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0年罗广文深夜来访,贺龙嘱咐胡耀邦:我们不要轻易怀疑人家嘛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0-25 15:25

解放前后,贺龙元帅曾经在大西南地区担任中共西南局第三书记、西南军区司令员等职务,与刘伯承、邓小平等同志共同负责西南地区解放之后的战后重建工作。在西南地区,贺龙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伟大的气魄和对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极其负责的态度,赢得了西南地区人民的人心和爱戴,下文所要讲述的,便是贺龙主政西南时期发生的两个小故事。

图:贺龙旧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罗广文雨夜登门拜访,贺龙嘱咐胡耀邦:我们不要轻易怀疑人家嘛

成都战役结束之后不久,贺龙就带着第十八兵团的主要领导人周士第(兼任成都市市长)、王维舟(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胡耀邦(时任川北地区党委书记)等同志一起前往重庆,与刘伯承、邓小平共同商议西南地区的战后重建工作。

图:贺龙与同志们正在指点江山

此时,西南地区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由于西南地区是国民党部队之前盘踞在大陆的核心统治区域之一,因此在离开地区之前,国民党特务组织在这里布下了一张庞大的联系网络。西南地区解放之后,这些特务组织就奉命勾结当地土匪和封建残余势力,妄图策动一些已经向我军投诚的国民党起义部队发动暴乱,策划武装反革命行动。

这些国民党特务人员无恶不作,不仅提出了“川人治川”、“专打北方人、不打本地人”等反革命口号,还大肆枪杀、绑架我军刚刚进入四川成都的干部,公然抢劫我军运输物资,有的甚至还化装成为我军干部人员,混入成都市内部抢劫银行、商铺,严重危害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图:人民解放军正在张贴剿匪标语

从地域分布上来说,四川的暴乱匪徒们主要分布在川西、川北,不过尤其以成都附近的土匪最为嚣张,一些土匪头目甚至还学三国时期的庞德一样“抬棺死战”,表示与我军对抗到底的决心。由于此时聚集在成都附近等待接受改编的国民党起义部队有数十万人,而人民解放军的正规部队只有数万人,如果任由土匪宣传和煽动下去,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1950年初,成都周围土匪暴乱的情况就被身在重庆的贺龙得知。贺龙对刘伯承、邓小平以及十八兵团的主要领导说:“国民党留下来的残余反动势力依然不甘心就此失败,想要在四川挣扎几下子,明晚我要马上赶回成都。”

看到贺老总风风火火的样子,身边的同志们纷纷劝他,等过几天把情况搞清楚再回去,以免发生不测。胡耀邦同志劝他说:“贺老总,我看要不你和周司令员等人在重庆等几天,等我回去把情况搞清楚之后你再回去。”

图:1952年11月贺龙留影

贺老总正色道:“不行,这件事情不能等。成都周围有很多国民党的起义部队,我们现在就要赶回去做他们的工作,平复部队的情绪。只要能稳住起义部队这几十万人,其他小毛贼就不成问题。再者说,那边还有不少大事悬而未决,我在这里怎么呆得住呢?最近几年,我们年年打仗、天天打仗,这几个土匪又有什么可怕的?”

看到贺老总态度那么坚决、周士第、王维舟、胡耀邦等十八兵团主要领导人都纷纷表示愿意和贺老总一起连夜赶回成都。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李达同志出于路上的安全考虑,于是对贺龙说:“贺老总,如果你们真的一定要走,我派一个加强连的兵力护送你们回去。”

贺老总摇摇头:“我看不用了吧,一个班的兵力就够了。”

图:贺龙与王维舟、李达正在检查部队装备

李达坚持道:“这怎么能行,我要对你们的人身安全负责。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加强连,少一个人都不行。”

到了第二天,天降小雨,贺龙和其他同志们吃过饭之后,就冒雨从鹅岭山出发了。

负责警卫任务的加强连是由一位营长亲自带队的,战士们分别站在六辆大卡车上负责保护贺老总的安全,并且还在每辆卡车之上事先架起了机枪以防不测。路途并不好走,除了石子路之外还有几段积满了雨水的土路,但贺老总所乘坐的吉普车依然一马当先,跑在车队的最前面。

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贺龙从车上下来,首先碰到了陈秘书,只听秘书说:“贺老总,这段路不太平,远程甚至还有枪声响起,吃完饭之后你的吉普车一定要跟着我们后面走啊。”

图:青年贺龙照

“行吧。”贺龙笑眯眯的挥了挥手,然后先后来到周士第、胡耀邦、王维舟同志所乘坐的卡车面前,和他们一一打招呼:“今天要连夜赶回成都,大家的身体还吃得消吗?”

“我们没什么关系,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前面跑,害怕你出危险。”大家都这样回答他。

“要不这样,待会儿我们一起走好了。”贺龙随后将目光转向了胡耀邦同志。“川北的土匪在历史上很有名,非常凶残。”

胡耀邦开始思考成都的问题:“我觉得,这背后恐怕是有人在捣鬼,要不然为什么贺老总一离开成都,附近就出现这种情况呢?”

图:周士第上将

周士第用浓厚的广东口音作了补充:“在四川,数十万国民党部队眼看蒋介石抛弃了他们,顿感大势已去,只能放下武器投降。但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在成都的部队还不到他们部队零头的时候,他们又怎么甘心投降呢?”

王维舟同志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几位国民党主要部队起义将领现在的态度,目前我们还没有摸清,但他们在四川的影响力很大,国民党特务提出的‘川人治川’对他们恐怕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这时贺龙点起了自己的大烟斗,将火柴丢在地上一脚踩灭,然后接过了话头:“要我说,这个口号也不见得有多高明。小平和伯承同志也是四川人嘛,要说起在川军之中的资格,他们也比不过啊?就拿我来说,我二几年的时候就在四川呆着了,也不比他们的资历差吧。”

图:贺龙抽烟照

短暂的午饭时间结束之后,贺老总继续坐着吉普车上路,可他完全没有听秘书的安排,不久之后他的车又跑到前面老远的地方,并且附近的枪声又开始响了起来。在后面,负责贺老总安全的陈秘书和作战参谋随后紧紧跟着贺老总的车,想让他慢下来,却怎么也赶不上。

夜幕降临的时刻,贺老总的车队来到了资中县郊区,由于前方道里雨雾交加,能见度较差,贺龙不得不停下车,与几位同志商量在这里宿营的问题。陈秘书向附近老乡打听情况,老乡们都说,解放前资中一带匪患严重,现在这里开过来一支部队,没有戴解放军的帽花,不知道是什么部队在这里。

一听说这种情况,大家的心顿时都提到了嗓子眼。要知道,如果在这里被莫名其妙地部队包围的话,仅靠一个加强连的兵力,要想突围是有困难的,但如果继续往前走的话,行车安全又不能保障。

图:贺龙正在演讲台上讲话

就在这时,贺老总安慰大家说:“你们知道吗?资中县城区就是罗广文的十五兵团驻地,如果你们觉得这里不安全,那我们就去城里好了。”

等到贺龙一行人来到资中城内之后,陈秘书按照贺龙的嘱咐,去城里联系了一家靠着街边的旅馆,将同志们都安顿下来之后,就开始和作战参谋讨论万一发生紧急情况之后的对策。贺老总看到他们如临大敌一样的神情,顿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你们怕什么?又不是一定会出事。再说了,就算出事,这里距离成都也很近,也没啥了不起的,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准备明天赶路吧。”

不久之后,哨兵报告陈秘书:一位名叫罗广文的国民党起义军官要拜见贺龙司令员,这个突发情况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在当时的情况下,很多人都认为这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恐怕没安好心!

图:罗广文旧照

于是陈秘书就嘱咐作战参谋说:“你去转告罗广文,就说我们贺老总不在这里。”

就在他们叽叽喳喳讨论对策的时候,还没有睡下的胡耀邦陪着贺龙来到了他们的桌前,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胡耀邦首先拉着刘参谋对他说:“刘参谋,你们不要那么紧张嘛,既然他已经知道贺老总在这里了,又是亲自登门拜访,要是不请他进来,就显得太失礼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去告诉警卫连的同志们先不要休息,看看情况发展再说。”

随后,胡耀邦将目光落在了贺龙的脸上,大家都一直等待着贺老总做出最后的决定。

只见贺龙叼起了烟斗,对胡耀邦同志说:“罗广文是按照军区命令将部队带到这里进行整编的,并且事先的行动路线也没有问题,我看没啥不正常的情况,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怀疑人家,以免发生误会。”

图:贺龙与乌兰夫、胡耀邦在一起

在贺老总的坚持之下,陈秘书将罗广文将军引到屋子之中,贺老总起身迎接。

罗广文很恭敬地向贺老总行了一个军礼:“我听部下说贺龙司令员从重庆返回了成都,途径这里,我特来拜访。”

寒暄几句之后,贺龙首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这次你们部队整编要去浙江,不知道你们部队里面的情绪如何?”

罗广文急忙回答:“我们本来都是有罪之人,共产党同志们能给我们一条生路,我今生今世无以为报。之前您在成都人民剧场接见起义军官的时候,我们都发誓一定和共产党同心同德,共同建设一个美好的新中国,如果将来能够安排工作,各得所需,我们也就感激不尽了……至于外调,是新中国人民政府对我们的信任。过去,我们做了很多对不起共产党的事情,现在又要给政府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心中着实过意不去。今后,我们一定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努力接受教育和改造……”

图:人民解放军正在向大西南进军

“哈哈,你这说什么地方去了。”贺龙看到对方十分拘谨的样子,不禁放声大笑。“我们党的政策是永远不会变的。四川刚刚解放,经济还很困难,数十万部队在这里仅吃饭这一项,当地政府就负担不起,所以将你们外调,你们是能够理解和支持的。不过要说起改造的话,我们都要努力改造自己。周总理经常说:‘革命不分先后’,我不以前也在蒋介石的部队干过嘛,所以咱们都一样。既然现在已经参加了革命,我们当然不会翻旧账,只要你从此之后一心一意跟着党的步伐走,我贺龙保证你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等到贺龙与周士第等同志将他送出院子之后,他的眼睛之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你看,我和罗广文还是谈得很不错的嘛。之前,我托人找他谈话,说只要他认真接受改编,将军队里面的特务分子全部抓起来,我们不会亏待他,他果然将那些暴乱分子一个不少的交给了我们,说明他还是很老实的。”

贺龙视察重庆北碚,看到一排小洋楼:我看这里快成了美国的“华尔街”了

西南匪患平息之后,贺龙司令员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地方建设之中。1952年,按照党中央“三反”运动的指示,贺龙带领西南军区开始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运动。在这次运动之中,贺龙经常亲自到第一线检查工作,发现了不少隐藏问题。

图:视察部队的贺龙

在这次运动之中,贺龙得到确切消息,称重庆北碚西南军区某部的政委和第一副部长存在着严重的官僚主义问题,更为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在当地给自己盖起了“小洋楼”,其规格和标准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引起了当地群众的强烈反感,得知这一情况的贺龙怒气冲冲,非要乘车前往当地看看情况不可。

当时,贺老总已经查出患有高血压,从重庆到北碚距离又有几十里的山路,天气还很热,周围的同志就劝他说:“贺老总,这件事请不用麻烦您了,交给办公室处理就好了。”

贺龙连连摇头。“不行,这件事情我要写出来作为反面教材,将来是要汇报给毛主席的,我要是不亲眼看看是什么情况,又怎么能轻易下结论呢?再者说,我们的有些同志刚刚进城没几天,事情还没有干多少,就开始贪图荣华富贵,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我们可能不学李自成,刚进北京没几天,就天天过年,这种歪风邪气绝不能长!”

等到贺龙乘车来到重庆北碚的大街上时,他便嘱咐车辆停下来。“不着急去机关,我们先在街上转转。”于是他下车拄着手杖向着大街走去。当然,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北碚地区机关领导干部所盖起来的楼房自然不算是“豪宅”,可当时解放初期人民的衣食住行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一排刚刚修好的“小洋楼”独自矗立在市区之中,自然显得格外显眼。

图:贺龙(右)、李达(右二)、黄立清(前左)等在重庆北碚山坡上视察某部门领导新盖的“小洋楼”

打量了一眼这些“小洋楼”之后,贺龙转身上了自己的汽车,然后对周围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什么时候快变成美国的‘华尔街’了?接下来让我们去朝拜朝拜人家的‘楼房’吧。”

随后贺老总来到了其中一栋“小洋楼”面前,但恰巧房子主人不在家。从外面打量了一下这层装修比较“豪华”的楼房之后,贺龙一言不发,径直闯入屋子里,只见这里的楼上楼下,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电灯电话、地毯沙发、抽水马桶都是崭新的。贺老总在屋子里巡视一圈,脸色十分严肃,身上也开始发汗。

随后,贺老总来到这座楼房后面的小花园,只见这里的植被也弄得不错,花花绿绿,十分惹眼。独自抽了两口烟之后,贺龙猛然间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山岗,顿时有些好奇:“咦?咋‘华尔街’还有住帐篷的?”

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说:“那是当地部队的一个高炮连驻扎在那里。”

“走,我们去那里看看。”贺龙二话不说拔腿就走。

图:李正副司令员(右)陪同贺龙到战士们住的席棚看望

来到山顶上的帐篷之后,贺龙随便走到其中一个帐篷之中,顿时发现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这么黑,你们晚上怎么学习呢?”贺龙询问这个高炮连的指导员、

“报告贺司令员,我们这里现在还没有接上电线,所以我们平时都是点煤油灯的。”这位连指导员一边回答着贺老总的问题,一边来到了桌子面前摸出一盒火柴点着了放在桌子上的煤油灯。

借着这盏灯光,贺老总轻轻弯下腰,摸了摸战士们平时睡的地铺:“这下面垫着的是什么?”

“是稻草。”连指导员回答说。

看着战士们整整齐齐的被褥和洁白的床单,贺老总原先紧绷着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你们这里没有接自来水吗?”

“没关系,我们每天都去山下打水,我们每天负责保卫机关和首长的警戒任务,战士们的热情都很高涨。”

图:贺龙正在与高炮连战士热切交谈

随后,贺老总走出帐篷,四下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无意之中看到了周围一个用破席子临时搭起来的厕所。连指导员也发现了贺老总的目光正在往那边看,他以为首长是要去厕所,可眼下这个厕所十分简陋,他顿时感觉到很为难。

“怎么没有装抽水马桶啊?”贺龙问了这么一句话,让周围的同志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随后,贺老总踱了几次步,最后站在山头用手杖指着对面的“小洋楼”说:“你们回去之后,让那些人从他们的‘小洋楼’里面搬出来住这里的帐篷,让高炮连的同志们搬进去!”

贺龙的这句话顿时让高炮连的指导员愣在了原地。

图:贺龙与李井泉等在川黔铁路线上视察

住在对面两座“小洋楼”的同志,原先是贺龙的老部下,他们听到了贺老总对自己的批评之后,以为是贺老总说“气话”,于是他们两人商量说:“贺老总的脾气,大家都是清楚的,这肯定是气话。不如这样,我们先写个检讨上去,房子先不搬,看看情况再说。”

等贺龙回到重庆的第二天,贺龙就让身边办公室的同志打电话过去核实情况。得知这两位同志认错态度很敷衍之后,贺龙顿时发火了:“看起来他们是不服气嘛。我看,对他们的批评还不够。我不反对住好一点的房子,建设社会主义,就是要越搞越好,可现在国家还处于困难时期,现在还不是住好房子的时候嘛。在这种困难时期,他们大兴土木,浪费资金,这是国法党纪所不容的,而负责保卫他们的高炮连却住着帐篷,山上还没水没电,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该有的样子吗?如果不赶快将这股歪风邪气打压下去,我们党和军队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还怎么发扬光大?”

看到贺老总发火了,周围有些同志就劝贺龙说:“贺老总啊,要不让他们重新写一个检讨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图:1952年8月,人民解放军建军25周年,邓小平、朱德、贺龙合影

贺老总怒目一瞪:“不行!功是功,过是过。虽然过去这两位同志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但要是只写个检讨就完事,那么将来谁也会这么干。告诉他们,再给他们一个星期腾出房子给高炮连住,他们的检讨不仅要重写,他们的职务也要降低。

贺老总的一番话让两位同志心中震动很大,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及时地改正了错误,并且在随后的实践之中向群众们做了深刻的检讨。这件事传开之后,群众和干部战士反响很大:“贺老总对战士好,对干部严,对高级干部更是严。”

贺老总听到这些反响之后微笑着点头说:“要是不严格要求自己的话,我们就要在敌人面前吃败仗,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步伐也会举步维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