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家长质疑学校食堂卫生问题,事后有家长被刑拘,1名家长被批捕

subtitle
九派新闻 2021-10-23 10:07

近日,有媒体视频报道:河北临漳县局直实验中学开学第二天被爆饭菜不卫生造成学生呕吐,食堂被查。也有家长反映有“长毛馒头”、“饭中生蛆”、“吃剩菜”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教育局回应:与事实不符】

九派新闻在临漳县教育体育局官方平台注意到,9月9日,当地教育局发布声明。声明称:针对网传临漳县局直实验中学食宿有关信息,经我局调查,情况与事实不符,内容失实。声明还对家长提出的质疑进行解答。

关于“长毛馒头”:是被蒸箱顶部的水蒸气滴在馒头上,形成顶层部分馒头起皮现象,不存在“长毛馒头”。

关于“饭中生蛆”:实际为准备第二天早晨熬制八宝粥,需将食材提前泡制,视频中为漂浮在水面上的江米,为当日泡在水中,不存在变质、发霉情况。

关于学生“上吐下泻”“肚子疼”情况:实为一名学生突发阑尾炎送医;另一名学生因受凉导致肠胃不适。

关于“吃剩菜”:实为烹饪土豆丝前,需放在水中脱去淀粉。

关于宿舍环境问题:实为学生入住的宿舍每天至少打扫两次,时刻保持卫生清洁。视频中的宿舍为备用宿舍,备用宿舍每周打扫一次。

【事发后,有家长因“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九派新闻注意,引发网友热议的有家长因“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要追溯到9月7日。

据华商连线报道,2021年9月7日,杨女士的孩子正式就读于临漳县(教育)局直实验中学。开学第一天,杨女士在家长群看到有家长反映学校的卫生状况不是很好。当天,部分家长就上述问题向临漳县教育局作了反映。9月8日晚上,又有家长在群里说,有学生在学校拉肚子,怀疑吃了不卫生的食品。

杨女士说,9月9日凌晨,她和丈夫赶到学校,孩子说有些肚子疼,当天拉了好几次肚子。在学校食堂,家长们看到卫生状况不是很好,情绪就有些激动。现场不时有人拍照、拍视频,并发到了家长群及网上。

杨女士说,虽然丈夫的情绪有些激动,说话声音大了一些,但并没有过激言行。临漳县教育体育局相关领导连夜赶至现场,承诺会认真处理此事。

杨女士说,事发后,临漳县局直实验中学食堂被贴上了封条,学校也被责令整改,孩子们都转到别的学校借读。

9月11日上午,当地警方通知她丈夫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当天下午,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她丈夫被刑事拘留。10月17日,经临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她丈夫被批捕。

据了解,本次事件中,和杨女士丈夫一样被刑事拘留的家长共有5位,其中有2位男家长,3位女家长,刑事拘留的原因都是“涉嫌寻衅滋事”。杨女士称“只有我丈夫一人被批捕了,其他4位学生家长均于近日被取保候审。”

华商连线报道称,10月20日,临漳县人民检察院相关人员称,案件目前仍在公安机关,尚未移送到法院。至于为何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了5人,其他4人被取保候审,只有杨女士的丈夫被批捕时,该检察官称,具体情况不便透露。“案件是机密,必须按规定办,按程序走”。

延伸阅读:

家长举报老师索贿遭报复被拘留:1个月要4次 被拒后针对孩子

“儿子的班主任曹老师向我一个月索贿四次。我后来不再纵容他,他就针对孩子,我忍无可忍,向教育局举报了曹老师。”

因为不满儿子班主任向自己再三地暗示“索贿”,河北沧州的家长汪文月向教育局实名举报。但事态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控制:自己作为举报人被透露了身份,班里的一些家长联合起来声讨自己。矛盾激化后警方介入,汪文月被行政拘留20天。事件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了轩然大波,迅速成为舆论热点。

事态还在发酵,当地教育局已经介入调查,但具体的调查结果目前“仍不方便透露”。从9月27日的举报到现在11月底的舆论沸腾,在这场每个人说法不同的“罗生门”中,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真相。

孩子所在的学校

一把车钥匙

汪文月从未想过自己会作为风暴眼,卷入这么大的舆论漩涡中。

在她平静的30多年生活中,一直是按部就班地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如果不是一次纠结的“举报”,汪文月还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延续风平浪静的幸福。

“我纠结了好几天,还是觉得应该举报他。”汪文月所说的“他”,是儿子顾明的四年级班主任曹老师。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举报曹老师索贿的同时,在班里针对孩子。

事情的直接诱因是班里要选举“二道杠”,也就是学校的中队委。班主任曹老师说选“二道杠”,可以是体育好的,也可以选纪律好的,就是不选“学习好的”。

顾明学习成绩好,回家跟妈妈说这次觉得是老师在“针对自己”。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孩子不止一次跟汪文月提到过,感觉“曹老师针对自己”。

汪文月心里清楚,这种“针对”,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孩子的敏感。而是因为和曹老师的矛盾由来已久。最直接的矛盾,是曹老师塞来的车钥匙,这从2017年就埋下了伏笔。

媒体报道中的相关情节

儿子顾明到了读书的年纪,进入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读书,这也曾经是汪文月的母校。更让汪文月高兴的是,孩子的班主任曹老师也曾经是她小学时期的班主任。

“2017年孩子刚上一年级。学校开运动会,家长都不让进场。当时曹老师就招手让我过去,我心里还挺臭美的,觉得曹老师对我就是不一样,我们有师生的交情。”汪文月回忆,当时曹老师也没说话,就把车钥匙递给自己。“我还傻乎乎地开玩笑,说您这是让我去兜兜风吗?”

曹老师的车就停在校门口,是一辆现代轿车。满腹狐疑地开着车围着大街转,汪文月一方面觉得班主任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让自己开车出门;另一方面又觉得像曹老师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师,不会暗示自己“送东西”。

纠结了许久,汪文月还是回家把一些米面粮油装到了车上。到了学校以后,又觉得这些东西价值不高,拿不出手,趁着学校的运动会还没结束,折回超市买了一千多块钱的茶叶,又放了1000块钱在礼品中。

“我就想,一次性地送足了,因为这是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把钥匙还给曹老师后,汪文月对曹老师的话记忆犹新:“咱俩这关系,不至于的,这东西有点多了。”

“听到这话,我悬着的心就觉得放下了。但是觉得有点膈应,觉得我们的师生情被玷污了。”汪文月说,没想到这第一次的送礼,仅仅只是开头。“过了几天就是中秋节,曹老师微信找到我,跟我抱怨说学校发的福利少。问我单位有没有海鲜、螃蟹,经过这第一次的事,我就明白他的意思。”汪文月说,自己去海鲜市场买了几百块钱的螃蟹,曹老师说送到小区门卫处即可,但因为自己不熟悉地方,送到了隔壁的小区,还被曹老师埋怨了一顿。

再后来,在曹老师类似于“海鲜”一样的“提点”下,汪文月又先后送了一箱子生蚝,两箱苹果、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送了四次东西。

一盆兜头而下的热水

“后来我拒绝了继续给曹老师送礼,我们的关系就恶化了,他就一直针对孩子。这次又把车钥匙给我,还是暗示我送礼。我没有买任何东西就把车钥匙还给了他。这件事情后我跟曹老师的关系进一步恶化。”这次班里选举,汪文月觉得是针对孩子,就给沧州市教育局和该教育局石油分局打了举报电话。

举报的当天,教育局就派人前来学校做了笔录,并且在过后回复“曹老师想还钱,并想跟你见面谈谈”。

汪文月提出想要曹老师对其进行道歉。但10月13日下午16时左右,汪文月接到关系不错的家长打来的电话:“出事了,抓紧来学校。”

她慌慌张张地从单位往学校赶,没进门就被几个家长拦住了。这都是平时跟汪文月关系不错的家长,提前拦住她,是怕她被人打了吃亏。原来不知道是哪里,将汪文月举报曹老师的事情泄露出去,班里组织了不少家长在学校门口声讨她和骂她,现在他们正在学校的操场里闹。汪文月说,隔着马路和院墙,她听到了几个带头的人在校园操场里骂她“小人”、“不要脸”,并且还有家长告诉她,带头组织者之一是任某,她还组织在举报撤销之前,让全班同学不要来上课。

对于泄露自己举报者身份的这件事,汪文月很气愤。但是教育局、学校都否认泄露。但更让汪文月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被集体声讨后的次日8时,汪文月应之前校长的协调,去了曹老师的办公室。虽然学校两位校长都在现场,但从8时调解到10时,还是没有结果。期间,他们提出可以给她调解她与任某之间的关系,但联系任某多次,任某并未出现。

大约10许,趁课间操时间,汪文月去了教室,看到任某的女儿在教室,她就走过去问她:“你妈妈不是让大家不来上课吗?你怎么来了?”说这话时,她还录了像,说完便回到了曹老师的办公室。

汪文月告诉记者,自己刚进曹老师的办公室没多久,任某便出现,端起一盆热水趁其不备从她背后兜头浇了下来,边泼水边说“要给曹老师出气”。

“我想要反抗,但两个校长摁着我,不让我还手,让任某打我打了十多分钟。我想要报警,孟校长就抢我的手机,说不是大事,不用报警。我就想我得先脱离这个办公室,但等我出了办公室后报警,就发现派出所的人已经在学校里了。原来是任某报的警,说我扰乱治安。

汪文月和曹老师的对话截图

遗憾的是,不管是曹老师,还是姓任的家长,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曹老师明确告诉记者,上级已经开始调查,自己不接受任何的采访。姓任的家长则直接拒绝了电话。记者发送短信过去,对方回复短信:公安机关已经调查清楚了。

因为无法联系到两位当事人,记者无法确定一些细节的完整性。尤其是“泼热水”、“辱骂”等情节,截至记者发稿,对方仍然没有回复。

“战火”烧到孩子之间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从汪文月和曹老师之间的矛盾,发展到汪文月和班里很多家长之间的矛盾。

出了学校后,浑身湿淋淋的汪文月又急又气又委屈,就给弟弟汪明打了电话。两天后的深夜凌晨,汪明11时下班以后,和汪文月一起去了任某家,并踹了任某家的门。汪文月说,时间总共不超过三秒。

汪文月与任某的恩怨延续到了孩子身上。有一天放学时,儿子顾明给汪文月打电话,说任某的女儿无缘无故地打了他。因老师不管,她又给派出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了此事,但对方表示这种事并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

汪文月就给弟弟汪明打了个电话,说要自己去学校找任某女儿问个明白,汪明也跟着去了。进入学校后,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汪文月跟体育老师说要打扰几分钟,体育老师同意了。她就过去揪住任某女儿的衣领,问她为何要打顾明,任某女儿说她没打,并极力反抗。汪文月就对儿子顾明说:“人家咋打你的,你就咋打回去。”但儿子说不打,她有些生气,转身就走了。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回复:“曹某想还钱”

汪文月到学校揪任某女儿衣领后,学校报了警。当天汪文月和弟弟柳明就被带到了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10月30日,汪文月被告知被行政拘留20天,当天晚上被送往冀中公安局拘留所。汪明同样被行政拘留20天,但因其腰椎被一辆三轮撞伤,暂缓收押。

汪文月向记者提供了两份《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处罚的原因有:在学校造成教学秩序无法正常开展、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威胁等。但汪文月认为,上述行政处罚书有失公平。

在她被泼水的当天,任某也曾走进教室,她要全班同学跟着她拍着巴掌一起喊:“顾明妈,真讨厌;顾明真讨厌。”同时,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辱骂也是相互的。最重要的是,10月26日晚,她去长安派出所做核糖核酸检测时,任某单独和带其家人两次去汪文月的母亲家,对其60多岁的母亲进行威胁谩骂,并且也跺了她家的门。她母亲多次前去派出所报案,并带了很多邻居作证,但并未得到警方的立案。

“骗走”的处罚决定书

“现在给你看的这个处罚决定书是新的,旧的被他们‘骗回去’了。”汪文月告诉记者,在自己被解除拘留当天,长安派出所以有错别字为由,从其母亲手中“骗走”了之前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后给了两份新的。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第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据母亲表述,第一份和第二份并不同,第一份的措辞更为激烈,罪责更为严重,第二份措辞则舒缓了很多。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其质问教育局石油分局泄露自己举报人身份信息的短信

汪文月提供的一段录音对话显示,其母亲向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负责人要第一份判决书,对方说“没有更改”,而且“已经撕掉了。”

11月26日,记者向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所长夏海伟联系,其表示,需要带着证件到宣传口进行咨询,他对记者个人不作出解答。但当记者表示可以以单位名义发出采访函,对方直接挂掉了电话。

此外,记者辗转联系到长安派出所一名直接参与案件调解的“刘警官”,对方同样表示不能接受采访,但是在记者要求下给了记者办公室电话。记者拨打办公室电话,对方无人应答。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新闻发酵后,11月26日,汪文月表示有警察再次传唤自己母亲进行“沟通”,在交流的时候自己母亲要录音,对方坚决不允许。

由于学校孟校长、曹老师、家长任某等人都拒绝了采访,记者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的电话。对方表示从9月份接到举报开始就进行调查,新闻发酵后今天又派了工作组去学校进行调查。“但很多情况我们也没有特别清楚。很多细节不是很清楚。”对方表示,曹老师本人承认接受了王女士送的米面油、海鲜、礼品礼金等情况,但是并不认为这是“索贿”。“ 因为他们是师生关系,有人情在。曹老师认为不是索贿,而且你说的这个热水,多少度算是热水呢?就是办公室的一个脸盆里装的热水,(任女士)泼她也是因为她先去了班里找了任的孩子,孩子说挺害怕的。”

至于为何一个简单的调解,从9月底一直持续到了11月底,对方表示学校也做过沟通工作,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至于今后如何调解,“一切还是等调查组回来吧。我们局高度注意这个事,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尽可能地安抚情绪,加强各学校的师德师风教育。”

教育局进行中间调解

每个裹挟在这个事件中的人中,孩子是最无辜的。

“孩子已经在家好几天了。没有去上学。”说起孩子的情况,汪文月哭了起来。因为一个举报,自己被拘留,孩子不想上学,事情闹到这般田地,后悔吗?

“说不上。好多人私信跟我说,你得适应这个学校的‘潜规则’,让你送礼你给了不就没有这个事了。但是就算是我给了他,难道就不发生这个事了?(这个事)早晚会发生的。”汪文月说,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就是我跳楼都无所谓了。但是就是孩子,我挂念着孩子。”

接下来的打算,汪文月希望能够通过舆论的关注,能给自己一个“公道”,更重要的是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孩子特别喜欢班级的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成绩也是名列前茅。自己希望孩子能继续在班里读书,但是希望能“换掉班主任曹老师,他要道歉。”(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汪文月、汪明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66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