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9年,假部队有多高仿?军营、军车、番号一应俱全,结局如何

1999年7月1日,福建南安官桥镇两处空置营房入驻了一批“军人”,挂牌是某军区老干局直属大队驻厦门办事处车队,番号是72809。

这些营房是原来驻守的某部教导大队撤离后留下的,之前部队没有撤走的时候,官兵经常与附近老乡交流互动,相互关系比较融洽,因此老乡们也常有机会进入军营。自从这批“军人”进驻后,纪律突然变得极其严明起来,门口一侧的岗亭里,有全副“武装”的“战士”24小时站岗值勤,外部人员没有“首长”批准严禁进入营区。不过,他们却经常与百姓做生意。

每日清早,营房里就传出“一二一、一二一”高亢嘹亮的早操训练口号,福建的夏天,即使是早晨也是非常热的,但是他们几乎从不间断。营区里干净、整洁,墙上刷有红色的“严格训练,强化管理”标语,里面还有党团员活动室、值班室、健身房、小卖部,配置齐全。他们纪律严明,一日三餐开饭前都有吹哨号令,活动、看电视、休息时间都统一制定,“战士”不得随意离开营区,有严格的请销假制度。内务更是令人叫绝,被子叠放得如刀切的豆腐,日用品如牙刷、牙缸、水壶必须摆成一条直线。另外营区还拥有一支“军车”车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开始,老百姓一瞧:这部队真是正规!慢慢的时间长了,这些“军人”却渐渐露出了“兵痞”的脸孔,敲诈勒索、欺压百姓,周边老乡敢怒不敢言。可是,老乡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伙人其实是把戏做足、以假乱真的冒牌货,更想不到的是以“中校大队长”马国平领导的营区其实是一个制假、售假、运假还有赌博的黑窝点。

那么,马国平是怎样的一个人,是怎么走向这个从头假到底的大案的深渊的呢?

退伍即褪色,被欲望淹没

电影《霓虹下的哨兵》里,满身征尘的解放军战士合衣露宿光怪陆离、霓虹闪烁的南京路街头,最终守住了政治本色,没有迷失的霓虹的幻影里,好八连的精神永远值得传承。

马国平也曾是一名军人,大声宣读过热血沸腾的入伍誓词,不过他没有永葆军人本色,却将入伍所学投入了欲望的深渊。

2001年,案发后,警察从马国平住所搜出一本日记,里面的内容,是他扭曲的欲望的最好注脚: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在我没有钱的时候,谁也不会看得起我,我现在有钱了,我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我要让她、她、她心悦诚服的陪我玩。

1988年,已经在福建服役5年的马国平不得不退役回到安徽青阳县老家。他仅仅初中学历,提干肯定无望,只有退役一条路,虽然他的军事素质还是不错的:1989年还在芜湖地区民兵比武竞赛中获得第一名。

他出身农村,家庭贫困,退伍后从风光秀丽、灯红酒绿的沿海城市回到贫穷的老家,又做回了农民。同年底,村里人又给他介绍了个农村姑娘,马国平好像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又好像看不到未来。他实在不再想当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了,更不愿再娶一个农村老婆,他在部队里也算是见过世面、开过眼界,加上国家大力改革开放,心中到外面闯荡的想法越来越来越强烈。

1989年,他坐上了去福建的列车,那是他服役的地方,人熟地熟。到了地方之后,通过朋友介绍了一份用拖拉机运大理石的工作。工作很苦,幸好军队的历练让他承受下来,埋头一干就是三年,中间认识了两个福建姑娘,都是初见感觉良好,深入了解后,都开始嫌弃他的安徽农村出身而最终告吹。这些事情,对马国平刺激很大:他要有钱,不择手段地有钱,打工仔永远没有出路。

后来,他决定自己买车搞运输,靠着努力做得还不错,和原部队驻地的姑娘李某恋爱了,还做了上门女婿。日子越来越来好,似乎按照这样的轨迹走下去,他也不会走到大案的深渊里。

“学有所用”,以假乱真

1995年,靠着人脉,马国平承包了老部队的2辆货车跑起了运输。1997年,部队撤离时他又买断了部队三辆军车转为地方牌照,不久他又以扩大石材厂规模的名义承租了南安水头镇的营房。之前他还是跑跑运输,运输些服装什么的,此时就开始动了歪心思。他从军人服务社买来军装,又伪造了假军官证,并搞来军衔,并把车队车辆都喷成了草绿色,按照假军牌。更搞笑的是,他从安徽老家找来了一批人,有退伍兵,也有其中农民,就包括他的农民哥哥马平顺,进行封官:自己化名马俊,任“中校队长”,桂永祝任“政委”,马国顺、江中峰任“副队长”,吴寅彪任“上尉参谋”,高安平任“司务长”,其余驾驶员挂志愿兵或列兵衔。至此,一个假“军车”队就组织完成了。

1999年7月1日,又用同样的伎俩承租了安官桥镇两处空置营房,马国平充分利用在部队所学,对营区实施军事化管理,戏台子搭好了,戏份一定要做足。马国平的“军营”做到了部队该有的“精气神”,更是拿足了硬派的气势,就是要牛。于是,一些不法分子试探着找上了门,马国平为他们运假烟、私烟,贩运走私摩托、服装及洋垃圾等。刚开始马国平有6辆汽车,每月租金12万元,并且每车每趟另收5000元红包。除了提供假军车贩烟,马国平还会将假军车牌照租给他人用以走私。

石狮市大诚商贸有限公司的蔡文献之前从事建材生意,苦于竞争越来越激烈,经营举步维艰,于是想到与他人合伙出资60万元,干起了贩卖假烟的勾当。

上世纪90年代,制售假烟的违法活动还是很猖獗的,福建境内就很厉害,比如福建漳州的云霄县产的假烟工艺令真烟都望尘莫及,据说“云霄烟”嫌弃正品包装不够精美,还进行特地改良,不仅如此还创新出品,竟然引得真厂家跟进出此新品。“云霄烟”不仅出低档品,还有高仿高档烟如中华等等,还有“内部品鉴”的百盒烟。由此可见,假烟产业链的功力是何等之深。

假烟

造假如此猖獗,无非是非法暴利太高,其实在这个产业链里面最重要的一环是运输贩卖环节,因为国家也在不断地打击。这个蔡文献苦心孤诣地想发快财,但是一直找不到可靠的运输方,吃了不少亏。几经辗转打听,2000年11月才被同行介绍认识了“参谋”吴寅彪,蔡文献得以进入了营区参观,严明的纪律和营容营貌让他印象深刻,心想要是傍上这个么靠山,自己的假烟运输就完全没问题了,还愁发不了大财?

蔡文献不断示好,几次邀约终于将吴“参谋”邀请到了石狮胜利大酒店,趁着酒酣耳热提出了帮助运烟的需求,并一再承诺部队运费一定照付,各位“首长”好处也少不了。吴寅彪故意面露难色,欲擒故纵,几番推辞,直接开价了:你需先付12万元运费,车队才能打报告给军区审批,车队出6辆油罐车运烟,每车配置2名司机,运费每车2000元,车队只管送货,其余费用一概由地方承担。蔡文献当然满口答应,第三天奉上了12万元,并且双方还签订合同,不过吴寅彪说,合同正式生效必须军区后勤部审批盖章之后才可以。

过了一周,蔡文献眼见年前销售旺季到来,坐不住了,跑到营区问吴寅彪合同事宜。吴却说:运烟风险很大,需要盖上军被伪装,这样一来要交5万元的军被押金。“政委”祝桂水又唱起双簧:每车还要交一万维修、油料费的预付款。蔡文献被发财梦迷住了,对这个“军队”的实力深信不疑,毫不犹豫地掏出了一共23万。

欺压百姓,敲诈勒索,“军营”变黑窝

马国平贩卖假烟已经不能满足贪欲的时候,在1999年9月,伙同专门制假的郑胖子,上线了两条假烟生产线,地点就设在营区,后见利益不均,就借口营区检查打走了郑胖子。11月又伙同他人,设了假烟生产线。

不仅如此,马国平居然还在营区设了“百家乐”赌局,吸引一些烟贩子和赌棍聚赌,派“士兵”服务,每日“抽水”4000元。

马国平在营区一直实施军事化管理,奈何手下缺乏纪律性、素质很差,劣根性很难一下改掉,不断给他“惹事”,不过事后他的处理方式和团伙逐渐向黑社会性质发展。

2000年6月11日,手下林小东在街上逛,被人笑话“军容不正”,营区直接来人把涉事的冷饮店砸了;马国平的哥哥马国顺,原本务农,马国平给他封个“少校”,也掩盖不住他粗俗不堪的言行,在镇上发廊按摩时对人家发廊妹动手动脚,让人家揍了一顿,营区一帮人直接把老板纠到营区,赔钱挨揍了事。

马国平还在营区设置了禁闭室,凡是欠债的,要债的,有经济纠纷的,统统揍一顿,丢到禁闭室,“修理修理”再丢出去,成了私刑场所。2000年8月,两个民工在营房附近水库捞鱼,被“士兵”看见,也被揍一顿关到禁闭室。而水库的老板,要经常给这些“士兵”活鱼,算是保护费。

2000年4月6号,村民黄世尘清明上坟,燃放鞭炮不慎把野草引燃,急忙跑到营区央求灭火及打119,没想到被破口大骂。其余村民看到火势才报警,消防队灭火后,那两个骂人的“士兵”出来了,以影响部队安全为由要把黄抓走,要么交2000元罚款。后经村干部以军烈属贫困户说情,黄最终交了300元才了事。

同年4月,马国平指使众人多次到附近瓷砖厂家闹事,并打人,威逼对方缴纳污染罚款,几个厂家交了1.1万元,还不算完。最终,大家找到了村干部出面,谈妥了等“八一”建军节的时候村里各家厂子出钱当做“慰问金”,马国平用了几桌菜就收了12万元多的“慰问金”。

饱思淫欲,有了钱和虚假权力的马国平,早就忘却当年妻子李某不嫌之恩,在外面拥有两个情妇,生活腐化不堪。

作死终到头——落网

2000年12月24日深夜,一辆悬挂寅A-01868牌照的东风军用卡车在芜湖纺织器材厂卸完167件货后,驶出厂门。接到举报消息,等候多时的芜湖烟草专卖局和芜湖利民路派出所的执法人员在利民路和二环路口,拦截下了这辆军车。一位少校军衔的军官,跳下军车,直接掏出军官证和南京军区后勤部派车单,高声大气地说:我们是南京军区后勤部的,你们凭什么拦截军车?

执法人员打开车厢门,里面除了纸壳和军被,空空如也,大家只好放行。按理说内线举报应该没问题?执法人员纳闷之后突然顿悟:去纺织器材厂。在那里,果然发现了假冒的香烟,很快查明了接货人是丁俊,其供认这批货就是寅A-01868军车卸下。

警方立即协同,在芜湖南陵县城郊将军车拦截,假少校还是那一套说辞,可惜已经不管用了。少校供认自己是赵永安,少校军衔,部队番号是72809,倒是承认了贩运香烟的事实,但是一直僵持到凌晨5点还不承认自己是冒牌货。不过同车的周小兵和冯寅亮也在受审,虽然套词背得滚瓜烂熟,却还是漏出马脚。

没想到的是,天亮后,一个声称叫吴剑雄的上尉参谋,来自南京军区厦门办事处,接到消息前来处理此事,底气十足,要求派出所马上放人。看到警方出示的运假烟证据后,吴“参谋”语气有所缓和,还是以部队的辞令要求放人,当警方询问部队命令时,还十分生气地以部队机密为由无可奉告。

接下来,已经全交代的马国顺化名的“赵永安”被押送到“吴剑雄”面前,这位真名吴寅彪的“参谋”再也绷不住了。

剩下的事情,安徽警方联合福建警方,出动大批警力,横扫这个“军营”,逮捕假冒军人14名,查获假军车7辆和大批假军服、军衔等军用物品。

2001年6月27日晚,被公安部列为部督A级在逃犯罪嫌疑人的马国平,招摇撞骗了2年多,终于落网。

参考资料:1、《“打黑除恶”大要案纪实》;2、《检察风云(法制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