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我生了5个儿子,老公把我宠成宝,最残忍的事来了。

subtitle
猪小浅 2021-10-24 08: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的故事是孙女来讲述的,标题是从奶奶的角度取的哦。

跟着小浅,一起来看故事:

01

我和爷爷住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都在童年。

所以有关他的故事,是不完整的。

但我还是想讲一讲,我知道的那一部分。

想致敬那个年代,也想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爱情故事。

02

爷爷出生在潍坊的一个小村子。

1945年,日本人刚刚被打走,又起国共内战。

爷爷的父母就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因病相继去世了。

那时候爷爷才6岁。

乱世,加之极度贫困,榨出了人性中最卑劣丑恶的一面。

亲戚也好,邻居也罢,并没有因为爷爷成了孤儿而可怜他,反而一窝蜂地洗劫了爷爷的家。

能拿的,全都拿走了,连房子结实的老料,都拆走了。

他们认定一个小小的孩子活不过冬天的。

就没人想着,那是一个人。

他刚刚失去了父母,却被亲朋好友,拆掉了惟一可以栖身的家。

02

爷爷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人离开村子。

漫无目的的乱走,靠要饭过活。

天渐渐冷了,可他只有一身破烂的单衣。

有时候,讨不到食物,看见人家的狗食,他都会去抢。

后来,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来到一个陌生的村庄。

那天他实在饿得不行了,跑到一户人家的地里偷菜吃。

地里种的是蒜苗,吃得爷爷直烧心,可没吃几口就被人抓住了。

还好,这家人比较善良,看我爷爷可怜,决定收留他。

只要爷爷做工干活,就给他一口饭吃。

爷爷就这么安定下来。

每天天一亮,他就去放牛,晚上回来,再挑四大缸的水。

爷爷和我说,那时候就觉得那个水缸跟枯井一样,挑来多少水都填不满。

我看着他昏黄的双眼,说不上来的可怜与心酸。

03

爷爷在那户人家里住了四五年。

时局多变,外面轰轰烈烈经历着时代的变更。

爷爷在偏远的小村子里,放牛挑水,度过了自己艰辛的童年。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大批部队奔赴朝鲜。全国开始了征兵工作。

当时村里人少,村干部说,各家适龄的男孩都出一个,支援国家。

收留爷爷的人家刚好有个16岁的儿子,心里自然是舍不得,就找我爷爷商量。

如果他愿意顶替他家儿子去打仗,等回来,我爷爷就是他的亲儿子,将来分他地,给他房,帮他讨老婆。

只能说人穷命贱吧。

那时我爷爷哪想过那么遥远又美好的未来。

他只觉着,自己无牵无挂。命都是人家给的,替他们儿子上战场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参了军,政府管吃管住,还能打打可恨的美国鬼子。

爷爷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点头,就此踏上了一条无比残酷的征途。

04

1951年,爷爷刚刚12岁。

瘦弱的他比三八大盖高不了多少,就扛着枪,跨过了鸭绿江。

他很少和我讲那段经历,他说太过血腥惨烈,怕我小姑娘晚上做噩梦。

记忆里,爷爷只和我讲过一个片段,为了躲避敌军的轰炸,只能白天睡觉,晚上行军。

大家都太累了,倒下就能睡着。有一天,爷爷一睁眼看见身边都是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战友……

在我的印象里,鸭绿江的水是绿色的。

可在爷爷的记忆里,那是红色的。

冰冷刺骨,遍染鲜血。

那时候,爷爷顾不得怕,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听从指挥。

多少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多少年轻的生命,就倒在了脚旁。

爷爷说,我们连队,就回来了两个,只有两个。

全连100多人,只活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爷爷。

爷爷常说,也许是早逝的爹娘在他身边护着他,让他在残酷的战场上,毫发无伤。

05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订后,爷爷所在的部队继续留在朝鲜,参与了当地的剿匪战斗和战后重建。

他在部队里学会了写字,还学会了说朝鲜语。

就这样,到了1958年初,才撤回祖国。

爷爷从部队复员回来后,收养他的人家都惊呆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他们说话算话,给我爷爷分了地,还帮他盖了房子。

其实,我爷爷都没想过的。

他没想过自己一个小要饭的,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家。

当然,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生命里有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出现了。

那就是我奶奶。

奶奶是家里的老幺,惯得爱使小性子。

家里人怕她吃公婆刁难的苦,一直挑不好人家。

她有个姐姐刚好嫁到我们村,见到我爷爷有地,有房,没公婆,还当过兵。

当即牵线,给我爷爷做了媒。

06

爷爷非常爱奶奶的。

因为他心疼奶奶跟了他这个小乞丐,还给他生了五个儿子。

是的,五个儿子。

爷爷说,他做梦都会笑醒,没想到自己还能有后代。

他可以不记得孩子们的生日,却记得他和奶奶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奶奶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梳着什么样的头。奶奶那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子,站在阳光下,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画面。

六十年代的农村,极度贫穷。

我爸兄弟几个连裤子都没的穿,饭也吃不上,可我爷爷想尽一切办法,不能少了奶奶这一口。

我爸在家里排行老二,常常和爷爷抱怨说,我们是捡来的吧?

爷爷就会说,你老子的命都是捡来的,你们也算捡来的吧。

07

奶奶虽然性格骄纵了一点,但并不嫌贫爱富。

因为她知道,爷爷待她是真的好。

我是1988年出生的。

自从有记忆开始,爷爷和奶奶就已经是可爱的老顽童了。

奶奶心情好,就在家里洗洗涮涮,心情不好,就朝爷爷吵吵嚷嚷或者唠唠叨叨。

爷爷从不还嘴的,还笑咪咪地听着。

仿佛奶奶不是在数落他,而是在夸他的好。

那时他们养了好多羊。每天两人一起出去放羊时,爷爷都会背个包,带回来一些好吃的。

春天是鲜嫩的野菜,夏天是一把一把的麦子,用火烧一下,可香了。再往后秋天是鲜嫩的玉米,花生,红薯。

冬天的时候,就不怎么出去了。奶奶爱热闹,喜欢打扑克。

农闲的时候,会招一屋子的人来玩。

爷爷也不嫌烦,还烧水、泡茶、做饭,坚决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当然,他会把香蕉藏起来。因为奶奶喜欢吃香蕉。

二三十年前,反季节的香蕉很贵的。

于是大冬天的,爷爷赶集,多贵都会买一把,只给奶奶一个人吃。

08

爷爷一生都没离开过农村。

国家对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兵有许多照顾,但他从没要过什么特殊的待遇。

本本分分,种了一辈子的地。

骨子里,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军人赤诚的本色。

我爸兄弟五个,只有我大伯算是走出了小村子,搬到了县上。

剩下哥儿四个,连结婚都费劲。

没办法啊。

时代变了,计划转向了市场,大家都在说钱。

我三叔30多岁才娶上老婆,四叔五叔,因为穷,盖不起房子,都找的二婚。

而我爸呢,直接做了上门女婿。

但这些在我爷爷看来,已经很好了。

正如刘伯温的那句自勉,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09

我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十岁之后才和爷爷住了一段时间。

那时候,许多人都离开了小村子。

大伯搬去县里,三个叔叔都出去打工。

我爸是上门女婿,自然也是住到了十几里之外。

印象里,爷爷奶奶一直很健康。

可是年纪大了,病痛总是暗暗地找上来。

应该是2000年之后,奶奶有些老年痴呆的前兆了。

阿兹海默症,是个无解的病,慢慢瓦解着一个人的记忆。

不过奶奶被我爷爷宠爱了一辈子,糊涂了,也不忘了折腾他。

有一次,她烧一锅水,把衣服放进去,撒上洗衣粉,给我爷爷炖一锅冒着泡的衣服大烩菜。

有时候,包子吃不下,转头塞进被子,藏起来。还神秘兮兮地告诉爷爷,别告诉别人。

爷爷像哄孩子似地说,好,好,我不说。

然后再一个人悄悄去洗被子。

有一天,奶奶端着碗进来,说给爷爷炒了菜。

爷爷接过来一看,是一大碗自来水泡饼干。

爷爷可高兴了,拿起勺子就吃了。

他说,奶奶对他真好,傻了还想着给他炒盘菜。

10

我是08年上的班。

挣得不多,但每个月都给爷爷打100,也算小小的孝心。

放假,我还会去看他们。

那时候,奶奶可爱吃火腿肠了。所以每次去,我都会带上一大包。

但爷爷不给奶奶多吃的,怕吃坏了。

一天晚上,奶奶起夜,不知道怎么就翻到了。一口气,把剩下的十几根全吃光了。

第二天爷爷找不见,就问奶奶。奶奶当然不承认,说自己没吃。

爷爷就说我是小馋猫,偷吃了。

当时我一肚子委屈,都要气死了。

但现在回想起来才发觉,爷爷是有多爱奶奶啊,宁愿相信健忘症的奶奶,也不相信我。

在他眼睛里,奶奶永远是最好的,永远是对的。

错了,也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11

再后来,就是2009年了。

我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年份。

我不知道,比起遥远的战争,哪一个对爷爷更残忍。

70岁的爷爷,因为打仗留下的旧疾复发了,导致下半身瘫痪。

我爸哥几个商量着,轮流照顾父母。

按农村的规矩。我爸做了上门女婿和闺女一样,不分地,不继承,也就不养老。

而我三个叔叔都在外地打工,一时也不方便。

所以先把爷爷奶奶送去了大伯家。

到了冬天,11月末,天气冷得透骨。

忽然有一天,五叔哭着找来了我们家。

也许是心里真有感应吧。

那几天,五叔心神不宁地想爷爷,就买车票回来去了大伯家。

结果一进屋就傻眼了。

爷爷奶奶的屋子里,没有一丝热气。

碗里的水都结了厚厚的冰,爷爷只盖着一床薄被子。

那时候,爷爷已经失禁了。

大伯一家大概是不想给爷爷换洗,不但裤子都没给爷爷穿,连褥子都没铺。

寒冷的冬天,让爷爷睡在一张不吸水的油皮席子上。

五叔揭开被子,一股刺鼻味道扑出来,爷爷就睡在尿水上,屁股上长满了褥疮,皮和油席都沾在一起,血肉模糊。

12

五叔走了十几里路来找我爸。

我爸气坏了。

上个月,我们还去看过爷爷。怎么短短一个月,就被糟蹋成这样。

我爸找了电动车,载着我去看爷爷。

真的是气急了,晕头开进了沟里去。

我们爬出来,两个人脸上全是泪。

那天我们把爷爷奶奶接来了我家。我爸和五叔质问大伯,怎么照顾爷爷的。

大伯理直气壮地说,他养小不养老的。他要养自己的孙子,没有精力养父母。他尽力了,谁养得好谁养,他一分钱不出!

作为晚辈,我不好指责他。

就借我爸的一句话吧,人在做,天在看,谁都要有老的那一天。

13

爷爷到我家的时候,身体一直蜷着,膝盖顶着胸膛。

因为在寒冷里蜷缩的太久了,伸不直,展不开,屁股上的褥疮烂到露出骨头。

我妈把炕烧得热热的,给爷爷奶奶做饭吃。爸爸买了药,给爷爷擦身子涂药膏。

我跑去城里的超市,给爷爷买了纸尿裤,一次性褥垫。

我好心疼爷爷啊。

可至始至终,爷爷一个字都没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不说疼,不说冷,不说大伯一个坏字。

或许因为他是吃过大苦的人吧。

见过真正的人间炼狱。

他这一生,只有感恩。

他始终觉得自己是那个死里逃生的小乞丐,只要活着,每一天都值得庆幸。

唯一能引起他情绪波动的,大概也只有奶奶了。

那时候,奶奶已经完全糊涂了,不记得任何人。任性得像小孩子,吃不顺口都会哭。

爷爷听见了,就会躺在床上吼我爸,你去看看你妈,是不是想吃烧肉了,有没有买香蕉……

他一身的病痛而不自知,却听得出奶奶的哭声是为什么。

他爱她,爱成了一生的习惯。

14

爷爷最终没能熬过那个冬天。

是还剩三天就要过年了,而爷爷已经不能动不能吃饭,眼睛一直看着奶奶。

爷爷是后半夜去世的,最后那一刻,他的头也是看向奶奶睡觉的地方。

可能是真的放不下奶奶吧。奶奶老年痴呆了,没有他的包容和照顾,以后可怎么办。

奶奶早已不懂世事,可爷爷走的那天,她自己坐在角落里,哭了好久。

也许冥冥之中,奶奶感觉得到生命里最爱她的那个人,消失了。

一年之后,奶奶也走了。

也是只差几天就要过年。

村里的老人都说,爷爷宠了奶奶一辈子,舍不得奶奶先走,害怕也舍不得奶奶自己受苦,所以在那边收拾好了,就来接她走了。

爷爷从小教育我,不要迷信。

但那一刻,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我相信,是爷爷接走了奶奶。

带着她最爱吃的香蕉和火腿肠。

他把那边的炕,烧得热热的,从此再也没有寒冷,没有病痛。

兴起了,唱一段雄赳赳,气昂昂,或是招呼过去的老朋友们,陪着奶奶打扑克。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幸福的时光。

15

2021年,爷爷离开我,已经有11年。

10月,《长津湖》上映。

本已尘封的记忆,忽然就被翻开了。我买了票,但不敢去看的。

对于别人来说,那是一场发生在70多年前的卫国战争。

但对于我来说,更直接,更亲密。

因为我的爷爷就是从那场战争中走下来的战士。

我害怕看到那些血肉横飞的场面。

因为我会想到他平凡、英勇,幸福,却也苦难的一生。

我说出这个故事,其实更多的是想说说爷爷和奶奶的小爱情。

那么平凡,却又那么热烈。

真正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PS小浅说:标题是从奶奶角度取的哦。祝福爷爷在天堂安好。

(爷爷的勋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