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传欧某中妻子涉嫌包庇罪 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表示并不知情

subtitle
上游新闻 2021-10-23 14:04
原标题:网传欧某中妻子涉嫌包庇罪 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表示并不知情

近日,福建莆田欧某中因建房纠纷砍死邻居一案引发社会各界关注。日前,网上流传一张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公安局开具的对于欧某中妻子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书,上面书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仙游县公安局已于2021年10月18日零时对涉嫌包庇罪的欧某中妻子欧某香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对于欧某中妻子欧某香是否涉嫌包庇罪一事,记者电话联系了莆田市仙游县公安局,公安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电话联系了莆田市公安局,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此事并未听说且不知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记者电话联系了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黄洪连,黄律师告诉天目新闻记者,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明知是犯罪的人,为他提供房屋等隐藏处所、车辆、金钱等财物,帮助他逃跑的,以窝藏罪定罪处罚。如果明知是犯罪的人,为了帮他逃避追究刑事责任,向司法机关作虚假陈述或者虚假证明,用以证明犯罪的人没有实施犯罪行为的,则构成包庇罪。

从网传的司法机关文书来看,欧某香被以包庇罪立案侦查,则其有可能向侦查机关作出了虚假陈述或者证明。

欧某中生前系故意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他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对这样的人窝藏、包庇的,属于情节严重,最高可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由于欧某香和欧某中之间原系夫妻关系,二人虽然离婚但仍然生活在一起,所以一般来说,如果欧某香单纯为欧某中提供原本就是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住所、食物等日常起居上的帮助,在侦查机关找到她时没有作虚假、误导性陈述的,则不宜认定为窝藏、包庇犯罪行为。这个也符合中国传统的“亲亲得相首匿”的法律文化传统。

案件背景:

2021年10月10日13时51分,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案发后,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导下,迅速展开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和案犯抓捕等工作。10月18日15时许,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欧某中(男,55岁,平海镇上林村人)因建房用地纠纷,持刀对受害人欧某九等实施故意伤害,造成欧某九(男,78岁)、欧某英(女,55岁,欧某九儿媳)二人当场死亡,林某梅(女,83岁,欧某九妻子)、欧某群(男,34岁,欧某九孙子、欧某英儿子)、欧某轩(男,9岁,欧某九曾孙、欧某群儿子)三人受伤,上述五名受害人均系平海镇上林村人。伤者经及时救治,暂无生命危险。

此前报道:

8天后,畏罪自杀

“欧某中畏罪自杀”——10月18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警情通报,当天下午3时许,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在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他是一起重大命案的嫌疑人。近一周来,这起重大命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据警方早前通报,10月10日下午,欧某中持刀进入距自家几十米的欧某九家中,导致2死3伤。在那之前,他们同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7组的村民,并做了20多年的邻居。

邻里间的血案,波及了四代人。死者是78岁的欧某九及其儿媳欧某英,受伤的是欧某九83岁的妻子林某梅、孙子欧某群及9岁的曾孙欧某轩。根据通报,血案只持续了4分钟。

案发后,欧某中潜逃了8天,最终“畏罪自杀”。

另一边,受害者家属在15日发文称,受伤的3人中,一人已转到普通病房。另外一个大人和9岁孩子仍在ICU抢救。孩子情况不佳,手面临可能截肢的情形。不过,根据上述通报,伤者经及时救治,暂无生命危险。

案发一周内,事件本身及其牵扯出的旁支以复杂的趋向演进。社会在强烈谴责凶手的同时,也关注事件本身的起始和因由。而随着欧某中的自杀,对其追责的法律程序也告终止,留下的问题,或许不会有完整的答案。

当天发生了什么

命案发生的当天,10月10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协查通报称,经侦查,平海镇上林村村民欧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导致“2死3伤”的恶性案件,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起初,媒体多个报道中,欧某中工棚上一块被风吹落至欧某九家菜地的铁皮,被视作血案的导火索。欧某九家因此辱骂欧某中,而这导致了,记挂着往日纠纷的欧某中愤而杀人。

然而,受害者家属不认可这个说法,他们告诉记者,觉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凶杀。他们从邻居家的监控中得知,欧某中工棚的铁皮是在10月2日、3日时,他自己拆掉放在了菜地。家属也从醒来的受害者处得知,事发当天乃至前几天,他们没有跟欧某中发生过争吵。

(欧某中的工棚与受害人家的住房对比截图)

但在网络上,一股情绪快速发酵。在案发后,一张欧某中的工棚与受害者三层楼房的对比截图广为传播。

随后,疑似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的求助帖被发现,引来更多关注。这个帖子提到,2017年他因危房改造拿到新建手续后,想在原地建150平的新房。但因为“村霸”阻拦和个别村干部不作为无法建成,一家几代人,包括89岁的老母亲五年来无处栖身。许多网友据此认为,欧某中本来是一个老实人。

(疑似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的求助帖)

接着,10月12日,平海镇人民政府发布了一纸悬赏通告。悬赏通告载明,发现欧某中踪迹的,对破案有重大帮助者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元。在引发争议之后,“平海之声”将上述悬赏通告删除,只保留了10月10日发布的悬赏通告。这则通告称,对提供有价值线索、直接抓获嫌疑人的,将奖励人民币5万元。

(10月12日,平海镇人民政府发布的悬赏通告,通告中称对破案有重大帮助者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元)

10月13日,秀屿区政府向媒体回应称,两家长期存在土地纠纷,并详述了纠纷细节,其中包括,当地村干部等多次调解未果的情况,这不同于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所说的“村霸”情形。

同时,莆田警方也回应称,此案中并未涉黑涉恶。

与此同时,欧某中的往日生活被更多地挖掘。上林村七组一位知情者告诉南风窗记者,之前网络传播的欧某中救人一事存疑,反而是他在多年前因为打伤别人而入狱。这一说法的确得到了确认。

一份1991年莆田县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人欧某忠,男,二十二岁,汉族,务农,住本县平海乡上林村。因故意伤害,于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逮捕,现取保候审在家。”

(1991年的莆田县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欧某忠曾因故意伤害被捕)

欧某中的妹妹替哥哥做了解释,称那次伤人也是因为当初有人想占用他们的土地。

不过,上述知情者还说出一些与网传说法不同的细节:欧某中那个所谓住了五年的工棚,是在2019年搭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存放物品。这一说法跟该村村主任欧金森对媒体的表述一致。

对于土地的问题,受害者家属发文称,是欧某中在建新房时意图占用他家的土地。而有欧某中的家属则表示,是受害者的围墙滑坡到了他们田中后,受害者就说田也是他们的,由此产生纠纷。

邻里纠纷

上林村是个沿海的渔村,之前也是市定和省定的贫困村,缺地是个明显的特征。根据公开信息,上林村总户数865户,总人口4689人,总面积4.79平方公里,但全村耕地面积只有738多亩。平均下来,每人只有0.15亩地。因而,土地对村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街头张贴的欧某中的悬赏通告)

而欧某中跟他人的土地纠纷不止于受害者一家,也不止于近几年。

据媒体报道,欧某中与受害者及欧某贵、欧某勇三人存在土地纠纷。其中,与欧某贵存在纠纷的土地面积最大,有100多平米。受害者与欧某勇与欧某中的土地纠纷面积较少,仅10多平米。

除了土地纠纷面积最大外,欧某中与欧某贵产生纠纷的时间也漫长。

时间倒回26年前,欧某中还不是上林村7组的人。1995年,欧某贵哥哥作为欧某中连襟,将家中一块地赠与欧某中,让他到7组建房。但欧某贵以该地属兄弟共同所有为由,并不承认赠与。由此,他跟欧某中产生激烈冲突。

欧某贵称,当年建房时,欧某中因冲突打伤了他的腿,待他出院时欧某中已将房子修好。欧某贵见房子已成,就暂且作罢。

但是到了2017年,欧某中拆掉旧房后想在原地建新房时,欧某贵再次阻拦,要求归还土地。那时,欧某贵哥哥已离世,当时赠地的情况很难清晰。当下,欧某中的自杀,更让此事永远模糊下去。

之后,镇政府介入协调,提出适当分割建议,欧某贵接受,但因欧某中妻子拒绝,协调失败。

根据受害者家属的说法,欧某中与他们家的土地纠纷起因于其将建新房的位置向西移,占了他们一点土地。

村支书欧阳銮称,当时欧某中在用石头围地块的时候,围住了受害者的一点土地,由此发生了激烈争吵。村干部多次协调后提议,由欧某中一次性补偿受害者2000元补偿或将自己一块杂地归欧某九使用。但欧某中妻子多次不同意调解方案,纠纷未解,欧某中建房一事也一直耽搁。

(上林村村支书欧阳銮接受采访时称,几家曾因地块问题产生冲突)

欧某中家属不认可他们占了受害者土地的说法。欧某中的妻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争议的那块地是他姑父欧某中家的,只是受害者不知道,想霸占那块地。欧某中前妻则称,受害者家近马路的围墙发生滑坡,泥土滑到她家地中。受害者就此认定,那片田地属于自己,并要求归还。

另外,据媒体报道,欧某中妹妹表示,其哥哥和嫂子因为无法建新房和土地纠纷中哥哥表现出的“软弱”,两人已在早前离婚。

2019年,欧某忠再次准备在政府审批的位置建房,受害者及另外两位争议地块的邻居依然出来阻挠施工,新房仍未能建起。

畏罪自杀

新房五年未起,欧某中一家居于何处?这也成为各方口中的“罗生门”。

在欧某中的求助帖中,他说到,那处工棚是他们这几年来的居所。而前述同村知情者则向记者表示,那处工棚只是用来堆放杂物,并非用于居住,欧某中不过偶尔在那里避雨。村支书欧阳銮对媒体称,工棚是欧某中在2019年搭建并独居于此,并非一家人居住。

(欧某中搭建的工棚)

多方说法的矛盾与纠缠,或许指向这样的情形:在此次命案发生前,欧某中在村里很少被注意过,因此,他的个人生活难以复盘。

不过,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中提到的“一家人无处栖身”,确实有夸大之处。据了解,欧某中有3个孩子,大女儿外嫁,二女儿迁出,儿子在外读书,母亲因年事已高,住到了哥哥家中。妻子同他离婚后,另有住处。

在欧某中妹妹的讲述中,受害者所言“欧某中在城里有房”,便是哥哥前妻在镇里买的那套房子,并不是他自己的房子。

不过,命案的发生,让舆论对过往的调解工作质量存疑。案发后第三天,秀屿区政府在案情通报中提到,“针对网友反映的基层干部不作为问题,秀屿区纪委、监委已启动调查程序,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10月12日,秀屿区人民政府在通报中称将依法严肃处理当地基层干部不作为问题)

同一天,福建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农村建房安全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保障农民合法建房需求,严防发生农村建房群死群伤事故。“通知”还要求,县级政府要确保2个月内配齐乡镇综合执法队伍。

命案的另一边,欧某九一方也倍觉委屈。10月15日,受害者家属发文谈及遭遇。他否认自己家是“村霸”,只是普通农民,多年来从未与村里人发生口角。他也指责欧某中的行径,为了仅10平米的土地纠纷,使他们家惨遭灭门。

无论如何,欧某中犯下了惊人血案,在他潜逃的几天,公安机关集中警力搜捕不知所踪的欧某中。以往自由出入的上林村,被设了八九道关卡。在村子方圆十公里,空中有侦查的直升机,海面有拉网式搜查的警力,海岸线沿线也有专门的搜寻力量。

一周的“海陆空”搜捕后,10月18日下午,公安、武警将其围捕在上林村的一个山洞。

(据10月18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的警情通报,欧某中已畏罪自杀)

最终,欧某中“拒捕、畏罪自杀”。

责任编辑:纪珂_b6492
4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