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想辞退母亲的保姆,却遭到父亲的激烈反对

subtitle
星宸说故事 2021-10-22 17: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自从8年前患病开始,她的行动机能就逐年退化,从前年起,她就不能自主地穿衣服吃饭,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为了照顾母亲的生活起居,我和姐姐给母亲请了一个保姆,安排她和母亲住在一起,每天进行贴身护理。

我人在外地,姐姐自己家里事情又比较多。我们只能轮流定期回家看望母亲,轮换着让父亲休息几天。

保姆刚到的时候,工作还比较认真负责,我们每次回家的时候,看到母亲服饰整洁,身体状况良好,都感觉非常欣慰。虽说每月要负担3000元工资,我们还是觉得很值得。

去年年底,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说她感觉保姆有点不太对劲,让我回家一趟。

听从姐姐的建议,我回家前没有给父亲打电话。

我敲开家门的时候,父亲很惊讶,手忙脚乱地找拖鞋,安排保姆热饭。

我进入房间查看母亲的状况。

正是下午时间,母亲还在午睡。

比起一月以前,母亲看起来消瘦了很多。她的头发根部露出了好长一截白发,凌乱地洒落在枕头上。

看我摸母亲的头发,父亲在身后说:“她的头发有些长了,我打算明天带她出去理发染发。”

我没有说话,给母亲掖了掖被角。

我突然发现母亲下巴下面的头发被黑,好像很久没有洗过了。

再看床单上,有几处明显的黄色污渍。

“她昨天猕猴桃吃多了,昨晚上拉肚子,小崔说等天晴了再洗床单。”

正说着,保姆在外面叫我吃饭。

我闷闷不乐地吃完饭,洗完床单被罩,径直去了姐姐家。

姐姐说,她上周有一天晚上参加聚会,回家的时候顺道去看望母亲。

当时不到9点,姐姐估摸着父亲还没有睡下,就直接敲开了门。

父亲那天好像是被突袭了一样,忙乱地倒水拿水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姐姐去母亲房间看了看,当时母亲已经睡着了。

姐姐突然发现保姆不在母亲房间。

父亲解释说,保姆感冒了,害怕传染给母亲,就搬到客房里去住了。她今天晚上吃过感冒药犯迷糊,早早就睡了。

姐姐离开的时候,看见鞋柜上放着两个鞋盒。她打开,里面是两双崭新的女式皮鞋。

母亲的衣服和鞋一直都是姐姐负责买,姐姐看鞋码就知道不是母亲的。而且鞋子的样式很时尚,根本就不是老年人穿的。

父亲走过来把鞋盒收好,嘟囔着:“这个小崔,买回来的鞋也不收好,到处乱放。”

姐姐心里隐隐有些不快,只能提醒父亲:“崔姨是不是爱跑出去逛街啊?你可要好好敲打敲打她。我给她每月有两天休息时间,别的时间她不能擅自离开我妈。”

我给姐姐说了我看到的情景。

姐姐皱起了眉头:“这样看来,保姆确实已经不和咱妈住在一起了。这样不行,晚上咱妈要是起夜可怎么办?原来雇她的时候就说好的,她必须和妈住一起贴身照顾的,她要是继续这么不像话,咱们还是换人吧。”

听说要解雇保姆,父亲面红耳赤地发起了脾气。

“不行!你们说的轻巧!你妈现在一天比一天糊涂了,我一个人既要做家务,又要护理她,根本忙不过来。小崔干的好好的,为啥要换她?我不同意。”

“那她为啥不和我妈一起住呢?那天晚上你说她感冒了,那她今天怎么还住客房呢?我妈一个人睡觉,又不会开灯,晚上睡觉了怎么办?她就是雇来照顾我妈的,她要是嫌弃我妈,不好好伺候病人,就只能辞了她。”

看着父亲和姐姐激烈争吵,我左右为难,只能来到母亲房间。

母亲坐在床上,嘴里正嚼着什么东西。

我问她在吃什么。

母亲给我看她的衣服兜。她兜里竟然有两个干瘪的红枣。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塞兜里的。

我把枣掏出来,拉母亲下床:“你吃干枣干什么?我爸不是说你们才吃过晚饭吗?”

母亲摇着头:“没吃饭。我饿。”

因为母亲没有短期记忆,有时刚吃完饭也说自己没吃饭,我也就没在意。

到了客厅,母亲突然抓起茶几上的苹果就咬。

我急忙挡住她:“别急,我给你削皮。”

父亲和姐姐已经安静下来,各自坐在沙发的两头生闷气。

我把母亲安顿好,在家里转了一圈。保姆不在。

我正要问父亲,大门突然开了,保姆走了进来。

我第一次认真端详了她。

保姆大约五十多岁,中等个头,身材微胖,白皙的圆脸上,一双细细的丹凤眼笑起来就成了两道月牙。

可能感觉家里的气氛异常,她换完鞋,试探着问父亲:“要不,我给你们一人煮一碗面吃吧?”

我和姐姐互相对视了一下,默默看向父亲。

支开父亲,我和姐姐找保姆谈话。

听说要解雇她,保姆一下子蹦起来,平时笑眯眯的眼睛瞪圆了:“不行,你们不能辞退我!我又没犯什么差错!我从你妈房间里搬出来,是你爸主动提出的,不信你们去问他!他自己心里有数!你们要是不给我个说法,反正我就不走,你们看着办!”

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没几分钟时间,父亲就进来了。

我和姐姐都低着头不说话。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得令人窒息。

“这样吧,这几天我们俩都在家,你让崔姨收拾一下,明天或者后天就走吧!工资我给她开到这个月底,就不扣钱了。”

我只能帮腔:“对,我这几天单位不太忙,我请两周假,等给我妈找到合适的保姆我再走。”

父亲脸色有点发红,嘴张了几次,终于艰难地说:“好吧。那你们给我几天时间,我去做做小崔的工作。她……她思想上有点想不通,这人爱钻牛角尖。”

听到这话,姐姐一下子就提高了嗓门:“咋了?她还想不通?作为一个保姆,她违反服务协议,工作这么不负责任,我还没到家政公司去投诉她呢!我妈最近瘦了这么多,到底是啥原因?不给病人按时吃饭,不换洗床单被罩,她于心何忍?人要讲良心,人在做,天在看,只有平常多做善事,将来才能有善终。”

听着姐姐指桑骂槐的话,父亲的脸色更加红了。

不忍心看到父亲尴尬,我拉姐姐到客厅,劝她少说两句,给父亲留一点面子。

从客厅看过去,客房的门大开着,保姆蒙着被子躺在床上。

姐姐脸色一变,噌一下站起了身。

我赶忙按姐姐坐下,过去拉上了客房门。

一周以后,保姆终于离开了。

那天我恰好出去取快递,回到家就听姐姐说保姆走了。走的时候很不高兴,吊着脸,嘴里骂骂咧咧的,是父亲帮她把行李提下楼送走的。

我觉得很突然。保姆不是一直态度很强硬,叫嚣着谁也不能赶她走吗?咋突然就同意走了呢?

“唉!你不知道,爸爸的银行卡和手机银行都是用我的手机号码注册的。我刚才收到一条短信,他的银行卡上午发生了转账交易,转出了5万元。我查看对方账号了,是崔姨的。”

“唉!这都是啥事嘛!咱们是晚辈,也不好问他,他和崔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纠葛,他有什么把柄捏在她手里,竟然会这么害怕崔姨。都这么大年龄了,咱们如果说太多,也怕伤着他的脸。我这几天看他也怪可怜,在家里坐立不安的。”

“是啊!爸爸确实不容易,要不是看他这些年一个人照顾病人太辛苦,我们找保姆干嘛?要不是还想哄着他继续照顾咱妈,我必须让他说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咱妈的事!”

“还能说啥?咱们还是假装不知道,翻篇吧!我实在没想到,请来一个保姆就能闹腾出这么多事情来,太复杂了。这以后还敢不敢继续请保姆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