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战国时期到底出现了纸没有?为何“纸上谈兵”的典故出现在战国?

subtitle
云雨倒影 2021-10-27 11: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道理其实很简单,“纸上谈兵”的典故说的是战国赵括惨败于长平之战的故事,但“纸上谈兵”这个词儿,却是产生于明清之交。

不信?请查明朝以前所有讲述长平之战事件的书籍,都不会有“纸上谈兵”这个词儿!

注意,必须是明朝以前的人著作的书喔。

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专门论证棉花在我国的种植发展史,以考古学家在新疆罗布淖尔地区的古楼兰国遗址中发现棉布残片为依据,把棉花的传入我国的时间定在西汉张骞使西域时期。

结果,有读者提出,孔子的时代就有棉衣了。

他给出的理由是:明朝编撰的《二十四孝图》中有提到,孔门七十二弟子之一的闵子骞,幼时曾受继母虐待,冬天只能穿单衣,而继母“以棉絮已所生二子”,给两个自己生的儿子穿棉衣。

我耐心地跟他解释,这个故事是明朝人写的,只能代表明朝时有棉衣,不能代表春秋孔子的时代有棉衣。

该读者又通过网上查询,认为“以棉絮已所生二子”这句话最先出版《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他按照我的推理思路,说,由此至少可以证明司马迁的时代已经有棉衣了。

但“以棉絮已所生二子”这句话其实并不出自《史记.仲尼弟子列传》,那是写网文的人搞错了。

仔细查一下便知,《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对闵子骞的记载只有寥寥数字:“闵损字子骞。少孔子十五岁。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於其父母昆弟之言。”不仕大夫,不食汙君之禄。“如有复我者,必在汶上矣。’”

所谓“单衣顺亲”、“鞭打芦花”等等故事,全都是元朝人、明朝人编造出来的。

与此相同,赵括熟读兵书,好谈兵,后人以“纸上谈兵”一词来形容他,并不能代表他那个时代就有纸。

打个比方,如同我写文章形容当年商鞅得到秦王重用,官位刷刷刷上升,说他就如同从了火箭一样。那么,能否意味着商鞅的年代已经发明了火箭了?显然不能。

话说回来,“纸上谈兵”这个词,最早出自哪儿呢?

这个还真难考。

南宋诗人刘过有“不随举子纸上学六韬,不学腐儒穿凿注五经”之语;王庭珪也“欲将笔力扛九鼎,纸上有说能平戎”之句,都隐含“纸上谈兵”之意,但并不是这四个组合成词。

蔡戡《定斋集》也有以“孙武之法,纸上空言,不足观也”之语来批评那些红口白牙说大话的将领,即使“纸上谈兵”之语已经呼之欲出,却终究就是不出。

可查最早出现“纸上谈兵”一词的,应该是明万历、天启年间人乔应甲收录在《半九亭集》里的一副楹联作品:“纸上谈兵人有口;军中索饷灶无烟。”

这之后,可查这个词的地方就有很多了。

如清华长卿诗“挟策休谈纸上兵,鬓眉豪气尚纵横”、黄文暘诗“遂成法家案,豈等纸上兵”、《孽海花》中“论材宰相笼中物,杀贼书生纸上兵”等等。

至于最早把“纸上谈兵”一词与赵括联系起来的,可能是1979年由著名语言学家林汉达编写的少儿通俗历史读物《上下五千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