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 | 我是二哥,瞒着全世界结了婚,直到小语加了我微信

subtitle
不二大叔 2021-10-23 01:18

回复“书”抽取精美书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猪小浅

来源 | 猪小浅(ID:zhuxiaoqian0214)

大家期待的后续来了,没看过上半部分的宝宝戳蓝字回顾:

我是曾重明。

在我的生命中,有两个特别重要的女孩。

一个是妞妞,一个是小语。

2021年5月的一天,朋友在微信上说,你通过下小语的微信呗,她求了我一晚上了。

我对着这行字,红了眼眶。

我以前应该一年也不会哭一次吧,但这两年,眼泪好像总是不听话。

走在大街上,或是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时常像个小姑娘那样掉眼泪。

如果小语知道了,肯定要说,二哥,你羞不羞,这么大还哭鼻子。

就像她很久以前老是嘲笑我胆子小,不敢坐海盗船。

其实小语加了我很多次微信。

我没有通过,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勇气面对往事。

但这一次,我也说不清为什么,点了同意。

小语一上来说了很多话,每个字眼都仿佛带着忐忑和不安。

后来她问我,二哥,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啊,你能原谅我吗?

小语以为我还在为她和渣男谈恋爱生气,其实怎么会呢。

我想我并不是没法原谅小语,我只是原谅不了我自己。

害死妞妞的人,是我,不是小语。

认识妞妞,是因为妞妞的爸爸。

妞妞爸爸是我们那有名的企业家。业余痴迷于象棋,赞助了很多象棋比赛。

而我从小在象棋方面有一些天赋,拿了不少奖。

妞妞爸爸很喜欢我。

那时他最爱做的事,是在工作之余,去公园里跟大爷们杀上几盘。输了,就拉着我去报仇。

而我总是能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这让妞妞爸爸很有面子。

他越来越喜欢我,拿我当儿子。请我吃大餐,带我回家。时间久了,我叫他干爸,经常去他家蹭吃蹭喝。

就这样认识了妞妞。

那一年,我6岁,妞妞5岁。

妞妞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姑娘,身上却没有半点公主病。她就像一个降落在人间的天使,值得世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

但就像小语说的,也许上天都嫉妒了吧,妞妞患有先天性心血管堵塞。

干爸干妈总是说,要对妹妹温柔点哦,不要惹妹妹生气。

那时的妞妞,就像个瓷娃娃,我哪里舍得惹她生气。

她皱个眉,我都会很紧张。

当然那时年纪小,并不知道这样的紧张和在乎,是爱情。

我只知道,我是哥哥,我要保护妞妞。

其实在我的记忆里,妞妞一直是乖巧懂事的样子。

她像个小跟屁虫,跟在我身后,叫我哥哥。

我和干爸在棋盘上厮杀,妞妞就搬着小板凳坐旁边观战。我和别的孩子打闹玩耍,她就在不远处乐呵呵地看着我。

后来我知道了一个词叫青梅竹马。

我想我这辈子的运气,都用来在很小的时候遇到妞妞吧。

从此人生就有了光。

我不确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妞妞的。

可能是10岁那年,有一次干爸干妈对我好,妞妞吃醋,假装离家出走。

我很着急,干爸干妈却笑得不行,告诉我妞妞会躲在哪里。

我在楼梯口找到妞妞的时候,她双手托着下巴的样子,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怦然心动。

也可能是11岁那年,妞妞在我面前砸掉储钱罐,笑着说,哥,这些都给你。

那个画面,回忆起来的时候,仍然清晰如昨。

说到这里,有必要提下我家的情况了。

我爸妈是经营长途客运车的。随着高铁的开通,那几年,生意每况愈下,家里的条件可想而知。

我读小学五年级时,弟弟读四年级,而我大哥去了北京国少队学象棋。父母供养三个孩子,压力不小。

我记得那时我妈每天给我和弟弟五块钱。两块钱坐公交车,三块钱吃中午的盒饭。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三块钱根本填不饱肚子。我把午饭让给了弟弟,自己饿肚子。

妞妞知道后,回家把她的存钱罐拿给了我,说里面是她的压岁钱。

然后小小的她,将储钱罐砸在了地上,说,哥,我有钱。你以后不要饿肚子。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小心装好后,送回去给干妈了。

干妈说,你这孩子真傻,妞妞给你,你就拿着呗。饿肚子怎么行呢。

于是从那天开始,每天中午放学,妞妞都会等在教室门外,拉我去她家酒店吃饭。

我不去,她就耍赖说,你不是我哥吗,陪我吃个饭怎么了?

她说这句话时,带着撒娇的口气。

阳光泼在她的脸上,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情窦初开。

那天,我俩坐在车里,一人一只耳机,听着我最爱的周杰伦。

那样的时刻,我告诉自己,我要保护这个女孩,一生一世。

六年级临近毕业时,原本我要进入广东省队学象棋。

可因为我年龄不够,只好重新再读一年六年级,等毕业后再进省队。

我就这样和妞妞成了同学。

那是2005年,正流行去网吧打游戏。我不可免俗地也沉迷其中,对象棋渐渐有些厌倦。

加上那时家里经济窘迫,很难让我和大哥都走象棋这条路。很自然的,放弃的人是我。

我以为干爸会很失望,但他没有。

他白手起家,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看中的人,从来不问出身不问学历。

而我和妞妞做什么他都支持。包括我们谈恋爱。

小学毕业后,妞妞去了一所贵族初中。封闭式管理,每周回一次家。

而我只能就近读家旁边的初中。

学校有点差,我开始和混混们混在一起,打架抽烟逃课。

妞妞看到后很着急。

于是干爸干妈出钱,将我也送去了妞妞所在的初中。

想到每天都可以见到妞妞,我很开心。我想着等以后长大了,好好报答他们。

那时候我妈每周只给我100块钱充饭卡,而我基本两天就吃光了。

剩下的一日三餐,都是妞妞救济。她时常拿我的饭卡,偷偷给我充钱。

我的女孩,用这样贴心的方式,保护着我的自尊。

真想赶紧长大,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都给她。

可是啊,男孩子遇上叛逆期,真的是混不吝。

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围着象棋转,父亲对我特别严格,我几乎没有童年。

初中那几年,仿佛是在弥补这种缺失。我把坏孩子会做的事情全都做了个遍。逃课,抽烟,打架斗殴,翻墙上网……成了校长和老师重点关照的对象。

每次被处罚时,妞妞就会偷偷给干妈打电话,让她来救我。

干妈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先把零食分给宿舍同学,然后,说,儿子,你招呼同学们先吃着,我去摆平你们校长。

我已经记不清那一年犯了多少错,干妈花了多少冤枉钱。

有时,干妈也会恨铁不成钢的说我几句。可干爸总是大手一挥说,没事,男人就该这样。想干啥就干啥,凡事有爸妈,不怕。

每次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我时常问自己是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样的偏爱。

是因为妞妞吧。干爸干妈爱她,所以爱屋及乌地给了我同样的爱。

我人生中的善良和美好,都是妞妞给的。

她是我生命里的光。

很多时候,男孩子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

大概是某天陪干爸出入高档场合,和一群商人品茶论道的时候,我突然懂了一个那个年纪或许还不懂的词:门当户对。

也开始意识到,如果穷小子一直这样混不吝下去,是娶不到富家女的。

在这个贵族学校,并不能学到什么。

所以初二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决定出去闯闯。

我去问干爸,干爸说,可以啊,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跟妞妞说了我的想法。妞妞一听就哭了,她抱着我的腿,不让我走。

但最后她还是妥协了。

那是妞妞第一次为我流眼泪。

当我走出舒适区,去了外面的世界,才发现没学历的毛头小子可真难啊。

那些年,我捡过废品,在餐厅洗过盘子,去工厂当过临时工,在体育馆当过球童,最后辗转到了惠州的港口当搬运工。

妞妞每天都会在QQ上给我留言,给我写信,分享她的日常生活。

每次信的末尾,她都会说,哥,记得娶我哦。

这句话,成了我奋斗的全部意义。

只是我没想到,妞妞初三毕业后,会执意要来惠州读高中。

她说,哥,我想陪在你身边。

妞妞在家里闹了很久。干爸拿她没办法,只好把她送来了。

我至今仍记得干爸把妞妞托付给我时,我拍着胸脯保证一辈子照顾好妞妞的样子。

是欣喜若狂,是感激不尽,也是沉甸甸的责任。

干爸重重拍着我的肩膀说,好,真男儿就该这样。

这一拍,有无条件的信任,也有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鼓励。

干爸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快速成长起来吧。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承担了妞妞所有的开销,不肯接受干爸干妈的任何物质帮助。

干妈很心疼,但干爸说,如果你想女儿以后幸福,就相信重明吧。

我不敢辜负这样的信任。

所以哪怕在最难的时候,我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其实一开始在惠州码头的日子,是孤独的。

幸好认识了阿德。我们意气相投,结为兄弟。

而阿德的妹妹小语,和妞妞在同一所学校,她俩逐渐成了闺蜜。

我们四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成了相依为命的家人。

然而谁也没料到,命运会开个天大的玩笑。阿德在一场车祸中,离开人世。

那是2011年1月31号。

小语一时还无法接受她哥的离世,她哭着说,二哥,我是个孤儿了。

我看着小语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从此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

我对小语承诺,以后凡事,有二哥。

可小语变得很敏感,她总担心我会丢下她。为了打消她这样的想法,我把对妞妞的疼爱复制了一份给她。

我像宠妞妞一样宠小语。

就这样,两个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孩,成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时间到了2012年,我去了深圳。

因为我大哥开了象棋培训班,我得以重新拾起象棋的爱好,当了象棋教练。

必须承认,天赋是个好东西。我很快如鱼得水。

我在深圳的日子里,妞妞发过一次病。

我担心到每天失眠,最后决定将妞妞和小语一起接到深圳。

小语陪着妞妞,重读一年高三。小语说,二哥,你放心工作,妞妞有我。

那时的她们,都已经长成了身高一米六五的大姑娘。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心。

要怎么说呢。妞妞文静温柔,小语调皮活泼。

她俩一静一动,成了我眼里最美的风景。

妞妞最喜欢做的事,是坐在教室的最后排,微笑地看着我给孩子们上课。

下了课,她陪着孩子们玩耍,教孩子们唱歌,给孩子们讲我的过去,跟着孩子们一起说,曾老师好厉害呀。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我深爱的姑娘就在我身旁。而我正在一点点变好,有能力给她幸福。

和妞妞的静比起来,小语就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起初,小语并不知道妞妞的病不能受刺激。

出去玩的时候,她想坐海盗船和摩天轮。我只好以胆小为由,拒绝他。小语把那句“二哥是胆小鬼”说了整整一年。

我每次都是笑笑,不说话。

那时候真希望时光不老,我就这样陪着两个女孩长大。

可自从妞妞再一次犯病后,她越来越担心自己会突然离开。

她常说我是一个过于感恩,又缺乏安全感的人。

只要别人对我好一点点,我就恨不得连命都交给对方。

妞妞怕我以后遇人不淑,她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看着我结婚生子。

所以她逼着我去相亲。

我从来不敢违背妞妞的意思。

从小到大,我对她只有顺从。这是一种本能,是看到她,我就生出怜惜。是只要她高兴,我怎么样都行。

但实际上,谈恋爱这件事,如果不是妞妞,根本就不行。

那些年,我不停地相亲,我哥说我太花心,不务正业。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不过是在走过场。

这种日子的结束,是妞妞出了国。

2014年,我存够了钱,送妞妞去了纽约。

这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干爸干妈不肯让她去,是我说服了他们。

要怎么说呢。大概很爱一个人,就是想让她看尽这世间的风景,帮她完成所有的心愿吧。

送妞妞去机场的路上,她坐在副驾驶上哭得撕心裂肺。

那是妞妞第二次为我流眼泪。

她说如果这一走就是永远的话,要我忘了她。

可是过安检的时候,她又回头,眼里含着泪,笑着说,二哥,我会坚持到毕业回来的,到时候无论如何,你都要娶我哦。

我上前抱住她,跟她说,你说话要算数啊。

没人知道,送走妞妞后,我在车里,一个人哭了多久。

也没人知道,妞妞出国的那三年,我的内心有着怎样的煎熬。

我害怕她一个人在国外,发病了没人照顾。害怕她孤单,害怕她过得不好。

好在那三年,妞妞一切都还好。她说,二哥,等我回来,就嫁给你。

因为有时差,妞妞每天在QQ上给我留言,在YY里给我唱周杰伦的歌,我全部录制存在笔记本里。

她给我拍麦迪逊花园广场,给我寄我最爱的球星,卡梅罗安东尼的签名球鞋。

她满眼都是我。

2016年,周杰伦在深圳开演唱会,我让她无论如何要回来。

她听话地回来了。

演唱会途中,我握着她的手,拿出准备已久的戒指,大合唱适时唱着:“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窗台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是的,我跟妞妞求婚了。

可是妞妞拒绝了我。她很怕自己某天突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不想我变成一个有过婚史的男人。

我很坚定地告诉她,没关系,这辈子我非你不娶。

后来,妞妞拉着我,去了教堂。在没有法律认可,没有亲人的祝福下,成了夫妻。

妞妞说,二哥,这样即便哪天我离开了,你也还是清白的男人哦,就没人嫌弃你啦。

我被她逗笑了,却又瞬间红了眼眶。

牧师说我们正式结为夫妻的那一刻,妞妞泪流满面地重复着那句“二哥,我终于嫁给你了”。

那是妞妞第三次为我流泪。

时间到了2017年,我终于等到妞妞毕业回国。

但妞妞和我商量后,决定先去小语所在的上海。那时小语还有一年毕业。

她去陪小语一年,就像小语以前陪她重读高三一样。

我们三人约好,一年后,在深圳会师。两个丫头永远陪在我身边。

然而我和妞妞都没想到,小语叛逆地谈起了恋爱。

而且交往的对象,是个不学无术的男人。她甚至为了他,荒废学业,夜不归宿。

那段时间,刚好我的工作上也遇到一些问题,于是对妞妞没了往日的耐心。

我责怪她没有看好小语。

我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恶劣,大概妞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我。

她不停地跟我道歉,情绪过度激动,引发了一直潜伏的疾病。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20年以来小心翼翼的呵护,终究没有敌过这一次的任性。

我跪在干妈面前,任由她谩骂责打。

记不清有多少个花瓶砸在我的脑袋上,只记得那时候不停地化疗。已经说不出话的妞妞,流着泪挣扎着护在我前面,不让干妈打我。

那是妞妞第四次为我流眼泪,也是最后一次了。

2018年8月4号,妞妞永远的离开了我。

以前妞妞跟我说,这一生只为我流四次眼泪,因为四等于死。

一语成谶。

相识20年,世间再无我的妞妞。

我的人生从此没了光。

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这辈子和妞妞遇见得太早,所以过早地失去了她。

如果还有下辈子,就晚一点遇见好了。

我不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想要白头偕老举案齐眉。

妞妞临终前,要我重新学习象棋,参加比赛,完成儿时的梦想。

她还要我照顾好小语。

我辞了工作,潜心学习。

可是啊,没了妞妞,我只剩下一副空壳。我如同行尸走肉,每天浑浑噩噩。

这样的状态参加比赛,结果可想而知。

我开始变得急躁,开始对所有的人和物都失去兴趣。

而我当然也没有好好照顾小语。

是的,我把妞妞的离世,迁怒在小语身上。如果小语没有任性地去和渣男谈恋爱,我和妞妞也就不会那么激烈地争吵,妞妞也就不会出事。

所以我删除了小语的所有联系方式,没有给她任何解释。

其实是我自己原谅不了自己,才把责任推在小语身上。

我在这样的自责和悔恨里,厌恶了这个人间。

我断绝了和所有人的来往。

我在深夜的梦里,莫名地流眼泪,莫名地吐血。后来支气管扩张,患上严重的抑郁症,焦虑症。

一个人浑浑噩噩了很久很久吧。

直到不久前,有朋友说小语要加我。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一次点了通过。

或许是给自己一次直面现实的机会。

欣慰的是,这三年,小语没有迷失方向,她长大了,懂事了。

小语不顾我的反对,来了深圳,陪在我身边。她说,二哥,这次换我来照顾你。

我能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她的如履薄冰。她时常跟我说,二哥,对不起。

而我在得知了这么多年她对我的心意后,更是觉得愧疚。

其实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我答应了小语的大哥,也答应了妞妞,要照顾她。

是我没有兑现诺言。

可小语从来没有因为我的消失而怪我,也没有因为我迁怒于她而怪我。

她总是说,二哥,你要加油啊。二哥,你别赶我走了。二哥,以后我都陪着你。

想跟她说对不起,也想跟她说谢谢你。

我答应了小语,以后要认真地活着,继续热爱这个花花世界。

而我想对妞妞说,老婆,你给过我20年,足以温暖我余生。来世一定还要再相遇,好吗。

等到那时候,我要跟你去领红红的结婚证,穿上婚纱和礼服,手牵着手,接受来自四面八方亲朋好友的祝福。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PS说:感觉自己像是写了一篇言情小说,就连他们的真实名字也带着言情的味道。然而这是一个真实故事。下图的照片和日记,经过二哥同意发出来。日记看得很难过。

点个【在看】,或者转发朋友圈,祝福二哥好吗。很多人可能已经看过二哥的照片,我去找他要了一张,他很少拍照,这张是小语拉着他去拍的。希望他以后,都能像这张照片里一样,多一点笑容。希望他幸福。曾重明,一定要幸福啊。

作者简介:猪小浅,一个只写真实故事的公众号。在这里,你将看到百态人生。读猪小浅,相信爱。后台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公众号:猪小浅 ( ID:zhuxiaoqian0214)。

点亮在看,愿二哥往后幸福安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