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绵阳一女子打麻将时倒地身亡,家属索赔31万,法院判决还社会公道

subtitle
读文汇H 2021-10-24 15:16

我们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临?尤其是在娱乐或者进行其他活动的过程中,当刚刚还在一起玩耍的人突然出现抽搐等反应时,才会发现生命的美好的脆弱。而这就是猝死,长时间工作也会导致猝死,甚至是在打麻将时也会导致猝死。

2020年2月25日下午4时许,在四川绵阳市游仙区的一家三星休闲会所麻将馆内有一名女子身体突然抽搐了起来然后昏倒,一旁的其他几人立刻上前叫醒她。意识到出事的几人立刻找到了麻将馆的老板邓某洪,邓某洪到来后将其扶起,随后给邓某的家人打去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邓某的家人出现后,才将邓某送往三星卫生站接受治疗和检查,检查出邓某出现特殊情况是因为突发脑溢血,现在地状态非常不好,必须立即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得知这个消息的另一位麻将馆老板张某亮拨打急救电话,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虽然医生很努力地进行治疗,但还是在3月10日,邓某因脑干出血、高血压等离开了这个世界,随后家人为邓某举办了葬礼。

邓某当日所前往的麻将馆是由蒋某成、张某辉、张某亮和邓某洪四人合伙经营的。并且在2月25日当天,麻将馆并没有正式营业,几人也没有邀请邓某来麻将馆参与麻将活动,这一切都是邓某自己决定的。

在麻将活动中与邓某同桌的几人也没有出现言语攻击或其他过激行为,那么邓某的死是由于什么原因导致的?原来在当天下午4点左右事发前,邓某自己来到了这家麻将馆,并且和其他几人一起参与麻将活动,在这期间邓某一直没有下场过,就这样连续打了数个小时后,邓某突然感觉到身体不适,随后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并且当时的绵阳处于疫情防控的阶段,禁止这类场所开展营业活动,邓某的要求显然是会遭到拒绝的,但是几人并没有推脱掉邓某的请求,房企进入麻将馆内和他人参与到了麻将活动中。在事发时由于害怕打急救电话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是叫来了邓某的家人,而不是120医务人员,这也拖延了为邓某进行救治的时间。

在为邓某办理完葬礼后,其家属找到了麻将馆的老板要求其为邓某的死负责,随后向法院申请让对方承担邓某死亡40%的责任,共计赔偿金额31万余元。原因就是没有及时拨打急救电话,导致病情延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在这里所说的“安全保障行为”是场所的经营者在内部需要为进入此地的所有人员提供人身、财产等方面的安全警示和提醒义务,当出现需要救助的人时应及时提供帮助并拨打急救电话。

但是实际的情况显然是不完整的,所以在本案中场所经营者等人需要为邓某的死负部分责任。并且邓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以及所造成的后果负责,在他人不知道其是否存在高血压或其他心脑疾病的前提下,与他人进行长时间的麻将活动,最终导致自己猝发相关疾病,需要对自己造成的后果负主要责任。

在法院中和邓某家属争辩的麻将馆老板则认为自己及时通知家属并且将其扶起,已经尽到了相应的救助义务,而是也不是麻将馆邀请邓某前来参与麻将活动,是他自己来的,所以不同意邓某家属的提议,拒绝支付31万余元的赔偿金。

关于两方之间的争论法院认为在《侵权责任法》的第三十七条中,救助义务不得转让给家属。并且也不是无限的,经营者只要在救助期间对邓某做出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就可以免除责任。

在本案中当邓某出现抽搐等症状时,应及时拨打急救电话,这属于合理范围内的救助义务,但是麻将馆的几人并没有做出这一行为,而只是打电话通知了邓某的家属,将风险转移给他人。

所以最终法院认为,麻将馆的老板作为共同经营者,在邓某发病时所采取的的救助行为存在过错,需要为此事承担20%的责任。当邓某作为成年人,在知道自己有高血压的情况,也未遵循政府关于疫情期间所采取的防控措施,前往麻将馆参与麻将活动,需要为自己的死承担80%的主要责任。

在7月27日,经游仙区人民法院判决,四位麻将馆的共同经营者蒋某成、张某辉、张某亮和邓某洪共同承担20%的死亡赔偿金,累计15万余元。

自己的生命最需要得到自己的珍惜,他人只能为我们提供部分帮助,所以无论是平常还是在特殊时期,都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因为贪恋一时的快乐,而造成意外事件的发生。就像邓某一样,若当时在打麻将的过程中,多走走而不是久坐,让自己的身体有一个缓和的机会,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