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Nature:中国疫苗供应量近全球一半,加强针为重要巩固举措

subtitle
知社学术圈 2021-10-26 16: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前,中国疾控中心倡议增加接种疫苗针次作为提高免疫水平、增加保护性的措施。Nature的一篇社论也指出了全球范围内疫苗“保护效力”下滑的风险。如今国内疫情再现局部紧张情况,接种加强针,巩固疫情防护,已成为抗击新冠的重要举措。

中国疫苗“全球交付量第一”

Nature这篇社论援引英国医疗调查公司Airfinity的数据称:在全球交付的73亿剂新冠疫苗中,中国的由国药中生北京公司、北京科兴公司生产的两种灭活疫苗,几乎占了全球总量的一半。中国疫苗无疑是抗击新冠疫情的中流砥柱,而在欠发达国家,中国疫苗发挥的作用更大。

由上表可见,科兴疫苗交付量遥遥领先,而国药中生北京公司的疫苗则位居第三,两项疫苗加起来,几乎占到全球疫苗交付总量的一半。

今年年中,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当时的临床试验数据( 科兴疫苗保护效力达51%、国药中生疫苗保护效力达79%)批准了紧急使用认证。与几宗高交付量的疫苗相比: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经批准时报告的保护效力为63%,这与中国疫苗大致相当;辉瑞和莫纳德开发的mRNA疫苗则在批准时有着更高的表现水平,保护效力达到了90%。

这两种广泛供应的中国疫苗都属于灭活疫苗,使用的是已灭活的SARS-CoV-2病毒。灭活疫苗是最传统的经典技术路线,其优点在于制备方法简单快速,安全性比较高,是应对急性疾病传播通常采用的手段。据相关统计,中国本土已接种国产疫苗约24亿剂,另有10亿剂中国疫苗已被送往约110个国家。如此庞大的疫苗交付量,正是灭活疫苗成本优势、工艺成熟的体现。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在技术路线上属于腺病毒载体疫苗,是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这种疫苗安全、高效、引发的不良反应少,但疫苗有效性却偏低。

辉瑞和莫纳德研发生产的mRNA疫苗属于核酸疫苗,是将mRNA直接注入人体,利用人体细胞在人体内合成S蛋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该疫苗优势在于研制时不需要合成蛋白质或病毒,研发流程简单,且安全性相对比较高。但是,mRNA疫苗并无应用历史,且生产工艺尚不成熟,以至于成本高昂。

相比牛津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辉瑞莫纳德的mRNA疫苗,灭活疫苗的“针对性”较弱,它会触发针对病毒蛋白的多重免疫反应。而腺病毒载体疫苗和mRNA疫苗则以刺突糖蛋白(S蛋白)为靶向蛋白,精准性更胜一筹。

该表为订购中国灭活疫苗的国家及数量。来源:Airfinity

印度韦洛尔基督教医学院病毒学家Gagandeep Kang表示,灭活疫苗仍要在疫情抗击中发挥重要作用,虽然它们还有优化空间。他称:“对于所有疫苗而言,情况都在不断演变,灭活疫苗是疫苗产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清楚如何合理使用它们。”

“进阶”接种方案:加强针、混合接种

在世界范围内,通过各种技术路线制造的疫苗都不同程度出现了“效力下滑”的趋势——人们在接种疫苗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抗体水平的下降和感染保护能力的减弱。但对严重疾病和死亡的保护作用更强。但有研究人员指出,由于中国灭活疫苗最初产生的有效抗体水平较低,因此它们提供的保护效力可能下降得更快。

泰国一项由185名卫健人员参与的研究[1] (尚未经过同行评审)表明,在接种两剂科兴疫苗的一个月后,有60%的人达到了高水平的中和抗体水平,而接种两次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人里,有86%达到了高水平的中和抗体水平。该研究的合著者、曼谷红十字会传染病临床中心专家Opass Putcharoen表示,研究还发现,在接种两剂科兴疫苗三个月后,抗体水平下降至仅剩12%。

但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Ben Cowling指出,“抗体水平的减弱并不一定等同于免疫保护的减弱,疫苗会诱导复杂的免疫反应,包括B细胞和T细胞的产生,它们可能比中和抗体寿命更长。” 在香港的一项研究[2](尚未经过同行评审)表明,比照辉瑞的mRNA 疫苗,科兴疫苗接种两剂后一个月,其诱导的抗体反应确有显著降低,但T细胞反应仍然与辉瑞疫苗相当。

为了巩固疫苗的保护效力,科学家们正在探索进一步的疫苗接种方案。日前,中国疾控中心提出了针对新冠疫情的加强免疫策略。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副局长吴良友表示,对国药中生北京公司、北京科兴公司、国药中生武汉公司的灭活疫苗和天津康希诺公司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全程接种满6个月的18岁及以上人群可进行一剂次的加强免疫。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指出,“不断地加强免疫、不断地开展加强接种不是我们最终的选择。即使后面需要加强,它的加强剂次也是有限的。”

除了接种第三剂疫苗,科学家们还在探索混合接种疫苗的方案。泰国曼谷朱拉隆功大学的病毒学家 Sompong Vongpunsawad 领导了一项研究[3](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研究结果表明,一剂接种科新疫苗、一剂接种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其免疫反应水平与两剂都接种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人的免疫反应水平接近。而两剂都接种科兴疫苗的人的表现水平则不如前者。

中国的一项试验也发现,与两剂都接种科兴疫苗相比,如果先接种天津康希诺公司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再接种一剂或两剂科兴疫苗,其诱导出的中和抗体水平将会高很多[4]。

参考文献:

[1] Jantarabenjakul, W. et al. Preprint at med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1.08.27.21262721 (2021).

[2]Ka Pun Mok, C. et al. Preprint at SSRN

https://doi.org/10.2139/ssrn.3884943 (2021).

[3]Yorsaeng, R. et al. Preprint at med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1.09.01.21262955 (2021).

[4]Li, J. et al. Preprint at medRxiv

https://doi.org/10.1101/2021.09.03.21263062 (2021)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