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岁女孩,月入15万!顶流网红被禁,为何上亿人拍手叫好?

subtitle
金错刀 2021-10-26 10: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金错刀频道

李雪琴说:宇宙的尽头是铁岭。

网红们说:流量的尽头是纯欲。

这些年,靠着纯欲风的穿搭打扮,网红们在各个平台大杀四方。

早期的温婉,靠着一段“纯欲值”爆棚的舞蹈,10天从400万小网红变身1200万粉丝的蹦迪女神。

现在很多平台上,无论是美妆还是穿搭,只要带上纯欲的标签,就是天然的流量密码。

就连男生,都开始走纯欲路线,撩人没商量。

最离谱的是,如今纯欲的风,都刮到了孩子身上。

在小红书、B站和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一批打着“全网最小美妆博主”旗号的小网红。

在普通的美妆视频中,加入“纯欲蜜桃妆”、“斩男色”等词汇,就能上万流量。

为了让自己更“欲”,仅仅5岁的小孩会时不时嘟嘴唇,撒娇卖萌,叫观众“爹爹们”。

在这些“小美妆博主”视频下方的评论更是满满的 “清纯又性感”、“口红再深点更欲”等猥琐评论。

新华社直接点评:美妆博主低龄化的风潮,该刹一刹了。

小孩走纯欲风,谁是背后推手?

1

“纯欲风”遇到孩子之前,早就变了味

几年前,半藏森林在微博上发了一组图,将“又纯又欲”这个词阐释得淋漓尽致。

作为“纯欲风”的开山鼻祖,半藏森林这种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画风,连王思聪都忍不住评论赞叹。

自此,“纯欲风”成了很多网红的吸睛武器。

去年网上流行的#茶艺拍照挑战#,就是纯欲风的进阶版。

脸上抹蛋糕,露脚趾头,男友视角,教你三步成为流量收割机,随便哪个网站都是一万起步的点赞。

今年,网络上又流行了纯欲天花板,为了达到“天花板”的境界,大家开始各出奇招。

比如为了营造纯欲感,在肩膀、膝盖、耳垂、关节上涂腮红的纯欲化法。

或者用夹子、瓶盖打造纯欲的嘟嘟唇。

如果只是在时尚界、美妆界流行,纯欲还算是赏心悦目,但纯欲的邪风刮到了孩子身上,只会变得可憎。

1.最好的“纯欲”装备:童装

纯欲本质上是种幼态和性感的矛盾体,为了将这种反差放大到极致,显得更纯更幼,网红们开始向童装下手。

前段时间,网红们开始涌向优衣库的童装区,将自己塞进小码的衣服里,配上火辣的身材,将纯欲通过身材和童装放大。

除了穿童装,网红还用扎马尾来展现幼态,前段时间 “双马尾弹力摇”火爆网络,女网红大多会穿着水手服,扎着双马尾,弹跳的过程中“波涛汹涌”。

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太懂男人了。

到最后很多未成年女孩,也开始扎起马尾,穿上小裙子挑战“马尾摇”。

2.最狠的纯欲地点:幼儿园

随着“纯欲风”的进阶,网红们开始讲究氛围感。

先从场景下手,佛庙、茶室哪里“纯”去哪里,网红只负责欲。

在佛媛和茶媛被大家骂惨后,这些网红又开始向幼儿园下手了。

比如前两天突然爆火的“幼儿媛”,一个女网红穿着黑丝超短裙,踩着高跟鞋背着紫色书包,混在排队接孩子的家长队伍里。

视频文字配图是姑姑接侄子,但根据现场家长的爆料,这个网红一下午换了几身衣服,一直在摆拍,直到最后被家长们劝走,也没见到侄子。

背着学生的书包,穿着黑丝短裙,“真”纯欲天花板。

过去纯欲风不管怎么打擦边球,但终究还是成年人的游戏,直到新华网的文章揭开了纯欲风的黑暗面。

和孩子挂钩的纯欲风,早已变了味道。

2

未成年网红的原罪,从流量开始

成年人的纯欲风,追求的是“幼态审美”,那未成年化妆玩纯欲风,明摆着就是为了“流量变现”。

在滚滚的流量之下,“纯欲风”的畸形也逐渐显现。

漂亮女人跳舞,已经无法激起观众的兴趣,于是有人把目光放在了孩子身上,小萝莉舞蹈在不知不觉中流行。

有些5、6岁的小网红,每天都会穿着露脐装跳舞,网上流行什么她就跳什么,像隔岸扭胯舞、韩国街舞、恰恰舞等,都是拿手好戏。

这些舞蹈下方的评论区,很多都不堪入目。

除了跳舞,美妆博主低龄化也很严重。

近两年,美妆博主几乎占据了网红圈的三分之一,从“有效化妆PK无效化妆”到爆火的“绿茶妆、纯欲妆、桃花妆”等都是美妆博主贡献的流量。

美妆博主的热蛋糕,谁都想吃上一口,全网最小美妆博主,更是戳中了人们的嗨点。

除了这次引起新华网批评的5岁美妆博主之外,还有更多未成年美妆博主,打着小学生、未成年的旗号播放量动辄百万。

还有很多妈妈是美妆博主,在介绍产品和妆容的时候,直接在孩子的脸上尝试,孩子可爱的脸蛋和懵懂的眼神,配上精致的妆容,能俘获一大批粉丝。

在2019年初,只有十几岁的美妆博主“小美老师”在B站走红,她用毛笔当刷子、拿剪刀修眉毛、用马克笔画眼线。

奇葩画法和“小学生老师”的搭配让她爆火网络,掀起了“学小美老师化妆”的热潮。

她的流量之大,甚至让很多成年人眼红。

在美妆博主之前,流行的是吃播,在巨大的流量诱惑下,很多儿童吃播也爆火网络。

去年,一名叫“佩琪”的女童,年仅3岁,体重已达70斤,她的父母却继续放任她吃汉堡、炸鸡等高热量食品。

视频配以“三岁70斤小胖妞”“6个包子只够塞牙缝”“几秒吃完”等猎奇标题发到网上,这些视频最高观看有35万之多。

除了这种夸张的吃法,还有不少吃播是让几岁的女儿做些“擦边球”行为吸睛。

在某平台上,有个4岁的小女孩,长相甜美,她的吃播主要是吃奶油、和长饼干,但每次吃播在家长的引导下,做出些擦边球的行为,比如舌头舔奶油、吃手指等。

(图片与正文无关)

虽然视频后来被下架,但并不影响她曾获得39万的粉丝。

这些以未成年的为主角的“作品”,为了迎合某些人的目光,从而收获流量,但很多小朋友,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3

畸形审美背后,是谁欲壑难填?

“禁止上网”、“实名认证”,关于未成年人的网络现状,监管和治理一直在进行,为什么反而越来越火?

究其原因,每一个“未成年网红”背后,都藏着一个欲壑难填的家长。

未成年网红的钞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6岁韩国女孩Boram(宝蓝),就凭借直播收入,为一家人在韩国首尔的“富人区”江南区,购置了一套价值800万美元的豪宅。

世界上最赚钱的油管网红Ryan Kaji,他在3岁的时候做玩具测评出名,在9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一年赚1.9亿美元了。

一旦获得了流量,可以广告变现,产品代言,带货,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而小网红的背后,就是他们欲壑难填的家长,把孩子当成赚钱的工具。

前两年,有家长为了让孩子多给自己挣钱,让孩子穿着暴露,在一群油腻的中年男人面前,摆出性感诱惑的姿势。

随着短视频的发展,这些孩子更成了家里的“摇钱树”,天天让孩子穿童装拍视频。

刀哥发现在某个视频配文为“5岁的孩子为了养家累得睡着”的视频中,好看的女童身着各种儿童服装出镜。还有很多小学生模样的少女身着各种服饰,摆出成人模特姿势的“性感造型”,以吸引流量。

就连评论区都看不下去,但家长依然不停止。

一些视频账号上更是打出“6岁男孩帮妈妈直播带货”的噱头,吸引网友的点击,进而购买该账号销售的儿童服饰。

过去在线下集合的童模们,如今可能成了直播间里的童模。他们面临的情况,比当初的童模可能更糟糕。

靠这些“小网红”们赚钱的除了家长,还有品牌和平台。

上个月,国家明确规定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明星子女真人秀节目。连爱奇艺也停止了选秀节目,这就意味着,很多儿童类的产品,失去了代言人。

与此相悖的是,儿童类产品的整个行业却在加速发展。

以儿童彩妆为例,根据考拉海购2020年7月发布的数据,儿童彩妆同比上年增长300%;2020年5月,儿童化妆品的整体销售额增长超1200%。

品牌需要代言和推广,于是他们盯上了“未成年网红”。

一些新锐儿童彩妆品牌,开始疯狂以KOL种草的方式出现在小红书等美妆、母婴博主的聚集地。

很多产品让孩子出镜演示和使用产品,甚至让孩子测评多个品牌的产品。

不少未成年人主播的账号都会通过“商品橱窗”等带货,他们在直播或者视频中,化妆之后都会分享“儿童化妆品”。

视频中,小美妆博主经常会用稚嫩的童声说道:“幼儿园小朋友都在用!”“快让妈妈给你买吧!”

家长压榨孩子,品牌赚钱为主,平台为了流量,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某书上,未成年人的比例高达12%。

孩子表演,其他人赚钱,成了未成年网红背后的一个逃不出的怪圈。

结语:

据最新报告显示,我国主播账号超1.3亿。算下来,几乎10个人里,就有1名是主播。

一夜成名的主播,几乎是普通人逆袭最快的一条捷径。

一个小网红的父亲说:“之前我们只是普通人,如今一个月最多能赚15万,没想到钱这么好挣。”

钱这么好挣!

就因为这句话,越来越多人眼馋流量,走进网红行列,为了红,逐渐丢了底线。

韩国童模李恩采,因为6岁就化妆、当模特,导致身高停滞在了10岁。

家长获得名气和金钱,品牌获得销量和曝光,平台获得流量。

这场流量的围猎中,裹挟其中的孩子,却只是流量和变现的“工具人”。

纯欲展现在孩子身上,背后都是成年人的欲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