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秋天的第一场闲逛,在进香河路。

subtitle
南京小资生活 2021-10-23 18: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两天的南京气温骤降,秋天好像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们一下,就急急忙忙想和冬天交班了。

在我们打工人的世界里,这种情况叫「早退」,是要扣钱的,懂?

想对 南京的秋天 说,最起码也要先打个卡再走吧,或者你让我打个卡也行啊……「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我等单身狗无福消受,但秋天的第一张打卡照必须让我get!

结果就是,昨天的我在 进香河路 上瑟瑟发抖,水杉树还没来得及黄呢,我的脸先冻绿了……

PART 1

为什么是进香河路?

2021 DELICATE LIFE IN NANJING

在一年四季中,秋季,绝对是南京的主场。

不要听信网络上流传的所谓「一下雪,南京就美成了金陵」,这一点,迅哥儿早在九十多年前就看得很透:

江南的雪虽然「滋润美艳之至」,但终究比不得北方灿烂的「雨的精魂」。

所以只有秋季,必须是秋季,才能将南京这座城市的气质抖落得淋漓尽致。

为了打卡南京的第一抹秋色,我没有去到文艺别致的颐和路民国公馆区,也等不急看钟山陵园路的层林尽染。

还是先走一波「相貌平平无奇」的进香河路,只为能逛一逛那近千米的水杉大道,用快门,轻易截取一些秋意人间。

水杉,是进香河路的标志,因为来得稍早了一些,水杉树们正处在一个从墨绿往金黄过渡的时期,把整个街道衬得更加苍郁。

在南京的秋天,想找一条梧桐大道并不是难事,曾经也想邀心仪的姑娘「在南京的街头走一走,呜喔~呜喔~」,姑娘揉了揉饱受鼻炎之苦的鼻子说:你可能是嫌我活得太久。

是的,如果看腻了fà国梧桐,受够了满目飞絮,为什么不来进香河路逛一逛呢?

沿洪武路一路向北,把珠江路的熙攘丢在身后,在环亚凯瑟琳广场的开阔前止步,这一路两旁的质朴与怀旧,配得上一个南京的秋。

自然,进香河路看不到河。

编辑部的宝某人说这个她懂:就像老婆饼里没有老婆、鱼香肉丝里没有鱼、丝袜奶茶里没有丝袜……我说,你懂早了,吃的事情先放一放,怪味儿的,人家进香河路其实真的有河。

进香河属于秦淮河水系的一条支流,距今已有将近1800年的历史,其前身是孙吴赤乌三年(240)吴大帝孙权开挖的人工河道——运渎的一部分。

明初朱元璋扩建南京城,运渎北段被围入城中。那时的官民常乘舟赴鸡笼山(鸡鸣山)拜谒先贤、进香祭祀,进香河因此得名。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年久失修又无活水补注,进香河不「香」了,变成了一条污水沟渠。1958年拓宽北京东路时,将其改为城市暗沟,上面修建了进香河路。

至此,进香河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成为历史的一段残影。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进香河的河水并没有就此停止流淌。60多年来,进香河一直在地下默默流动——自北极阁南麓,至莲花桥入内秦淮河北段……

PART 2

进香河路,希冀与祈愿

2021 DELICATE LIFE IN NANJING

在古代,进香河舟船不绝,「进香」一事,无非是祈愿神佛。

小小河道承载了多少帝王官宦、富商巨贾和才子佳人的朴素愿望。

而如今,求神不如求己,进香河路串连起的东大、南师附小、老虎桥、卫巷……才真正扎根着无数平凡人对未来的希冀,对生活的热爱。

东南大学老校区,素有「四牌楼影视基地」之称,每当中午饭点时刻,会看到一拨又一拨青年「干饭人」在水杉大道上呼啸而过,奔赴第三食堂。

学子们的蓬勃朝气与进香河路上的古朴气质相互冲撞着,偶有几位快递小哥倏忽闪过,热闹的景象很容易让人回忆起学生时代的青春过往。

与学生的往来匆匆略有不同,进香河路两旁的居民总是悠悠然漫步着,他们或是卫巷小区里的老大爷,在棋摊前驻足,看老邻居们杀几盘象棋;

或是老虎桥小区里带孙儿辈的阿姨们,菜场秤几个小菜,回家后又是变戏法一般的丰盛午餐。

老虎桥,这个地名,可能是进香河路曾经有河的证据之一。

民国时鼎鼎大名的老虎桥32号,这个曾经囚禁过陈独秀等革命人士的「首都监狱」,如今早已推平消失,化作生活气息满满的老旧小区。

如今像老虎桥、卫巷这样的老小区里,也住着不少东大的老学者们,或许当你路过进香河集贸市场时,与你擦肩而过的老人家就是某个专业的学术泰斗呢。

无论是丰满生动的庸碌日常,还是承载着求学梦想的踏实脚步,正是进香河路上这形形色色的人,才不同于别处那种「到此一游」 的秋。

永远相信生活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景色。

PART 3

进香河真的「香」

2021 DELICATE LIFE IN NANJING

走在进香河路,看尽了水杉树,路过了陌生人……进香不一定真要去,心诚就行,不如就地先为自己的五脏庙上上供。

集贸市场北面,美食就不少,街口的撒子油条麻球店,不要问,问就是已经做了三十年。

闲的时候,老板和几个老朋友们擒着破酒坛给彼此满上,就着小菜闲话家常,话匣一杆子打开就是几十年的江湖。

香酥牛奶饼家的烧饼,无论口味5元三个,喷香酥脆,垫垫肚子再好不过;而几步路外的马家鸭子店,早就是东大学子和周边居民的加餐宝藏了。

说起东大,菜场外还有一家东大胖子水饺店,只不过受到疫情的影响,如今上午卖肉,晚上水饺,一条猪肉身上的生意,算是让老板给做明白了。

菜场北面开了不知多少年的一三六面馆依然健在,懒得去搬去二楼吃面的食客,常常坐在门口就开干,只要味道还是那个味,坐在哪吃并不重要。

而我最喜欢的吴叔烧腊,中午高峰期的时候,小小店面里也是一位难求。

这家在大众点评上狂揽八百多条好评的烧腊店,绝对值得你往老虎桥深处走这几步。老板一家人都是广州人,叉烧的地道口味自不必多说。

相比于南京的鸭子,他家的烤鸭外皮还要酥脆一些,吃在嘴里滋滋作响,无论是盐焗还是白斩鸡,肉质也嫩到让人印象深刻。

除了市井小吃,进香河路上也不乏一些文艺小店,「食物招领」就是其中之一。

店内无论是装修,还是一些小细节都很私人化,有好看字体的手写菜单、不断循环的「孙燕姿」和反差萌的花臂大叔……

逛得累了,在店里点几份小食,坐上一时半会也未尝不可,毕竟,这可是在南京的秋天啊——我们又不赶时间。

进香河路 ,你大可忘记市区里的繁忙拥挤和一众景点的打卡清单, 就,踱步过水杉遮蔽长长街道吧,拾几枚秋季碎片,在等红绿灯的路口打个喷嚏……

作者 :智宇 | 图片:智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