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3岁抗战老兵张道干,苦寻组织70年遭嘲讽,挖出三块银元证明身份

subtitle
汉江忆史 2021-10-23 17:31

对于每一位中国人来说,能成为党员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今年正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截止2019年12月31日,据统计我党人数已达9千万名。

中国共产党已经从最初的50多人的政党发展成了如此庞大的规模,党的成长也是中国的成长。每一位党员从进行入党宣誓开始,就有了一生一世的信仰。

在江苏宿迁泗洪县有一位90多岁的老党员张道干,因为抗战时期入党证书被烧毁,新中国成立后,他便为了找回自己的“身份”而奔波了70余年。这份执着和坚定让人由衷的敬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的心愿

2017年9月26日上午,泗洪县界集镇东方医院的某间病房中出现了一个人,来人正是泗洪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青春,他来看望正在积极治疗的老党员张道干。

十天前,96岁的张道干因肺部感染被送进了医院,目前的他身体衰竭得非常严重,只能靠营养液来维持生命。青春部长来到病床前,老人颤抖着双手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条叠好的手绢。

打开一看,里面有现金和存折,张道干将它们递给青春部长,说:“这是我这辈子最后的党费了,也是我最后的心愿,请国家收下。”

青春部长哽咽着接过这笔钱,清点了一下有9千多元,是老人平时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看着老人的样子,手里的这笔党费也变得沉甸甸。

宿迁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卫东听闻了此事大为震动,第二天便亲自过来探望老人。他握着老人的手,激动地说:“老人家,您的党费我们已经收到了,希望您快点好起来。”

然后他将缴纳党费的收据放到张道干的手中,躺在病床上的张道干由于几日未进食,对周围的事物开始模糊,但依然知道那张收据的分量,此刻的他也安心了。

10月2日,老党员张道干与世长辞,享年96岁。而他的故事依然在传唱,他对党一辈子的忠诚和信仰让人动容,他寻找了多年的“党员身份”也在他离世前重塑荣光。

抗战中入党

张道干1923年出生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他的祖父母相继被日伪军和汉奸杀害,使得他特别的痛恨汉奸,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有机会铲除他们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机会终于在他19岁的时候降临,那是1942年的秋天,泗洪县来了一位年轻人,他叫马振藻。他是中共金锁区委书记兼区长,这次带队来到泗洪县组建敌后抗日工作地并发动当地群众一起抗日。

马振藻来到田间地里,慷慨激昂地说:“让我们团结起来,把日本人赶出中国!”这句话深深触动了张道干,他首当其冲的报名参军,加入地方的抗日武装部队。

张道干踏实肯干且为人机灵,不久便得到了马振藻的赏识。他经常派一些传递情报的任务给张道干,每一次他都圆满地完成任务。

那时候日伪军和汉奸经常会来搜村,趁机捉拿国军和中共党员。马振藻和妻子杨美田为了掩人耳目就常住在张道干的家里。

后来,在马振藻的介绍下,张道干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上安排他从事地下党活动,平时他不仅担任部队的后勤和宣传工作,而且还发展了许多年轻人入党。

在地方武装革命战斗中,张道干与战友们破坏了多处日军的交通线路,击毁了一辆军车。

一次第九旅26团与日军在朱家岗展开激烈的枪战,战士们拼命了守护阵地,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张道干参加了战役的外围战斗,主要负责战后打扫战场。

而这一次掩埋战友的经历也成为了张道干一生都无法愈合的伤痛。晚年病床上的他提到“朱家岗”三个字的时候总是老泪纵横。

那场战役牺牲了73名战友,大多数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掩埋他们的时候,张道干泣不成声。当时还有13具日军遗留下的尸体,张道干也一起掩埋到另外一个坑里。

这也是世界陵园中唯一一个“敌我共墓园”,这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的人道主义精神,这件事深深地刻入到张道干的心底。

寻找党员身份

朱家岗战役结束后,马振藻便离开泗洪县前往另一个地方去开辟新的根据地。临走前,他把三个银元交给张道干,说:“这银元你拿着,算是这段时间在你家的生活费。”

起初张道干不肯收,但在马振藻的坚持下,他只能收下。后来,他将这银元藏在床底下,始终不舍得用。

随后张道干加入了新四军,在一次作战过程中部队遭遇敌军偷袭。为了保护党员的信息和安全,负责保管党员名册的人将名单全部销毁,但是张道干对此全不知情。

抗日战争结束后,张道干又参加了解放战争。由于他在多次战斗中表现极佳,组织上想让他入党,但他表示自己已经入过党,不需要再入党。

然而当问及他的从属关系时,张道干又答不上来。就是这样倔脾气的张道干,由于没有党员身份,因此多次与组织上的升迁失之交臂。

1950年,张道干退伍回到家乡泗洪县,他找到韩忠泰,即当时马振藻部队里党员小组的负责人。张道干想让韩忠泰帮他证明自己党员的身份。

然而当时销毁的档案中也有韩忠泰的一份,他无奈地表示:“我自己的身份都无法证明,怎么帮你证明?”

这样一来,唯有找到马振藻才能证明自己曾经入党的事实。但当年的张道干没文化,不知道马振藻的名字怎么写,只能音译。因此在寻找马振藻上屡屡碰壁。

后来,他的侄子张绍宝看到伯父为了寻回党员身份这么执着,也跟着一起帮他寻找。但许多年过后,马振藻还是杳无音信。不仅如此,张道干还收到了邻居的许多嘲笑和讥讽。

大家都在背地里喊他“疯子”,还说他这么积极要找回党员身份,是想分国家一点好处。然而在张道干心中,只是想单纯地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荣耀,并无其他想法。

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张道干在侄儿的帮助下找到了《宿迁晚报》,并将自己这些年寻找身份的事迹告诉了记者们。记者们听了之后非常感动,当即发表了一篇文章。

后来他的故事引起了泗洪新四军研究会注意,在一番努力下,找到了张道干口中的马振藻,然而马振藻早在1991年就已过世。

经过媒体的转发,张道干老人的事迹也得到了央视《等着我》节目的邀请,希望他能来参加节目录制,与此同时节目组还找到了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

在节目中,张道干与杨美田终于见上了一面,此时已经时隔70多年。张道干拿出了那三块银元,这是他参加节目前特意从床底下挖出来的。杨美田看着这银元,流下了眼泪。

之后,在杨美田的证明下,地方党组织经过一番调查与核实,确定恢复张道干党员的身份,党龄从1942年开始算起。这位93岁的抗战老兵,在苦寻组织70年后终于得以回归。

也许在众多的党员中,张道干只是平凡而渺小的那个。他没有卓越的功勋,也没有巨大的贡献,有的只是那份对党的忠诚,对组织的坚定。这些年为了恢复身份,他历经了千辛万苦。

他说:“我不为金,不为银,只要恢复党员身份”。在他的心中,没有比这个身份更有分量的了。还好老人在临终之前如愿以偿,希望来生他还能继续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