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痛快!元春赐礼暗示宝玉婚姻,却被贾母两招打回原形!

subtitle
小白的文化之旅 2021-10-24 23: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婚姻一直是原文中的一大主线,林黛玉、薛宝钗这两个女主角,也因为同宝玉的婚姻有关而与紧密联系。在贾府之中,王夫人支持“金玉良缘”,贾母则支持“木石烟缘”,因为贾府重礼节、重孝道,贾母又是一品诰命夫人,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关宝玉的婚姻,谁都没有放在台面上提及。

然而,随着贾元春晋封贤德妃,王夫人在女儿的支持下,却开始了她一直以来的谋划,想要通过元春这个贵妃女儿的权势,来促成“金玉良缘”。

因此,在元春省亲后的第一个端午节,她为众人赐礼时,特意做了这样的安排。

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道:“别人的也都是这么个?”袭人道:“老太太的多着一个香如意、一个玛瑙枕。太太、老爷、姨太太的只多着一个如意。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

将宝玉、宝钗所赐的礼物给成一样,这无疑是在贾府之中的各种活动中,唯一的一次。

因为元春的表态,让“金玉良缘”的一方瞬间压制了“木石烟缘”。林黛玉面对这样的局面,果然失落伤心,虽无意责怪贾宝玉,但也说出了让人心疼伤感的话来:

宝玉赶上去,笑道:“我的东西叫你拣,你怎么不拣?”林黛玉昨日所恼宝玉的心事早又丢开,又顾今日的事了,因说道:“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

林妹妹生性敏感之人,自然体会出了元春的意思。正如作为她知己的贾宝玉,特意跑来安慰她一样。只是,同他们以往的争吵却又不同,这一次并没有谁对谁错,而是局势所迫,谁都无能为力。

元春赐礼,同样让“金玉良缘”一派扬眉吐气,让一向不爱花儿粉儿的薛宝钗,主动带起来元春所赐的红麝香珠,还四处招摇,直进入贾母的房中,在宝玉面前刻意卖弄。

林黛玉的失落,宝钗的得意,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然而,贾宝玉的婚姻真的会因为元春的这一次赐礼而成为定局吗?

显然不会,而能扭转这一局面的,当属贾母。

在元春赐礼中,同样做了另外一个安排,她传来口谕,让族长贾珍从五月初一到初三,前往清虚观打平安醮。

清虚观打醮,本是一场极为庄重的活动。然而,因为贾母、王熙凤的热心参与,却让它成为了贾府女眷、丫鬟等人倾巢而出的娱乐。

在清虚观打醮这场活动中,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其一,是贾母特意要强薛姨妈母女必须去;其二,是贾府内眷、丫鬟几乎全部参与。

为何要特别指出这两点呢?这个我们等到后面再说。

在清虚观打醮的过程中,出现了让人难以捉摸的事,那就是,张道士突发奇想地提出了宝玉的婚事,为一个不知家世、姓名,仅仅知道她的年龄是十五岁的妙龄女子向贾母说媒。

说毕,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得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能,根基家当,倒也配得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张口。”

对于张道士所说的这个女子,究竟同宝钗有多大的联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显然,在当时的情景之下,薛宝钗是最符合这样条件的。毕竟,这一回不久前,贾母刚为宝钗过了盛大的十五岁生日。

因此,对于张道士的提亲,贾母的态度是非常关键的。而最有意思的,也在于贾母接下来的这番回答。

贾母道:“上会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点儿再定罢。你可如今也打听着,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也罢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

很显然,对于张道士为宝玉提亲,贾母拒绝了。并且,在这短短的一番话中,还极具用心。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

第一:贾母拒绝的借口。

张道士虽然是贾代善的替身,但显然,贾母面对他的提亲,完全可以一口拒绝。毕竟,贾宝玉是荣国府的宝二爷,将来荣国府的继承人,他的婚姻,怎能可能会如此马虎?

但贾母并没有如此,而是用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原因,委婉地拒绝了:因为和尚说了,宝玉不宜早娶。

提到和尚,显然我们都不陌生,林黛玉天生体弱,和尚便曾看望过她的病;尤其是,薛宝钗所戴的金项圈上的字,更是和尚所赐。可以说,和尚是“金玉良缘”最具说服力的支持者。而如今,贾母拿和尚的话,来拒绝张道士提亲一事,也显得更具讽刺意味。

你们不是仗着和尚的话弄出“金玉良缘”吗?如今,我也拿和尚的话来说,你们又当如何?

况且,宝玉不宜早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当日贾珠,便是早婚而不久后去世的。连赵姨娘为贾环讨要彩霞,贾政都说言之尚早,过两年再说,自然,宝玉的婚事,贾政更是不急着这一时。

因此,当贾母拿出宝玉命中不宜早娶这一条,显然彻底断了宝钗等人的念想。毕竟,宝玉究竟多大成婚?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而已经过了十五岁的宝钗,是否又能等得了呢?

第二:贾母特意指出了不管对方的根基、家世。

正如前面我们说过的,宝玉作为荣国府的宝二爷,荣国府未来的当家人。他的婚姻显然马虎不得。试看,贾政的婚姻,王夫人是出生于四大家族的嫡出小姐;贾珠的妻子李纨,也是曾任国子监祭酒李守忠的女儿。

因此,贾母在此所说的,不管对方家世、根基,这显然是客套话。属于封建社会之下的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加上宝玉的特殊身份,显然,对于他的婚姻,贾府众人,第一需要看重的就是她的出身。

薛宝钗出生皇商之家,号称有百万之富,但他们家真的有这么富吗?为何宝钗,连装饰都不愿意带,她的闺房更是如雪洞一般。薛姨妈对于下人偶尔的浪费,更是喋喋不休。他们一家,在京城有房有地,为何还甘愿,居住在贾府受人冷眼?

显然,薛家并没有排面上说得这么富有,薛家穷了,早已今非昔比。它已经成为了,难入贾母眼中的出身低微又穷的一类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这场在贾母张罗下热闹非常的清虚观之行。不难发现,唯有薛姨妈母女,情绪最低落,一向对贾母谄媚的薛姨妈,选择的闭口不谈。因为元春赐礼所带来的暗示婚姻,也在贾母婉拒张道士的提亲中,化为了乌有。

王熙凤因为想看戏,所以特意吵着要去,这也导致了,贾府众多的女眷、丫鬟一同前去了。但显然,在看戏之前,贾母同张道士二人一对一唱的双簧,更具有吸引力,而薛姨妈母女,众多的看客,更是他们二人上演这出好戏,最不能缺少的对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