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秦岭红岩沟中,像这样无人居住的老房子不止一处,实际上到处都是

subtitle
专业行走 2021-10-22 21:35

远村行走,寻访中国最后的山村,这是专业行走关于秦岭柞水红岩沟的第3篇图文。

前情提要:寻访秦岭红岩沟,进沟出沟都碰到同一位老大娘,她为何要来回走动

老房子·青苔·小河沟

这是进入秦岭红岩沟之后碰到的第一栋老房子。老房子没有一点生机,厦房屋顶早已经坍塌,瓦片掉落,露出檩子,背后土墙上还长出了一墙的青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时此刻,环顾四周,秦岭山色透着秋的寂寥,除了小河沟里溪水发出的一点声响外,山野显得如此寂静和冷清。

道路与这栋老房子中间,隔着小河沟,上下看了看,河沟上没有便桥,山里刚刚下过雨,河沟里的水还不小,我们无法走过去,只得远远地看着对面这栋老房子。

在秦岭深山里面,修建这样一栋房子,虽然如此简陋,不过却也凝结着主人一家的全部心血。毕竟,这一砖一瓦,一捧泥土,一根檩椽,都得亲力亲为。

庄稼地·红苕·黄豆秆

老房子虽然废弃无人居住了,但它门前路边的这块地里,却还种满了庄稼。

首先是番薯。番薯有很多别称,甘薯、朱薯、金薯、番茹、红山药、玉枕薯、山芋、地瓜、甜薯、红薯、白薯……在我的家乡贵州遵义,我们都叫它红苕。

苕藤是上好的猪饲料,不过这里的苕藤无人割,完全处于自生自灭状态。

其次是甘蓝,也被称为包菜、莲花白、大头菜。在秦岭山中,这是冬天里山民用来做腌菜的主要材料。菜叶子被雨水冲刷过,干净得一尘不染,撕了一小片闻了闻,没有任何气味。

此外,挂在秸秆上的黄豆,已经完全成熟了,如果不是这场秋雨,估计早就被主人收到家中。还有几株龙葵,刚刚挂上嫩嫩的果子。

再次回头去看这栋老房子,正屋是一门一窗,背后的山体垂直而陡峭。过去的时光里,大秦岭南坡的这些沟沟岔岔里,到底建造了多少这样的茅棚陋室?

烟火气·痕迹·大铁锅

在秦岭红岩沟中,这样的茅棚陋室不止一处,实际上还有很多,而且都无人居住。时间是2021年10月17日上午11时22分,我们行至沟垴时,又碰到了这样一栋老房子。

这栋老房子建在小河沟正对面,因为海拔已经提升,这里的溪水小了许多,可以很方便地从石头上迈过河沟。

在秦岭山中寻访,老房子就是最好的坐标,只要条件允许,我们都会走近了去看看。人搬走了,荒山野地已很难看到人的痕迹,只有在老房子四周,还残存着一点点人间的烟火气息。

比如这栋老房子跟前的这口大铁锅,它可以让人想起很多事情来。如果细细琢磨它的一生,锅里曾经煮熟过多少美味的饭菜,曾经烧开过多少清冽的山泉?

牲口圈·房屋·羊粪蛋

秦岭山中的房屋,基本式样及建筑材料,差不多都是一样的,这些土坯房,无非是泥土、石块和木头的不同排列组合。

远远地看这栋老房子的时候,因为看到正门开了一个小缝,我们一度以为还有人在此居住,没想到走近了才发现,这栋老房子早已经废弃掉,成为了一个关牲口的牲口圈。

老房子跟前,如黄豆粒一般大小的黑色羊粪蛋,散落得到处都是,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点腥臊的气息。走到老房子正面,味道更浓郁了,墙根长出的青苔,说明此处土壤早已营养过剩。

凝视这栋老房子,从居住人到圈养牲口,它还算是旧物利用。不过却又感叹起来,从圈养牲口到完全坍塌,剩给它的时间还有多少?

作者简介

专业行走,行走秦岭十余载,边走、边拍、边写,自创“行走体”散文,网络阅读一个亿,著有散文集《远村行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