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熙凤在大中午洗澡,林黛玉也在大中午洗澡,她们都是凤凰

subtitle
姜子说书 2021-10-22 22: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题:红楼梦里的人物为啥都喜欢在大中午洗澡?两只凤凰隐事背后各有文章!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王熙凤、黛玉等人,都有在大中午洗澡的习惯,为啥他们不是在半夜睡前洗澡呢?

《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作者写周瑞家的媳妇把宫花送给贾府的迎春、探春、惜春之后,便往凤姐儿处来,正好撞见了“贾琏戏熙凤”这一出大戏。

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

周瑞家的悄问巧姐乳母,王熙凤是不是正在睡中觉,却原来并不是,人家大中午的,夫妻两人洗澡玩呢!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一日午间,薛姨妈和薛宝钗母女两个,还有林黛玉等人,都在王夫人房里大家吃东西。

却说王夫人等这里吃毕西瓜,又说了一回闲话,各自方散去。宝钗与黛玉等回至园中,宝钗因约黛玉往藕香榭去,黛玉回说立刻要洗澡,便各自散了。宝钗独自行来,顺路进了怡红院,意欲寻宝玉谈讲以解午倦。

且不说林黛玉回潇湘馆洗澡,薛宝钗却没去贾惜春的藕香榭,反而去了贾宝玉的怡红院,人家正在午睡,她在一边坐着,替人家绣兜肚。

不久之后,林黛玉和史湘云也特地去了怡红院,去给袭人道喜,大概王夫人在分西瓜的时候,对这些姑娘说了提拔袭人为贾宝玉姨娘的事情。

一句话未完,只见凤姐儿打发人来叫袭人。宝钗笑道:“就是为那话了。”袭人只得唤起两个丫鬟来,一同宝钗出怡红院,自往凤姐这里来。果然是告诉他这话,又叫他与王夫人叩头,且不必去见贾母,倒把袭人不好意思的。

为啥林黛玉大中午的说自己马上要洗澡呢?王熙凤为啥也和贾琏在大中午的洗澡呢?许慎曾经在《说文解字》一文中对沐浴洗澡做了这样的注解@

《说文解字》:沐,擢发也,浴,洒身也;洗,洒足也,澡,洒手也。

也就是说,古代的每一个字都是单独存在,有着各自的单独的寓意,沐浴洗澡并非指同一件事,而是分别代指洗头、洗澡、洗脚、洗手四件事。

看官听说,此时此刻,贾宝玉正在午睡,若不是史湘云喊林黛玉去给袭人道喜,林黛玉此刻也该是睡中觉去了,人家在上床睡觉之前,洗一下手脚,不把被子弄脏,不是很寻常的举动吗?

至于“贾琏戏熙凤”的故事,是对“送宫花”三个字的注解,故曰“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隐射王熙凤这只凤凰,取代了有凤来仪的林黛玉,宁国府取代了荣国府,满清取代了朱明。大中午,正中,是一分为二,前为二玉合传,后为二宝合传之寓。

相对应的,下半回“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则是写“甄宝玉送玉”的南明故事,荣国府是一篇《庄子》,宁国府是一篇《胠箧》,又称《外篇》,秦可卿与秦钟一家人,是续《庄子》的《南华经》。

荣国府没了,根并荷花一茎香,甄家才是荣国府根正苗红的继承人,姑苏与江南之谓,是写尧街舜巷衣冠礼义之乡矣,直与第一回呼应相接。故曰:家住江南本姓秦!

奉天承运太平之国便是明朝之国,袭人隐射东林党,她这个姨娘、嫂子,其实是林黛玉封的,林黛玉是崇祯,贾宝玉是崇祯玉玺,秦氏代指被满清染指的明朝江山,七七四十九日消灾洗业平安水陆道场,是写崇祯亡国之罪。

大观园便是天下,林黛玉这只凤凰住了有凤来仪,是明朝天子登基,所以,林黛玉洗澡,给袭人道喜,其实也是隐射崇祯政权开启,而王熙凤洗澡,则是写清朝天子登基。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说文解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