感到吃惊的是,身为柳州铁路局正式职工的唐志红在承认杀人后显得非常无所谓,在一次审讯完毕后,唐志红试探性地问:“我大概会被判多少年?”

“你自己看呢?”审判她的专案组成员认为她已经必死无疑,居然还如此无知。

哪知唐志红无所谓地说:“我同监房的说,杀人可能会劳改十年八年,出来后我要做生意,赚了钱请你们喝早茶!”

这让审她的专案组预审员们哭笑不得。

随即专案组顺势突审唐声尊,随即唐声尊在3月1日晚供认了杀人碎尸的犯罪事实。

2.17柳州铁路局红庙单身宿舍煤棚特大杀人碎尸案就此告破。

但是,专案组在写结案报告时重新复读审讯记录时发现唐志红曾经声称她的前夫胡信华无情无义、不管她和女儿,在5年前的某一天吵架后胡信华带着1部录音机和195元现金离家出走。随后她将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在2年后在法院传胡信华不到场的情况下离婚成功,随后迅速和现任丈夫张XX结婚。

专案组中参加过审讯唐志红的3名干警从这段供词中发现了问题,如果胡信华是因夫妻吵架而离家出走,怎么可能一走就是5年而不回家探望亲生女儿,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所以,调查再度展开——

通过调查,唐志红和前夫胡信华夫妻感情长期不和,唐志红多次提出离婚,但胡信华坚决不同意。但唐志红依然在还没有和胡信华离婚的情况下就和现任丈夫张XX同居,胡信华对此恼怒不已,2人经常就此问题吵架甚至动手,但唐志红我行我素。

3月9日,专案组再一次突审唐志红,指出胡信华的“出走”与唐志红的婚姻生活有直接关系,唐志红瞬间如惊弓之鸟,陷入深重的思想矛盾中。专案组看她动摇,向唐志红宣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运用2.17案件侦破的实例让唐志红认清现实,放弃侥幸心理。最终在3月9日晚,唐志红交代了她伙同其弟唐声尊杀害前夫胡信华的犯罪事实。

1987年3月2日,唐志红和唐声尊以到鹿寨催款为借口,将胡信华骗到鹿寨县,在当晚20时左右,唐声尊趁胡信华不备,从后面用石块将胡信华活活打死在鹿寨县城郊长古嵌脚路边的水沟边上。随即唐志红和唐声尊姐弟俩将胡信华的尸体就地扔进水沟。

3月10日,专案组派出一路人马前往鹿寨县唐志红指认的案发现场取证,并重新开棺查验了5年前在鹿寨发现的“无名男尸”,经验尸确系胡信华本人。同时在专案组的再度提审下,被他亲姐姐“卖了两回”的唐声尊在经过10小时的僵持和拉锯下,最终承认受唐志红指使杀害姐夫胡信华的犯罪事实。

至此,由2.17特大杀人案牵出的鹿寨县杀人案在隔了5年左右后最终告破。

专案组在总结这两起案件时,认为这对杀人姐弟之所以能逍遥法外5年之久,暴露出地方公安机关基础工作诸多不足之处:胡信华的尸体在第二天就被发现,鹿寨县公安局就发出了协查无名尸体的通报。胡信华无缘无故地出走,其单位同事和家属区的邻居议论纷纷,但始终没能引起刑侦部门的足够重视;在常则超失踪的第二天,柳州市公安局也发出了协查通报,杀人碎尸后唐志红家腥臭难闻,邻居也曾经向唐志红问起,被唐志红用几只死老鼠糊弄了过去,随后几年经常有人见到唐志红家里有大捆大捆的人民币现金,而以唐家的经济条件不大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始终没有人向公安机关反映,基层派出所民警协助居委会进户进行法制宣传工作时发现可疑情况但也没有给予重视,导致碎尸被扔弃在人群聚居区4年多才被发现。说明部分公安机关群众工作不到位,不能发动群众,基础工作薄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