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六年来首跌!药企龙头恒瑞营收大降,集采撼动中国医药

subtitle
金角财经 2021-10-22 21: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马妍睿

恒瑞医药,自“医院行贿门”事件之后,又来到了风口浪尖。

这家曾被市场冠以“未来创新药龙头”、“中国最具潜力的医药龙头”等名号的医药公司,20年来,长期维持着营收的高速增长,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长期稳定,且没有借款和债券,受尽投资市场与股民的追捧。也曾以两年时间,创造将公司市值从2000亿冲到4000亿的神话。

“恒瑞永远在涨”几乎成了医药板块的信仰。但随着最新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恒瑞营收出现了出现了16年来首次下滑,让这种信仰,产生了巨大的动摇。

恒瑞股价一路下跌

这种罕见的下跌,并不是偶然事件带来的影响。背后,是医药行业的生存逻辑,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集采、反腐、推进医药创新等大政策的推进,恒瑞的营收结构也将受到极大的冲击。

尤其是集采这剂猛药用下去,药企们赖以为生的仿制药的销路几乎被斩断。首当其冲的是头部企业。

如何生存,正成了恒瑞这颗曾经的“未来之星”最大的难题。

“销售费用”的秘密

我们先来看下,在新的集采制度下,恒瑞的财报:

整个三季度,恒瑞医药最大的支出,依然是“销售费用”,69.95亿,占据总成本的45.03% 。

再看看之前的:

2018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已经达到64.64亿元,同比增加24.58%;

2019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再创新高,达到85.25亿元,同比增加31.87%。其中学术推广等市场费用为75.26亿元,占销售费用总额的88.29%。

2020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为98.03亿元;其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为55.84亿元,约占销售费用总额的57%。

“销售费用”主体是什么,医药行业内的人大多会心照不宣。

委婉的说法是拿来为所制药物打开销路,当然,其中也包括行贿。

另一大药企复星医药的数据

2019年,财政部和国家医保局联合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检查聚焦于医药产品的成本费用结构,主要打击开假发票、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等会计问题。

其中,恒瑞医药通过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送礼、学术活动费等“营销费用”进行贿赂。其中一笔可见一斑:“恒瑞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

随着这一年医药集采与反腐的推进,医药企业需要调整大幅砸“营销费用”的模式,将更多的成本投入在医药研发方面。

为什么?因为此前,医药公司以仿制药为主,仿制药在市场上可选择的生产厂家太多,如镇痛缓释的布洛芬,全国生产药效相当的厂家,数量上百。医药公司争相进入医院体系,便以贿赂打开大门。当医药集中采购推行,医院不具备自主选择医药厂家权利后,仿制药厂家便无法通过行贿等方式获得竞争力。想要获得医院市场的采购机会,就必须研发创新药物,以差异化立足在医药市场。

回到财报。

辉瑞医药2020年财报截图

我们再比对一下,上一年的同期,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支出,为69.07亿。

什么意思?意思是一切没什么改变。这家号称“从事创新和高品质药品研制及推广的民族制药企业”,绝大多数成本却都堆在了营销上。从模式上,并没有进行相应的调整。

事实上,纵观整个中国的医药市场,此前占据临床使用70%比例的,不是自主研发的新药,而是仿制药和各类中成药。

自主研发新药,普遍需要10-15年的周期,筛选数万个可能的化合物。在业内,花费上亿元才能成功推出一款药,并不为奇。

诺华制药的研发成本(单位:百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42亿

高成本,意味着高昂的费用,也意味着在收回研发成本前,这些药普通人用不起。

实际上,这条路资本也不喜欢——压缩成本,多赚钱,是资本的天性。

正是由此,研发成本低的仿制药和中成药,成了国内主流的市场选择。

在恒瑞,这个选择延续至今。从营业收入构成看,2021年上半年,恒瑞医药的仿制药和中成药的销售收入占比在60%左右,是恒瑞的收入主要来源。

问题在于,这类药物的生产成本壁垒低,门槛也低,谁都能进来参一脚。技术上没有竞争的余地,要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针对医生与医院进行贿赂,就成了最常走的路。

集采以后的困境

在恒瑞屁股后面,跟着长长一列同行。

过去一年,中国373家上市药企总共投入的研发费用只有613亿元,而总推广费,高达2118亿。

宣传,是研发的三倍不止。

国际通用的逻辑,是做出有技术门槛的、疗效过硬的研发药,从而拥有市场。中国药企的逻辑是,我先把市场“买”下来,再看看往药架上放点啥。

至于怎么“买”,看看各大药企所谓“销售费用的”成本,心里都有数:扣除薪酬后的绝大多数销售费用,是学术推广、招待费用、会议费、宣传费、差旅支出等。

这方面,恒瑞确实在行。

2020年,恒瑞总营收277.35亿元,净利润63.28亿元。同年恒瑞销售费用为98亿元,其中29.8亿元为职工薪酬与福利,剩余的68.2亿元,账面上用在了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差旅办公费、股权激励费用和其他四个项目。

恒瑞2021年Q3的销售费用依然高昂

中国药企,在“轻研发重销售”这条路上内卷出了新特色。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罗氏制药的研发成本数据

全球知名药企罗氏、强生、诺华、辉瑞2020年的研发支出分别为107.5亿欧元、101亿欧元、77亿欧元、74亿欧元。

国内药企老大哥恒瑞,去年研发费用甚至排在全球40名开外。不过问题不大,只要恒瑞把销售费用用在研发上,马上就能有19亿欧元的研发经费,排名可以杀进前20名左右,与雅培、诺和诺德等国际知名药企平起平坐。

钱的事好解决,但研发人才储备不足,是国内药企共有的困境。

恒瑞的人员构成数据

数据显示,2018年,恒瑞集团里,研发人员占比只有14.83%;2019年,恒瑞研发人员占比14.09%;2020年,恒瑞研发人员占比16.33%。

恒瑞们的困境,就跟隔了层玻璃窗一样,前途很光明,出路不好找。

可药品集采的靴子,已经落下了。

政府通过招标选择药品并进行“集中带量采购”,药企们的小动作,只能到此为止。

过去3年内,国内共有5批总计218个品种的药品纳入集采。纳入集采后,这些药品的价格平均降幅超50%,最高降价90%。

恒瑞也遭受重创。自18年集采以来,恒瑞进入国家集采的仿制药共有28个品种,药价平均降幅高达72.6%。

震荡直接创伤营收,直接给三季度的营收,带来了14.84%的跌幅,也是16年来的首次营收下滑。从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来看,恒瑞上半年净利创17年来最低,第二天股价开盘,几近跌停。

裁员、转型,成为摆在恒瑞面前,唯一的道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