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当规则不明确时,能做的就只剩下揣测

subtitle
法律先生 2021-10-27 00:15

行业话题法律先生编辑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与一位大咖闲聊。

为了避免给他惹麻烦,还是不谈是谁了,他讲了一句话,举座皆惊!

每一个男人心里都有一座紫禁城。

他其实是吐槽很多男人一聚会就聊国家大事、国际形势,分析背后的故事与逻辑。

这不,一个东北的停电,都能想到这是国家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何况别的事情了。

但是,有个问题,我们其实应该追问,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为什么总是喜欢揣测,喜欢揣测事情、政策出来背后的“大棋”是什么?!

其实,原因也不复杂,不过是我们的规则,甚至是很多法律规定,往往有点笼统,不够明确。

当规定不能明确的时候,你说,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只能是揣测。

01.

聊一个近期的故事

法律圈最近的大事情,其实是层出不穷。比如,各类法律联盟的解散或者注销。

突然之前,那些运营得好好的律所联盟啊,律师机构啊等等,都开始宣布解散。

也许是春江水寒大佬先知,前段时间中世联盟突然宣布解散,引得大家错愕。

随后,各类联盟纷纷解散或者注销,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e律师联盟等等,都陆续发了通告。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政策出来?

前几天,几个朋友在聊天。 一聊,好些人都在开始分析,可能是上层有这样的考虑,那样的顾虑等等。

你看,就是律师都忍不住在“揣测”。

一个政策,一条规则,大家并不是反对,大部分时候不过求一个清晰而已!

为什么这样规定?或者这样的规定细则如何?如何理解这一条?哪些是需要必须关闭的?给的缓冲期多长?

或者,那些合法注册的机构怎么办?当时的出资如何解决?引发的一系列合规性问题如何做?等等。

可是,我们不清楚。但是要上面这些清晰一点,难吗?其实非常容易。

一个本是很容易清晰明了的事情,却以笼而统之的方式去叙述,那人们该何去何从呢?

人们就会有去揣测,就会有疑问。

比如,不允许联盟的年会啊、评选啊,那国外的钱伯斯、ALB的评选允不允许呢?

如果只允许这些他们的评选、年会、聚会,那这算一个什么事情呢?总不能说,我不管了他们,只能管你们嘛?!

这个道理,就像之前我提到过的,寻衅滋事这样的罪名,具体的情形有哪些?是否非常清晰地去一一例举?

如果不能很清楚地定义,那边界在哪里呢?普通人该何去何从?如果普通人都只剩下揣测,那法律的权威性又在哪里呢?

02.

再讲一个小故事

为什么明晰的规定那么重要?为什么说bill式的法律那么重要?

讲一个故事,一个心理学上有名的“跳蚤效应”,或者叫自我设限。

说的是,一位生物学家,把一只跳蚤放在桌上,让它自由活动。然后,再把跳蚤转移到一个玻璃罩里。

这个时候,跳蚤每次跃起时,都撞在了玻璃罩上,被摔了下来。

随后,生物学家开始逐渐降低玻璃罩的高度。随着玻璃罩高度的降低,跳蚤也在慢慢降低自己跳高的幅度。

最后,玻璃罩降到几乎贴近桌面了。跳蚤已经不再跳跃。

这时拿走玻璃罩,这只跳蚤已经失去了跳跃的勇气与意愿,只能匍匐着。

这个自我限制的故事,大家一定都听过,身边的此刻例子,一定也曾遇到过。

这两年很多老板都在抱怨,说企业越来越难做了,这背后的意思是什么呢?

一个是大环境,那另外的,何尝不是一个不知道边界在哪里,不知道什么生意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去创新,去奋发的勇气就少了,可以探索的领域也少了。靠揣测去做生意,当然生意举步维艰了!

想一想,当年小岗村的那些普通的农民们,连“土地承包”这样的行为,都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在做,何况别的呢?

但此刻,我们需要的是法律的宽容呢?还是法律的明确呢?没有明晰的宽容,也是一种“压力山大”。

我们努力工作的目标,不应该是不断的揣测吧,而应该是不断的跳跃。

愿未来的规定、政策越来越清晰明了,那时,大家也没有闲工夫去揣测着揣测那了。

所谓法治天下,其实不过是从杜绝这种小揣测开始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