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家三代惨遭灭门,警方毫无头绪,他却凭一包咸菜巧妙侦破

subtitle
提线木偶1 2021-10-26 22:08

一包咸菜能干啥?对我等普通人来说,能吃呗,还能干啥?但在能力不同、工作性质不同的人眼中看来,即便是一包普通的咸菜,也能发挥它奇妙而独特的价值。

靠一包咸菜,断一场灭门大案,寻常人做不到的事,他做起来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人是谁?较多关注刑事案件的人应当都听过他的大名,正是有着中国福尔摩斯之称的内蒙古警神——“刑侦泰斗”乌国庆。

那么,一包咸菜究竟是如何发挥出它最大价值的?事情还要从山东的一起三十多年前的灭门惨案开始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声名在外,接到求助电话

那还是1987年的一个深夜,常年办案的乌国庆正如往常一样坐在书桌旁翻看以往的卷宗,然而就在他集中精力时,家中的电话响了。

来电人是山东省公安厅的负责人,对方用急切的语气表示,山东发生了一起恶性的灭门案件,由于现场情况比较复杂,警方又没有丝毫头绪,情况紧急,需要请求乌国庆支援。

当时的乌国庆已经51岁,在处理刑侦案件这条路上,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经验丰富的他自然明白,能让省公安厅出动请他帮忙的案件,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案件。因此,乌国庆二话不说就应下了这件事情,表示会搭乘第二天的飞机赶过去。

挂完电话,乌国庆立即就对妻子说,我收拾一下卷宗,你去帮我准备一下行李,我赶明天上午的飞机。

一年365天中,乌国庆几乎有两百多天都在全国各地参与办案,待在家中的时间并不多,陪伴妻子的时间也少。不仅他习惯了这样被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召集到全国各地办案的情况,就连妻子对此也早已经见怪不怪。因此,早在听到乌国庆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站在了衣橱边,做好帮丈夫收拾行囊的准备。

为了能尽快了解案件事宜,第二天乌国庆起了个大早,机票、行李各种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他赶忙打车去往机场,赶在上午之前,抵达了山东省公安厅。

乌国庆深知时间紧急,在公安厅“点了个卯”后,就立即表示想要尽快去现场看一下。为了节省时间,公安厅派了一位对这场案件前前后后都极为了解的警官同乌国庆一同上了车。

在以往,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遇到乌老,就成了落网之鱼。积累得多了,乌老在处理案件时,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思维。.

那么,这次山东灭门惨案的处理,会和以往一样顺利吗?

1987年山东的三代灭门惨案

这是一桩灭门惨案,死者共有三个人,是祖孙三代。让办案民警感到奇怪的点有好几处。

一,现场遗留下来的一把砍刀,根据砍刀上遗留下来的血液鉴定,那正是凶手的刀具。但是,这把砍刀和死者家中的其余刀具是一套,也就是说它并非是凶手带过来的,而是就是在死者家中的。

二,祖孙三代都被杀,凶手连家中的小孩子都没有放过,手段极其残忍。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孩子看到了什么,让凶手不得不将他残忍杀害,另一种则是因为凶手与死者家有非常深的恩怨,以至于他们残忍到连孩子都不放过。

但后来山东警方在经过调查后发现,死者一家三口平常在村子里的人缘非常好,村民们说,这户人家上到老人乐于助人,下到小孩嘴巴甜懂礼貌,待人热情。邻居们也实在是想不到,为什么这祖孙三代会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根据办案民警的介绍,乌国庆对这起案件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是,即便是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他,在初次接触这事件时,也不敢轻松下结论。一切还是要等到抵达案发现场,进行甄别后,才好做出进一步的判断。

他深知,在案发现场,一定还有非常重要的细节尚未被发掘出来。

了解完案件不久后,车子平稳地抵达了案发现场。

此时已经五十多岁的乌国庆,行动敏捷地下了车,掀开警方在现场设置的警戒线,开始观察起死者家房子周围的环境。

巡视房子一周,乌国庆脚底生风地又去往了室内。

经过观察,他发现死者家房子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都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可以看出房屋主人非常爱干净;院子内的绳子上,晾晒着已经干了的衣物,有老人的,有小孩的;墙壁上也挂着刚从田地里收回来,还尚未来得及处理的粮食.....

这其实是一个生活气息非常浓厚的家庭。

从表面上看来,现场的一切对于案件的判断,似乎都没有什么作用,然而这时,一包安静盛放在现场,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咸菜引起了乌国庆的注意。

从案发后,山东警方对这片现场已经做过了多次的甄别,他们并非没有注意到地上那包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咸菜,但他们并不觉得,这一包咸菜会是破解这场灭门惨案的关键线索。

一包咸菜,如何确认凶手?

笔者家是农村的,知道每逢秋季时,各种大白菜、雪里蕻、白萝卜等都会被农民采摘下来,清洗干净,或切成碎末,或整个腌渍,放入缸内。过一段时间,好吃的酸菜就能制成,这几乎是农村家家户户每年必备的一项工程。

乌国庆对这一点也非常清楚,但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从一包咸菜身上,看到了猫腻。

这包咸菜被打开之后,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里头腌制的,正是看起来就青脆可口的萝卜。接着在乌国庆的指示下,警方从死者家中的厨房找到了一个咸菜缸,掀开盖子一看,里头盛放的和外头地上被发现的那包咸菜是一样的,都是萝卜,且气味和味道闻起来都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案发现场的那包咸菜,就是从死者家厨房的那咸菜缸中拿出来的。

问题就来了。这咸菜要是自己家吃,大可以拿一个大碗,淘一点上来吃就是,完全不必要放入塑料袋中;且咸菜这样的东西,本身就很家常,一般不会用来招待贵客,但如果是亲近到已经不分你我的关系,拿出来给对方尝尝味道,便就说得过去了。

因此,乌国庆做出判断:这包咸菜是死者生前拿出来送给别人,而这个人也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且凶手和死者家绝对还有着不错的关系,也许是邻居,也许是亲属。此次灭门,有极大的可能是凶手在杀人后,没来得及拿走咸菜,就仓促逃离了现场。

由于整个凶案现场遗留下来的线索是有限的,加上当时还是八十年代,各种协助办案的刑侦技术手段尚且也不发达,因此结合线索进行合理猜测,便也成了成功破案的一项必不可少的技能,乌国庆更是将这项技能运用的风生水起的一人。

然而,乌国庆在将自己的判断依据告知给山东警方后,对方一方面觉得仅仅只凭借着一包榨菜,就无端猜测凶手是亲属或者近邻,这未免有些太过于武断了。但另一方面,警方对如何处理这起案件暂时也还没有头绪,便也只能先按照乌老的判断进行案件甄别。

于是,一起针对死者家邻居、近亲属的走访,便正式开始。

很快,结合案发时间时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以及被询问时的微表情和微动作,再加上凶手是初次犯案,反侦查能力还不够强,警方很快便将目标锁在了一人身上,这人就是房屋女主人的外甥女婿。

但死者一家平常对待邻居都非常热情,对这外甥女婿,那就更是没话说。外甥女婿家的经济情况并不好,每每去“打秋风”时,被害人一家也是尽心尽力地提供帮助,不感恩就算了,这人为何还要将他们一家三口尽数杀光?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乌国庆办案经验丰富,对于他来说,凶手与死者之间产生关系,无非就两点,一点是情,一点是钱。既然两家关系不错,那感情应当没问题。那么,问题就出在钱上面了。

真相果不其然。

凶手在杀死三个人后,每每看到警方在死宅徘徊,他就惶惶不可终日。一面害怕警方找到他,一面心里也有着隐秘的愧疚。杀人的那瞬间,他的脑袋似乎被人控制了一样,杀完人后他就逃了。几天下来,凶手的心理状态早已经处于崩溃状态,

至于杀人动机?那更是让人感到无限唏嘘。因为凶手最近没钱了,而之前欠死者家的7000多元钱又还没有还上。凶手猪油蒙了心,想着将人杀了,这笔钱就不用还了,于是便以探望之名,在死者给他拿咸菜时,狠下心抄起砍刀,将那个一直给自己诸多帮助的亲属杀害。事后为了以绝后患,更是将三代人尽数杀光。

可怜的被害者,在被杀的那一刻,还想着要拿一点新鲜腌制的咸菜给这位外甥女婿和他的家人尝尝味道....

愚蠢,又可悲,人性的可悲。

村民们在知道他的杀人动机后,气得恨不得让警察立刻将那个人拉出去立即枪毙。

凭什么呢?如果对人友善都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往后谁还能一心向善?即便是办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的乌国庆,对山东被灭门的祖孙三代,也非常同情,对凶手也是恨不得让他今早接受法律的惩罚。

就这样,这起困扰警方的灭门惨案,最终在乌老的主持下,被看似三下五除以二地“轻松”解决了。然而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轻易的事情呢?乌老的本事,那也都是通过一遍遍地实操得来的。

乌老办的大案要案又何止这一件?有的时候乌老能够轻松侦破,有的时候,乌老也会遇见棘手的问题。

在刑侦技术有限的时代,乌国庆凭本事成为了警界的楷模

这世界上,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即便是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困扰警方许久的山东灭门惨案告破的乌老。乌老1936年出生于内蒙古游牧民族,自小就是马背上的少年。

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一直也没怎么读过书。难以想象,这样一个14岁之前并不认识多少汉字的人,最后会成长为逻辑思维缜密的刑侦专家。

乌国庆人生的转折,在新中国成立后,乌国庆这才有了上学的机会,有了接触法医学的机会,有了担任刑侦专家的机会。

乌国庆第一次参与处理刑事案件,是在1959年,他刚刚研究生毕业,正在上海实习的时候。

在学校时,学习的都是理论知识,然而,仅仅依靠这些就想要处理好案件,那远远不够。

因此和所有新手一样,第一次“上战场”时,乌国庆显得有一点无所适从,也让不少刑侦警察对这位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有了微妙的看法。

这是乌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刑侦案件上受挫。

当时上海警局接到了一起报案,一名中年妇女“自杀”了。乌国庆到现场后,照例一起观察现场。老警官让他发表自己的看法时,他说,这名妇女死亡时脚上没有穿鞋,且袜子也非常干净,应当是自杀。

结果老刑警摇了摇头问,这名女子从家到她上吊的地方还要经过两块地,如果她是自杀,为什么脚上没穿鞋,袜子也这么干净?

乌国庆顺着这一问思考了一瞬,接着脸就红了。老警官才意味深长的接着解释道:这说明她并非是自己走过来的,而是在被杀害后带过来,伪装成上吊自尽的样子。这是一起他杀案件。

那一次的案件勘探虽说让乌国庆多少有点丢面子,但他更深的意识到,想要抽丝剥茧地理清案件,找出真相,那么就绝对不能放过现场、放过尸体上所传递出来的任何一条线索。

在往后的多少年中,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哪怕是现场一根头发丝,一小块血肉模糊的指甲,都有可能成为乌国庆理清案件思路的重要线索。

这种对案发现场观察入微的本领,乌国庆屡破奇案。震惊全国的马加爵案,本次介绍的山东灭门惨案,2000年的大连5.7空难......种种案件的顺利告破,都离不开乌国庆的身影。

在那个刑侦技术还有限的时代,乌国庆逐渐逐渐凭本事成为了警界的楷模,警官们的偶像,有了“中国福尔摩斯”的响亮名头。

一代泰斗的陨落

随着年纪越大,经历的案件越多,乌老也开始当起了老师,带起了学生。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在刑侦案件的处理,对案发现场的勘探上,都极有自己的想法。

他的学生经常能从乌老的口中听到这样几个关键词句:破案的源泉,来自于现场。

每带一次学生,乌老总是不厌其烦地和他们说自己第一次上现场时发生的事情。他说,如果当时警方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判断,那么真正的凶手就绝对能逍遥法外。所以,办理案件,想要搞清楚真相,抓住真凶,就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捷径可走。

对案件负责,对死者负责,不冤枉好人,不放过罪犯,乌老就这么践行了五十多年。

然而,人终究有老去的一天。2019年的6月24日,这位能因为一包榨菜破获大案,这位几乎将一生都奉献给刑侦事业的刑侦专家因病离开了人世。

对于警方来说,这是重大损失。但幸运的是,在乌老离去后,他的许多学生将接下他的担子,无数个“乌老”将继续坚守在刑侦一线,抽丝剥茧,寻找真相,不让任何一个凶手有逍遥法外的机会。

结语:

乌老是他那个年代在刑侦案件处理上的代表性人物。虽然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刑侦技术手段也不断精进,在断案时可借助的工具越来越多,但是断案的便利性也会大大提高吗?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同时也意味着,在面临各种被“逼”出来的高智商犯罪,在面对各种具备反侦察能力的罪犯时,警方所面临的挑战难度也同样会不断升级。

只要犯罪存在一天,警察侦探和罪犯之间的较量,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乌老的时代已经结束,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但不论面临怎样艰险的条件,相信正义总是会战胜邪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