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蔚县一中美女老师李晓云;等待,是一场无言的修行

subtitle
吃货小马甲 2021-10-25 17:34

等待,是一场无言的修行原创 我是李晓云

等待,是一场无言的修行

❆李晓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特别忙,等忙过这几天,陪你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

录取结果出来还早,再等等。

新冠疫情又来了,安静在家等着吧。

这花,说不定什么时候才开,也许今年,也许三年后。

人生有太多的等待。时光就是一个魔法师,它随着心灵的感受坍缩或者抻长,有时是想象的美梦,有时是焦虑的黑洞,有时是一丝渺茫的希望,或者是虚无的幻影,有时又是一份宏大的寄托,或者是温馨的储蓄……等待无言,心在修炼。

什么时候?能不能定个日期?

别浪费时间好不好?

快点,快点!

我曾经很害怕等待,害怕美丽的承诺遥遥无期,害怕等来的结果竹篮打水,害怕时光在漫长的等待中匆匆流走。于是,我总是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实现?到底答案是yes还是no?到底行不行,能不能马上说清楚?

有人曾问我,你为什么不喜欢等待?我说,因为等待的结局无怪乎两种,一种是你来了,我喜,一种是你不来,我悲,我害怕这种不确定性。后来,那个人到底还是不来了。

还有人曾问我,你想做珍珠,还是蜻蜓?我说,蜻蜓,我宁可在水面上浅掠,也不要在黑暗中苦守。后来,那个人放弃了做河蚌。

当下有一个流行的说法:只有小孩子才删除拉黑,成年人都是已读不回,不拒绝,不负责,让你等到四顾苍茫,发现等了一个寂寞。等待有时是一个借口,是对未知非定性的一个缓冲。等以后再说吧,其实没有以后。说话的人,也不知道以后是何年何月。

终于,我发现,我还是错了。等待是自我选择,与别人有关,又无关。我太执着于结果,而完全忽略了过程。我太没有足够的耐心,充满了无边的岁月焦虑感。一粒种子埋在黑暗无光的地下,是需要积蓄力量才能破土而出的,一株幼苗是需要承接雨露慢慢长大的。揠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

一个孩子的长大,一份感情的维系,一件事情的成功,一颗灵魂的成熟,都需要耐心等待。

当你听到一个幼儿只会咿咿呀呀的时候,你很着急,可是某一天,你惊喜地发现,他能够清晰地叫出妈妈了。在弯路上试过错的孩子,探索与等待之后,更能经受风雨的洗礼,一个乐于延迟满足的人,心智更加成熟。

爱情,总是伴随着等待。静女在城门口等待,那个搔首踟蹰的男子来了,她无比欢悦。这是美丽的等待。那秦香莲呢?则是等来了背叛与杀身之祸。没有哪个女人想做王宝钏,可是女人有时又总把自己置于王宝钏的境地,放弃,还是坚持,这是一个问题。还记得《白马啸西风》的结尾——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真正的爱情似乎在等待中才能达到极致,张力十足。有没有痴等的男子呢?也有的。尾生为了等待的承诺,抱柱而死,杨过等了小龙女十六年,最后跳下了断肠崖……爱情的等待,是甜蜜的期许,是灵魂的奔赴,更是一场义气,一种任性,一份对命运选择的始终不渝。

譬如点一颗痣,需要十几天的结痂脱落过程。但每天看着那个丑陋的黑痂,似乎它会永远不掉,像被附了体的倒霉运,这样惴惴不安十几天后,它竟然真的掉下去了。再如得了流感,病来如山倒,疼痛与昏沉似乎无休无止,让人质疑它会不会好,可是,一周后,你又是那个活蹦乱跳的你了。只要心神不逸散,黄花菜就不会凉。在积极的等待里,有对世界的笃定,也有对过程的体察。

从大时空观去看,等待,是对生命的信任与交托。真正积极意义上的等待是智慧的。不是消极逃避,也不是一味苦熬;不是执意苛求,也不是急迫催促。而是韬光养晦,静待花开。

所有蓄过的力,会不会变成此刻的光?

东京奥运会刚刚结束,哪一位运动员背后没有艰苦卓绝的坚持与忍耐呢?三米跳板冠军王涵等待了十二年走上奥运三米跳台,圆了梦之队的梦。苏炳添三十二岁了,等待了一个奥运周期,又一个奥运周期,他跑出生命的极限。谌利军五年前的失败体验,被包裹成一个结,藏在心底,成为能量,最后一把惊天逆转,这就是等待的爆发。

然而,那些同样付出汗水、却没有走上领奖台的人们呢?我们是过程取向,还是目标取向?成败论英雄的观点很顽固,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在等待成功的路上,总是荆棘丛生,蛰伏,隐忍,坚守,破茧成蝶。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精彩过程呢?

七夕节刚过,牛郎织女的故事,是一个把等待做足了的典型。一年相会一次,穿过迢迢的银河,只为了能够在你怀里痛哭一场,让秋雨无端生事。最美丽的等待,是两颗心同频奔赴,在有星星的夜晚彼此思念,在红叶飘飞的季节倾诉渴望,见,与不见,你我都在。

阴影,等待阳光临在;秋花,等待风儿拂动。等待,应是一种自由,心灵的自由。放松而不躁,接纳并允许。等待是一种爱,也是一种平安,一种岁月静好。等待,伴随着成长,再相逢,既如初见,又比初见更动人。

我会等你,拿一本书,坐在晨曦里,愉悦而从容。因为我相信,你会来的,翩翩而来,就像相信白云总会出岫、太阳总会升起一样!

或者,我会素履以往,迎风徐行,去追寻微光中的你那一抹欢喜——

2021.8

END

作者简介

李晓云,中文系毕业,高级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诗词协会理事,《青年文学家》杂志社理事。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视频号“晓云原创”,起点中文网连载长篇《古雨剑正传》。作品曾获中国第三届“七夕杯”爱情作品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