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实录:被白睡5年后,我沦为玩物的全过程

subtitle
歪歪老君 2021-10-27 14:21

第13集

【我在时光里等你】

简介:讲述一个女人为了初恋私奔,怀孕,初恋却跟一个有钱老女人出国,丢下她一人绝望流产。五年后,女人嫁与他人,却发现初恋是新婚丈夫的二叔,从此他们的冤孽一步步展开,超级爆棚。

我们一起追起来!!!

没有看过上一集的宝宝点击下方蓝字哦~

第八集:妹妹的一百万手术费,我是陪睡换来的(八)

第九集:被白睡5年后,我沦为玩物的全过程(九)

第十集:被白睡5年后,我沦为玩物的全过程(十)

第十一集:被白睡5年后,我沦为玩物的全过程(十一)

第十二集:被白睡5年后,我沦为玩物的全过程(十二)

上章结尾回顾:

“结婚?!!你和唐小染结婚?”许琴仪更加不淡定了,“莫言,你想什么呢,你怎么可以和唐小染结婚?”

“妈,我和唐小染怎么就不能结婚了,她未嫁我未娶的。”陆莫言对于母亲激烈的反应感到很无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言,当初你说你要带一个女人回来,我可是问了你的,你说唐小染只是你身边的一个女人,你还说你自己知道分寸,可是现在呢?”

许琴仪简直要疯了,陆莫言这么突然的领着唐小染回来,说他们两个要结婚,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被吓了一跳。

“现在我也还是有分寸啊,妈,你就放心吧,你儿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陆莫言知道他和唐小染要结婚的消息对母亲的冲击不小,耐着性子劝说。

“放心,你让我怎么放心!莫言,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懂分寸知进退的好孩子,妈妈从来不用操心,可是你现在却说你要和唐小染那个没钱没背景的野丫头结婚,你这叫有分寸吗?”

“妈,你就相信你儿子好不好,我保证,我绝对没有胡来,这是我认真想清楚之后才作的决定。相信我,娶了唐小染,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

“你胡说,唐小染那臭丫头能给你带来什么利益?我看你是被她给勾的神志不清了吧?”

“哎呀,妈,”陆莫言对于母亲的固执很无奈,“你还不相信你的儿子吗?我说有好处那就肯定是有好处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好吗?”

陆莫言又不好把唐小染和靳子城的事告诉许琴仪,只要一遍又一遍的用肯定的语气保证娶了唐小染绝对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真的?你没骗我?”在陆莫言一遍又一遍的保证下,许琴仪慢慢冷静下来,用仍旧有点怀疑的语气问。

“真的,妈,你就相信你儿子好不好,放心吧。”陆莫言见母亲不再那么激动,松了一口气。

陆莫言相信,只要母亲这里过关了,其他的阻力他都可以一一化解。他和唐小染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好了好了,不是我不相信你,我只是担心你被人迷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只要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妈妈不阻止你。”看着自家懂事的儿子,许琴仪满眼欣慰。

这个儿子从小就懂事,从来没让她担心过,许琴仪相信,这一次,儿子也一定会做的很好。

母子俩又在房间里说了会儿话,听到外面传来佣人叫靳子城的声音,知道是靳子城回来了,两人对视一眼,起身往客厅走去。

靳子城刚回来,正在门口换鞋,苏落薇停止和唐小染的聊天,面带微笑的走过去接过靳子城的外套挂好。

“阿霆,你回来了。”苏落薇温柔的唤他。

靳子城看着苏落薇,眼底的温柔似乎要溢出来了,抬手抚了抚苏落薇的头发,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阿霆回来啦!”

“二叔!”

从书房出来的许琴仪和陆莫言也赶紧和靳子城打招呼,靳子城转身不咸不淡的对他们点了点头,视线扫过唐小染,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

一直注意着靳子城的动静的陆莫言敏锐的察觉到了靳子城的动作,心里暗自得意。陆冷霆又如何,还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唐小染就能搞定他。

见靳子城回来,佣人忙把厨房准备好的饭菜上桌,一家人坐上餐桌开始吃晚饭。

陆莫言的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他一会儿看看靳子城,一会儿又瞟两眼唐小染,桌上的人都觉得他不对劲。

“莫言,怎么了?有事要说?”靳子城不是木头,陆莫言的视线他早就察觉了,本想不动声色等陆莫言自己说,结果陆莫言只是看,就是不说话,靳子城决定主动开口。

“既然二叔都问了,那我就直说了,”陆莫言放下筷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的说,“我和小染,我们俩决定结婚了。”

餐厅里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陆莫言和唐小染。

靳子城突然庆幸刚刚陆莫言的两声咳嗽,他为了表示重视的态度,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否则此刻他恐怕会做出把筷子丢在地上的举动。

不过现在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感觉自己刚刚吃进肚子里的饭菜好像都变成了火把,一下一下的焚烧着他的五脏六腑。

“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吗?”靳子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狠狠掐了掐手心,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与平常无异。

“我还没给爷爷说呢,今天就是先带小染回来见见你们,等到婚期定下来了我就通知爷爷。”陆莫言回答得很从容。

老爷子,陆深琰,陆家的最高掌权人,靳子城的父亲,陆莫言的爷爷。

陆老爷子年纪大了,不喜欢城里的喧嚣,带着自己的老管家住在老宅。陆莫言平时周末回陆宅看看许琴仪,却很少回老宅那边看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一个人打拼,建立了陆氏,一步一步的把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为今天的陆氏集团,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对陆氏的掌控欲非常强,就算现在年纪大了把陆氏放给靳子城和陆莫言管理,他也不放心,陆氏集团董事会里还有他的亲信。

听到陆莫言说还没有告诉陆老爷子,靳子城看了他一眼,继续问:“你不告诉老爷子,你觉得老爷子会同意这门婚事吗?”

“二叔,你放心吧,你才是陆氏的总裁,陆氏将来是你的,有你和二婶在,我和小染的婚事,爷爷不会特别反对的,我有把握说服爷爷。”

对于靳子城表面担心实则威胁的话不以为意,陆莫言夹枪带棒的还击。

靳子城是谁,陆氏集团的总裁,还不至于为了陆莫言这么点小伎俩就冲动,他转过头,看着许琴仪:“那您呢,这门婚事,您也同意吗?”

“啊?哦,只要莫言喜欢,我不反对。”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次听到陆莫言说要和唐小染结婚许琴仪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靳子城点点头,说:“只要你自己想清楚了,你妈和老爷子也不反对,我没什么意见。”

陆莫言没想到靳子城会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他和唐小染的婚事,他原本以为靳子城必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止他和唐小染结婚。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还要费心费力的和靳子城纠缠。

一桌人沉默着继续吃饭,心底风起云涌面上却丝毫不显。

吃完饭,靳子城以明天还要上班歇在陆宅不方便为由,和苏落薇说了几句就走了。随后陆莫言也和许琴仪道别,载着唐小染回公寓休息。

陆宅。

苏落薇在房间里,想着听到陆莫言说要和唐小染结婚时靳子城的反应,恨恨的捶了捶被子。

虽然靳子城并没有阻止陆莫言和唐小染的婚事,问的那几个问题听起来也是一个长辈对晚辈正常的关心,可苏落薇就是觉得怪怪的,心里一点都不舒服。

不过现在好了,唐小染嫁给陆莫言,她嫁给靳子城,以后他们两个就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了。

虽然还有陆家老爷子那一关,不过苏落薇觉得,陆莫言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的,他应该能够搞定。现在,她只要全心全意地陪着靳子城就好了。

陆莫言的公寓。

唐小染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却毫无睡意。

烦躁的在床上裹着被子滚了滚,唐小染蹭的一下坐起来,恼火的抓了两把自己的头发,成功的把一头黑长直揉成了杂草丛。

唐小染很郁闷,虽然这门婚事也是她自己答应的,去陆宅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今天晚上这一遭下来,她只觉得浑身疲惫。

累,心累。

今晚去陆宅,除了在沙发上陪苏落薇聊了会儿天,她就没和谁说过一句话。不是她要故意冷淡,而是陆宅的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无视她,她也就懒得去应付了。

她是卖了,可是她只把自己卖给了陆莫言,可不是卖给了陆家,没那个义务随随便便陆家的一个谁她都要去讨好。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即使后来看到靳子城,她都可以还算淡定的接受,这些都是她预料到了的,让她出乎意料的人是苏落薇。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苏落薇温柔的笑容下面藏了一把锋利的刀,一直静静地寻找的机会狠狠的刺她一刀。

聊天的时候,苏落薇有意无意的一直在跟她说她和靳子城有多么相爱,日子过得有多么幸福。

苏落薇还说,别看靳子城在外面一副冰冷无情似乎没有什么能打动他的样子,在面对她的时候却温柔似水,体贴细致。

唐小染表面一副认认真真倾听的样子,时不时的还配合着苏落薇的话做出羡慕的表情,内心却暗暗骂了句脏话。谁想听你和你男人恩恩爱爱的日常啊?

更让唐小染无语的是,苏落薇在说靳子城对她有多好多特别的同时,还一直问唐小染陆莫言对她怎么样。

唐小染无语望苍天。这个苏落薇是居委会大妈吗?这么关心别人的家长里短,她和陆莫言过得怎么样还她p事啊,碍着她了?

唐小染总觉得苏落薇的行为似乎是刻意在向她表现靳子城对她的宠爱。摇了摇头,唐小染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苏落薇那样温柔高贵的千金小姐,怎么会是这么有心机的一个人呢?更何况,苏落薇向她表现靳子城对她的宠爱做什么呢,她如今和靳子城又没有什么关系。

“啊——”唐小染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想了,睡觉。”

第36章 味道还不错

“夜色”。

苏少阳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把自己埋在酒瓶子堆里喝闷酒的人,不知道自己是该上前劝停好还是让他借酒消愁好。

刚刚他正在大厅里招呼客人,一直负责三楼的服务生突然告诉他靳子城来了,他找了个借口溜上来看看,结果就看到靳子城一个人喝酒,地上已经倒了好几个酒瓶了。

低头想了想,怕靳子城喝出事儿来,苏少阳准备去劝劝他:“阿城,别喝了,你注意点身体,喝多了不好。”

“你放心,我很清醒,我自己有分寸。”靳子城推开苏少阳,拿起一瓶酒就要往嘴里灌。

“好了,阿城,你不能再喝了!”苏少阳一把夺过靳子城手里的酒放到一边,看着靳子城,一脸正经的继续说,“别喝酒了,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被苏少阳的举动打断,靳子城稍微清醒了点,慢慢的转过头看了苏少阳两眼,起身走到窗户旁边吹吹冷风,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

“今天,唐小染去了公司,陆莫言让我晚上回陆宅一趟,他有事要说。”说到这里,靳子城顿住了。

“然后呢?你回去了,陆莫言说了什么?”苏少阳见靳子城不说了,就自己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然后,我回去了,饭桌上,陆莫言宣布,他要和唐小染结婚了。”靳子城说完,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

苏少阳沉默下来。

作为靳子城的好朋友好兄弟,五年前靳子城和唐小染的那一段往事他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陆家那边呢,同意陆莫言娶唐小染?”苏少阳想了想,觉得以陆家的家世,应该是不会同意陆莫言娶唐小染才对,可是靳子城的反应又让他有点担心。

“许琴仪应该是已经被陆莫言说服了,老爷子那里陆莫言还没说,不过他说反正有我和苏落薇的联姻在,他有把握说服老爷子同意这门婚事。”

说到他和苏落薇联姻时,靳子城眼底寒光一闪,陆莫言的话在常人听来是没什么,实际上却是在讽刺正是因为有他和苏落薇的事,陆莫言和唐小染结婚才少了很多阻力。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少阳看着靳子城逐渐冷静下来,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不就是结个婚吗,谁说只要老爷子同意了,他陆莫言就能结婚了?”虽然他不屑于和一个小辈置气,可陆莫言既然敢挑衅他,想必肯定做好了承担他的怒火的觉悟吧。

“只要你有主意就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能帮到的兄弟绝不推辞。”苏少阳立下承诺,为靳子城提供支持。

“少阳,谢了!”靳子城由衷地感谢这个好兄弟。

“谢什么,大家都是兄弟,应该的。”苏少阳豪迈一笑,“对了,阿城,现在很晚了,要不你今晚就住这儿吧,反正房间每天都有打扫。”

“好,那我今晚就在这儿了,不走了。”靳子城点点头。他明天还要上班,这会儿再回公寓的话今晚他估计就不用休息了,干脆就直接歇在这儿。

“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自己早点睡,我先下去了。”苏少阳对靳子城道完晚安,走出了房间。

靳子城目送着苏少阳关门离开,转头看了看外面的灯光,去浴室洗漱休息。

现在他需要好好的休息,养好精神,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

要和陆莫言结婚的事,唐小染并没有准备告诉唐正德。对于唯利是图的唐正德来说,她只是一个提款机而不是她的女儿。

所以接到周雪芬的电话的时候唐小染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唐小染,你这个臭丫头,要结婚了都不准备通知家里,你还有良心吗?”周雪芬的叫骂从手机里传出来。

奇怪,她没说,周雪芬是从哪里知道她要结婚的消息的?

“你怎么不说话,啊?要不是陆莫言找我们要你的生辰八字,我和你爸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周雪芬很生气,结婚这么大的事唐小染居然不准备告诉他们。

要知道,唐小染要嫁的可是陆莫言,陆家的陆莫言!陆家那么有钱,有了陆莫言这个女婿,以后她和唐正德还怕没钱花吗?

“就算我不说,你们现在不也知道了吗?”唐小染很清楚周雪芬为什么这么生气,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

“唐小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你的长辈,你要结婚了,难道不该通知我们吗?”被唐小染冷淡的语气惹怒,周雪芬破口大骂。

“行了,如果你今天打电话只是为了来骂我一顿,那我就不奉陪了,我还要上班。”唐小染不想和周雪芬纠缠,她今天的工作还有很多没做完,没工夫理她。

“唐小染!你等会儿!”听唐小染准备挂电话,周雪芬急忙开口阻止。

“到底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唐小染不耐烦地问。

“我问你,你和陆莫言结婚,彩礼是多少?陆家准备什么时候给?”周雪芬说出自己今天打电话的目的。

听到周雪芬提起彩礼,唐小染在心里冷哼一声,她就知道,周雪芬给她打电话,除了钱就没别的事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周雪芬怪叫一声,“唐小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想自己把彩礼钱收了?”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周雪芬急了,她怎么能允许这笔钱落到唐小染的手里。

“唐小染,我告诉你,我和你爸是你的长辈,这个彩礼是我和你爸的,你要是敢私吞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周雪芬恶狠狠的说。

“长辈?你们有长辈的样子吗?”唐小染对周雪芬的威胁毫不在意,“周雪芬,想要彩礼,那你们准备给我出多少嫁妆呢?”

“嫁妆?”被唐小染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周雪芬楞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说,“没有嫁妆,陆家不会在意这么点钱的。”

也许是底气不足,周雪芬急忙转移了话题:“唐小染,我不管,你必须把彩礼交给我和你爸!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不出嫁妆,却想拿一大笔彩礼?唐小染真的被周雪芬的无耻逗乐了,忍不住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对唐小染突然的笑声不解,周雪芬问了句。

“我笑有些人果然有够无耻的!果然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唐小染对于逗笑自己的原因直言不讳。

“你!唐小染,你居然敢骂我无耻?!”周雪芬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了唐小染的意思,气急败坏的吼叫。

“我可没有指名道姓说是谁,我只是说是有些人,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对号入座呢?难道你也觉得你很无耻?”唐小染用轻柔的话狠狠反击。

“唐小染,你个贱丫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打死你的那个傻子哥哥?”

“你去啊,你去了我就让陆莫言叫医院停掉给唐欢欢的治疗,要死就一起死好了,还有人给我哥哥陪葬,也不算吃亏。”唐小染用陆莫言当初威胁她的方法威胁周雪芬。

“唐小染,你!你行!算你狠!”电话那边的周雪芬估计被气的不轻,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吸声透过手机传过来,清晰可闻。

“谢谢夸奖。”唐小染不动声色云淡风轻地扳回一城,心情甚好。

“周雪芬,我跟你直说吧,彩礼,一分钱没有,我也不会找陆家要,如果你想利用我和陆莫言的婚事大捞一笔,那我可以告诉你,你打错算盘了。”

她和陆莫言协议结婚,五年后是一定会离婚的。唐小染不想和陆家有太多钱财上的纠葛,免得到时候纠缠不清。

“好了,我还要上班,就这样吧。”趁着周雪芬还处在期望落空的震惊里面,唐小染快速挂断了电话,结束了这次争吵。

揉了揉额头,唐小染收拾好被周雪芬弄的乱七八糟的心情,继续自己的工作。

……

唐小染晚上下班到家的时候陆莫言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处理工作。唐小染放在包包,把菜拎进厨房去做饭。

闻到饭菜的香味,书房里的陆莫言处理好手上的这份文件,起身打开房门往客厅走。

果然,唐小染已经把炒好了两个菜端上了餐桌,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吃过一次的陆莫言深深的知道那些菜有多美味。

陆莫言自觉的洗了手,拿了筷子就自顾自的开始吃饭。等唐小染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的时候,陆莫言已经吃了个半饱了。

“味道还不错。”见唐小染落座,陆莫言出口赞赏。

“谢谢夸奖。”唐小染点点头,不再言语,低头专心吃饭。

陆莫言先吃完,又回了书房继续忙工作的事,唐小染吃完饭收拾好厨房,想起了一件事,犹豫了一下,倒了杯水拿去书房。

敲了敲门,得到陆莫言的允许之后唐小染才开门进去,把水放到陆莫言的电脑旁边。

“我有点事想和你说一下。”

未完待续

喜欢我的文章请添加关注和留言评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