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惨烈的“铁原阻击战”让美国人想结束战争

subtitle
蜜蜂小视频 2021-10-26 18:16

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之初,志愿军攻势如潮,出其不意地渡过临津江和北汉江,直逼南朝鲜首都汉城。然而随着战役的深入,我军后勤补给不足的劣势愈发明显。美军则实施“磁性后退”,不打近战,命令空军全力破坏志愿军的补给线。

这招确实很毒辣!

彭德怀意识到了部队推进过快,补给线在美军飞机绞杀下完全无法跟上部队步伐的问题,果断命令志愿军各部全线后撤。与此同时,李奇微则指挥部队开始了全面反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将我军主力全歼在三八线以南。

形势异常危急!

一旦包围圈合拢,志愿军3个主力兵团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让我们打开地图看一看,志愿军北撤的道路主要有3条,其中威胁最大的来自右翼。这里位于汉城西北一带,地形多为平原,适合美军机动化部队长驱直入。

交通枢纽——铁原

铁原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既是平壤到汉城铁路的必经之地,又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处。美军如能控制铁原,就能切断志愿军北撤之路。

为了达到目的,李奇微在右路集结了4个师的美军主力,并配属南朝鲜军以及英军、加拿大军向铁原疾进,试图在我军北撤之前占据铁原,封闭口袋。

如果铁原落入敌手,志愿军3个主力兵团将会被包围,有被围歼的危险。

彭德怀电令十九兵团“死守铁原15至20天”。

第63军将士即将展开一场惨烈的阻击战,傅崇碧时年35岁,是一名年轻的军长,接到命令他激动不已,当场表态:“我们决心打到最后一个人,决不让范弗里特再前进半步!”

5月30日,第63军进入阵地,他们将面对与敌血战最残酷的13个日日夜夜。

为了突破铁原,美军每天集结大量飞机、火炮轰击志愿军阵地,森林被全部烧毁,地面也被凝固汽油弹燃起的大火烧焦。数里之外看铁原,半边天空都变成了红色。根据这番景象,央视在半个多世纪后拍成了纪录片《铁在烧》,讲述的就是第63军的铁原战纪。

第63军立下的口号是“人在阵地在”,这不光光是口号,而是真实上演的一幕幕英雄壮举。一线部队全部上刺刀,每个阵地都发生白刃战,不拼光最后阵地上一个战士,美军就别想拿下。

第63军在战斗中采用“纵深梯次配备”减小敌军火力的杀伤;在主阵地前沿派出几人的战斗小组与敌军纠缠;每天都根据战场形势作出新的部署,动态分配兵力,让美军根据前一天战场形势分配的兵力无用武之地;一到夜晚,就派出小股部队反击,许多白天丢失的阵地都是在晚间给夺回来的。

惨烈的战场损失让第63军编制不断调整,团缩编为营、营缩编为连、连缩编为排、排缩编成班、严重减员的几个班合并为一个班,最后机关人员也补充到了连队中,保证每个阵地的战斗力。

此时彭德怀的指挥部就在铁原战场不足百里之处,他不断打电话给第63军军长傅崇碧和其他高级军官,严令必须死守,不得后退。

铁原阻击战打了整整13天,将美军阻击于铁原以南,达成预定任务后,第63军撤出阵地。

此战第63军伤亡近半,但也给美军造成了1.5万多伤亡的损失。更重要的是阻挡了美军的推进,为志愿军主力北撤到三八线一带构筑防线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第63军撤下来以后,彭德怀亲自前往探望,看到浴血奋战后的士兵,他只说了句“祖国感谢你们”,就哽咽地无法说下去。

军长傅崇碧也在此战中身受重伤,抬下来时已经昏迷,经过4天手术才得以苏醒。他见到彭德怀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兵!”一语既出,在场的人无不泪如雨下。彭德怀坚定地告诉他:“给你兵,我给你补2万。”

1个星期后,2万名新兵补充到了第六十三军。

战前,美军认为,志愿军的补给线被切断,已全线回撤,弹尽粮绝之下战斗力和战斗意志都已降到最低点,以5万余兵锋正盛,装备精良的美军精锐为主力,击败防守铁原的第63军2.4万余将士,拿下铁原是水到渠成的事。

但是,即使是在占据全面优势的情况下,美军付出巨大的伤亡依然无法向前推进一步。

铁原阻击战直接改变了战场形势,五角大楼重新评估志愿军实力后,下令美军转入战略防御。1951年6月29日,李奇微受命进行“停战谈判”。

铁原战役,正是迫使五角大楼作出“停战谈判”的标志性战役。

70年后,我们从战略全局的角度来看这场阻击战,它的意义显得尤为重大。

让我们深深缅怀并永远铭记在铁原阻击战中捐躯的英烈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