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万块(短篇故事)

subtitle
野岛情感说 2021-10-24 10:04

1来深圳十来年,程明极少去参加今晚这种“老乡会”,一个是他不大乐意参加,因为他懂得“口袋没钱,人前空气”的现实道理,另一个是,平常也没几个所谓老乡会主动邀请他。今晚却是意外,老乡群里的大老板“刚子哥”,前两天亲自发出报名接龙,说是中秋佳节将近,老乡们都是奔忙在外的流浪儿,为了“团圆”,找点身边有家人陪伴的感觉,于是邀请大家晚上一聚,最末还特意强调——晚上消费他“刚子哥”全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深圳夜景,图自头条看到消息,程明当天下班回到出租屋后,就把手机递给正在家里全心全意看娃的老婆看,询问老婆大人的意见,去还是不去?“不用出钱?”他老婆一手扶着正在学走路的孩子,一边扭过头问程明。“刚子哥是老乡群里传闻最有钱的人,他说全包,肯定错不了。”“那去露露面也好,说不定能认识两个有钱的老乡,能借点钱给咱们,那在村口盘个小店就有希望了。”程明老婆支持。“这个你就别指望了,上礼拜我在群里发了这么多想找人私下借款的信息,你看除了各种拉皮条的,有一个人回我嘛?”程明苦笑一下。这事儿是真的,程明大学毕业后就南下闯深圳,十来年了,可惜由于学的是中文,并没有一技之长。这十来年,只能做些办公室文员、行政专员之类的工作,公司倒是换得勤,为的也不过是那个月薪数字能往上稍稍蹿一点。程明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好,前几年成了家、有了娃,甚至借了不少钱呢,一家子日子总是过得“趋紧性平衡”。至于这十来年挣了多少钱,用他自己的话说:有衣有食,就当知足。这不,老婆自从怀了孩子,工作就停了,成了家庭主妇;现在孩子慢慢大了,就想着在出租屋村口盘一家小店,让老婆边带孩子边看店,不指望能挣多少钱,能对付家里吃用就不错了。可惜,程明夫妻俩一打听,盘家小店,少说也得二十万,俩人算来算去,也只能掏出来一半,还差十万缺口,没法子。2老乡会聚餐选在了中秋节前一天的晚上。程明是在报名截止时间最后一刻接上的。看那名单,多数是老乡群里平常比较活跃、也是混得比较不错的主儿,所以程明心里始终打着鼓:这老乡聚会,怎么看怎么像是有钱人的私下聚餐呢?不过,出于老婆的再三鼓励,他还是报名了。

餐厅,图自头条一间超大的大厅,被酒店用漂亮屏风分隔成了许多个独立的空间。程明老乡会占据了最里侧东头靠街位置,两边挨墙两边屏风,里面摆了四张圆桌。这是程明第一次看见“刚子哥”的真面目:寸头、圆脸、微胖,个儿不算高,他坐在最里头那张大圆桌主位上,频频站立邀请老乡们喝酒。于是程明也跟随大家频频站立,一杯一杯的白酒也就下了肚。吃完饭,刚子哥发话:谁也不许走,已经预定了豪包,去隔壁“新世界”唱K——果然,没要大家摊一分钱!程明脑袋喝得晕晕乎乎的,心里可清醒得很。酒喝到位了,心情跟着也撒起欢儿来,他可没敢忘记老婆交代的:多认识俩有钱的老乡。席间喝酒,他不但和身边左右混熟了,还独自举着杯跟刚子哥喝了三次呢,刚子哥最后一次还捂着嘴凑在他耳边低语:兄弟,好样的,喝好、喝好!

KTV,图自头条进了豪包不久,程明又跟着大家伙稀里糊涂地喝了好几杯啤酒,这下,他的胃提出了强烈抗议。于是,程明悄悄躲进了包厢里面的卫生间,里头一左一右俩蹲坑,他径直进了里头一个,醉眼迷离,几乎站不起身。不一会他就稀里哗啦吐了半坑污物,晃了晃脑袋,他还是觉得不舒服;这会儿又觉得肚子也不舒服起来,于是索性摸着墙壁站起身,脱了裤子蹲厕所。外头嘶声裂肺的嘶吼声忽然变小了不少,“铛”的一声,程明听见有人进厕所栓了门。“别说了别说了,你给我尽快搞定!不就是一个分行行长吗?”蹲坑外头传来刚子哥的声音,他似乎在和人通电话,程明听得清晰。“实在不行,你这样,喊小马跟阿彬找个机会,给他做了,以绝后患。”不一会,程明听见刚子哥压低了声音喊,但语气里满带着杀气。“今晚不是下雨吗?人你还盯着吧?赶紧叫他俩,趁着大雨天动手,记住别留痕迹,给我弄干净!”程明听出了一身冷汗,酒都被惊醒了七八分,侧耳细听,街上噼噼啪啪的的确在下大雨。“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我所有退路……”耳畔的嘶吼声瞬间又盖过了窗外的雨滴声。程明知道,刚子哥从卫生间出去了。程明哆哆嗦嗦地穿好裤子。现在他琢磨的是,怎么出这扇门,还不能被刚子哥发现!程明这时候酒醒了大半,眼睛也不迷离了,他迅速靠着墙摸到卫生间门侧,探头朝包厢里瞄去:只见包厢里五彩灯光迷离,有两人正肩挽着肩、身体左右摇晃着在那抖动;而刚子哥,则斜靠在那头沙发上,似乎在低头玩手机。靠右、侧身,程明几乎是窜出卫生间的,然后立马沿着包厢右侧点歌台边上的沙发坐下,端起了一杯啤酒——从卫生间出来,程明就没再敢朝刚子哥坐的那头哪怕多看一眼。故作镇定后,程明又强颜欢笑地跟坐在附近的老乡喝了两杯啤酒。他心里嘀咕着,该赶紧离开这里了。

KTV,图自头条3程明不打算跟刚子哥道别就直接离开。正当他起身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刚子哥端着一杯酒过来了,程明心里一惊,脸色都变了。“兄弟,来啊,咱们再喝一个。”刚子哥若无其事、面带微笑地冲着程明说,边说边帮程明端起身前的酒杯。程明讷讷地接过酒杯,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地说着“谢谢刚子哥”之类的话。“看你前阵子在群里喊,想要借钱啊?”刚子哥喝完酒,还一只手搭在程明肩膀上,更是凑到程明耳畔说话。

图自头条“啊,是,是啊。”程明不知所措地答道,“刚子哥,今晚有些晚了,我怕太晚了老婆着急,我先回去了啊?”“准备回去了啊?这样,不着急,一会我送你回去。”刚子哥又凑在程明耳畔。说完这话,刚子哥拍了拍程明的肩膀,端着酒杯走开了。程明端着酒杯,杵在那好一会没缓过神,他心想:完蛋了,看样子,刚子哥已经知道刚才自己在卫生间!程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跟着刚子哥离开“新世界”的,等他回过神来,他与刚子哥已经并排坐在奔驰车的后排座位上了。驾驶位是一位程明没见过的年轻人,程明只看见他右手手臂上,露出一只面目狰狞的老虎头纹身。“老程,你住哪呢?我先送你回去。”刚子哥扭过头,依然面露微笑地盯着程明。“啊,真的劳烦刚子哥送我啊?”程明紧张得一双手在大腿上不停地搓,“我住龙华,你把我丢龙华地铁口就好了。”“行,没问题。小马,听见没?先去龙华地铁口。”刚子哥提高了嗓门。“好的,刚子哥。”那个手臂上有只老虎头的年轻人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程明听了额头上却冒出了冷汗:这,就是卫生间里听到的那个小马?“对了,老程,咱们继续说说你想要借钱的事儿啊?”刚子哥又扭过头冲着程明说。“啊,借钱……借钱这事儿,我先回去找我老婆商量下吧。”“有啥好商量的,看你信息里说想借十万是吧?”刚子哥平静地冲着程明说,“你这样,也别再去群里发信息了,我借给你,不要利息。”“这,这怎么好?”程明一时不知道是好是坏,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就是落不了地。“没啥不好的,也不用着急还,啥时候有了啥时候还。”说完,刚子哥冲前面喊了一声,“小马?”只见前面的小马腾出右手,打开扶手箱,掏出一个塑料包。刚子哥接过塑料包,在程明面前拆开,里面是用报纸包着的十捆百元大钞。“这里刚好是十万。你拿去先用着。”刚子哥边说边朝程明手里塞袋子。程明不敢接,一双手仍旧在双腿上搓。“接着,有了再还!”刚子哥一把把塑料袋丢在了程明的双腿间。程明抱着塑料袋,从地铁口下了奔驰车,仿若做梦一般木然地往出租屋走去。

夜幕中的地铁口,图自头条4回屋以后,程明的脑袋才像电脑停机重启一般重新运转起来:塑料袋里这十万块,这不是明摆着是刚子哥给的“封口费”吗?程明没敢跟老婆说实话,也没在老婆面前把塑料袋亮出来,而是悄悄地把袋子塞进了床底下的旅行箱里。自从程明参加了老乡中秋聚会以后,整个人就变得沉默寡言了,他老婆看出了端倪,总是问他怎么了,而程明总是面无表情地回答“没事,没事”。过了两天,程明从网上看到一则“警情通报”,说某位银行分行长,初步怀疑因为醉酒跌落水塘不治身亡,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云云……程明看完消息后,整个后背都阵阵发凉。自从看了那则消息后,程明整个人都变得疑神疑鬼了。他担心的事儿是:刚子哥会不会弄他,直接灭口?程明越想越怕,心里不由得打起了卷铺盖回老家的主意。离开这是非之地,也让刚子哥看见,自己已经远走高飞不碍他事儿了,应该就安全了吧?程明每天晚上下班都是坐地铁回去,从地铁口回出租屋,还得步行二十来分钟才到家。途中除了地铁口那一段人多以外,拐过前面一条十字路口进村的路上,便人迹罕至了——这里是城中村,住的大多也是外地人。这个周六,程明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将近十点才下班。好不容易赶上了末趟地铁,心里正庆幸呢,不过,随后他发现身后有两个远远跟着他的年轻人,马上引起他的极度怀疑和紧张:不会是来害我的吧?

夜幕中的人流,图自头条程明是从地铁口出来后准备拐进十字路口发现他们的。两个年轻人,不紧不慢地跟在程明身后四五十米,程明走得快,他们便跟得快,程明故意放慢脚步,他们也放慢脚步。当程明确定他们就是跟踪自己的陌生人时,心脏都快蹦出自己的心窝了。紧赶慢赶,程明终于看见村口那家自己跟老婆准备盘下来的小店了。幸好,小店还开着门、亮着灯。“嘿,何老板,还没关门休息啊?”程明大老远就冲小店喊,虽然小店门口空无一人。等拐过村口的小店,程明再也抑制不住浑身的紧张,立马撒开双腿就往村巷里跑。边跑边想,不对,这样不是把自己住哪给暴露了吗?程明想起看过的谍战片里的情节,于是临时改变主意,故意朝住处反方向的巷子里跑去。绕了半圈,程明确定刚才身后两个年轻人没再跟上来,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平息了气息以后,他决定,这两天必须马上收拾行李回家。“反正床底下还有十万块本钱。”他这么自我安慰着。5第二天一早,程明招呼老婆先收拾行李,说是准备回家开小店去,自己则出门去公司准备办理辞职手续。“办了手续,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自己的钱还是会发到卡里,没损失。”对打了十来年工的程明来讲,那七千块的月薪也是一笔大钱。路过村口小店的时候,程明忽然想到昨晚的经历,于是进店跟老板打招呼:“何老板,昨晚我喊你,你没听见吗?”坐在柜台上的何老板抬头看了程明一眼:“听见了,等我起身出来准备跟你打招呼,没见你人啊,只见到两个年轻人来我这买水。”“两个年轻人?”程明心里一惊,“你认识他们吗?知道他们干什么的吗?”“我哪知道。”“哦。”说到两个年轻人,程明心里就不由得阵阵发紧。“对了,其中有个年轻人的手臂上纹了一只大老虎!”程明走出去几步远了,身后又传来小店何老板的声音。程明睁大了眼睛,“大老虎,小马?”他心里惴惴不安,这会儿只想着赶快去公司办完事,今天必须走!程明办完离职手续后,生拉硬拽地带着老婆孩子上了北去的火车。

行进中的火车,图自头条回家以后,程明退出了在深圳的老乡群。又过了一阵子,程明看到了网上深圳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称之前的分行行长死于他杀,能提供有效线索并因此破获案件的,奖励十万元!思来想去,程明最终拨响了“11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