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郑州西南的都市村庄印象(一)

subtitle
搞笑的大全世界 2021-10-23 16:59

荆建利/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路砦

我记事的时候,一家人串亲戚去我二姑家,她家就在路砦。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路砦就没有地可种了。那时,父母拉着架子车,老人小孩坐上面,沿着郑密路走,一直可以走到金海大道(大学路)。郑密路是西南通往市区唯一的公路。路砦除了挤挤挨挨的农村民居,就是工厂和家属院。穿过两个公家大院之间的街巷,就到了路寨村里面。路寨村很小很窄。只有一条街。从金海大道路口,一直嵩山路口。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村街当间,有一个起尖房供销社。我去那里买过东西。

路砦的人不种地,被安排到村办企业上班。我印象最深的是北京饭庄。这个旅馆几年前已经拆除。我二姑就在那里工作。后来我二姑又去村办汽修厂上班。我大哥借着我二姑的力量,进了那家维修厂,学会了汽车电工技术。村里也有人到外面上班的,我二姑父就是那一类工人,他上班去的地方是中原窑厂。

小李庄

我记忆中的小李庄是二七区政府所在地。当然这是后来迁到这里的。街道很长。后来我在郑州二十二中上学,才知道小李庄以大学路为界限,分为东小李庄和西小李庄。最西边有个关帝庙小学。提起关帝庙,里面有一尊佛像,好像是铜铸的。清末洋人犯华来到郑州,抢走的。这是我从爷爷的只字片言中得知的。我去关帝庙小学参加过几次学区学生比赛。关帝庙、杨庄和小李庄连在一起,具体的分界线我分不清。小李庄东头有杨庄和潘张。潘张在京广路东边。

小李庄在我的记忆里也不存在种地现象,村居也是挤挤挨挨。关帝庙小学门前曾经有条南北路,从中原窑厂一直通往路砦。我不论上学还是串亲戚,经常走那里,那时路面坑坑洼洼,到了下雨,更不好走。小李庄(关帝庙)有郑州师范学校。村东北有个郑州古玩城,我经常那里买旧书,是个好去处。二七区中华慈善总会也在小李庄,我老爸在那里给我领过大病救助基金。那里也曾经有一个婚姻登记处。

齐礼阎

齐礼阎是齐礼阎乡政府、郑州市某级法院、郑州广电局所在地、热力公司、电力公司所在地。乡政府对面曾经是一个供销社。供销社楼房有两层,楼下的商店门面很长,我那时觉得建筑很宏伟很气派。齐礼阎还有个粮所,门口好像还有毛主席语录墙。齐礼阎街里头还有一个乡级医院,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精神病医院。这家医院后来搬迁到黄岗寺,就在郑州烈士陵园的东边郑密路边。齐礼阎还有少管所在地。我的一个校友曾经看到一个学员越狱逃跑,报告给少管所,被评为二七区十佳少年。齐礼阎金水河边,就是现在八院附近,曾经有个金海水库,不过我记忆中,便是荒草湖泊了。大坝是红砖砌成的。当时因为这个大坝很有名,那一带被称为“金海区”。齐礼阎过去有汽车大队,现在仍在。汽车大队北面曾经有鱼塘,还有棉花地。齐礼阎金水河一带,沟壑纵横。河边有高大的白杨树,还有庄家地。齐礼阎北面是企事业单位,村民的菜园离黄岗寺地界很近。

后河芦

我记忆中的后河芦是很小的一个村庄。到处是沟沟壑壑。后河卢东边是金水河,田野草木旺盛。到处可以看到庄稼地,后河芦就在田野包围中。后河芦村子东南,有个青瓦蓝砖的小庙。庙前有棵古老的大树。小庙大树南边曾经有戏台,每逢庙会,七村八乡的乡民都来观看。后河芦的庙里,除了敬玉皇大帝,还敬齐天大圣孙悟空。那时后河芦很闭塞。无论去哪里,都要翻沟爬坡。村东头有个金海大坝,通向郑密路。后河芦离村出行,好像大多都在金海大坝上经过。后来那一带形成了帝湖花园,金海大坝随之被拆除。后河芦过去有片乱葬坟,高高低低。那一年我和哥哥去大姑家误入乱葬坟还迷了路。帝湖花园建成后,环境变得非常优美。后河芦富裕起来,为了自己的发展,村民还自己修了路。租赁业兴旺发达。村里芦太公和赵匡胤下棋对弈的传说流传至今。

刘寨

刘寨在黄岗寺的南边。童年记忆中的刘寨比较落后,他们那里没有商店什么的,买个油盐酱醋都要到黄岗寺集市上。黄岗寺和刘寨交界有个学校,叫做黄岗寺学校。刘寨的村民子弟上初中,一般都到黄岗寺。我的祖母娘家是刘寨的。他们那里快过年有一个庙会。我因为串亲戚才去刘寨。刘寨四周都是庄稼地。村里街道笔直。房屋也比较古朴。随着时代发展,刘寨变成现代化高档住宅小区。北面有南水北调,南有城际高铁。到处绿地公园,环境非常优美。刘寨村现在有三个庙宇见证曾经的村庄,分别是虫王庙、关帝庙、火帝庙。

黄岗寺

我记忆中的黄岗寺,东临郑密路。郑密路边过去有小工厂、煤场、实验田,村办土窑。村民们叫做“寨外线”,有国营商店和国营饭店。后来发展成很多民营小商店小饭店,村街市场,很热闹,吸引三里五村的乡民前来购物。村办的老学校和新学校都临着郑密路。郑密路旁还有郑州烈士陵园。笔者家曾经也在郑密路旁。

黄岗寺过去有个寺庙,在黄岗寺幼儿园的西边,和王老师家隔墙。我只记得有一古香古色起尖房,庙门锁着。村民们都称之为“庙院”。那时黄岗寺有荆氏宗祠,就在坍塌的牌坊北面,房顶不但缺瓦露天,还长满了荒草。荆氏宗祠院墙也破败有缺口,站在那里,可以看到门户锁闭。我小时候胆小,神仙思想充斥脑子,夜里没路灯,害怕出门,不敢庙院经过。黄岗寺曾经还有个殡仪馆,10多年前迁至三李。过去黄岗寺过运输车辆,尘土煤灰到处乱飞,都很毁童年。随着时代发展,黄岗寺像老坟岗,碧沙岗那样迎来繁荣。

耿河

耿河给我最早的印象是城市西南郊区的边缘。解放军测绘学院和粮食学院(河南工程学院)守着这个边缘。从北往南去就是乡间公路。耿河以前有个嵩山电影院,后来做了郑州电视台演播厅和影视培训学校。嵩山电影院修建之前,曾是村民养猪场。耿河南北路西边,有一长溜瓦房的供销社,门前很热闹,从南边85路公共汽车就停在哪里。耿河曾经有个大型超市,还连锁,才开业还配车给顾客逛连锁。耿河西边有金水河,河边曾经只做平整,露着黄土,河边是高大白杨树。金水河西边也叫耿河,因为一河之隔,成为西耿河。后来我才知道分属两个行政区,西耿河划归中原区。其实东耿河和路砦,还有曹砦是一个行政村,总称路寨行政村。

孙八寨

孙八寨看上去很小,其实很大,是一个行政村,有孙八寨、张魏寨、常老鸦寨、老代庄几个自然村。郑平路经过常老鸭寨,过去路西是排洪沟,沟旁种着高大的白杨树。除了张魏寨,其余几个都是高校所在地,比如航空学院、航海学院、卫校、黄科大、党校、社会主义学院、测绘学校,为国家培养不少人才。这些村的特点就是企事业单位密集。房屋租赁业兴旺。尤其是孙八寨,村街店铺林立,人潮涌动,十分热闹。孙八寨曾经有漓江饭店,很有档次,现在已经改造成沃尔玛。孙八寨东边的大学路,曾是郑平公路,和金海大道相连接,所以曾经有个村办旅馆叫鑫海饭店。张魏寨曾经还有个农贸市场,叫做金海农贸市场,后来搬迁到了郑飞公司的北边。再后来又往南搬迁了,好像是三官庙附近。

王胡寨

王胡寨是个小村庄,我有一个远亲戚在那个村庄,只有我奶奶和他家走动。王胡寨的郑平路西边有个汽车大队,里面停着很多大型客车。我翻过《齐礼阎乡乡志》,王胡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蔬菜和粮食种的很好,还吸引着许多国家的客人前来参观。其中还包括一个国家的总统。王胡寨西边曾经有个运土火车的小铁路。专门拉黏土到中原窑厂。铁路修的高高的,下面有个穿洞。小时候,我曾跑到那里扒火车。火车跑的很慢,可是我和小伙伴感到很刺激。

西三庄

这是黄岗寺人对村西边附近三个小村庄的称呼。分别是黄水河、密垌、水泉沟。这三个村庄比较小。黄水河有个公安干校,还有个救助站。如今水泉沟有个私人博物馆,里面都是史前文物。门口倒是高科技,有三个高大的变形金刚。密垌有个白爷庙,孙百元成了孙大圣。密垌从前种了很多树,密垌证明过去郑州城南多林。黄岗寺和常老鸭寨的碑刻,为此提供重要依据。因为沟壑纵横,树林密集的含义。

王庄

小时候,从黄岗寺走到王庄要翻几道沟。王庄有六棵高大的古树。古树是明代从老城移植过来的。有三百五六年的历史。王庄古树成为挂牌保护的古树。日本兵火烧黄岗寺。王庄村也受到影响,有两棵树毁于战火。

王庄村盛产香椿树。村里流传着一个神仙老头给村里老头看病的传说,这给王庄香椿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我哥哥的朋友家种植香椿。我嫂子一家经常在采摘季节去采摘香椿。有一年,爷爷做过生意去王庄。过后去结账,那家的一个老奶奶对人十分热情,又给我吃西瓜,还拿着蒲葵扇给我扇凉。

还有一年,我患白血病,身体虚弱,我家没有汽车,我哥的朋友王学锋每次开着车接送我去省人民医院。可惜这么好的人却英年早逝。想起他我就想起那个传说。

阎垌

中原区阎垌,是我大姑那个村庄。阎垌村发展比较慢。在过去航海路以北还还好些。那里有一个大型国营企业叫4057厂,也就是欧丽集团。航海路东边,是他们村庄,村庄南边就是深沟。沟里有树木,也有农田,当然也有农户,只是闲置没人住。村庄的西边也曾经是沟壑。而且曾经有个垃圾山,高高的。现在自从修了西三环。沟壑和垃圾山都不太明显了。现在阎垌西三环、航海路都修建了高架立交,南水北调也从此而过。

高寨

童年的时候,从从黄岗寺到中原窑厂,再到王胡寨至高寨,曾经有一条路。这条路接着往东,可以到达佛岗方向。那时一路都是农田,村庄只是点缀,没有连成一片。高寨小学曾是齐礼阎乡最早修建的学校。那时候看起来十分高大。

给我印象深的不是过去那个村庄,而是现在村庄的经济业态。高寨有汽车南站,万客来小商品城,中陆广场,还有个蔬菜粮油批发市场。高寨村民生活富裕,每个人都能在村里找到合适的工作。高寨过去有个小庙,城中村改造后,重新修建了一个,名字不祥,成了高村村民寄托乡愁的地方。现在高寨迎来各种商机,持续向前高度发展。

佛岗

佛岗有个学校是郑州十三中,很有名。这附近只有郑州十三中是高中,上世纪60、70很有名。黄岗寺很多人都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其中包括我的父亲。我去过十三中,当时全是红瓦房,大门好像朝东。郑州十三中和二十二中初中合并。至于十三中,一度好像变成了技术学校。估计现在又变回了当初的郑州十三中。我那是总是想,自己其实是郑州十三中的学生。

后来后来和后来村里又有黄河科技学院,更是有名。佛岗有个豫剧名家名叫王喜玲,曾经是郑州市人大代表,还是全国戏协委员。佛岗还有个革命战斗英雄叫做李旺泉,解放战争中多次立功。

贾寨

贾寨的老师教学水平很高。我所在的黄岗寺学校,有几个来自贾寨。我也有很多同学是贾寨的。走进贾寨,村街和乡间路边,到处都能看到晾着的粉条。我去拜访语文老师贾士成,他热爱写作,很会培养学生。有一年,她的学生贾福霞写过《故乡的磨粉》,发表在山东《小作家》。贾老师不再教那个学生了,而且不在一个学校。但是仍然不忘培养学生。在那家刊物上,贾老师也推荐了我的文章。他也不当我语文老师。有一次,他让我翻一本书,是贾寨村人编写的武术教材。当时没在意,后来在报纸上看各种文献,才知道了贾寨的武术历史。贾寨的司大勇老师师德高尚,他家常是同学们聚会的地方。每次去的时候,司老师不管人多人少,一律热情招待。贾寨老师,师徳十分高尚。

贾寨的传奇英雄很多,当然这是我在《齐礼阎乡志》上看到的。如贾淑望,帮助黄天霸北关玄武庙破获匪盗一案。如贾朝奎参加义和团扶清灭洋。贾常增参加武昌起义,投身辛亥革命。贾芳德吓走俄国大力士麦加罗夫。贾寨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贾石柱的革命战斗英雄,担任机枪手,多次立功,在广西扬江战役中壮烈牺牲。贾寨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出现了很多优秀干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