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4岁抗癌UP主遭网暴10个月后去世:网暴她的人又遭攻击

subtitle
李砍柴 2021-10-25 16: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修罗道,六道之一。

世间众生,多嗔好斗,堕入修罗道。

2020年12月10日,某视频网站知名Up主(上传音视频文件的人)卡夫卡松饼君终于从癌症病痛中解脱,永远离开了这个让她爱恨交织的世界。

她无法想到的是,就算她去世,围绕她的网络战争依然未能止息,有人悲痛,有人留言“要开香槟庆祝!”

松饼君究竟做了什么,会在网络上掀起如此大的波澜?!

初心

卡夫卡松饼君原名赵上上,在美国波士顿大学读研。2019年8月底,一直坚持健身很少生病的她,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已转移至肝脏和骨头,如果治疗顺利,还能多活5~10年。

她依然乐观,觉得癌症也不是什么大困难,还经常用“比惨”的方式,鼓励身边正在不开心的朋友:“你看我都肺癌晚期了,我还活得这么没心没肺,你们为什么不能努力朝前看呢?”

赵上上还收到自己最喜欢的国内脱口秀演员为她录制的加油视频,大受感动。

或许想回馈,也想留下点什么,她决定将自己抗癌的经历分享到网上,展现积极快乐的一面鼓励更多人,而不是展现那些困难、痛苦和悲伤,因为“每个人的生活已经够难了”。

2020年1月底,赵上上将自己制作的小视频《当我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系列放到了某视频网站。

在前两期视频中,她温柔平和地诉说着自己得病及就诊的经历,哪怕是马上要去抽血、做化疗,她都会面带笑容说着“好恐惧啊!”、“我真的好棒!”…

这份超出常人的坚强让人心疼。她的视频播放量很快达到几百万人次,无数网友留言为她打气祝福。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温暖祥和该有多好……

转折

一条不起眼的评论,改变了这一切。如果可以重新来过,赵上上应该没有看到过这条评论或者不曾回应。

2020年2月,赵上上如往常一样,在微博分享了一条她坚持健身的照片。一位男性网友留言:“你好像有小肚腩哦!”

这条看似无伤大雅的调侃,却触碰了赵上上敏感的神经。或许她在一直撑着和死亡赛跑的过程中感受到浇头的冷水;或许,她原本就对男生议论女生身材非常反感,觉得不被尊重;或许,因为生病情绪不稳定…

赵上上当晚发布了一条视频《凭什么我们不能回怼那些喷我们的人》,在不挂名的情况下,犀利强势地指责这位网友:“人家小姑娘发个照片,你不喜欢你别看对吧?你一定要凑上去指责一句,好像你就有高贵感了……你真的是我特别讨厌的男生类型,讨厌到我想发支视频来骂你!”

这只视频引起了很多围观者的反感。其中一位19岁女孩评论道:“姐姐还是好好治病吧,不要把网上不舔你的人都拉黑啦,都吐血了还不住院的吗?脾气这么怪,真把自己当小公举了。”

赵上上很快予以了还击,她发了条视频《网络喷子走好不送》,表达她对此的态度:“咒人住院你是有多有父母生没父母教呢?……我知道你道歉了,可道歉有什么用呢?你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是需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的,说出口的话就要有不被原谅的准备呢!”

在视频里,她特别提到,因为对方已经注销了账号,所以并没有打码对方的名字。

赵上上努力彰显着“如果你强,我要比你更强”的气势,这或许和她本身的性格有关。

在高中时,她总是主动站出来保护那些被欺负的柔弱男生,也曾独自一人从湖南长沙到四川巫山县支教,瞒着家人去新加坡参加美国高考……

之后她在国外读大学,因为够拼,从“学渣”变成学霸,还被学校直录为全额奖学金硕士,在病痛复发后“疼得不行了”还在赶作业…

她对网暴早就有所愤怒。高中时,就曾在《潇湘晨报》发表过一篇《别让“网络暴民”假借正义之名》,在文末她提到:“ ‘网络暴民’在言论越来越自由、精神越来越包容的互联网时代,到底缺少了什么?也许他们缺少的正是真正的正义之心和探求真相的精神吧。”

在赵上上看来,她发的这两条视频,本意是希望“以儆效尤”,只有喷子们感受到被曝光的威力,以后才不敢在网络上不负责任地乱发言论。

她忽略的是,在互联网上,一个人的情绪只是小水滴,汇聚在一起却可能是排山倒海的海啸。

梦魇

赵上上的梦魇拉开了大幕。最开始的失控,是她的铁粉大量涌入反对者的微博,又人肉出他们的姓名、学校、照片等,逼得对方不得不删号。

但更大的浪潮反噬而来。许多反对者组群讨伐,有人专门成立了“卡夫卡松饼君”的QQ群,PS她的遗照和裸照,人肉她的个人信息,组队在她的视频下留言抨击。

有人专门制作“打假”视频,抨击卡夫卡松饼君是“财富密码”(靠癌症赚钱)、“医学奇迹”(晚期还能健身)、“秽土转生”(死人复活)。

越来越多人质疑她患癌是假的,哪有人得癌症还能去健身撸铁、满头秀发、有说有笑、气色红润呢?!

曾经的同情迅速转为愤怒,哪怕是赵上上晒出病历,请医生出镜证明自己的病情,依然抵挡不住铺天盖地的谩骂。曾经满是温暖打气弹幕的视频,都已经被层层的恶毒字眼所覆盖。

赵上上仿佛在网上犯了杀人放火的滔天大罪,被网友们判了“死刑”!

就算有人跳出来打抱不平,很快就会被反对者围攻几天几夜,最终,大部分人选择了沉默。

就在网络大战愈演愈烈时,赵上上原本稳定的病情开始恶化。起初她只感觉手臂肌肉疼痛,后被查出肺部有严重积液,连续做了两次胸腔穿刺,抽了大半箱血水。

肺癌,在所有癌症疼痛指数排行数一数二,打止痛针也无法缓解。哪怕如此,好强的赵上上喊疼也只是轻声说,如果不是看着她握着止疼泵的动作,谁也不知道她正在忍受极度的疼痛。

她偶尔还是会在某站上继续分享自己跑步的视频,偶尔会在微博上吐露自己的脆弱,但对于病情只是轻描淡写。

2020年10月,她的癌细胞进一步扩散,已压迫到背部神经,脑部也扫出两个新点。她形容那种疼痛“如同背部装了块钢板,然后有人在一天当中随机拆钢板,把你当铁臂阿童木玩。”

她会吐露自己最近一直惊醒,全身汗湿,或者直接被疼炸醒,她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一直勇敢的……

她也忍不住会说自己生不如死,如果不是觉得跳楼死相难看又死得慢,她已经无数次想打开窗户纵身一跃。

只是每次说完,总要再故作轻松自我调侃一番,好像显得不那么脆弱。

或许她至死也坚持不愿卖惨给网友看,她分享的点滴并没有得到太多同情。

哪怕是她刚从ICU出来,照片中仅露出的脚踝,都会被炮轰“癌症病患的脚会这么的有肉感吗?你的脚丫子有什么可秀的。”

有网友在微博上几乎每一条都要带上#卡夫卡松饼君#的话题并@她本人,坚持不懈地对她进行羞辱、嘲讽和攻击,从3月一直持续到12月她去世后。

12月8日,心灰意冷的赵上上在微博上更新了最后一条动态:“很多事情都是没轮到自己头上,所以能在旁边为虎作伥,叫嚷熏天!”

12月9日,赵上上更新了最后一条朋友圈:“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一天后,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最终,悲凉而荒诞的,赵上上以死证明了自己没有说谎……

正义

当她离世的消息传出,不少曾经攻击质疑过她的网友表示了“震惊”和“悔恨”。

一位网友挨个对每一位来指责他的人说对不起,觉得万分愧疚。

一位网站的老用户写下了一篇很长的忏悔检讨,立贴为证,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真相。

他很后悔自己在一堆资讯面前,宁愿相信对方是装病,加入了骂战。“此时很震惊,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去世了,伴随着无情的网络暴力。”

他由衷地道歉:“虽然这并不能安抚她被网暴的伤口,至少对我来说是一个警告:网络不是人性阴暗面的发泄口。”

他也希望自己和更多的人以此为戒,改变自己的跟风评论,愿赵上上的灵魂可以得到告慰!

一部分人选择了沉默,还有一部分人坚定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他们的观点是:“不能因为自己是癌症病人,就可以公主病,就可以纵容粉丝去网暴别人”、“就算人死了,做错的事,就是做错了!”

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代表着正义的一方,手指下的键盘,就是自己大义凛然举起的正义之刀。

究竟,什么才是正义呢?!

在台湾,有一位正义哥以爱打抱不平仗义执言闻名。一次他搭乘捷运,他的身旁一位中年男士正坐在博爱座上发呆。

博爱座原本是给老弱病残孕妇的专座,随着车上人越来越多,周围开始站着一些老人家和孕妇,但这位男士就像没看见似的,无动于衷。

正义哥实在看不下去了,先是好语提醒,接着提高声量要求对方让座,对方依然沉浸在自己思绪中。

正义哥按捺不住愤怒,忍不住用手推了对方一把,大声呵斥道:“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一直占着博爱座吗?!”

这位中年男士好似才忽然回过神,惊慌失措站立起身,却突然嚎啕大哭。

原来,他的妻子刚刚在医院难产血崩死亡,家中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悲痛欲绝,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办…

此时正义哥只觉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才意识到,在信息不明朗时,先入为主的想法,不一定等同于真实。

做评判是非的吃瓜群众,无疑是最简单的。我们随便动的嘴皮子,随意贴的标签,却无法知道别人背后正承受的苦难,更无法预料这高举的“正义之刀”会伤害到什么!

让子弹飞一会儿,真的就能看清楚了吗?网络上漫天飞舞各门各派自诩专家整理的资讯,每一段关系每一个人物性格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性,我们就如同盲人摸象,永远看到的都只是片面。

当每个人都以正义之名举起正义之刀,又有何正义可言?!

同理

赵上上曾发过一条题为《太阳里的阴雨天》的视频,那时她刚刚住院三周经历了痛苦的生死考验,平时坚强的她,很少见的在视频里红着眼眶提到期间遭受的各种攻击,提到刚才看了最新的恶评后哭了一个小时。

“我都是把笑脸留给大家,从不提我痛苦的经历,为什么大家还要说我卖惨?!”

“我从来没有让大家给我募捐过,为什么你们要骂我烂钱(赚黑心钱)?”

“为什么在我被你们逼着出示了病历之后,你们还有那么多的借口和理由说这是假的?”

“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别人?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有多痛苦?”

很悲伤无奈的真相是,没有人真的知道!

正如赵上上在病床上最后的叹息:“被困于方寸之间,看似铺满了阳光,其实还是困局,外人走不进来,里人走不出来。”

是的,外人走不进来!就算是面对面的至亲好友,除非也曾经历过此番痛苦,才能真的感同身受,否则就只是不痛不痒的别人的故事。

更何况,在网络世界,每一个人都化作了一个ID,一串符号,没有了感情和温度,又如何会换位同理。

一位也曾被网暴的女生在缅怀赵上上时提到,当面对网友人身攻击时,她忍无可忍去报了警,警察真的找上门时,那些人马上认怂道歉。但有不少朋友劝她:“算了吧,有必要这样较真吗,不理他们不就得了!”

这位女生终于明白: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大度。每个人对事物的感知不同,无法按照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去定义别人的痛苦,因为你并没有经历过。

所以,你会看到许多年轻的网友,当面对质问“赵上上已经去世了,你是不是该道歉了?!”

他们会嗤之以鼻很哲学性地回复:“每个人不都终究一死么,只不过她比我们早点离开而已…”

小Q作为拒绝道歉中的一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坦承,会关注这些,还是因为自己“太闲了”。他承认网络上对赵上上的攻击绝对是过量的,他其实相信赵上上是真的生病。

他看不惯的,是赵上上带给他的“阶级优越感”,比如有钱,可以出国留学,要什么家里就给什么…

而他自己呢,收入很低,对未来很迷茫,不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是否还待得下去…而父母什么也帮不了他,厌恶父亲在外面没有本事,只会回家打母亲…

迷失

小Q仿佛是一个群体的缩影。如果,他们只是因为种种过往,只能躲在屏幕后,妄想自己是正义的骑士,或许你可以评判他们“无知”,但有一些人,纯粹只是为了流量,那更是可恶至极!

几个月前,一位17岁的秦皇岛少年因救三位落水女士,不幸溺亡!

一片扼腕叹息中,一位疑似被救女士在网络上抱怨:“我又没求他救,都道歉了,还要怎样?!”

当网友提醒她如果没有这位少年出手相救,他们连命都没有了!这位女孩竟回答:“不好意思,没求他,他没了也是活该!”、“是他自己逞能,难道我们三个人的命比不上同一条命吗?”

一时人神共愤,网络一片喊打!接着又是各种被人肉、道歉,再反转到一位声称其哥哥的男士在网上直播,为妹妹的不当言行道歉,但依然被指责完全没有诚意…

当你极度愤愤不平时,真相又是什么呢?!

原来,被救女生的账号和哥哥都是假的,他们只是盗取了一位不相关的女生的照片,真正三位被救的女生完全不知情这些操作,在英雄少年的追悼会上,还痛哭着向少年的双亲下跪…

这对“假兄妹”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为了流量,为了钱!

在目瞪口呆之中,我们不禁想问,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或许,这就是人性,每一个人都有善恶两面,只是看被唤醒了什么!

大数据下,大众媒体在引导每一个人关注着什么?!煽动着什么?!内卷的裹挟之下,每个人又在追逐着什么?!

看到那么多课程叫卖着“仅需学习一个月,就能月入十万”,而自己还在原地踏步,不焦虑吗?

看到那么多人拍个短视频,做一场直播,就能日进斗金,不慌张吗?

越来越没办法安住慢慢地做好一件事,总幻想着自己也可以一夜暴富,一战成名。只愿我是网红!我是流量IP!我就是宇宙的中心!

当心理落差越来越大,心中的恶龙逐渐被唤醒!

至恶的,如大连那位理发师,因为快速发财的梦破碎,无法面对现实,选择开着宝马车,撞飞毫不相关的路人。

更多的人呢,躲在电脑或是手机屏幕的后面,在虚幻的世界,用语言来宣泄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不平衡,或者绞尽脑汁吸引别人关注,认为那就是成功!

《欲望山庄》里说:“柔软的舌头,可以挑断一个人的筋骨,语言有时候比暴力更能伤人。”

谁,在乎呢?!

出路

是的,政府已经出手了,下定决心整治互联网的环境,而对于我们个人,又可以做什么?!

我们大可不必失望无奈:我不再信任网络,我要取消关注…

我们大可不必捍卫各种女权男权,继续呐喊:凭什么要求“完美型受害者”?

我们更大可不必,再去指责那些曾经施展过网络暴力的人…

小Q坦承了自己的心路历程,记者原本想唤醒大家对每一个鲜活生命立体的认知,但视频下依然是各种代表正义谴责的留言。

如同赵上上去世之后,大量粉丝涌入那些过去曾发表网暴言论的账号下,逼他们道歉,却让不少人竖起了更坚固的盾牌。

新一轮征伐再次开始,在这日复一日争斗的修罗战场,早已经分不清起点和终点。

以暴制暴,何时了。

一生致力于仁爱事业的特蕾莎修女,她曾说过,她从不参加任何反战示威游行,但她非常乐意参加和平集会。

我们的注意力,造就了我们的世界,何不重新做出选择。

无需指责、评判或拔除满地肆意杂乱的野草,只需专注做一朵静静开放的向阳花。

有那么多值得关注的和平与美好,不是吗?!

那些常年戍守边疆的战士,

那些乡村支教的美丽教师,

那些抗洪救险的志愿者,

那些抗疫的白衣天使,

那些为乡村振兴努力突破的农民,

那些为了国富民强积极创新的科学家……

还有那么多平凡的人,正在自己的岗位上创造着美好的事,值得我们去传播去分享。

电影《小丑》的扮演者华金·菲尼克斯,在荣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时动情分享:“我曾经是个混蛋,自私、残忍、难以相处。要感谢很多人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当我们做最好的自己,不因过往错误而彼此排挤,而是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共同成长,互相指引走向救赎,这才是人类最好的一面。

如果我们以爱和慈悲为指引,一定可以创造、开发、实现一系列的改变,而这将使每一个人受益。”

还记得赵上上发布视频最初的发心吗?她本意是带给更多人希望和力量——

一位刚经历人生重大挫折的人,差点想一了百了,被赵上上的视频感动,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一位考研几乎抑郁的学生,看到赵上上的经历,觉得自己这都不算事儿;

一位得知父亲患癌的儿子,每天都在害怕不安中度过,被赵上上面对病情的态度鼓励,终于释然;

而赵上上的好朋友决定,缅怀最好的方式,就是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把它当作最后一天来活……

赵上上终究是无憾的,她曾经点亮的心灯,曾经温暖的路人,都会在这个世界留下有意义的痕迹。

. END .

【文| 璐小光】

【编辑| 丹尼尔李】

【排版 | 毛毛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