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贫困女孩凌晨陪环卫工妈妈扫大街,撞见班里富家子不为人知的秘密

subtitle
只叹尘缘未央 2021-10-23 16:22

【本文节转载自网络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姜可可很爱妈妈,但她不能让同学们知道,她的妈妈是个扫大街的环卫工人!

1

这还是姜可可第一次参加生日会。

平时也经常有同学办生日会,但从来没有人想过要邀请姜可可。

乔子皓十六岁的生日会邀请了全班所有同学,请柬做得十分漂亮,听说是请了广告公司设计并制作的。

乔子皓这个学期刚转来,很不爱学习的那种,成天只懂得显摆他的名牌衣服,限量版球鞋,还有,他总是不停地被老师缴没手机。他也无所谓,缴了就缴了,第二天又买个新的。老师们都对他挺头疼的,三天两头就拎他去训话,他态度特好,每次都乖乖认错,保证以后会好好学习。

但没一次是算数的。一转过身,迟到早退上课玩手机,老样子。偶尔欺负一下坐在前桌的女同学,踢踢人家的凳子扔扔人家的铅笔盒,又或者揪揪人家的头发什么的。

他的前桌就是姜可可。

姜可可是个老实孩子,被欺负了也只懂得暗暗在心里咒骂几句罢了,脸上却完全没表露出来。乔子皓这样的人,她不想沾惹,也惹不起。

姜可可打心眼里并不想去参加这场生日会,但她很明白,不去就是明摆着不给乔子皓面子。

姜可可在班上没有朋友,她也没打算过要交朋友,她呆在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里,觉得十分安乐。

但乔子皓的请柬将她的小世界打扰了一下。

生日会那天正好是周六,姜可可穿了一条新裙子。她问了很久的路,才找到乔子皓的家。

乔子皓的家是一幢欧式风格的别墅。姜可可一抬头,就看到一屋子的灯火辉煌。

生日会特别隆重,特别热闹,同学们送的礼物被随意地扔在墙角的地上。姜可可看着,就有些犹豫,然后就把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重新塞回了书包里。

听说生日蛋糕有八层呢。但没等到切蛋糕,姜可可就离开了乔子皓的家。

这几天妈妈有些不舒服,她想要去帮妈妈干活,早点干完早一点回家。

天气有些冷,姜可可口袋里还有十块钱,摩的轰鸣着驶过来,问她,“要坐车吗?”

她摇摇头。

坐一次三块,得拣多少个矿泉水瓶子才赚到这三块呀。

她小跑着去找妈妈。

正阳街一整条街都是妈妈的工作范围,姜可可远远地就看到了正在扫地的妈妈,身旁停着垃圾车。有一对年轻情侣走过,顺手将手里的易拉罐扔进了垃圾车。妈妈赶紧躬一下头,说一声,“谢谢。”顺手扯过车旁系着的包装袋,将易拉罐从垃圾车里拣出来,小心翼翼地塞到了袋子里。

姜可可眼底有些发酸,这才是她在班里没有朋友的真正原因。她很爱妈妈,但她不能让同学们知道,她的妈妈是个扫大街的环卫工人!

2

终于扫到正阳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气温似乎更低了,手指被冻得生疼。妈妈想要把手套脱给她,她执意不肯。实在冷,就停下来,双手互搓一下。

一抬头间,她看到桥栏杆上坐了个人。

她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叫,“喂喂喂!”

桥栏杆上的人转过头来,盯着她看。

姜可可愣住了。

这个人竟然是乔子皓!这个人怎么会是乔子皓!

乔子皓大概也没想到会看见她,皱了皱眉头表示惊讶,很快又掉过头去,凝视着遥远的江面,两只脚一晃一晃,看上去就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下去似的。

“喂!”姜可可犹豫了一下,“乔子皓!”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觉得有些拗口,“你在那坐着干嘛?赶紧下来!”

乔子皓头也不回,“我在这儿吹吹风,不要你管!”

也是,她管他干嘛!

姜可可想要转身走开,突然间一瞥眼间,看到乔子皓站了起来,似乎真的要跳下去!姜可可差点吓死,几大步跑过去,扯住乔子皓裤管,一迭声叫道,“乔子皓!你赶紧下来!”

乔子皓一动不动,姜可可一急,拼命一扯,又将手里的扫帚一挥,乔子皓顿时站立不稳,从里翻倒,他伸手将栏杆一扶,顿时站住了身子。

“喂,你有病啊!”掉下来的乔子皓又羞又恼,厉声喝道。

姜可可道,“我怕你会掉下去。”

“掉下去才好呢!”乔子皓满不在乎地道。

姜可可大睁着眼睛看他,“你不怕死啊!”

“死了才好呢!”乔子皓又道。

姜可可觉得不可思议,她不明白一个刚刚还在热热闹闹办生日会的男生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你怎么了?你的生日会结束了吗?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姜可可也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你还是快点儿回家吧!不然你爸妈会着急了。”

乔子皓拣起一颗石子,赌气地往河里扔,“我没有家,我没有爸爸妈妈!”

姜可可眨眨眼睛,她是真的不明白。

乔子皓伤感起来,“喂,同学,你知道吗?我已经一年都没看见过我爸爸妈妈了。这一年里,我长高了十厘米,也不知道他们要是看到我,还会不会认得。”

啊。姜可可立即同情起他来。

“你生日他们也不来啊。”

“他们不喜欢看到我,我的生日算什么。”

姜可可觉得奇怪,“哪有做父母的不喜欢看到自己孩子的。”

乔子皓出了一会神,轻声道,“你不懂。”

原来,他并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应有尽有。姜可可顿时觉得自己比他幸福太多。她虽然没有爸爸,但妈妈很疼爱她,每次过生日,妈妈一定会亲手做一个小蛋糕给她。家里有一只烤箱,是家里最为奢侈的一件家具。

“要不然你去我家,让我妈妈给你做一个生日蛋糕好不好?”姜可可也不知道自己发的是哪门神经,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乔子皓瞬间里笑了,笑容像个孩子样灿烂,“真的吗?”

真的啦。

“还有,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姜可可把收起来了的生日礼物重新拿了出来。她其实有点羞赧,因为生日贺卡上写的几个字,看上去有点丑。

乔子皓有点奇怪。

姜可可咳嗽了一声,“我看你把同学们送的礼物都随随便便地扔在地上,一点也不珍惜,所以就不想送你了。”

乔子皓有些尴尬,喃喃道,“因为我知道他们都不是真心的……”

姜可可说,“不过现在我觉得你也怪可怜的……”

乔子皓接过了礼物,笑了,“谢谢。我就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姜可可觉得,乔子皓他完全是担心吃不到她许诺的蛋糕才这么说的。

3

那一只由姜妈妈亲手烘烤的,其实面相真的不怎么样的生日蛋糕,被乔子皓念叨了非常非常久。

“你妈妈真好。”乔子皓说。

“别告诉其他人,我妈妈的事……”姜可可说。

因为了解了彼此的小秘密,他们的关系变得好起来。他偶尔还会踢她的凳子,但不是因为调皮捣蛋,而是有数学题要请教她。

其实姜可可数学也不怎么好,为了要回答乔子皓的疑问,只好拼命地背公式做习题。

姜妈妈总是觉得乔子皓很可怜,隔三岔五地就做些小饼干,让姜可可拿给乔子皓。

姜可可觉得,乔子皓什么饼干没见过啊,哪里会稀罕妈妈做的这个!于是偷偷地就把这些饼干给自己吃了。

结果乔子皓知道了,发了很大的脾气,还跑到姜妈妈面前狠狠地告了姜可可一状,弄得姜可可一连洗了一星期的碗。

“你真奇怪。”姜可可在QQ上给乔子皓留言。

乔子皓回她,“如果你像我一样,自己住在鬼都没有一个的大房子里,你就知道那些小饼干是多么的可贵了。”

姜可可还是纳闷,她做梦都想住大房子。

“我不要大房子,也不要什么限量版,我最想要的,是像你妈妈一样的妈妈。”乔子皓又说。

乔子皓去姜可可家的次数多了,同学中就渐渐传出不好听的话来。大家畏惧乔子皓,不敢在他面前说,但在姜可可面前就不一样了,明里暗里的,不是冷嘲就是热讽。

然后有一天,在操场上,有人直接将乔子皓的一只鞋子扔在了姜可可面前。

“你不是爱舔人家的鞋吗?舔啊!快舔!”带头的女同学嚣张的手指戳到她额头上来。

这个女生不是她们班的,但姜可可认识她。因为乔子皓曾经指给她看,告诉她,这女生一直以给他写纸条,烦也烦死了。

于是姜可可很安静地回答,“我爱不爱舔人家的鞋子关你屁事啊。总比你想舔没得舔的好!”

一句话激怒了女生,她手一扬,几个女生齐刷刷地扑上来按住姜可可,将鞋子凑到她嘴边。

不知道是谁将事情传到了乔子皓那里,他飞也似地跑来,完全没有风度将带头女生一脚踹倒。

女生委屈得大哭,跑上教学楼要跳楼。

事情闹到了德育处。

班主任特意找姜可可谈话,语重心长,“姜可可,你跟着乔子皓胡闹什么?人家是什么家庭?能看得上你?你最重要的是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别成天想那些不现实的!乔子皓他爱学不学的,对他根本不是个事!对你不一样!你明白吗?早恋就算了,也不看看对象!”

姜可可愤怒得要命,又不敢顶嘴。

回家疯了似地刷了好几数学卷子,然后给乔子皓的邮箱发了封邮件,“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也不要再和我说话!”

乔子皓的回信很快抵达。

“我偏不。”

第二封回信又飞速而至。

“我不管。”

第三封。

“我喜欢姜妈妈。我要做你永远的朋友。无论碰到什么样的事,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4

乔子皓调到了另一个班。与姜可可一个楼上,一个楼下,一个星期碰不上一面。

乔子皓有一次月考,竟然考进了前一百名,让老师和同学们刮目相看。渐渐地,他考试的名次越来越靠前,不知不觉地,完成了学渣到学霸的蜕变。老师们都引以为奇,常常在课堂上将其作为范例,大讲特讲。

姜可可每次听着,心头就有一点小小的骄傲。似乎受到表扬与另眼相看的那个人是自己。

每个周末,乔子皓一定早早地等候在正阳桥头,一看到熟悉的垃圾车,就上前来将扫帚拿下来。那姿态,从容自然,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姜妈妈觉得不安,让姜可可去劝劝乔子皓,说是很快就要高考了,不要再来了。

姜可可哪里劝得动乔子皓。

“我妈妈说让你不要再来帮忙扫地了。影响你学习。”

乔子皓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你这次的排名好像掉了两名,加油点儿。”

姜可可很是无奈,“我没你聪明!”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你保持目前这个成绩的话,可以上这几间学校……”

这人!妈妈都没有他那么操心好吧!

“你管我上哪间学校!你操心你自己好了。”

“我想过了,咱们一块上N大吧。”

姜可可愣在了电脑前,脑子里乱糟糟的,良久,在电脑上敲下一行字,“我为什么要和你一块上N大?”又敲下键盘,将这行字一颗颗删掉。

N城的冬天又来了,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姜可可特意买了一本编织毛线书,笨手笨脚地给自己织了一副手套,顺便给乔子皓也织了一副。

正阳桥边设了很多临时摊档,大半做的都是饮食,因此姜妈妈的工作一下子繁重了很多。

为节约时间,乔子皓和姜可可自桥南开始扫地,姜妈妈就自桥北开始扫,扫着扫着,就听到妈妈那边传来吵闹声以及酒瓶子砸碎的声响,乔子皓与姜可可对视一眼,拨腿就往妈妈那边跑。

果然是喝多了的男人特意找茬,自己坐着不动,非要姜妈妈把他脚下的地打扫干净。

乔子皓上前去,平静地道,“扫地可以,麻烦您让一下好吗?”

男人斜睨着乔子皓,昂起下巴,“你是老几?滚开!老子偏不让!你一个扫街的,干的不就是扫地的活吗?老子让你扫就是给你脸了!”

姜妈妈伸手要将乔子皓推开,低声道,“子皓,没事!我来扫好了。”

乔子皓忍不住,“喂!你这人有没有素质啊!”

男人一阵怪笑,“干嘛?我就没素质了?怎么的?好笑!我为什么要跟一个扫地的讲素质?!我有病啊我!怎么着?不服气?臭小子,你赶紧给我滚开!小心老子揍你!”扬起酒瓶子吓唬乔子皓。

姜妈妈有些发急,赶紧挡到乔子皓身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乱说话,您别见怪!”

乔子皓道,“阿姨!是他不对!他应该向您道歉!他算什么东西!”

男人大怒,手扬起来,姜可可眼见不好,冲上前扯住客人的胳膊,客人手一歪,酒瓶子砸到了姜可可额边,霎时间,鲜血涌出。

姜妈妈一看,立刻扑上去一阵厮打,愤怒嚷道,“你干嘛打我女儿?你这臭流氓!你干嘛打我女儿!”

男人又扬起手,又一个酒瓶子砸了下来。看打起来了,跟男人一块的几个人也一齐涌上来,对着姜妈妈和姜可可一阵拳打脚踢。

现场乱成一团。胆小的摊档主只缩在一边,不敢上前阻拦。

姜可可闻到了血腥味,额上的血似乎源源不断地流下来,她机械性地舞动着手脚抵抗,但毕竟力小,最后只好抱着母亲,尽量不让母亲挨打。混乱中还在想,乔子皓呢?他怎么样?他受伤了没?

她十分努力地侧头看,谁知看到的画面让她浑身冰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