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突围》: 最平淡的剧情,最真实的职场,最险恶的江湖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隐者相信朋友们对这部原名《人民的财产》的电视剧充满了期待,但播出了两集,却让人大失所望,剧情平淡无奇,像日常职场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人民的名义》开场的现金满墙、《扫黑风暴》开场的看守所吃日料。

但看了几集之后,隐者发现这部剧有其独特的一种味道,非常适合出入职场的年轻人观看,在这里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一团和气,没憋好屁

中福集团,一个老牌的特色企业,悠久的历史让它显得格外耀眼。但千变万变,人性不变,江湖不变,每一个角色都那么自然地向观众展示着,真实的职场,特别是有特色的职场,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不以盈利为导向,亏得再多也可以事不关己,到底是顾大局还是谋私利只有谛听能感受到;他们既像企业又不像企业,连婆婆都一大堆;他们有董事长总经理,他们有人事部门财务部门,他们有上下级关系,但上级想调动个下属又很难,因为骨头连着筋。

所以,在前几集的剧情里面,不明真相的观众被平淡无奇的剧情拖的没脾气,殊不知一团和气的对话后面,已经是暗流涌动、刀光剑影。陆建设和齐本安说,他们说我病重住院,我要是去查,我很可能就不明不白的蹬腿了,而且提前被做了舆论准备,连警察都不会继续调查了。

细想这段台词,不禁凉风阵阵,这就是最真实的高阶职场,没有打打杀杀,又充满刀光剑影,因为都掌握着顶级资源。不像《扫黑风暴》反派的嚣张跋扈,因为他们是草莽,《突围》里的反派,多是人面兽心,很多时候慈祥的像个熊猫,特别容易让人放下警惕而忘了:

熊猫可以杀人。

2、石红杏:女性领导,不混不行

朋友们喜欢隐者讲职场,我们一起来看看石红杏。一个女人走上职场的高位,她可以没有才华,她可以没有学历,她可以没有容貌,但她一定要有混不吝的精神。这不是职场歧视,而是一个女人在男人主宰的社会里,走向成功的必要条件。职场里男性对女性充满了歧视,并不是因为他们强,而是对异性威胁的群体取暖行为,作为女性想升职,管理一堆男人,你就必须要展现出恶的一面,要么是撒泼无底线,要么是心黑无边界,要么让属下怕你,要么让属下恐惧。

在第六集中,石红杏和齐本安的对话非常的精彩,真实的再现了高阶职场的语言逻辑和语言特色。比如上图,让隐者想起了周星驰主要的电影《鹿鼎记》里面,前一秒两个人还在说,咱们不要自相残杀了,金银财宝评分,转过身就一同砍向了对方。

休战是玩笑,斗争才是常态。

当齐本安要求办交接时,石红杏抛出了靳支援,总部的大佬,地位仅仅比林满江低一点点。石红杏越遮掩越证明有问题,但齐本安还找不出任何毛病。

我石红杏是管理者,但靳支援是总负责,你要交接找不到我!

靳支援不在北京?石红杏怎么知道?石红杏又为什么主动说出来?

因为石红杏就是要把这层亲密的关系说出来,要查,你去查靳支援,你齐本安敢不敢?你敢去,那正好借靳支援的刀;你不敢去,那四十七亿就一直挂着了,别再找我。

在齐本安还没有熟悉整体情况的时候,如果贸然去查靳支援,那么很可能适得其反,毕竟总部高层你得罪了,后果可想而知。被看不见的手在京州做文章,最后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开京州。

3、秘书,是企业高层之间的缓冲器

为什么企业都要设立层级?为什么同一级别的人才能对接工作?为什么很小的事情也要同级别去交流而不能跨级?

这就是一种客观规律。企业中越高级的领导们,越需要战略缓冲地带,毕竟作为大企业,要尽量的找到彼此间的最大效益。这就需要各个层级的对接、谈判,然后逐级汇报,每一个级别都要尽可能的满足自己企业的利益,然后汇总到最终决策者,彼此觉得合适,那就大张旗鼓的搞个签字仪式,其实台面下已经定好了,觉得不合适,最终决策者就无需见面了,免得说谈不拢影响了自身形象。

齐本安作为京州的一把,下了飞机是秘书联系靳支援的秘书,确定靳支援的行踪,这就是大企业的规矩。许多年轻人不懂,为什么大领导沟通这么费劲呢?因为给彼此一些缓冲,毕竟级别到了,撕破脸之前还是要寻求合作的。

所以齐本安的秘书告诉齐本安,靳支援已经去西双版纳了,齐本安心里清楚,这就是故意躲自己呢,但是呢,又因为是秘书间沟通的,以后见面了都可以说个场面话,比如靳支援就可以说,哎呀我在云南那几天太忙,总是想着亲自给你打个电话约时间,左一个会又一个会,怠慢你老弟了。

你看,多么自然,很多事就可以心照不宣了。试想一下,如果齐本安亲自给靳支援打电话,喂,靳总啊,我想找你谈点事,你明天在西双版纳吗?

你说靳支援怎么回答?说明天在,那靳支援就得接待齐本安;说不在,那你要不要说具体去哪里呢?如果说齐本安是个愣头青,真真的越过秘书直接找靳支援了,那么靳支援的回答标准样本是这样的:

笑里藏刀型:什么急事还劳你齐总亲自打电话啊?要不我去昆明向你汇报一下吧?(傻子也能听出来什么意思了)

霸气侧漏型:我靳支援去哪工作,是不是要向你汇报啊?(齐本安必然回答,不敢不敢)

胸有城府型:我明天和当地政府领导会面,商讨集团战略落地,谈完了咱们再定时间吧(我谈的是大事,你若来了我就说当天谈完了我就飞走了,你若没来我就可以一直谈)。

所以作为一名标准职场人,齐本安选择了在昆明等待,既表示我来了,要找你,又给你充分的撒气时间,你气消了咱们再见面,我就是不走。这就等于把球有抛给了靳支援:等你,不找你,我还有耐心,你要是招呼都不打直接飞回北京了,那就太明显是有意为之了。

好了,本篇先写到这里,两千字了,下篇继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