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我直接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刚接通,就听到大姑姐何畅连个开场白和过度都没有的问话:“你什么时候和何冬离婚?”

这样的问候让我瞬间清醒了一大半。我刚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再离婚,这是离婚有瘾么?再者说了,我和何冬情投意合,我为什么要离婚呢?

于是我回答:“姐,我没打算和他离婚。”

她提高声音:“你们必须得离!”

这也太霸道了吧?我来气了,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她又打过来了,我干脆把她拉黑了。

她锲而不舍,又打给了何冬。何冬也是相同的答复。

结果,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家门被砰砰砸响了。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果然,打开门就看到何畅气势汹汹站在门口。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

“有你这样的人吗?你凭什么要我们离婚呀?”

“就凭我是何冬的姐姐。他就得听我的。”

何冬走过来,“姐,你能不能别胡闹了?”

“我胡闹?我辛辛苦苦供你读大学,就是为了让你找一个二手女人的?你有点志气没有啊?不管怎么说,你必须跟她离婚。不然我死给你看!”

何冬愣了半天,“姐,你说什么呢?你不是来真的吧?你可不带这么威胁人的啊!”

何畅冷笑:“我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说到做到,任何事!”

说完她就转身摔门离去了。

留我们俩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指着房门的方向说:“她,她怎么能这样呢?她不是说真的吧。”

何冬懊丧地坐在沙发上说:“难说。”

“不是,她要结婚就结他们的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呀?”

何冬白了我一眼,“怎么会一点关系没有呢?”

我噎了一下,“你不会也这样小心眼儿吧?”

他说:“肯定是有点别扭啦。不过也不是多大事儿。关键是我姐受不了呢。真是的,怎么会这么巧呢?”

我说:“她要是受不了,那她就干脆和方正分手呗。干嘛折腾我们呀,这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何冬苦笑:“你觉得她会吗?”说完,他摇摇头,“真不知道那方正有什么好,居然把她迷到这份儿上了。”

我没接话,因为我觉得方正确实也不错。这话我不能说,说了何冬肯定不爱听。

过了一会儿我问:“那到底怎么办呀?你姐会不会继续作咱们呀?”

他叹口气说,“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呀。”

我简直感觉头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何冬结婚才10个月。婆婆和大姑姐本来就不同意我们的婚事。

大姑姐在家里很有发言权。当初他们家境不好,为了供弟弟上学,她高中毕业就下来打工了。

不过她头脑灵活,手脚麻利,而且特别能干,因此打工几年以后,就自己开店了。随后又逐渐扩大,开起了美容院,成为了不大不小的女老板。家里也因为她而富裕起来。买房买车,虽然算不上应有尽有,却也比下有余一些了。

反倒是何冬大学毕业以后,工作收入还远不及他姐姐。

何畅一直很疼弟弟,特别舍得为他花钱。当然,她强势惯了,自然也专横霸道,家里的大事小情她都要作主,喜欢说一不二。而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公婆都很听她的。何冬作为弟弟,自然更是对她言听计从。

我和何冬在一起时,婆婆和何畅都十分反对。容貌身材学历我都配得上何冬,毕竟说心里话,他也不是多优秀的男人。中上等水平而已。

我的不足之处是,我有过一次婚姻。还生过一个孩子。

不过我因为结婚生育比较早,因此虽然女儿已经4岁了,我实际上才26岁而已,比何冬还要小一岁。因此年龄上我们俩也很适合。

然而婆婆和大姑姐却说什么也不同意自己儿子自己弟弟娶一个二婚女人进门。

何冬一向孝顺父母,听从姐姐安排,但这次却铁了心要和我在一起。

最后他不管不顾,越过家人,拖着我去领了证。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何畅气得大骂了他一顿。当然,更多是对我的指责攻击,认为我作为已婚妇女,而且还是孩子妈,却不洁身自好没有廉耻勾引未婚青年。何冬拼命维护我,说这都是他的主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婆婆和何畅都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她们只认定我是罪魁祸首了。

何冬的房子是提前买好的,何畅给他出了一部分钱,他自己出了一部分。我们领证以后,他说要把房证加上我的名字,不过我坚决没要。不然,我就更落下贪财贪色的罪名了。

因为已经成为了一家人,婆婆对我总体还说得过去,对我女儿格格也不错。

反正是我们仨过日子,只要我们俩感情好,他们态度冷淡我们也不在乎。我们只是周末时回婆家一起吃顿饭而已。

每次见面,何畅都不正眼看我。因为比较喜欢孩子,所以她对格格倒是挺好。而且她女儿甜甜也能和格格玩到一起去,因此两个小孩儿关系很不错。

何畅三年前离婚了,然后一直自己带着女儿生活。因为工作忙,所以大部分时间,甜甜都由婆婆带。

前段时间,何畅谈起了恋爱,而且两人进展很快,不久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于是何畅把男人带回家给她爸妈以及何冬见一下。

见面自然放在周末了。那天我们三口一起回了婆婆家。两个小孩儿高高兴兴一起玩儿去了,我不好干坐着,照例下厨去帮婆婆做饭了。这种场景每每都有点尴尬,因为我们俩很少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她或许是根本就不想说。因此气氛总是怪异地安静。除了煎炒烹炸声之外,几乎没有人声。不知道的根本就想象不出厨房里有两个人。

然后何畅就带着男友回来了。听到声音,婆婆赶紧走出厨房。我把鱼装进盘里以后,洗了一下手,也摘掉围裙走出去。我刚走几步,就听到客厅里女儿格格叫了一声“爸爸”。

我当时也没觉出异常,然而紧接着,我听到了两声应答。

一道干脆的声音显然出自何冬,另一道略显意外而有些迟疑的声音,是谁发出的呢?

我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妙,但还是硬着头皮走出来。

果然,场景有些僵。那另一道应答格格的声音,出自何畅今天带回来的男友,方正。

大家都愣了。

真是万万没想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居然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

“这……”何畅看着方正,随后又看向我,“你,你们俩……”

方正有些尴尬地说:“没错,瑶瑶是我前妻。”

反应过来以后,婆婆语气尽量轻松地说:“啊,呵呵,这可真是够巧的了哈。那,那,快坐吧。马上就吃饭了。”

说完这话她又转身向厨房走去,而且捎带着看了我一眼,那目光中颇含幽怨。仿佛这是我的错一般。

接下来的一顿饭吃得无比尴尬。小孩子不懂事,格格见到她爸爸特别高兴,一边给方正夹菜一边问:“爸爸,你怎么也来了呢?以后我们四个人一起生活吗?”

甜甜说:“不是啦,方叔叔以后就是我爸爸啦,我妈妈说的。”

这是什么事儿呀?城市这样大,男人这么多,怎么何畅相中的男人就是方正呢?

当然,方正没什么不好。他高大英俊,家境学历也都不错,收入也属中上等。

我们俩离婚其实真心没什么原则问题。说到底我们只是性格不合。或许是当年结婚时年纪都比较小的缘故,而且婚前也没相处多久,觉得互相吸引就结婚了。随后发觉两个人过不到一起去。有了孩子以后更是如此,因为带孩子实在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容易产生负面情绪。而他不插手,还怪我矫情。说带个孩子有什么好委屈的。哪个女人不是这么过来的。于是争吵不断,然后就离了。

不是所有的离异都会导致双方互相仇视。至少我和方正不是。我个人对他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想必他也如此。

单纯说来,他和何畅倒也般配。然而,我们俩的关系却是个问题。

如果他们俩真成了,以后我和何冬一起管他叫姐夫吗?格格是叫他爸爸还是姑父?如果叫爸爸,那两个爸爸都在场时,气氛是不是很尴尬呢?如果叫姑父,那成什么啦?

我没立场反对他们在一起,可是这种情况,任是谁也知道他们俩不合适。

方正似乎也因此打退堂鼓了。然而我没想到,何畅对方正一往情深,说什么也要和他在一起。

实在愿意那就在一起吧,虽然彼此别扭,那少见面也就是了,毕竟各过各的日子。可是何畅却又不这么想。她提出要我和何冬离婚。本来她对我这个弟媳妇就不满意,如今是更不满意了。

她也得知了,我和方正离婚没有太大的矛盾,离婚后也没有彼此怨恨。甚至于提起对方来,还会念着对方的好处。这让她很不安。若是我们俩以另外一种方式成为一家人,经常接触下来,加之还有个孩子牵扯着,会不会旧情复燃,把他们姐弟俩双双绿了呢?

其实何冬多少也有这方面的担忧,虽然他相信我,但是对人性还是做不到放心大意。即便我和方正真的不会有什么,但我们经常以亲戚的方式见面,也会让他感觉不爽。但是他当然不会因此想要和我离婚。

可是何畅不依不饶,坚持要我们俩离婚。为此还宁愿多补偿我一笔钱。这简直是荒唐,我和何冬感情很好,正在准备要孩子,要我们离婚?怎么可能呢?要离也是他们离,他们只需要分手就可以了,比我们俩分开要容易多了。

我和何冬不同意,她就步步紧逼。让我们俩心力交瘁不胜其烦。

她今天居然还撂下了狠话,竟然以死相逼了。

何畅刚走不久,婆婆过来了。我预感到没什么好事。

果然,婆婆面沉似水:“冬冬,瑶瑶,你们俩也知道,我根本就不赞成你们在一起。是你们瞒着我们偷偷领了证的。所以我心里从来就没认同过你们。如今,畅畅决定和方正在一起,我觉得那小伙子很不错,而且畅畅特别喜欢他,所以我也支持他们在一起。可是你和方正确实不能以这种关系成为一家人,原因就不用我多说了,谁都清楚。因此,你们俩还是分开吧。”

分开?她轻飘飘两个字说起来真轻松呢。这可是我和何冬的婚姻啊,岂能说散就散?

何冬说:“不行,我们不离,他们爱怎样怎样,和我们没关系,她也别想干涉我。”

婆婆严厉地说:“别忘了你姐姐是怎么对你的。亲情难道不应该是高于一切的吗?为了个女人就和你姐姐作对。你是娶不到媳妇吗?”

何冬说:“一码归一码,这两者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我姐又不是找不到男人吧?那她怎么就不能换个人呢?”

婆婆说:“她一定要和方正在一起。所以你们俩必须分开。这事没得商量。否则我死给你看!”

得了,又多出来一个以死相逼的。而且逼得更紧。

第二天,婆婆就催问我们,什么时候办手续。

何冬还是不松口。

婆婆说:“你这是逼你妈跳楼吗?我可以说到做到。”

不管她能不能做到,我是真心有点怕了。万一她真跳呢?那我不就成了罪人吗?

所以我十分无奈地对何冬说:“不然,就成全她们吧,咱俩还是离了吧。”

何冬说:“不行,我再想想办法。”

他对婆婆说,他再考虑几天。

结果两天后,他告诉婆婆,我怀孕了。还给她看了化验单。

当然是假的。

婆婆只是略微犹疑了一会儿,之后就说:“如果真的,那就去流掉吧。”

我的心一抽。虽然孩子并不存在,但婆婆的态度足以说明,她并不在意孙子。当然,是由我孕育出来的孙子。至少绝对比不上她女儿的幸福圆满重要。

何冬急赤白脸地说:“妈,你怎么能这样呢。瑶瑶肚里怀的是我的骨肉。是你的孙子或者是孙女。你怎么忍心呢?”

婆婆说:“还只是细胞而已,别那么感情用事。”

我拉了拉何冬,让他不要再说了。

回到我们的房间,我对何冬说:“我们还是分开吧。不然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你妈说不定真会跳楼。我可承担不起那样的后果。”

何冬说:“她不至于的,就是吓咱们呢。你别上当。”

可是他这话明显是没有底气。说明他也不确定他妈会不会真那样做。他看似也没有多少勇气去赌。

虽然我们彼此都舍不得对方,但我觉得我们只有一别两宽这条路可走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方正约我见面。我有点诧异,因为我们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单独见过面,都是因为女儿才偶尔接触的。虽然我们之间没什么怨恨,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和前妻前夫成为朋友,我们还是做不到。我们俩都是俗人,胸怀不够。

不过我还是赴约了。只是我这几天一直身体不舒服,总是困顿乏力。结果见面以后,话还没说上几句,我就一阵晕眩,接着眼前一黑,身体倒了下去。

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医院的门诊病床上。

看见我醒来,方正说:“恭喜你又要当妈妈了。”

我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没想到何冬这个谎还撒成真的了。

只是那又如何呢?不管真的假的,在婆婆和何畅那里,都没有区别,对她们根本造不成影响。

我坐起来说:“没什么可恭喜的。这个妈妈我做不成。”

他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若有所思的模样。

方正送我回家。路上他说:“这事儿你得告诉何冬,他是孩子的父亲,不管怎样,他都得知情。你没资格擅作主张。”

我没作声。

我没对何冬说起这件事,因为我觉得这种局面简直就是个讽刺。何冬只是提前把情况反映给了婆婆而已,而婆婆已经给出答复了。哪里还需要再去提交一次真实信息呢?

而何冬得知这个情况以后,显然会更加难做。我不想再给他增加负担了。

我没想到,何冬第二天就知道我怀孕了。显然,这事儿不会是别人干的。肯定是方正了。因为他的意见我没有表态,他就明白我不会照做了。所以他擅作主张把此事捅给了何冬。

果然,何冬坚决不肯和我离婚了。当然,他无需再去跟婆婆阐明,我已经怀孕了的事实。因为婆婆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只是强调了,他要留下孩子,留下我。他不能失去我们。

因为他强硬的态度,婆婆被气得犯了心脏病,进了医院。

医生嘱咐说不能让她受刺激,一定要照顾她的情绪。可是她出院以后,不说话不吃饭不吃药,似乎在以此和我们对抗。

这招很奏效,一天下来,何冬就受不了了。他像哄孩子一样轻声细语地哄婆婆吃饭喝水,还端着碗喂她。不过婆婆根本不为所动,一口不吃。

她说只要何冬一天不离婚,她就一天不吃饭。何冬气得快疯了,却拿她没办法。果然亲情绑架是世界上最好的绑架方式。

后来我扛不住了。我提出流产离婚。

何冬说:“不离,你敢流掉我的孩子,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而且我绝不轻饶你。我说到做到,你给我记住了。”

然后他就开始向他妈看齐,婆婆不吃饭他也不吃。母子俩比赛绝食。

我简直要崩溃了。这日子要是能过下去,我得是无心大师。

就在我实在坚持不下去时,何畅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说方正出轨了,正好被她撞见了。

这简直令人瞠目。方正会是这种男人?我首先就觉得不可能。

何畅愤恨地说,是她亲眼所见。她今天出差回来,没打招呼直接去了方正家里,她有钥匙。结果就看到方正和一个女人相拥着躺在床上。姿势辣眼,身上的衣物聊胜于无。傻子也能想象出他们干了什么。

何畅简直气疯了,上去就对那个面容普通却身材火辣的女人大打出手。然而方正却极力护着那个女人。在他的掩护下,女人迅速穿好衣服离开了。

何畅质问他,为什么背叛自己。

方正说他只是没经得住诱惑,因为这女人特别风情主动。而他绝对没动半分真心。并且那女人也有家庭,不可能离婚,他们也就是玩玩而已。他还是爱何畅的,希望何畅能够原谅他。他保证和那个女人断绝来往。

何畅作为一名事业有成的女强人,自然有骨气。所以不可能轻易原谅他。

可她还是伤心不已又气愤难当,“这姓方的怎么会是这种男人呢?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呢?孟瑶你老实跟我说,当初你们离婚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他出轨呀?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是不是成心祸祸我呀?”

这可真是欲加之罪。怎么什么事儿都能和我扯上关系呢?

我嗫嚅着,“这个,真的没有。那,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何畅说:“你没听过那段老话吗?如果一杯牛奶喝到底,发现有只苍蝇,那估计也就算了。但是还没开始喝呢,就发现上面明晃晃地飘着一只死苍蝇,我为什么还要忍着恶心喝下去呢?”

她心力交瘁地摆摆手,“算了。你们过你们的吧。不过,我还是觉得你配不上我弟弟。我依然不喜欢你。”

我感觉这一切像做梦一样。说何畅起的出轨事件,我无论如何也没法把男主人公和方正联系起来。可是, 谁又能说清楚人性呢?况且很多人都是会变的。

何畅虽然选择一刀两断,但是也做不到云淡风轻,毕竟她在方正身上投入太多,是奔着后半生去的。因此受打击不小,心情短时间内显然没法平复。

婆婆为此赶紧起来吃饭,努力恢复身体,然后过去照顾女儿了。

她对我没有半分歉意,什么也没说。不过我也不在乎。只要让我们过平静日子就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后,我收到了方正发来的信息:丫头,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我愣怔了片刻。然后明白过来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问:你是故意的?

方正:为了你的幸福,哥只能当一回渣男了。半辈子清白彻底毁于一旦了。不用谢,好好养育我女儿就行。可别生了二胎就冷落我女儿啊。不然赶紧把她给我。

我的眼泪下来了。

何畅虽然看似性格泼辣,但是对于自己心爱的男人,却也有着柔情似水的一面。而且她还事业有成,气质出众,两人各方面也合拍。因此方正确实很喜欢她,想和她共度余生的。然而,我却先一步成为了何畅的弟媳妇。这简直是天公不作美。

方正为此提出分手,何畅坚决不同意,还认定了方正对我余情未了,为此醋意大发。方正只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了。

然后何畅就和婆婆一起逼我和何冬离婚。

方正心疼我,在得知我怀孕了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所以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因此他就做了一回出轨渣男。不用问,那个女人是他雇来的。他掐好了时间等着何畅来捉·奸。

如此一来,强势的何畅势必会主动提出分手。他们俩分了,也就没人逼我和何冬离婚了。

我眼泪下来了。感谢前夫成全之恩。

我说:太委屈你了。我心里过意不去。

方正:跟你说哈,千万别去跟何畅说明真相。否则我可就前功尽弃了。你的幸福婚姻也就葬送了。那我不白折腾了么,我肯定恨你后半辈子。

我说:谢谢你,孩子她爸。

方正:行了,别矫情了。该干嘛干嘛去。

对于这个结局,何冬尤为满意,也很有些不屑。他说:“幸好方正先生出轨被何畅女士捉到了。咱们才能兵不血刃地解决了问题。你们俩也总算见识到了,你们心中的好男人是什么德行。”

听他这样评价方正,我实在心里不平,于是没忍住,把我和方正的聊天记录给他看了。

何冬看过以后十分感动,半天没说出话来。

最后他说:“感谢前夫的成全。没错,前夫哥真心是个绝世好男人。”他叹了口气,“可惜何畅女士永远不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