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多次搁置的美反华法案为何突然被“复活”?

subtitle
直新闻 2021-10-25 21:03

当地时间10月19日,美国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通过所谓“2021年南海和东海制裁法案”,该法案声称将对参与南海、东海所谓争议地区有关活动的中国实体机构及个人进行制裁,具体措施包括冻结其在美国的财产,不得入境美国或吊销现有签证等。

事实上,该法案最初由美反华议员卢比奥在2016年12月提出,并于2017年3月、2019年5月重提,但三次尝试均无疾而终。今年5月,卢比奥第四度提出该法案,如今被参议院外委会通过。五年过去了,除了日期,该所谓制裁法案的内容几乎一字未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制裁措施堪称“耳熟能详”毫无新意,即使最终生效也不过是“废纸一张”。

2016年12月,卢比奥首次推出所谓“2016年南海和东海制裁法案”,除了要制裁参与东海南海主权声索的相关公司与个人,还禁止美国政府出版办公室出版任何把南海和东海称为中国一部分的文件;禁止为在这些海域的某些投资提供便利;禁止对某些承认中国对这些海域主权的国家提供援助等。这些激进措施在当时并未得到认同,甚至美国《外交学者》网站发文直接讽刺道:“这个提案是认真的吗?”

5年前被当做儿戏,5年后突然被重视,美国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认为,该所谓制裁法案极有可能最终通过。

该法案当前状态 Ordered to be reported with an amendment in the nature of a substitute favorably

目前所谓“2021年南海和东海制裁法案”已处于“提交修正案”状态。孙韵注意到,官方对该法案状态的描述中,最后使用了“Favorably”。“这意味着该法案只要进行修正以后,会积极考虑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法案只要它有了修正,那么这个法案目前的状态是受到了这个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上大部分成员的支持和赞同,下一步就会把这个法案推到参议院的表决平台上面去进行表决。”

换汤不换药的同一份提案时隔五年再度被提出,为何如今国会大部分成员都能接受?孙韵分析认为,该提案正迎合了当下美政客向拜登政府施压的需求。根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国会两院排队等待通过的涉华、反华提案有将近360多个。孙韵认为这和美国政坛目前的“大气候”一致。“因为现在有很多人认为拜登的对华政策不够坚决,所采取行动也不够有力,所以我觉得这对于国会在对华问题上采取一些更为严厉的行动,实际上是有一个促进的作用。如果这个法案得到通过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它从政府的一种行政行为变成了国会立法的法律行为,美国政府就有责任来执行法律,那么不执行这个法律,也就是说如果不制裁同中国有关的个人和实体,那么就产生了‘违法’的效果。”

对此,全球化智库特邀研究员王一鸣进一步分析认为,卢比奥第一次提这个法案在2016年底,是特朗普刚刚执政以后,但特朗普政府任内美涉华制裁重心是在经贸领域,对于南海问题则着墨很少。现在拜登高度重视印太的安全问题,反倒对于经贸问题相对比较冷淡。所以白宫这个大的风向的转变是一个很重要的背景。

王一鸣指出,该法案之所以能够通过,还跟它在国会的这种反对方和利益受损方相对较少有关。“比方说现在卢比奥同步在推的另外一个他更重视的一个法案就是所谓‘新疆维吾尔劳动强制法’,被他列为头号法案,但是这个法案在众议院现在过不去,原因就是因为相关的涉及到新疆的太阳能电池,与拜登政府意欲和中国合作的这种新能源就有一定的关联,所以在众议院就遭到了一定的阻力。”

虽然该所谓制裁法案极有可能最终通过,但对于中方来说,不过是“废纸一张”。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副院长施余兵认为,该法案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完全是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的又一例证。

施余兵指出,第一,这个法案提出中国的个人在南海从事的有关比如说岛礁建设、中国移动基站的建设还有关于能源建设,甚至于包括灯塔的建设的活动都要受到制裁。而这些活动,特别是建设灯塔,它是给南海社区提供公共服务的一个产品,而且是在我们国家的领土内进行的建设活动。对我们合法的建设活动进行制裁是违反国际法上的国家主权原则。第二,从它争议的界定来看,它里面提到对于中国个人在南海岛礁从事上述活动,这些活动只要是被一个或者多个东盟国家抗议,说该活动威胁到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安全,或者说在东海的活动被日本或韩国抗议说这些活动威胁地区的和平稳定安全,那么这些活动就要受到制裁。这对争议的界定和假设条件是很荒谬的,因为东盟有些国家甚至都不是南海的沿岸国跟中国也没有岛礁争端。

作者:王瑜,深圳卫视《决胜制高点》主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