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里的无间道!除了宝玉身边的袭人,贾母和黛玉屋里都有奸细

subtitle
南山橘暖读书时 2021-10-22 17:42

《红楼梦》中贾府看上去是好一个富贵繁盛,其乐融融的钟鸣鼎食之家,实际上这只是风月宝鉴的正面,背面是穷途末路的贾府,一家子亲骨肉斗的跟乌眼鸡一样。

宅斗最欢的人就是干啥啥不行,自私头一名的王夫人!贾母偏心二房,王夫人做了主母,她依仗哥哥和女儿的权势,利用薛家母女和贾母夺权,拿王熙凤当枪使,压制赵姨娘母子,肃清宝玉身边的“狐狸精”……总之,王夫人的行为可以概括为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为了控制重点目标人物贾宝玉,王夫人安排了袭人做眼线,为了方便自己争权夺利,王夫人还在贾母、黛玉、宝钗等人身边都安插了细作卧底

这些人在书中各自做了很多小动作,给王夫人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情报。不过,可笑的是,王夫人到处安排人,自己身边的两个大丫鬟却都被赵姨娘策反成功了。而赵姨娘贴身的丫鬟也是王夫人安插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贾母的大丫鬟琥珀:是王夫人的卧底,除了给贾母捶腿,她一开口准没好事

《红楼梦》中的贾母,作为贾府的老封君,在“孝道”的大前提下,她的物质生活无疑是最优越的,她身边的月工资一两银子的大丫鬟就有八个,其中为首的是鸳鸯和琥珀。

鸳鸯是贾母的心腹,掌管贾母日常生活一应事务,还掌握着贾母的小金库。琥珀作为排名第二的丫鬟,贾母看似重用她,实际上让她干的却都是些下等杂活儿,因为她是王夫人安插在贾母身边的眼线。

琥珀在《红楼梦》中正式出场是在第二十九回,贾母清虚观打醮的时候,琥珀是在跟随贾母出行的四大丫鬟之内。

之前也又一次提到过琥珀,是在第十九回贾府过年的时候,写到“彼时晴雯,绮霰,秋纹,碧痕都寻热闹,找鸳鸯琥珀等耍戏去了”。

后文中,琥珀是除了鸳鸯之外,贾母身边戏份最多的丫鬟,可是她身为大丫鬟做的都是些捶腿、站岗、传话之类的粗活儿也就罢了,每次她开口说话都没安什么好心。

第三十八回螃蟹宴上,琥珀和鸳鸯作为贾母屋里的代表坐了丫鬟类的首席,琥珀跟王夫人屋里的彩霞一起向王熙凤敬酒,可见琥珀和彩霞是挨着做的,可能两人关系不错。

鸳鸯笑着忙斟了一杯酒,送至凤姐唇边,凤姐一扬脖子吃了.琥珀彩霞二人也斟上一杯,送至凤姐唇边,那凤姐也吃了。

只是敬酒并没什么,重点是当听到王熙凤开玩笑,要把鸳鸯给贾琏做妾的时候,琥珀紧接着当众挑拨了王熙凤和平儿、鸳鸯的关系。

琥珀笑道:“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你们看看他,没有吃了两个螃蟹,倒喝了一碟子醋,他也算不会揽酸了。”平儿手里正掰了个满黄的螃蟹,听如此奚落他,便拿着螃蟹照着琥珀脸上抹来……

平儿抹琥珀,琥珀躲开,正好抹了王熙凤一脸,王熙凤就骂了平儿,幸亏鸳鸯情商高,玩笑着就回复了贾母,凤姐和平儿关系也很铁,并不真的介意。

但是平儿骂了琥珀这样一句话:“我把你这嚼舌根的小蹄子!”嚼舌根就是搬弄是非的意思,尤其是指背后说人闲话。平儿这句话并不是乱说的,琥珀的嘴实在挺不好的。

第四十九回,薛宝琴来了,贾母对宝琴十分热情,不但带着她养在身边,还送了她一件珍贵的凫靥裘,薛宝琴来到大观园里蘅芜苑,大家正围着她艳羡称赞。这时候贾母让琥珀来传话,说让薛宝钗不要管紧了薛宝琴。

然后薛宝钗就酸溜溜地对宝琴说:“你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正好这时候宝玉和黛玉来了,宝钗的迷妹史湘云就想趁机找黛玉的不痛快,于是她话里有话的说:“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这时候琥珀就说话了。

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她。”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则声……

不管是看书,还是看电视剧,琥珀在这里的言行都非常的诡异。按理说她一个丫鬟,就算是贾母身边的人,这些小主子要尊她一声“姐姐”,她也不应该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故意挑事儿,给林黛玉挖坑。

幸亏这时候,薛宝钗已经暗地里通过劝不要读禁书和送燕窝两件事,结交上了林黛玉,林黛玉也已经和宝玉定情,不再纠结“金玉良缘”,她不再是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女了。

所以宝钗会帮黛玉说话,黛玉也会非常友善亲切的对待薛宝琴,一点儿也不会因为贾母疼爱宝琴而吃醋生气,也没有计较湘云的挑衅。

黛玉在此处的反应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包括贾宝玉都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她和宝钗啥时候和好了,琥珀和史湘云更是不知道了。

如果黛玉和之前针对宝钗的时候一样,当琥珀说了这样的话,黛玉很可能又要当众毒舌怼人了,那么宝钗肯定脸上不好看,薛宝琴也会觉得林黛玉不好相处,宝玉也难做人。事情传到贾母和王夫人耳朵里,自然面子上都不好看。

林黛玉这一次没有掉进琥珀挖的坑里,不代表以前没被设计过。

自从薛宝钗来了,关于黛玉的闲言碎语就多了:“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所谓宝钗比黛玉更得下人之心,小丫鬟们都更愿意和宝钗玩儿,其中未必没有琥珀的功劳,因为她的确是个“爱嚼舌根的小蹄子”。

因为琥珀是王夫人的眼线,她当然不会帮林黛玉,把林黛玉的名声搅的越差才越好呢!她挑拨鸳鸯、王熙凤、平儿的关系也是为王夫人服务的。

平儿和王熙凤关系越好,王夫人想打压王熙凤就难度越高,如果鸳鸯真的给贾琏做了妾,那长房岂不是就此掌握了贾母的财富密码?王夫人这个当家主母估计要被王熙凤彻底架空了,那可不行。

琥珀还分别算计过鸳鸯和王熙凤一次。

算计鸳鸯是在第五十四回的元宵夜宴上,贾母以袭人“拿大”敲打了王夫人,王熙凤趁机当众说破袭人已经享受姨娘待遇,贾母目的达成就故意又说,让鸳鸯和袭人去作伴,还赏赐果品给她们,此时,偏偏是琥珀又说话了。

又命婆子将些果子菜馔点心之类与他两个吃去。琥珀笑说:“还等这会子呢,她早就去了。”说着,大家又吃酒看戏。

贾母刚刚借袭人“守孝”说事儿,特意说“跟着主子,讲不起这孝不孝的”,接着琥珀就揭穿贾母双标,因为鸳鸯也守孝没来,而且鸳鸯早就自作主张找袭人玩儿去了。这相当于给王夫人卖人情,找补面子呢!

琥珀再次算计凤姐是在七十一回,邢夫人当众给王熙凤没脸,王夫人趁机落井下石,尤氏坐山观虎斗。王熙凤一肚子憋屈,气得在屋里哭肿了眼。

偏是贾母打发了琥珀来叫立等说话。琥珀见了,诧异道:“好好的,这是什么缘故?那里立等你呢。”凤姐听了,忙擦干了泪,洗面另施了脂粉,方同琥珀过来。

王熙凤来到贾母屋里回话,鸳鸯忽然跑过来看凤姐的眼睛,不是因为她视力比贾母更好,而是因为她“早已听见琥珀说凤姐哭之事”。琥珀亲眼看见凤姐哭了,在贾母的生日上,其实这是很忌讳的事情,凤姐自己也说“便受了气,老太太好日子,我也不敢哭的”。

那么琥珀为啥要宣传凤姐哭红了眼的事情呢?让大家都知道凤姐在贾母的好日子里掉眼泪,这不是给凤姐找晦气呢么?如果琥珀是王夫人的眼线,那么就很好解释了,她的主子王夫人这时候已经和凤姐闹得很僵了,琥珀趁机踩凤姐一脚,就是在王夫人面前立功。

如果贾母因此生凤姐的气,不再宠爱信任凤姐,王熙凤自然在贾府里威势大减,就不能那么嚣张了,那么王夫人肯定是特别高兴的。

琥珀除了嘴不好之外,还有一个很可疑的地方,那就是她作为贾母身边数一数二的大丫鬟,经常干一些很琐碎的小丫鬟才会做的事情。

包括不止一次的给贾母捶腿,要么就被贾母打发出去给平儿、凤姐、薛宝钗等传话,凤姐生日那一回,她的差事居然是在外面站岗,看到宝玉来了说:“快去吧,立等你说话呢。”

琥珀也做过好事,那就是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时候,她好心的提醒过刘姥姥小心苍苔滑了,巧合的是刘姥姥她是王夫人的亲戚。

还有两件细思极恐的事情,一件是紫鹃试玉之后,宝玉留住紫鹃不放,贾母偏偏打发了琥珀去伺候了黛玉一段时间。

很可能是怕王夫人气急了会对黛玉不利,故意让王夫人的眼线去伺候黛玉,就和把林黛玉交给薛姨妈照顾一个道理,越是把她们放到明处,因为瓜田李下的嫌疑,才能防止祸事。

另一件,是王夫人后来发放年龄大了的丫鬟出去配小厮嫁人,其中偏偏琥珀没出去,理由是:“有病,这次不能了。”谁知道是不是王夫人的借口,毕竟培养一个成熟的细作可不容易啊!

宝玉的袭人,黛玉的春纤,薛宝钗派来送燕窝的婆子都是王夫人的人

宝玉身边的细作是袭人,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王夫人挖了贾母的墙角,把袭人从贾母的八大丫鬟里剔除,收入麾下,成了她个人安排在宝玉身边的“心耳神意”,我们看原文就很清楚。

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袭人自己也说了:“从此以后我是太太的人了”,袭人是有名的背主达人,喜新厌旧的行家,跟一个主子就心里眼里只有一个主子,前面的主子形同陌路一样,恩义忘得一干二净。

袭人跟了王夫人,就等于背叛了贾母和宝玉。王夫人很会利用她,为了让袭人抱紧自己的大腿,连宝玉屋里大丫鬟的正式编制都没给袭人安排,只是自己给袭人发工资,把袭人如无根浮萍一般,只能紧紧依附王夫人求生存。

后来,王夫人撵晴雯、四儿、芳官等人,还给她们加上“狐狸精”的罪名,必然又袭人在背后告密的隐情。这其实都不能称之为告密,因为这就是王夫人给袭人安排的工作,每个月二两银子,就是要负责盯着宝玉身边那些漂亮女子的。

王夫人在黛玉身边也安排了人,就是丫鬟春纤。

林黛玉的丫头紫鹃,雪雁,春纤,宝钗的丫头莺儿,文杏,迎春的丫头司棋,绣桔,探春的丫头待书,翠墨,惜春的丫头入画,彩屏……

我们看一段就很容易发现,都是千金小姐,林黛玉比别的姑娘多了一个大丫鬟。贾母从黛玉入贾府开始就给她配置了和三春一样的标准。

便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外亦如迎春等例,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鬟……

鹦哥就是紫鹃,雪雁是黛玉从林家带来的,只有春纤她是王夫人安排给林黛玉的。因为贾母说了黛玉的份例按照贾府小姐提供,负责办事的是当家主母王夫人,春纤就是她趁机塞到黛玉身边的眼线。

好巧不巧,在古代“纤”和“袭”一样,含着点贬义,很罕见用于人名字。“纤人”意思是指卑劣的小人。比如《资治通鉴·唐文宗开成三年》:“向以朋党乱政,陛下何爱此纤人?”

黛玉饱读诗书,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她的丫鬟怎么能这样暗含贬义的名字呢?可是她鹦哥改名为紫鹃,是象征着主子宣示主权的意思。她不愿意给春纤改名,因为春纤是王夫人给的丫鬟。

黛玉深知二舅母王夫人从一开始就不待见她,一见面就警告她离宝玉远点,婆子们也一个劲儿给黛玉挖坑,让她上座,测试她懂不懂规矩,有没有眼力见儿。林黛玉还想和宝玉进一步发展呢,不能跟王夫人闹僵,更不能因为一个丫鬟的名字,就对王夫人表现出自己想要登堂入室,当家作主的意思。

春纤,这个丫鬟前八十回只出现过两次。偏偏有一次就是晴雯替宝玉送旧手帕给林黛玉,偏偏赶上春纤在栏杆上晾手帕子。

宝玉托晴雯给黛玉送的手帕是定情的意思,黛玉的“提帕三绝”也是和宝玉心心相印的证明,偏偏是在这个关键处,春纤出现,还有一句台词,她见晴雯进来,忙摆手儿,说:“睡下了。”差一点儿就阻止了晴雯送手帕,幸亏晴雯是个直心眼,很负责任的抹黑进去,把手帕给了林黛玉。

黛玉对宝玉的贴心感动的一塌糊涂,睡不着了,爬起来做了一件事情。

这里林黛玉体贴出手帕子的意思来,不觉神魂驰荡……如此左思右想,一时五内沸然炙起.黛玉由不得余意绵缠,令掌灯,也想不起嫌疑避讳等事,便向案上研墨蘸笔,便向那两块旧帕子上走笔写道……

黛玉在宝玉的手帕上写了《提帕三绝》,写完了觉得浑身火热,面上作烧,这个掌灯的人很可能就是春纤,她很可能把这件事汇报给了王夫人。因为作者特意提到了黛玉“想不起嫌疑避讳等事”,潇湘馆里她需要对谁避讳嫌疑呢?只能是春纤!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接下来“金玉良缘”集团有两个大动作。

其一是王夫人挖了贾母墙角,给了袭人姨娘的工资和待遇,还当众把袭人夸得特别贤惠。当时在场的人除了王熙凤,还有薛家母女和林黛玉。

其二是薛宝钗中午去宝玉屋里床前绣肚兜,这件事看似寻常,其实很可怕。宝钗一向端着淑女人设,教育这个教育那个,结果自己干了这件严重违背礼教的事情,主动奔赴男人卧室,袭人还给她创造了孤男寡女的机会。

宝钗这么做,很可能是因为王夫人给她施加了压力。攻略宝玉这么久也没能让宝玉把心思从林黛玉身上移开,王夫人对宝钗不满,宝钗才不得不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豁出自己的清白闺誉,想和宝玉闹出点儿不清不楚的事情来。

可惜了,他们都低估了贾宝玉,也低估了宝玉和黛玉的爱情。

王夫人既然利用薛宝钗做棋子,薛宝钗那么聪明,王夫人当然不可能完全放心,她在宝钗的身边也安排了眼线。蘅芜苑除了莺儿之外,都是贾府的婆子丫鬟。

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鬟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

薛宝钗住进了蘅芜苑,自然是王夫人安排得力心腹的人伺候,其中那个给黛玉送燕窝的蘅芜苑婆子就是王夫人的眼线之一。

那个婆子戏份不少多,光明正大的跟林黛玉说自己晚上聚赌的事情,林黛玉还打赏她几百钱打酒吃。王夫人后来也说这些婆子吃酒赌钱她都知道,还让薛宝钗管家专门负责巡察这些上夜的安保工作。

红楼梦中的奴才作恶都是仗势而为,这个婆子这么嘚瑟,说明薛宝钗也是非常清楚她在吃酒赌钱的,可是宝钗不仅不能管,还必须要护着才行,因为这些婆子是王夫人的人。

后来贾母查赌,连迎春的奶妈都整治了,为啥没蘅芜苑的这个坐庄领头的婆子能全身而退呢?一方面贾母是给薛家面子,另一方面自然也是给王夫人留着一点儿脸面。

王夫人和赵姨娘的荒诞较量:主母的丫鬟巴结小妾庶子,小妾的丫鬟盯着贾政

王夫人自作聪明的在贾母、宝黛钗等人身边安插耳目,但是王熙凤身边她就安排不进去,所以王熙凤在铁槛寺弄权,后来又干了很多这样的事情敛财,王夫人一点儿也不知道。

更可笑的是,王夫人只顾着外边的事情,自己的大后方被赵姨娘袭击了,王夫人屋里的两个大丫鬟彩云和彩霞,都倒向了赵姨娘,不但偷王夫人屋里的东西,还和庶子贾环私通。

王夫人并不十分介意他们背地里这些丑事,反正她手里有权利,这些小角色根本不足为虑。后来她打发彩霞出去,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赵姨娘求了贾政都没用。彩云也莫名其妙地得了无医之症,估计很快就活不成了。

赵姨娘再得宠,再怎么每天能留贾政住在她屋里,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王夫人的监控下,贾政说了什么王夫人都知道。因为赵姨娘的丫鬟小鹊就是王夫人的眼线。

老婆子开了门,见是赵姨娘房内的丫鬟名唤小鹊的。问他什么事,小鹊不答,直往房内来找宝玉。……见她来了,都问:“什么事,这时候又跑了来做什么?”小鹊笑向宝玉道:“我来告诉你一个信儿。方才我们奶奶这般如此在老爷前说了。你仔细明儿老爷问你话。”说着回身就去了。袭人命留他吃茶,因怕关门,遂一直去了。

小鹊作为伺候赵姨娘的三等丫鬟,为什么能直接跑这么远来给宝玉报信?那些开门关门的婆子们也都伺候她,宝玉和宝玉身边的大丫鬟们都跟她很熟的样子,更可笑袭人还要请她喝茶呢!

小鹊这么大的面子,绝不是赵姨娘的丫鬟能有的,只有她是王夫人安排的人才可以解释。看这个熟悉的样子,她来给宝玉报信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

书中还有王夫人因为赵姨娘的小丫鬟被外面财务降了工资,而专门问责王熙凤的情节。

王夫人为什么要替赵姨娘说话?除了表现贤德,当然是为了核实情况,安抚小鹊继续给自己办事,王夫人很可能顺便也用自己的钱给小鹊做了补贴,对比同一回提拔的花袭人,这都是很正常的。再有威严的主子,不能给奴才实在的好处,也得不到好的服务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