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于默克尔的“背叛”,有人批评她忘恩负义,有人称赞她大义灭亲

subtitle
久夕娱乐 2021-10-25 13:00

1954年7月17日,默克尔出生于民主德国,父亲是牧师和神学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默克尔的父亲安贫乐道,凡事都亲力亲为,如挤羊奶这类活儿也学做。

默克尔的父亲希望:教会能面对现实,而不总是远离生活。

父亲教导默克尔,重要的是要掌握知识,知识才能改变不公平。在父亲的帮助下,默克尔取得了好的成绩,八年级时还获得了俄语奥林匹克竞赛的冠军。

唯一让默克尔头疼的是:物理直到中学毕业,她的物理还不及格。这让默克尔感到很难堪,所以下定决心要把物理学习好。

死磕物理,成为博士

1973 年,默克尔考入莱比锡大学。牧师的孩子一般都学习神学,这样就可以继续当牧师,但是物理不及格的情结让默克尔下定决心从事“世俗”的职业,她选择了自己最不擅长的物理学。

尽管莱比锡大学是当时东德最好的大学,但是在这所大学默克尔的成绩并不如意,特别麻烦的是做实验,“做实验不是我的强项,焊接我有困难,我的线路板也总是有问题”。

不过默克尔坚定地要把这个行业干下去,她发誓要把物理学好。

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默克尔铁了心要把物理学好,她真的就克服了物理上的难题。

1986年,她获得了莱比锡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从1973 年入学到1986 年获得博士学位,默克尔和物理整整死磕了 13 年。

在大学即将毕业那一年,默克尔认识了一位同校的同学,他是化学系的学生,日后成为一个颇有才干的化学家,他就是乌尔里希·默克尔。

1977年,默克尔与丈夫结婚,这也是默克尔夫人这个姓氏的由来。

1978 年大学毕业后,默克尔在民主德国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心研究所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就是在这个研究所工作期间,默克尔获得了博士学位。

与丈夫默克尔先生结婚四年后,1981 年,默克尔突然提出离婚。

丈夫对此相当困惑,因为两人既不吵架,也没有什么矛盾。

但是默克尔很坚决,好像想了很久似的,有一天突然就回家收拾自己的东西。

默克尔和丈夫没有什么财产,她只坚持要洗衣机,第二个坚持就是留下了丈夫的姓“默克尔”——直到今天。

至于当年结婚理由,默克尔的说法是:“大家都结婚了,我也结吧。”“不结婚,连房子也分不到。

02 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头脑敞开

1989年 11月9日,横亘在东德与西德之间长达 28年的柏林墙被拆除了。

这一天,默克尔带着自己的父母前往西德,来到凯宾斯基饭店吃了一顿生蚝。

在柏林墙修建起来的那一天,默克尔就跟父母和生活在西德的姨妈说,等柏林墙拆除了,他们就到西德最好的饭店吃一顿生蚝。

为了这一天,默克尔等了将近 30 年。回首往事,当柏林墙建起来的时候,年仅7岁的默克尔就知道它有拆除的那一天,这不能不说是某种宿命

柏林墙倒塌后,默克尔隐藏的政治热情进发出来,她风风火火地融入这股洪流中,出任“民主觉醒”组织的重要成员,并担任这个组织的新闻发言人。

在当年的选举中,这个以民主为诉求的组织却遭到了无地自容的失败,仅获得了0.92%的选票。在新闻发布会上,作为这个组织发言人的默克尔欲哭无泪。

△洛塔尔·德梅齐埃

然而,默克尔真诚的窘迫却感动了一个人,他就是在选举中获胜的前东德总理洛塔尔·德梅齐埃,他邀请默克尔到他的政府出任新闻发言人。

虽然是副发言人,但是这对年仅35 岁的默克尔来讲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由于家境贫寒,作为政府发言人的默克尔依然身着品质普通的黑色百褶裙、黑上衣和普通的平跟凉鞋

德梅齐埃总理不得不强迫默克尔去买一件像样的大衣以及配套的皮鞋,以便陪同他访问前苏联,参加著名的“2+4”会议(这次会议扫除了德国统一道路上的最后障碍)。

由于少年时期精通俄语,默克尔陪同德国总理参加会议期间的发言和相关工作得到了高度认同,使得她第一次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

在访问前苏联的同时,默克尔还抽空去莫斯科的企业做了调查,并发电报给德梅齐埃总理说:“S大林赢来的东西,戈尔巴Q夫正在丢掉。”

回首往事,默克尔以一个普通新闻官的视角就能看出前苏联的改变,她的天分确实毋庸置疑。

德国正式统一后,默克尔在新的联邦政府新闻局中谋得一个副处长的位子。

这不是默克尔的理想,她把目光投向了参议员的位置。

她有出色的口才、始终如一的理想,物理学博士的学位,而且是年轻的女性,默克尔在当年的参议员选举中一举获得了成功。

在获得成功的前夕,默克尔找到新闻局局长,恳请局长给她留着副处长这个位子,以免她竞选失败了没有饭吃。

默克尔对局长说,“在拿到第二个之前,不能扔掉第一”。

默克尔的勇敢和成功引起了当选总理赫尔姆特·科尔的重视。

科尔身高1.93米,体重超过120公斤,外形和内心一样充满力量。

作为德国统一后的第一位当选总统,科尔组阁时向前民主德国总理德梅齐埃征询意见,请他为政府推荐一位来自民主德国的女性,以作为两德统一的标志,同时也算作新政府的一个亮点。

德梅齐埃向科尔推荐了默克尔。

实际上,早在科尔竞选阶段,默克尔就已经意识到科尔当选势不可挡,所以她刻意安排机会,让自己与科尔有过一次长时间的面谈。

这次面谈中,默克尔的才干其实已经得到科尔的认同。

有了前民主德国总理的推荐,科尔在新政府中为默克尔安排职位也就顺理成章了。

就这样,年仅36岁的默克尔出任了德国统一后的首任妇女与青年部长,成为德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部长。

不过默克尔保持清醒,她说:“我自己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来自东部,是个女人,年纪又轻,我代表了党内三种少数群体。”

她的“背叛”引发热议

默克尔出任政府部长后,依然不善于把握自己的形象,她依然穿着下摆过于宽大的裙子,连土里土气的衬衫都还是当年在东德政府任发言人时买来的,这对她作为妇女和青年部长而言,真是个莫大的讽刺,著名的《法兰克福汇报》说她“一点儿没有部长的举止”。

同事更是不尊重她,一位老资格的部长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和她亲昵地照相。

但是默克尔并不气馁,她鼓励自己:“你能解开数学中的整数,就能和布吕姆(德国劳工部长)谈话。”

1994年,科尔总理获得连任。同年,默克尔出任新政府的环境部长。

比起类似花瓶的位置来,环境部长毕竟是政府中相当有权威的部长,不过这依然不是默克尔的理想,她早就盯上了总理府主人的位置。

1998年,默克尔意识到科尔时代即将结束,她退出了环境部长,转而谋求德国最大的Z党“基民盟”主席的位置。

1999 年底,执政的“基民盟”爆出了“巨额献金”丑闻,舆论哗然。

科尔被迫承认执政期间在瑞士设有秘密账户,接受财团的献金,但是科尔以“人格尊严”为由拒绝说出捐钱人的名字。

科尔的态度让“基民盟”的支持率一路下滑。

这时,默克尔出现在聚光灯下,她以铁面无私和一尘不染的形象出现,誓言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哪怕牵涉到对她有知遇之恩的前辈——现任总理科尔。

12月22日,默克尔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公开批评自己的Z治教父科尔,指责他要么向公众道歉,要么让出“基民盟”的头把交椅。

她表示:“当必须学会自己走路,学会自信,在将来即便没有科尔这样的老战马......也要能与政治对手战斗。我们党需要像青春期的少年一样,离开家走自己的路。”

默克尔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些人批评默克尔忘恩负义,工于心计,是投机分子。

△若干年后,两人终于冰释前嫌

科尔总统更是感到深受伤害,一直不愿意原谅这位“小姑娘”。

每当媒体访问,他都拒绝对默克尔发表评论。

同时,另一些人称赞默克尔“大义灭亲”,说默克尔的清廉是德国最需要的。

不过一位“基民盟”成员私下透露说:“默克尔告诉过我,她的每一步其实都是用非常科学的逻辑仔细精算过的。她很明白地说她就是要科尔这个位置,但是她要自己一个人干,不靠男人。”

一位自称了解默克尔的人说:“她把男人分两种,一种是曾经在她事业生涯中已经与她并肩协作过的;一种就是那些她觉得可以利用的。”

以退为进,登顶权力之峰

2000年4月,默克尔以高票当选为“基民盟”主席。十年前,默克尔刚刚加入“基民盟”,十年后,她成为执政D的主XI,算是地地道道的火箭速度。下一步,默克尔的目标就是总理了。

2002 年是德国大选年,“基民盟”和姐妹D“基社盟”结成大选联盟,作为“基民盟”的主XI,默克尔一直坚持由自己作为联盟提名的总理候选人。

但是在最后时刻,默克尔突然决定放弃总理候选人,改由对方的主席出任总理候选人。原来,默克尔审时度势,认为德国民众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年轻的女总理,她还需要耐心。

默克尔关键时刻急流勇退,她主动让出总理候选人,并达成君子协定,如果联盟推举的候选人当选,默克尔将在政府中出任副总理;

如果联盟在选举中落败,那么四年后将继续组成联盟,届时将由默克尔代表两D在下次选举中出马。

这次选举中,“基民盟”和“基社盟”果然失败了,其对手社民党取得了选举的胜利,该D的施罗德巩固了1998年的成果,蝉联政府总理。

2005 年,德国执政D的社民出于选举上的考虑,把原本应该在2006年举行的大选提前到当年举行,已经连任一届的现任总理施罗德将对阵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

根据四年前的协议,默克尔毫无悬念地成为总理候选人。

默克尔几十年来都不注重个人形象,但是这一次她决定改善自己的形象。

不过作为曾经的Z府发言人,默克尔深谙少说是另一种公关的道理。

她曾经说过:“Z治归Z治,我不会为了Z治而改变自己的容貌。”

实际上她改变了,至少两名发型师说她们帮助默克尔设计了符合潮流的发型。

可是,在激烈的选举场合,默克尔却只有一次正面回答了有关形象的问题,而且她说得非常简洁:“是的,我染过发。”

与默克尔的冷峻恰恰相反,施罗德热情奔放,风度翩翩是女性选民眼中的白马王子。

施罗德本人曾经有四次婚姻,由于每次婚姻都要送一枚戒指,这四个戒指正好组成德国汽车奥迪的标志,所以施罗德被称为“奥迪总理”。

与施罗德的高调不同,默克尔不喜欢作秀,对自己的私人生活则小心翼翼地掩盖着,对德国民众而言,女总理的神秘完全战胜了施罗德的豪放。

正如一位资深记者所言,“默克尔不动声色的方式是引人注目的”。

同时,她成功地把施罗德的经济顾问,西门子公司的董事长兼 CEO 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

投票结果是,任何一个Z党都达不到组阁所需要的票数,必须组成联合内阁才能生效。

这时,默克尔折冲樽俎,周旋于各D派之间,终于以退为进地达成妥协:由各D派组成大联合政府。由默克尔出任联合政府总理,而施罗德所在的社民党以放弃总理职位为筹码,获得内阁8个职位,超过联盟党的6个席位。

换句话说,默克尔虽然出任了政府总理,但是内阁实权则控制在在野党手里,她是一个跛鸭总理。这样的妥协被媒体称为“大象的婚礼”,而且是一桩“没有爱情的婚姻”。

被迫结婚

默克尔出任政府总理后,一直以来她谨慎隐藏的个人生活不得不放在聚光灯下。

按照常规,默克尔和丈夫应该搬到总理府居住,但是默克尔没有住进总理府,而是和她的丈夫继续居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

她说:“我想我会继续做土豆汤并过一种正常的生活。”

默克尔的姓氏是从第一任丈夫那里继承过来的遗产,并没有按照习俗沿用第二任丈夫的姓氏。

默克尔的第二任丈夫阿西姆·绍尔比她大五岁,在她读博士期间是她的指导老师。

他们两人的浪漫史究竟开始于何时至今也是个秘密。

默克尔的博士论文中特意提到绍尔,称他具有“批判性的眼光”。

虽然默克尔对自己的指导老师抱着崇拜之情,并且从1981年离婚后就开始与现任丈夫同居,但是在长达近 20 年的时间里,两人一直没有办理结婚手续。

即使在默克尔出任内阁部长后,仍然不打算结婚,这受到了舆论的诟病。

在升任基民盟副主席之后,默克尔的未婚同居问题再次受到注意,连“基民盟”主席都亲自出面劝她结婚。

默克尔只好结束了将近20年的未婚同居生活,宣布结婚。

她和丈夫婚礼的全部,就是在《法拉克福汇报》上刊登了一则烟盒大小的广告:“我们结婚了。安哥拉·默克尔,阿西姆·绍尔,柏林,1998年12月。”

结婚的第二天,默克尔回到母亲家里,在厨房帮母亲做饭时,漫不经心地对母亲说:“对了,昨天我结婚了。”

今年,这位叱咤德国政坛多年的铁娘子即将离任,愿她有一个美好的晚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