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邻居阳台总传来恶臭他报警,警察上门竟牵扯出一起命案

subtitle
只叹尘缘未央 2021-10-23 16:01

【本文节转载自网络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深夜,一辆出租车缓缓行驶在马路上。

路过街头拐角的一家麻辣烫,突然从旁边的人行道上跑过来一道人影。

司机王师傅以为遇到碰瓷,一脚踩住刹车。打开车窗,怒吼道:“不要命啦,车上有监控!”

出租车前头的男人不好意思道:“对不住了师傅,我赶时间。”

说着男人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来:“师傅,去龙潭大桥!”

一看不是碰瓷的,王师傅松了口气,冷冷道:“我下班了,你去换一辆。”

“别呀师傅,这大半夜的,我上哪打车。要不这样,我多给十块钱,您再辛苦一趟。”男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满脸恳求地看着王师傅。

王师傅想了想,反正去龙潭大桥也顺路,于是点头答应。

出租车再次上路,男子掏出手机,把玩着游戏。开了一天车的王师傅,疲惫地打了个哈欠,顺手打开车载收音机,打算听会歌消磨一下时间。

收音机里一首愉快的音乐刚播放完,紧接着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正在播报晚间新闻:“昨天下午,我市又出现第八名受害者罹难,市领导高度重视,警方呼应我市市民,发现可疑分子,请立即拨打110……”

又是这条新闻,王师傅抬手关掉收音机。这两天市里的新闻报纸,电视广播都在争相报道这起连环杀人事件。

因为凶手杀人动机不明,选择的目标也是随机的,警察调查了数日也没能将其抓获。

“师傅,你不怕我就是那个杀人犯?”男人突然放下手机,脸色古怪地看着王师傅道。

王师傅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就你还杀人?”

见王师傅不相信,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阴森森道:“我怎么就不能杀人了?我告诉你,那八个人其实都是我杀的。”

车速渐渐慢了下来,王师傅指着车前的监控道:“说,对着它说,都给你录下来。你们这些年轻人,玩什么不好,就你这把小刀也想杀人?”

男人一看到车上有监控,赶紧把小刀收了回去,满脸尴尬道:“还是您厉害,我就是跟您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我这刀是装饰品,连水果都切不了。”

男人正说着,从他手机里传来一阵刷刷的提示音。原来男人刚才正在直播玩游戏,听到收音机里的新闻,突发奇想打算戏弄一下王师傅,好赚一波话题,没想到被王师傅一眼识破。

王师傅冷冷看了一眼他的手机,默不作声继续开车。

男人脸色更是难看,赶紧退出了直播间,当着王师傅的面,把手机也关机了。

“师傅,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再多给你十块钱?”

“算了。”王师傅耸了耸肩,继续道:“你知道我是怎么看出你不是凶手的吗?”

男人被王师傅的话,问得有些莫名其妙,犹豫道:“因为我长得不像杀人犯?”

“错了,这跟长相没关系。”王师傅笑道:“现在已经死了八个人,杀人跟你玩的游戏可不一样,需要有很大的胆量,你有胆子杀人,可你有胆子一口气杀八个人吗?”

王师傅说话的同时,男人注意到王师傅的眼睛在闪闪发亮。男人下意识舔了舔嘴唇:“也许,杀的人多了,就习惯了。反正杀一个是死,杀两个也是死。”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王师傅摇了摇头:“你没有杀过人,所以体会不到当你杀人时,看着他们跪在你脚下摇尾乞怜的样子,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王师傅的眼睛越来越亮,流露着一丝狡狯的光芒。男人往后缩了缩肩膀,随即嗤笑起来:“行啦师傅,您就别再拿我开这种玩笑了。”

王师傅转头盯着他看了几秒,男人浑身僵硬住,冷汗从脑门一点一点滑过脸颊。

“就你这胆量还杀人呢!”王师傅突然笑了起来,转回头继续开车。 男人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不由也跟着一起大笑,果然是现世报!男人松了口气,揉了揉僵硬的颈椎,佩服道:“师傅,你这演技不当演员可惜了。”

“演员可没我活得自在。”王师傅松开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把车前的监控线拔掉。这一举动,让男人刚刚落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师傅,您这是……”

“没事,监控坏了,明天拿去修修。”王师傅微微笑了起来:“你很紧张?”

“我为什么要紧张。”男人忐忑不安地看向车窗外。

子已经行驶了很久,按道理早就应该到了龙潭大桥,可现在别说是大桥,就连路灯也越来越少,好像已经驶出了市区。

“师傅,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男人又舔了舔嘴唇,有些局促道。

“这是条近路,快到了。”王师傅一边说话一边放缓了车速,转过头看着男人:“你觉得我长得像不像杀人犯?”

男人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当他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的时候,王师傅一只手突然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2

吴大爷是位退休干部,家住莲花小区6号楼。平时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种花,养鸟,打发一下时间。

说起这养鸟,吴大爷看得比自己亲孙子都宝贝,每天早起头一件事就是出门遛鸟,生怕在屋里把这鸟给闷坏了。

今天也跟往常一样,早上八点吴大爷准时提着鸟笼子出门。路过小区花坛的时候,吴大爷眼前一亮,发现地上掉了一张崭新的人民币。

今天运气倒好,出门就捡到钱!吴大爷走过去把钱捡起来,他也不是贪图小便宜,只是怕待会别被风给吹走了,万一失主回来找,他也好还给人家。

吴大爷正想着,忽然瞧见人民币背面好像写着字。翻过人民币,吴大爷心里瞬间咯噔一声!只见人民币背面写着一行血红色的大字:“救我!1302!”

半个小时后,派出所民警刘琦和同事赵伟接到报案电话后,立即赶到莲花小区。

吴大爷紧张兮兮的跟他们讲述着事情经过,然后把人民币交给了刘琦。刘琦检查一番,对吴大爷说道:“行,这事就交给我们吧,您要是没其他事可以回家了。”刘琦说完,转头朝赵伟使了使眼色。

赵伟抬起头,打量着小区花坛附近的几栋住宅楼。随即说道:“今天是东南风,从风向来看,应该是从1号楼,或者3号楼刮下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就先从1号楼开始查起。”

十五分钟后,刘琦和赵伟从1号楼电梯口出来,1号楼1302室住着一对年迈的老夫妇,基本可以排除嫌疑。既然1号楼不是,那就还剩下3号楼。

来到3号楼1302室,刘琦敲了敲防盗门,等了许久,里面也没有动静。

“难道家里没人?”赵伟疑惑道。

刘琦想了想:“你先留在这,我到隔壁问问他邻居。”

说完转身又来到1303室,敲门等了一会,一个满脸胡茬的男子走出来。看到身穿警察制服的刘琦,男子有些茫然道:“警察同志,你有事吗?”

刘琦道:“您好,我想问一下,隔壁1302的住户你认识吗?”

“认识,住着一家三口,男的好像姓季,以前见过几次面。”

“他们家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比如哭喊,打斗,争吵之类的?”

“那倒没有,就是他们家养的猫,最近一直在阳台上叫唤,这算吗?”

“猫?”刘琦摇了摇头,难道又白跑一趟?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人民币的主人极有可能是被人囚禁在1302室,他把求救信息写在人民币上,扔到小区里求救。但是莲花小区共有二十三栋住宅楼,受害人究竟被关在哪一栋,只能逐一排除。

而且仅凭人民币上的一行字,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因为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结果最后调查发现竟然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所以在没有找到确凿证据之前,警方是不会出动大量警力,更不会私闯民宅,家家户户搜查。

“还有一件事要我向您反映。”男子好像想起了什么,指着阳台上的窗户说道:“我家阳台跟他们家阳台相邻,最近我总能闻到从他们家阳台飘过来一股恶臭,今天您要是不来,我就下楼找物业反映了。您看能不能跟他们说说,养猫养狗也就算了,别把什么臭鱼烂虾放到阳台上。”

“恶臭?”刘琦凭借着警察灵敏的直觉,自然不会放过这条线索。他走去阳台,将窗户打开。果然如男子所言,一股腐烂的恶臭扑面而来,恶臭的来源正是隔壁阳台,1302室。

刘琦屏住呼吸,将头探出窗外,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1302室的阳台窗沿。只见隔壁阳台窗户半开,恶臭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

“那是什么?”刘琦注意到在那扇半开的窗户旁,摆放着一个圆形毛茸茸的黑团,刘琦踮起脚,由于自己站的位置低,目光看不清楚。

“你拿把椅子过来。”刘琦扭头对男子喊道。

男子从卧室提着把椅子出来,还没等走近,差点就被臭气呛晕:“这味道比昨天还重,他们也不怕把自己熏死!”

这股味道,在屋外闻着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在屋里?刘琦心底顿时冒起不祥的预感,催促道:“赶紧的,别废话!”

刘琦接过椅子,一脚踩上去,两只手抓牢窗口,屏住呼吸,再次把头探出窗外,隔壁阳台里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窗户旁摆放着三个毛茸茸的黑团,品字形排开。刚刚刘琦看到的只是最上面的一个,下面两个被窗台挡住,所以没有看见。

“这是……”刘琦仔细地打量着黑团,越看越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似曾相识。

“喵!”一只黑猫,突然从屋里窜到窗户上,身子刚好蹭过最上面的黑团,一下子转到刘琦面前。

那是一张惨白的人脸,临死前充满恐惧的目光正死死盯着刘琦!刘琦惊叫一声,吓得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

“喵!”黑猫回头看向刘琦惊叫的方向,踩着窗口,一扭身晃着尾巴,几步跳下阳台,黑影一闪,消失不见了。

门口的赵伟听到惊叫声,飞快跑了进来:“怎么回事!?”

刘琦脸色苍白地从地上站起来,神情说不出的恐惧:“赵伟,立即通知刑侦队,1302室发生命案。”

“命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伟一直守在1302室门口,从头到尾也没见有人进出,他怎么不知道里面何时发生了命案?

刘琦惊恐地看着隔壁阳台,心有余悸道:“阳台上发现三颗人头,应该就是1302室的户主,已经惨遭杀害。”

“什么!”赵伟大惊失色。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绑架案,谁料竟会牵扯出一起灭门惨案!

3

中午12:45分,南里小区,郑耀兵家。

郑耀兵躺在沙发上,整个人难得放松下来。这些天,局里上上下下都在调查钱巧娇的命案,直到现在案情也毫无进展,就好像凶手在杀完人之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又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查下去案子没破,身体就要先被累垮了。看着下属一个个顶着黑眼圈,疲惫不堪的样子,郑耀兵索性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让他们回家好好休息。

闭上眼睛,郑耀兵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正打算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却摸到一根棒棒糖,这还是上次答应买给杨婉欣的。这丫头已经有两天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父亲锁在家里,不让她出门。

郑耀兵下意识笑了笑,把烟盒放回茶几,撕开棒棒糖的包装纸,将棒棒糖一口含进嘴里。甜滋滋的奶油味蔓延在唇齿间,说来也奇怪,小丫头不在,总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

正在郑耀兵出神的时候,身旁的手机嗡嗡响起来。

拿过手机,来电显示是局里张洋。难道是案情又找到新线索?郑耀兵急忙接通电话,迫不及待道:“喂,有什么发现?”

张洋连忙道:“头儿,莲花小区发生一起命案,局长叫你赶紧过去。”

又有一起命案?郑耀兵头痛道:“钱巧娇的案子还没破,现在队里调不开人手。你去跟局长商量一下,把案子先调给别的小组。”

张洋急道:“不行啊头儿,这起案子情况有些特殊,局长说必须你来负责。”

通常只有出现重大恶劣的案子,局长才会交给郑耀兵负责,这也是对他破案能力的一种信任。

“情况特殊?”郑耀兵好奇道:“你再说的具体一点。”

“是灭门案,一家三口全都被杀了。而且……”

听出张洋的语气不太对劲,郑耀兵忙问:“而且什么?”

张洋缓了口气,声音颤抖道:“而且,凶手还把受害人的头砍了下来……”

4

下午1点52分,莲花小区3号楼1302室。

郑耀兵赶到案发现场时,发现法医陈光正趴在电梯门口干呕。

郑耀兵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老陈,没事吧你?我可是好些年没见你被搞成这幅模样。”

陈光脸色难看,冲他摆摆手:“三名受害者起码死了五天以上,尸体已经发臭。对了,你中午吃过饭没有?”

郑耀兵摇了摇头:“我哪有功夫吃饭,一收到消息就赶来了。”

陈光苦着一张脸:“我刚吃完,呕!”说完,又趴在电梯口干呕。

郑耀兵赶紧从旁边同事手里,接过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同情道:“幸亏我刚才没吃,听说这次的受害人被凶手砍头了?”

陈光猛灌了一口矿泉水道:“你让我缓缓,等会我们再细说。你先别进屋,我让他们几个通通风,屋里的味道实在太呛人。”

陈光身为法医,整天都跟尸体打交道,连他都受不了,里面的味道可想而知。

“头儿,这位是派出所民警刘琦,就是他们接到的报警电话。”王磊见到郑耀兵立即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刘琦和赵伟。

“郑队长,久仰大名。”刘琦仰慕道。

郑耀兵摆了摆手,道:“别客套了,你把事情的经过再详细跟我说一下。”

“是!”刘琦严肃道:“今早八点二十三分,我们派出所接到莲花小区市民的报警电话,说在他家楼下发现一张写有求救信息的人民币,就是这张。”刘琦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透明证物袋递给郑耀兵。

郑耀兵接起看了一眼,在人民币背面果然写着一行血红色的大字:“救我!1302!”

郑耀兵皱了皱眉,示意刘琦继续往下说。

“我们根据这张人民币掉落的位置分析,受害人很可能是在莲花小区1号楼,或者3号楼附近。经过排查,我们来到3号楼1302室,敲门后屋内没有人回应,于是又找到隔壁1303室,向邻居询问这几天的情况。他的邻居说,最近阳台上总能闻到一股恶臭,我心生疑惑,就到阳台上检查。然后发现了三名受害人的头颅,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

“嗯,辛苦你了。”郑耀兵转头向王磊问道:“受害人的信息查清楚了吗?”

王磊道:“我询问过物业,户主名叫季肖扬,39岁,四川成都人。三年前带着妻女来到我市,夫妻两人都在长安美食城上班。”

郑耀兵道:“小王你现在带人去趟美食城,调查一下受害人的具体情况,另外留意最近他有没有跟人结怨。”

“是,头儿。”王磊应了一声,带人急忙赶去调查。

郑耀兵回头看向陈光:“老陈,缓过来没有?陪我进现场看看情况。”

陈光点了点头,一边戴上口罩,一边道:“郑队,我提醒你一句,在进去之前,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郑耀兵也把口罩戴上:“行啦,我干这么多年警察,什么场面没见过。”

陈光苦笑:“话可别说的太早,等会你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抬起1302室门口的警戒带,推门走进去。

5

刚进屋里,一股难闻的恶臭隔着口罩就钻了进来,郑耀兵皱紧眉头,强忍住腹内的不适感。

“没事吧郑队?”陈光看向郑耀兵,故意问道。

郑耀兵挥了挥手,示意没事。

门口正对主卧,左边是卫生间,右边是厨房,地面整洁干净,看不到半点血迹。

“跟我过来。”陈光说着,起身往厨房走去,郑耀兵急忙跟上。厨房里锅碗一应俱全,餐桌上放着几个盘子,里面还装着吃剩的菜羹。

陈光指着桌上的菜,对郑耀兵说道:“从食物的氧化程度来看,这些菜应该是两天前做好的。受害人遇害的时间大约是在五天前,也就是说在这里吃饭的人不是受害人,而是凶手。餐具和碗筷是两副,说明凶手至少是两个人。”

“两个人?”郑耀兵强忍着反胃感,道:“难道是团伙作案?凶手在杀完人后,不但没有逃跑,反而还在这里住下吃饭?”

陈光点头道:“现场的血迹都被清理过,房间物品摆放规整有序,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我推测凶手最少也在这里待过三天以上。”

郑耀兵缓了口气沉思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杀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报复,而是在享受杀人的过程?”

陈光道:“确切来说,凶手是在欣赏他的杰作。部分变态杀手,他们在杀完人后并不能得到满足,往往只能通过凌辱虐待受害人的尸体,才会激发他内心的欲望。”

“如果是这样,那凶手极有可能再次作案。”

“还不止这些,郑队你跟我来了就知道。”说着,陈光带着郑耀兵往卫生间走去。推开门,郑耀兵见到了有生以来最震惊的一幕,只见卫生间的墙壁上挂满着整整齐齐百十根长线,三具受害人悬挂在长线上……

“这里就是杀害受害人的现场。”陈光关起卫生间的门,满屋子的臭味几乎都是从卫生间散发出来。

陈光一边往阳台走,一边说道:“作案凶器是厨房里的那把砍刀,刀刃上有新豁口,血迹和指纹已经被凶手清理干净,我叫人带回去化验,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郑耀兵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脸色难看道:“凶手为什么要把受害人的尸体挂起来?”

陈光道:“这是一种视觉享受。凶手把尸体当作是自己的艺术品,他在享受这种过程。就好比画家在绘画一样,把自己最好的作品呈现到人们面前,这样能够极大满足他的快感。”

“真是个变态。”郑耀兵咬牙切齿道。

“郑队,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不像是第一次作案。我觉得凶手很可能是个惯犯。”

“你想说连环杀手。”郑耀兵想了想纠正道:“连环变态杀手!”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阳台。阳台上,一名刑警正在用相机拍照取证,闪光灯一闪,正是遇害的季肖扬一家三口。

陈光叹了口气:“我们只有尽快破案,才能以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6

下午四点零六分,市刑侦大队。

回到局里,郑耀兵马上将队里正在休假的警察全部召集归队。这起灭门惨案,市领导和局长都高度重视,要求郑耀兵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破案。

等人都到齐后,郑耀兵召开了紧急会议,一道道命令下达出去:“第一,在全国范围内查找类似的凶杀案,尤其针对各地还未侦破的连环杀人案。第二,对曾经与季肖扬夫妻发生过矛盾,或存在私人恩怨的人,逐一调查。

第三,调取莲花小区以及附近的监控录像,务必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第四,为了防止凶手逃窜,全市宾馆,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等重要地点进行布控,一旦锁定嫌疑人立刻实施抓捕!”

命令一道接着一道下达出去,整个刑侦大队所有人都忙碌起来。郑耀兵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焦急地等待着调查结果。

就在这时,王磊的电话打了过来,“头儿,有线索了!”

郑耀兵立即打起精神,急忙道:“快说。”

电话那边的王磊说道:“我在美食城打听到,在一个星期前肖扬曾经给值班经理发过一条短信,说要带妻子回趟老家。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觉得这条短信很可能是凶手用季肖扬的手机发的。”

“这叫什么线索?”郑耀兵有些恼火,季肖扬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死亡时间正是在六天前。即便现在知道季肖扬的遇害时间,对查找凶手的身份也没有多少价值。

“头儿,你听我把话说完。”王磊接着说道:“值班经理收到信息的时间是晚上11点10分,那天刚好赶上他们员工聚餐,季肖扬夫妻因为要回家照顾女儿,所以走得早,他的同事说大概在10点20分左右,他看到季肖扬他们上了一辆出租车。而从公司到他们家,路程差不多半个小时,也就是说……” 王磊话没等说完,郑耀兵立刻接道:“他们刚回家就遇到了凶手!”

放下电话,郑耀兵急忙跑去找到张洋:“马上调取莲花小区以及附近,七天前晚上10点30分至11点30分的所有监控录像!”

“有线索了?”张洋兴奋道:“快,赶快,把所有监控都调出来!”

在张洋连声催促下,十几台电脑显示屏,同步播放着七天前的监控画面。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郑耀兵突然喊道:“停,倒回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