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双减落实后,举报教师补课已成了一种常态,“副作用”频频出现!

subtitle
山东教育 2021-10-25 17:40

导语:我一直认为参加补课的孩子都是成绩平均的学生,他们真的需要补课。后来,人们发现,一些学生并不真的需要补课,但家长们很焦虑,担心其他孩子会偷偷学到他们不懂的知识。甚至因为补课的问题,一些家长报告说老师没有给孩子补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补习班不再提高成绩,而是成为一种缓解焦虑的方式时,教育就结束了。

双减落实后,举报教师补课已成了一种常态,“副作用”频频出现!

高中时,我也有补课的经验。校长是一位英语老师。假期里,他告诉我们,如果条件允许,他可以去补课。他计划在假期里重读高中前两年的英语。他们都是他自己的学生。一个暑假要花100元。虽然价格很便宜,但去那里的人不多。

在那个假期里,班主任没有谈论任何与课堂无关的事情。他们不停地谈论我们所学的语法和句型,并重新巩固了高中前两年的英语。我们都知道班主任是为了我们好,所以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我们所学到的东西。

从那时起,我们就有了补课的概念。如果成绩不好,我们可以去找老师补课,给他们适当的报酬。成绩确实可以提高。但这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补课已经成为许多家长提高成绩的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家长把提高成绩的希望寄托在补课上,补课的意义也发生了变化。甚至还有很多令人不快的补习课:大肆敛财后关闭机构以及昂贵的补习考试,然而学习过这些课程之后的的分数仅为20分。

李老师是一位负责任的老师。在前线奋斗多年后,他终于退休了。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我退休后无法自由活动,所以我开了一个补习班,计划利发挥剩余的光热。

李老师的学费不贵。与同行业相比,是一个小作坊,价格也是平易近人。家长们看中的是他极高的性价比和良好的名誉,孩子们被一批一批源源不断送了过来,但补习班场地有限,人数自然也不能够太多。

能补课的人自然快乐,李老师也能发财。那些不能补课的人很不高兴,所以他们对李老师有意见,一些家长甚至直接向教育局报告,说李老师补课是有报酬的。

李老师感到很委屈。尽管有偿补课是被禁止的,但它只针对在职教师。他已经退休,补充课程不在规定之列。突然,公众舆论蜂拥而至。李老师开始失眠,开始思考自己是否忘记了教育的初衷,补充课是否成为一种跟风的形式。

补课成了一种形式,教育也就结束了

补课的意义在于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并检查不足之处。如果补课只是与别人比较,那么补课的意义就失去了。当补救组织看到申请人数增加时,学费迅速上涨并迅速扩大,使学习商业化,教师的讲座成为教科书。

教育商业化最严重的问题是,大多数教师都是为了赚钱而工作,他们只按照学校给出的教学大纲授课。结果,学生缺乏创造力,只知道如何应对考试,却不知道如何提高他们的整体素质。

在过去几年中,优质教育的兴起似乎给教育带来了希望。只有当所有的学习不是基于表现时,才能培养出真正有用的人才。完全禁止有偿补课也是缓解焦虑的开始。

家长在有偿补课被禁止之后变得更加焦躁不安这是事实不假,但其实家长们的不安从未远离。在系统层面,退休教师可以补课。无论是偿还还是免费,都没有违反规定。这只是父母的态度,如果他们得到它,他们将被毁掉,这真的让其他人感到害怕。

如果每个家长都这么嫉妒,那么为孩子补课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使你提高了成绩,进了一所好大学,你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机会也微乎其微。孩子们将学会父母的言行,并再次将他们的嫉妒心回报给社会,形成恶性循环。

总结:如果你不能弥补上课的不足,向老师汇报只能解释你的心理失衡。这相当于去超市买东西。如果你迟到了一步,你将举报超市卖假货。事实上这两种行为的性质是一样的。

来源:童心语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