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七年前杨元庆嘲讽马斯克:你知道我有多少客户吗?如今惨被打脸

subtitle
大猫财经 2021-10-27 16:09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就在前几天,特斯拉的股价站上了1000美元、市值也跟着突破了一万亿美元。

考虑到马斯克手中持有的股票期权等资产,这位硅谷出身的“钢铁侠”以2890亿美元的身价稳居世界首富的宝座,把排在第二的贝索斯甩出去了一大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深究的话,把特斯拉送上万亿大关的其实是个在破产边缘走钢丝的可怜人,咋回事呢?

差不多这周末的时候,有家叫赫兹环球的租车公司从特斯拉那订购了10万辆电动车。要知道,这不仅相当于特斯拉年产能的10%,更是电动车历史最大的一笔订单、总价值高达42亿美元。

考虑到这家公司才刚刚从破产的边缘挣扎过来,这么做的好处还是挺多的。

一方面,这么做不仅能完美契合环保主义者的生活方式,还能顺势打造一支全电动的租车车队,高举政治正确的环保大旗,说是无往不利也不为过。

另一方面,现在美国二手车市场中最畅销的就是特斯拉的Model 3。假如生意做得实在不行,到时候把车挂到网上卖掉就能轻松回血。。。

抛开这些不谈,这的确是一件能载入史册的大事。在所有美股上市公司中,只有五家公司的市值维持在了万亿美元的量级——

微软代表PC时代逝去的荣光,苹果开辟智能手机新大陆,谷歌代表搜索和流量,亚马逊则是电商老大,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的崛起是不是意味着新能源的时代就这么到来了?

眼看着势头越来越好,不少新能源行业的边缘从业者都兴冲冲站出来发表了“获奖感言”,其中就包括一直买不到回国机票的贾跃亭。

02

不过马斯克这个人大家都知道,说好听了叫性格专注、说难听了就是情商低。

美股上市公司都归美国SEC管,可这位偏偏就敢在直播的时候点名吐槽自己的顶头上司;不仅如此,他还没忘记在各种节目中怼天怼地怼嘉宾。

差不多2014年的时候,马斯克跟联想的杨元庆一起给央视做了一期节目。

在聊到商业模式的时候,一直对营销不感冒的马斯克讲了不少大实话:“我觉得营销是很奇怪的概念,每次说营销,好像是要骗人去买不好的东西一样”。

面对马斯克的耿直发言,彼时如日中天的杨元庆有点不以为然。

要知道,营销可是不少大集团十分倚重的经营策略。面对着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他们早就进化出了一整套先进、完善的营销战略,如今被一个毛头小子站出来揭短,换谁都做不到无动于衷。

所以在聊到用户数量的时候,老杨干脆利落地做出了反击:“他有多少客户、我有多少客户,你知道吗?”

你别说,这还真戳到了马斯克的软肋。

在当时,特斯拉的用户还不到3万;而联想在上一个财年中已经销售了1.15亿台设备,其中包括5500万台PC、5000万部手机和1000万台平板电脑。

虽说这1.15亿台设备不代表同样的客户数量,但考虑到联想当时的行业地位,这真的是一次双方实力极其不对等的对话了。。。

抛开那次著名的二马对话不谈,这也是马斯克少有的吃瘪经历了。

03

其实对联想来说,当时的特斯拉的确不值一提。

作为一家脱胎于中科院计算机所的公司,柳传志的手底下可谓是人才济济,一大堆工程师和教授就不说了,甚至还拉到了倪光南倪老加盟。

现在的华为很牛吧?可在当时,联想可比华为还领先大半个身位!

就在任正非泪流满面得感叹华为活下来的那一年里,联想靠着汉卡和微机就能赚到十几亿的年收入了,那真是兵强马壮的一方诸侯。

等到了后来,柳传志的继任者杨元庆接过了指挥棒,这艘已经提速的大船变得更势不可挡了——2015年,联想控股在香港敲钟;2021年,上交所又受理了联想集团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

虽说在股价和市值方面有点一言难尽,但联想在PC领域的市场地位倒是十分稳固的。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不仅慢慢爬到了全球市场第一的位置,工厂也是跟着满世界地开。

这么干赚钱吗?那是肯定的啊。根据公开数据,联想在2020/2021财年中取得了4116亿人民币的营收,这确实是个相当夸张的数字了。

也许正是因为成绩太过亮眼,联想集团的高管也领到了相当夸张的薪水——其中杨元庆一人的年薪就高达1.7亿人民币,这算是把钱花到刀刃上对吧?

04

既然营收这么恐怖,那利润也低不到哪去吧?还真不是。。。

整个20/21财年中,联想集团的净利润只有可怜的80亿人民币。就算大家都知道制造业并不光鲜亮丽,但这个数字也确实低得有点夸张。

至于原因吗,这恐怕就得从最底层的逻辑开始谈起了。其实在制造业领域,有个关于产业链价值分配的“微笑曲线”,讲的是啥呢?

在整个产业链条中,价值最丰厚的区域集中在价值链的两端—研发和市场。没有研发能力就只能做代理或代工,赚一点辛苦钱;没有市场能力,再好的产品,产品周期过了也就只能作废品处理。

富士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尽管咱们不能否认富士康的行业地位,但电子产品组装这个行业,其实技术门槛真的不算太高。假如你能搞定厂房和轮班倒的员工队伍,就能在流水线上24h开工干活。

门槛低、竞争对手就多,反过来就限制了生产方的利润空间。这些年为了摊薄成本,富士康的流水线从台湾搬到了深圳,再从深圳迁到了郑州,眼看着就要跑到越南和印度去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联想跟富士康几乎处于同样的尴尬境地。

尽管马斯克近年来也堕入了“粉圈”的深渊中不能自拔,但特斯拉在新能源领域内的技术储备和行业地位依然无可撼动。假如两个人有机会再次同台竞技的话,耿直的马斯克估计不会再落下风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