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6岁四川女人,靠一包调料,从月薪3000到年入千万,凭啥?

subtitle
朱小鹿 2021-10-23 11:20

有这么一个农家妇女,小学辍学,却靠着拍美食视频走红,粉丝超过2000万。

3个月内,她直播130场,总共赚了近2200万,她所创的个人品牌,仅一包调料包,就能让她月入400万。

她就是蜀中桃子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桃子姐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成功?她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1985年,桃子姐原名叫龚向桃,出生在四川省自贡荣县的一个村子。

龚向桃排行老二,她上有个姐姐,下有个弟弟,由于家境贫寒,养不了三个孩子,碰巧亲戚家想要个女孩,于是就将龚向桃过继给亲戚。

亲戚家生活条件还算不错,龚向桃来到新家,不仅有新衣服穿,还有读书的机会,这让大姐特别羡慕。

“小妹是去享福的,哪像我们天天穿这破衣服……”

但到了四年级,养父突然失业,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

过年时,养母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换钱,勉勉强强凑齐了100块,买完年货已经剩不了多少钱。

过完年后,正值龚向桃需要交学费,可学费60块,养父母一家实在拿不出来,两人商量一下,决定不再供她读书了。

养了她这么多年,是时候让她回报了,养父母让龚向桃出去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后来,龚向桃跟着大姐一起到外打工,在工厂做过女工,也去餐馆当过打杂工,赚的钱一部分寄回家之外,只够养活自己。

在外闯荡了7年,龚向桃依然是个打工人,领着3000块的工资,父母觉得,这样还不如回家嫁人。

龚向桃20岁时,就被父母喊回家,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包立春。

包立春与龚向桃一样,都是苦命的人,他初二没读完,就跟着父亲一起卖猪肉。

每年春天,包立春独自走遍山里,跟山头的农民们购买小猪崽,然后再一起扛下山。

包立春为人老实,他追龚向桃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每周拎着两块猪肉到她家。

很快,龚向桃就被包立春攻下了,两人结婚生子,结婚后的龚向桃做起了全职主妇,在家做饭、照顾一家人,而包立春负责赚钱养家。

龚向桃和公婆一家人住在一栋水泥房,虽然看起来破烂,但龚向桃把它收拾得特别干净。

院子建了几个猪栏,那是养猪的地方,每当那里有猪,龚向桃都会让每个进家门的人,喷消毒水、换衣服洗手,否则就不能进门。

按这么发展,龚向桃的生活大概不会有什么改变,每天做饭做家务,安心做个家庭主妇。

可一个人的到来,让龚向桃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黄明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娶了包立春的妹妹,之后他带着一家老小到广东创业,物流、电商都尝试了一遍。

但结果证明,他不是吃这碗饭的人,创业全都失败了。

女儿又到了上学的年纪,因为没有本地户口,没法在那里读书,思考再三,黄明又带着一家人,回到了老家。

由于接触过电商,黄明又将目光瞄准了短视频,他想再尝试一次。

可他只成功“忽悠”了龚向桃,在黄明的软磨硬泡下,龚向桃很快就心动了,“拍视频听上去也没那么难,或许可以试试看。”

那时,龚向桃根本不知道,视频怎么拍,网红是什么,她只认识一个网红,叫“巧妇9妹”。

参考巧妇9妹的名字,“蜀中桃子姐”的名号就诞生了。

刚开始,由于从没接触过这种新奇的玩意,龚向桃有点放不开,面对镜头说台词都结巴,最后黄明只好允许她不露脸做菜。

那时的视频很简单,龚向桃站在灶台上做菜,全程只能看到她的手,偶尔听到锅铲摩擦大锅的声音,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种视频没什么亮点,发上网反响平平,关注的人也很少。

虽然情况不明朗,但通过与平台分账点击的方式,视频还是获得一点收入。

短视频是黄明最后的救命稻草,先期他创业失败,已经欠下几万块,他没得选择,面对点击寥寥无几的视频,黄明还是咬牙坚持下去。

龚向桃心态稍微乐观一点,她发现原来拍视频真的能赚钱,拍起视频更加起劲了。

他们每周至少拍5条美食视频,然而努力过后,视频依然毫无起色。

夏天,山里蚊虫多,每天拍视频都要拍到天黑之后,每次拍完视频,龚向桃的胳膊、大腿都叮满了蚊子包。

后来,实在忍受不了,龚向桃只好穿着长裤长袖拍视频,还没拍完,龚向桃已经热得满身大汗。

冬天,山里气温基本都是零下几度,龚向桃每次拍视频之前,都要将手泡在热水半小时,防止等下双手冻得不能掌勺。

然而,无论做了多大的努力,拍出来的视频还是不温不火的。

最要命的是,不知不觉冒出了许多竞争对手,同是四川的,在另一个县的王刚,已经靠着拍美食变成百万博主。

四川绵阳的李子柒,已经在美食界占有一席之地,龚向桃很难在美食领域分到一杯羹。

正当大家苦恼时,事情的转机来了。

那天,包立春想吃鱼,让龚向桃做,龚向桃钓完鱼后,拎着鱼走回家,身后的包立春什么事都没干,还一个劲地抱怨。

黄明将这一幕拍了下来,像往常一样发到网上,结果当天视频播放量突破十万,评论区都在吐槽包立春,“好吃懒做”“不干正事”。

虽说是负面评论,但也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流量,黄明摸清了观众的喜好,对拍摄方向做出调整,决定以美食为辅,重点拍生活小事。

于是,包立春也成为视频的主角,整个视频烟火气十足。

视频里,龚向桃一边做饭一边跟包立春拌嘴,做完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边吃边聊家常。

龚向桃跟李子柒不一样,她所拍摄的地点完全没有经过布置,简陋的灶台,破旧的墙壁,镜头前的龚向桃完全一副农家妇女的模样。

她的视频,既有烟火气,也特别真实,很快,龚向桃的粉丝不断往上涨,短短半年内,粉丝从几十万涨至两千多万。

成为千万博主后,合作方纷纷找上门,龚向桃开始直播带货,广告费都以万起算。

三个月龚向桃直播超过130场,大概赚了2200万。

她甚至注册了“蜀中桃子姐”个人品牌,仅个人品牌月销售额1500万。

她的“钵钵鸡调料包”月销19万,粗略计算,仅靠这款调料包,龚向桃月入近400万。

走红之后,龚向桃一家人生活逐渐变好,第一次坐着飞机去旅游,家里也安上了热水器。

冬天,再也不怕冷了,随时打开取暖器,一边取暖一边直播。

龚向桃从一个农家妇女,摇身一变成为千万网红,这种极大的落差感,让她既开心又慌张。

有一次,龚向桃去成都玩,期间陪着家人到当地一家服装店买衣服,在试衣服时,店员一下子认出她,“你是不是桃子姐?”

疫情期间,当时龚向桃戴着口罩,急忙摇头否认,可在付款的时候,龚向桃突然开口说话,暴露了身份,店员这下肯定地说:“你就是桃子姐!”

当下,龚向桃竟然慌张地逃走了,她还是适应不了出名的生活。

对她来说,出名了,生活照常还是柴米油盐,该吃的苦一样都少不了。

每天,除了拍视频,偶尔的直播之外,龚向桃依然正常生活。

每天早上6点起床,7点送两个孩子上学,回到家做午饭,做家务,下地干农活。

下午吃完午饭后,要么留在家里拍视频,要么帮丈夫一起到集市杀猪卖猪肉。

晚上接孩子放学,准备晚饭,服侍老人洗澡,一整天根本忙得停不下来。

在这个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养一两头猪,养了十个月后,到了快过年,就得把猪杀掉,过年的时候再吃。

杀猪是一件大事,选好日子,推选出杀猪人,一家族的人需要聚在一起,围观杀猪。

原本在家族没有存在感的龚向桃,这次被推选为掌刀杀猪的人,这让她非常惊喜。

“之前他们总说我没啥用,现在反倒让我杀猪,变化太大了。”

龚向桃知道,这是视频给她的变化,否则她在村里永远抬不起头。

即使将真实的生活摆在镜头面前,还是抵不住各种流言蜚语。

有人质疑龚向桃,既然这么忙了,为什么还要拍视频,就是为了割观众韭菜吗?

甚至有人怀疑,龚向桃为了炒作自己,跟乡下某个农民借了他的家,来进行拍摄,那里根本不是她的家。

对此,龚向桃没有过多的回应,她只回复了一次,“就算再忙,我也要坚持拍视频,一来改善家人生活,二来,那也是证明我是个有用的人。”

没怎么读过书,结了婚之后,就回归了家庭,从来没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对龚向桃来说,拍视频弥补了她能力不足、生活阅历不够的遗憾。

龚向桃的淳朴、真实,也引得央视为她点赞,白岩松曾这样评价她:“她是典型的自己努力在做,摄像机在拍,而我们乐呵呵地在看。”

龚向桃的成功,既是踩在了短视频的风口,也是因为她的真实。

她与李子柒不同的爆红方式,李子柒靠的正是她营造出来的田园风光,而龚向桃相反,她将生活原本的样子真实地表现出来。

没有精致的滤镜,也没有经过修饰的台词、文案,所用的厨具都是日常家用的。

这不仅是她的生活,也是在外打工的千万游子的家乡,龚向桃的视频不仅是美食教学,也在传递一种情怀。

能把生活过出花来,那是诗人,能在泥土里过出生活的,那是勇者,龚向桃就是一位勇者。

然而,龚向桃迅速走红的背后,也藏着家长们的担忧,他们害怕龚向桃的成功误导孩子。

龚向桃小学没毕业,靠着拍美食视频就能月入百万,甚至千万,媒体大肆报道,“小学辍学”“月入百万”。

没有判断力的孩子,会将两者理解成因果关系,这就好像在告诉他们:“你不读书,只要拍视频,就能月入百万。”

网红现象已经成为趋势,该如何正确引导下一代,树立他们的正确价值观,是我们该担忧的。

对于龚向桃的走红,你怎么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