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厂金领被裁,房产精英出国,富二代进体制,人人都在找出路

subtitle
牛叫兽读财 2021-10-22 22:33

◎海外掘金(ID:gold1849) | 震谷子 版权声明: 本文首发于海外掘金(ID:gold1849),为原创作品,其他公众号转载此文时,需在正文前署作者名、标来源,并同时转载文末二维码,否则视作侵权。

正是2022年国考的报名时间,进体制的大队又排起来了,排得比往年更长。

截至10月19日,报名人数已经突破了50万,但计划招录人数只有31242人。

竞争最激烈的一支队伍,目的地是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的邮局,招录比高达1:2128。

阿里是中国最苦的地区之一,噶尔县又是西藏18个边境县之一,条件之艰苦以至于当地邮局的人本来已经做好了无人报名的准备。不料,反倒成了大热门。

有媒体了解到,这个邮局职位是国考中罕见的“三不限”岗位,即不限专业、不限工作经验、不限户籍,对政治面貌也没有要求,学历要求为本科及以上。

好家伙,这不就等于零报考门槛吗,不火才怪呢。

然而,与火热的体制之路形成映衬的,是从铅华泄尽的三大行业当中出走的三支队伍,目的地截然相反,或挤进体制求稳定,或不甘心再搏一把,或干脆走出国门求自由。

一支队伍出现在房地产。

中国楼市彻底进入下半场,调控加码,分化加剧。庞大的行业大军散入芸芸大众之中,曾经最成功的一批,开始咨询移民,换个环境专注下一代,寻找更多可能性。

一支队伍出现在互联网。

程序员们窝在一个虚拟表格里大声呐喊,那些到了35岁的,有些看着公司上市被叫停而无比落寞,有些被残忍“优化”而手足无措。还有些激进的看着美国码农的优渥薪资,都馋哭了。

一支队伍出现在大银行。

内卷的银行人逃离加速,行长降薪七成,中层跑去菜场发传单,基层升职更是艰难,基本无望。他们加入国考大军。

传统的三大“香饽饽”行业,全都迎来了大转向。“金饭碗”的含金量变得遥不可及。这跟当下的中国环境当然有一定联系。

花样频出的行业治理、三季度经济数据……让更多的人无暇顾及梦想,想的最多的只剩下更加努力,至少保住现在的工作。

无论是否处于三支队伍之中,所有人都在找出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找我们咨询身份配置的人有一些显而易见的变化。

其中,我偶然发现了一个规律,来自房地产行业的朋友突然多了起来。

这些朋友,都在考虑海外的子女教育或者办理一个身份备用,普遍对欧洲的几个国家比较感兴趣。

看来,在为别人找一个合适的家的同时,也是时候为自己的未来的家筹划一下了。

毕竟今年的楼市各种天有不测风云。二手房指导价、限贷停贷、学区房骤冷、土地流拍、房企暴雷……还有时不时就来炸一番市场的房地产税。

有资金的买家还坐得住,信奉着“旺市卖房、淡市买房”的投资逻辑。可从业大军们等不及了,谁也不知道政策周期跑到哪一轮了,市场淡了就是淡了。

当然,懂得换个环境的人肯定是相对少的,配置身份也只是行业大洗牌的无数结果中的小切片。但窥豹一斑,行业的风光不再,似已注定。

中国打工人们在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排队反抗“996”。

四个“95后”应届毕业生制作维护了一个在线表格,大量的各种企业的员工在上面提交了自己的工作时长。透明的信息,求职的人一目了然。

但这个在线表格出圈之后,实际成了一个很好的社会观察窗口。

很多互联网大厂都告别了大小周,基本实现五天工作制。许多程序员在表格上面的备注中排队轮流痛骂“内卷”,很多人甚至直接喊出:别来!快跑!虽然有些是调侃,但也能一定程度反映程序员们的真实感受。

事实上,情绪最饱满的就是程序员。

曾几何时,程序员还是香饽饽,无数的人想挤进互联网,只要能拿高薪,996、007都是小菜一碟,早日完成人生逆袭最最重要。

早先的程序员有多香?他们是女骗子、拜金女的最爱,著名的“现代版毒妻”就是典型例证。

结婚40天,掏空丈夫从程序员到创业辛苦积攒的1300万,不停以举报要挟,逼得丈夫最终跳楼自杀。

这个案子迄今仍处于司法调查阶段,暂无结果。但程序员们却风光不再。

当年说起加班,程序员们是痛并无限的快乐着,加班意味着高薪,其他行业求之不得。而现在开始有了各种牢骚、抗争,渴求昔日重现也不可得。

落寞的是,伴随流量见顶,更多的“80后”程序员在被大厂“优化”。而厂门外,排着队等着顶替他们的却大有人在。

这些年,跟“996”一起刷屏的,还有“35岁被辞退”等话题。真的时不时就能看到大厂劝退35岁中年员工的新闻,仿佛这成了铁律似的。

但如今,程序员的人生确实被改变了,宛若哀怨的小媳妇,只能在大厂的围城里患得患失,在小小的虚拟表格里有气无力地呐喊几声。

最后,就是越排越长、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考公队伍。

挤着进体制的搏杀越来越残酷,传统的考公大军队列里,新增的对手也越来越凶悍,不断逃离的“金融民工”,教培机构的老师,甚至还有不愁吃穿的富二代……

今年上半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从业人数减少了2万多人,还不包括众多临时工。而到了毕业季,每七个金融类毕业生只有一个能找到对口工作。

遥想当年,2010年中国银行金融业新增就达20.7万人,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3万人!而在同期,经济学本科毕业生人数却是越来越多。

要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不卷才怪。

许多金融人,享受过银行业大爆发的红利,也亲历了红利不再的落寞。

前有地方支行副行长陷入抑郁,裸辞创业亏损几十万;后有工作了11年的银行高管四次跳槽,年薪暴跌三分之二,但终究无法躺平,进退两难。甚至一些出身银行世家的“银二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银行,还认定走晚了。

出走的金融人,排上队的一刻也许就感到了后悔。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啊。

浙粤商界大佬的富二代们,他们曾经的VIP,成为他们的同路人。

与60后“鸡毛换糖”的父辈们相比,90后江浙人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职业规划和人生路径。

越来越多的人去当公务员,去企业就业的人越来越少。体制内更香了。

比如,三年时间里,在浙江籍学生超一半的浙江大学,毕业生考公的比例从4%到6%再到7%。

在广东也一样,过去五年,总计超过80万人报考公务员,全国排名第二。

连最爱做生意的浙江和广东,都热衷于考公务员,疯狂挤进体制了。现在哪还有人嘲笑东北往体制内钻,山东最爱考公?

大人,时代变了。

近几年来,浙江逐渐成了“考公”最热的省份。6年前,浙江省报考公务员的平均竞争比只有1:21,而在今年,直接飙升至1:73,翻了三倍多。

与之相比,最爱体制的山东本省竞争比只有1:48,北京甚至只有1:13的比例。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大学生毕业了就会发现,“宇宙的尽头是体制”。但如今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还是浙江,前几个月有则新闻很火,说是来自浙江理工大学的硕士生郝治伟,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Nature》上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学术论文。但这位学术前途大好的年轻人,却选择了回到自己家乡当一名普通的公务员。

郝治伟的人生选择,在网络上也引起了热议。

有网友认为:“一颗冉冉升起的学术星星没有去读博深造可惜了。”

也有网友顿悟:“不想读书了,只想去宇宙的尽头看一看。”

其实人家郝治伟也表示,虽然选择当公务员。但他不会放弃所学的化工专业。“我报考的这个岗位就是负责经开区的化工和生物医药产业的管理工作。”

还有一些冷门职位,正因为受关注相对较少,成为了“考公洼地”,被揭露之后反而越来越热,比如浙江台州的殡仪馆和西藏的邮局。

年轻人们集体转向的背后,主要有以下三点原因。

第一,创业进入阵痛的调整期。

中国当下的创业环境,受到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供应链重塑和大国博弈加剧等不确定性的冲击,早就告别了过去的红利时代。创业者们除了脚踏实地,还要学会抬头看天。

第二,反抗资本、拒绝996和内卷、躺平思潮接连出现。

如今的年轻人,在B站上痛骂资本家,感叹成年人的烦恼真的好多,高中的时候挤破脑袋要上大学,上了大学全家都说要考研究生,研究生考不上也要考公务员,学业要把握的同时还不能把感情落下,未来还要为国生三胎,令人窒息……

第三,家庭的保护。

富二代也开始考公务员,因为曾经通过经商而致富的父辈们不愿意再让孩子们受苦或经受时代的磨砺,或者是父辈们本就是公务员,考公氛围浓厚,郝治伟的家庭就是这样。

甚至有温州老板说:“只要让我的孩子去体制上班,不发工资都行。”

这三支队伍,虽然沿途风景大不相同,但都无比需要勇气。

个人的奋斗就好比一个点在一条线上的重复运动,如果这条线依附的大面已经被时代抛弃,那么这一个点的重复运动就真的是单纯的机械往复。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这个面甚至背后的一个体是在不断上升,甚至是日益成为中心,那么这个点的运动也会被放大,甚至飞离这根线,螺旋式上升。

这就是职业选择中的“点线面体”思维方式。

当年轻人出走房地产、互联网和金融,意味着新的“体”已经出现。高端制造?新能源?大消费?生命科学?突破一个个的不确定性,找到最后的归宿,需要巨大的勇气。

时代洪流正在转向,敏锐的人都在各自寻找机会。

END

不仅在职业规划上追求确定性,投资上更需要确定性。通过系统学习,赚到自己能把控的钱,让投资理财更具确定性。

如想系统学习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以及具体的组合搭配,赶紧扫码报名《基金入门训练营》,下周一开课。仅剩29个名额,按这个趋势,很可能会提前截止报名。下方扫码抢占名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