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斯拉要年销2000万辆,搞笑了,现在份额只有15%将来要67%?

subtitle
DearAuto 2021-10-23 17: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信心能保持至少50%的交付量增长率,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年销量2000万辆,全球员工人数超过10万人。”

如果是别人放出这样的豪言,估计会被人喷惨,但从特斯拉CEO马斯克口中讲出,又是在股东大会上,似乎很合理,因为他经常这样“放炮”,尽管太多都完成不了。

▲股东大会现场布置得有点简陋,但特斯拉CEO马斯克放了一个大卫星——2030年实现2000万辆销量,这很马斯克,起码能刺激股价上涨。

如果马斯克只是过过嘴瘾还好办,但是在名流云集的股东大会上做这样的发言,包括特斯拉员工在内的很多人都相信,公司要朝这一目标前进的,那就麻烦了,因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俗话说,方向错了,一切努力都没用。

当然,放出这样消息不是没有好处,起码能刺激股价上涨。自从10月7日的股东大会后,特斯拉的股价持续上涨,截至10月22日,总市值已经突破9000亿美元。

股价和市值当然很重要,但也不能完全反应一个公司的真实状况。乐视在鼎盛时期,市值也达到1600亿元,当时谁会想到退市;恒大汽车的市值也一度高达7000多亿港元,现在仅剩300多亿港元。

2030年全球电动车销量3000万辆,都被特斯拉吃掉?

能否实现2000万辆的目标,一是看市场容量有多大,二是特斯拉能占据多大份额。从这两个角度来看,我敢打赌,2030年特斯拉肯定达不到2000万辆的销量,如果最终实现了,我可以买一台特斯拉,以示支持。

2020年,特斯拉的销量为50万辆,今年大概率是80-90万辆,2000万辆的销量是基于每年增长50%的速度推算出来的,看上去很理想。

体量在10万辆、20万辆的时候,你可以达到这样的增速,如果到了百万辆甚至是几百万辆时还要增长50%,那真是难于上青天,能不下降就不错了。

▲特斯拉增长也算比较快,从2016年开始,特斯拉的复合增长率达到71%,但还没有整个新能源车市场增长得快。

从市场容量而言,特斯拉所只做纯电动车,由于充电和续航方面的短板,纯电动车还无法完全替代燃油车。

对于未来市场,研究机构德勤的预测比较靠谱—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3110万辆,年复合增速为近30%。

这预测与马斯克的判断较为吻合,他认为届时全行业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3000万辆。

这一数字其实已经相当可观,因为全球汽车销量最多的一年在9000万辆,今年受芯片短缺和需求下降,可能会降到7000万辆,3000多万的规模将占到总需求的4成。

增速低于大盘,份额持续跌到不到两成

即使市场有这么大,特斯拉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市场份额,现在没有,将来更不可能。因为2000万辆的销量,将占到电动车份额2/3,这就意味着,在全球汽车巨头都投身于电动车时,特斯拉一家就打败所有对手。

就算市场答应,各地的反垄断机构也不答应啊!你让其它品牌怎么活?

事实上,特斯拉并非不可战胜,北汽新能源和比亚迪的电动车销量都曾超过特斯拉,其中,比亚迪在今年8月的电动车销量就超过特斯拉,这还是以中国单一市场对抗特斯拉的全球市场。

▲特斯拉在全球新能源车的占有率不到20%,北汽新能源和比亚迪都有战胜过特斯拉的记录,比亚迪有可能在明年再次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新能源车冠军,这还是仅仅依靠中国一个市场。

再乐观一点的预测,届时电动车的总盘子达到5000万辆,特斯拉到2000万辆也要占到4成。

在市场爆发的初期,抢得先机的进入者能获取比较高的份额,随后市场份额将逐渐下降。根据EV Sales的数据,2020年包括插电混动、纯电动、燃料电池在内的新能源乘用车全球销量达到了312.48万辆,特斯拉交付50万辆,占比16%。

2020年1-8月份,特斯拉在全球纯电动车的份额还有28%。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竞争对手的加入,份额只会越来越低。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 Canalys 的最新报告,今年上半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中,特斯拉以市占率 15% 继续稳居榜首,第二三名分别是大众集团的13% 和上汽通用五菱集团的11%,第四五名为宝马及 Stellantis 集团,两者市占率均为 6%。

自2016年第四季度至今,特斯拉的交付量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1%,近5个季度更是连续创下交付纪录,这一数据其实是低于整个新能源车大盘的。今年上半年,全球新能源车的增速为160%,特斯拉的市场份额继续被稀释。

再回到具体的企业,2000万辆相当于大众、丰田两大汽车集团全球年销量的总和。在燃油车时代,市场份额最高的大众、丰田,份额也只有10%左右。

尽管电动汽车替代燃油车会带来相当大的增长机会,但汽车产业重资产的特性不会改变,特斯拉要在十年内将研发、制造和渠道达到足以支撑这一销量目标的水平,整个公司的体系承受不了。

比较靠谱的预测是,届时特斯拉占电动车市场的份额也就在10%左右,年销量大概300万辆。

品牌光环不再, 要跟普通品牌竞争

特斯拉之所以有这么大信心,是因为旗下两大车型Model 3参数图片)和Model Y的市场表现。根据特斯拉公布的数据,第三季度全球交付车辆超24万台,其中Model 3和Model Y就有23万多辆,也就是说,原来代表了品牌高度的Model SModel X,两者所占份额不到4%,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种现象在中国市场也得以验证,根据中汽中心的数据,9月份Model S在中国的销量为7台,Model X更可怜,只有6台。

之前,很多人买特斯拉是因为其品牌光环加持,但是现在的特斯拉只有有Model 3/Y了,变成了一个20-30万元级别的普通品牌。

竞品层出不穷,特斯拉产品优势减弱

失去品牌光环的加持后,特斯拉要比拼的是产品力了。当然,特斯拉目前在能耗、操控和智能化等方面还有些优势,在竞争对手纷纷杀入时,特斯拉的优势在不断瓦解,但在制造工艺、内饰、空间上的短板更明显了。

就拿差不多同价位的Model 3和比亚迪汉EV来对比,无论是尺寸、做工、动力,Model 3的优势体现在哪儿?

再拿SUV来看,福特Mach-e也是美国品牌,价格与Model Y相当,哪项产品力会比Model Y 差?

事实上,纯电动车的造车门槛并不高,因为三电系统基本是供应商提供,特斯拉只不过是抢得了先机,不代表传统车企后面赶不上。

在中美欧这三个全球最主要的新能源车市场,特斯拉都受到了强大的阻击。

特斯拉9月份在中国交付了5万多辆,但这不是一个常态,一是特斯拉喜欢在季末提升财报,二是之前的订单集中交付,8月份在中国的交付量才1万多辆;相比之下,竞争对手比亚迪的新能源车交付量从8月份的6万台上升至9月份的7万辆。

在美国市场,征信巨头益博睿(Experian)发表报告称,今年前 8 个月特斯拉占到美国电动汽车上牌量的 63%,上年同期是 80%。

欧洲市场的情况是一样的,市场研究机构JATO Dynamics最新发布的欧洲汽车市场数据显示,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在欧洲所占市场份额正在迅速流失,因为消费者现在有更多的电动汽车可供选择。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特斯拉在欧洲最大电动汽车市场德国的销量从2019年的6816辆下降到5306辆,市场份额从18.4%暴跌至8.7%。

价值观有问题走不长远,还将用户当敌人

2030年2000万辆的销量目标,我们权当是特斯拉和马斯克吹牛,但这样的牛皮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们再举几个案例来说说:

1、对外反复强调其FSD(Full Self-Driving,完全自动驾驶)软件的广阔前景,其实就是L2级别,出人命后悄悄改成“自动驾驶辅助”。

2、2021年实现无需人工干预的SAE L5级自动驾驶,现在2021年都快过去了。

3、特斯拉将基于FSD在2020年前推100万辆无人出租车,至今一辆都没看见。

4、2017年前将单次充电后的续航里程提升至1000公里,2021年都还没实现。

就不一一列举了,如果说一两次可以算口误,但这么多次的可以算得上是欺诈了,作为全球市值第一的汽车公司,简直有点匪夷所思。

其实,只要我们稍微研究一下特斯拉的核心价值观就不难理解了。

特拉斯的核心价值观是从特斯拉本身出发,而问题就在于从我们消费者的角度去思考,这个Think like owners 更应该偏向于管理企业为企业的发展去做出改变,并没有”以消费者为主”的文化。

所以,当特斯拉着火时,马斯克就会说“又没有死人”;当特斯拉出现车祸死亡后,马斯克又说“燃油车比电动车的死亡率更高”。

这些在我们看来是不合常理的言论,再看看特斯拉的核心价值观,其实也不难理解了。

在电动车发展初期,用户都是特斯拉的粉丝,这么做似乎没什么问题,因为粉丝觉得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但是当电动车开始进入大众化市场,用户感受就越来越重要了。

从现在各种报道中可以看到,特斯拉售后服务质量也是一般。从马斯克本人对事故的回应上面把问题甩锅给客户,这方面可以看到一个领导者如此,那么让员工Think like owners (像老板一样思考),基本就没有售后了。

有网友给总结了:“特斯拉是全球最好的不粘锅品牌,任何情况下都能掌握不粘锅的精髓,尤为擅长甩这动作。但过去一般是甩给车主、甩给供应商、甩给道路,这次直接甩到了国家电网面前,我是没有想到的。”

锅甩多了,还是会碰到强劲的对手,在一次充不上电后,特斯拉被国家电网怼得体无完肤。

甩锅还不可怕,更可怕的是起诉和冻结客户的资产,将客户当成敌人。9月份,在中国销量突破5万辆的同时,特斯拉在中国启动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举动:以维权车主韩某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并要求公开赔礼道歉,合计索赔505万元。

韩某购买的二手特斯拉在驾驶过程中车辆突发故障,于是将车辆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经鉴定是事故车;2020年12月,法院两次判决,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共计退赔151.88万元)。

万万想不到的是,在赔偿的最后期限,特斯拉反手起诉韩某,索赔505万,并立马申请冻结韩某的银行卡……是的,正好是特斯拉的赔偿期限,正好韩某的银行卡被冻结了,那特斯拉正好有理由拖欠赔款呢?

9月27日,在上海车展“车顶维权”的女车主也收到了特斯拉要求她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元的起诉状。

或许,特斯拉反诉也许并不是为了赢,只是为了恶心人,提高消费者的维权成本,让大家以后不敢维权,倾向于接受私了,这很特斯拉。

文 | DA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