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维特根斯坦哲学总结,为什么他说:“哲学是一种治疗”?

subtitle
小播读书 2021-10-22 16:29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今天我们继续介绍20世纪著名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思想。如果说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中,有什么是一以贯之的思想的话,那就是对哲学本身的认识。哲学是一种:治疗。在《哲学研究》中,他说:哲学处理一种问题,就像治疗一种疾病。在维特根斯坦的思想中,哲学是一种澄清、一种解释、一种描述,而不是一种创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哲学研究》中,维特根斯坦有句名言,他说:你在哲学上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展示从扑蝇瓶中飞出的道路。换句话说,扑蝇瓶的出口就在那里,而哲学的工作就是指出飞往出口的那条路,哲学是一种澄清,一种陈述。在《逻辑哲学论》中,维特根斯坦也说:关于哲学已经写出的大部分命题和问题,并不是假的,而是无意义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回答这样的问题,而只能陈述它们的无意义性。

而且这并不值得惊讶,最深刻的问题,其实根本不是问题。

哲学的目的是思想的逻辑澄清。

哲学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种活动。哲学的工作主要就是澄清。哲学的结果不是一些“哲学命题”,而是使命题变得清晰。哲学应该使那些本来不透明和模糊的思想变得清晰,并且为它们划出分明的界限。

在哲学问题是否真的存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是维特根斯坦和波普尔之间的一个趣事。波普尔是科学哲学的奠基人,他提出了“可证伪性”才是科学和非科学的分界线和判断标准。有一次,波普尔应邀参加剑桥大学道德科学俱乐部举办的一次演讲,波普尔演讲的题目是:存在真正的哲学问题吗?现在在波普尔看来,这个问题是存在的,而这个题目也是针对维特根斯坦的,在演讲中,两个人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维特根斯坦要求波普尔给出一个哲学问题的例子。

波普尔说:是否可以通过感觉认识事物?是否可以通过归纳法获得知识?而维特根斯坦认为,这两个都是逻辑问题,而不是哲学问题。波普尔又提出了关于“无限”的问题,维特根斯坦认为这是数学问题,也不是哲学问题。波普尔又提到“伦理学”问题,而这个时候维特根斯坦,随手举起火炉里面的一根拨火棍,指向波普尔说:请你给出一个真正的伦理问题?而波普尔坚称这就是一个真正的伦理学问题,并且说:不要用拔火棍来威胁一个来访的客人。维特根斯坦听了之后勃然大怒,扔下拨火棍就走了,这就是著名的:“拨火棍事件”

在维特根斯坦看来,并没有真正的哲学问题,而这里的哲学问题,其实是指那些模糊、说不清的命题,而维特根斯坦认为,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说清楚的,不能说清的都不是问题,而哲学的工作就是对可以说清的问题的澄清。在维特根斯坦看来,哲学研究的目的是不是建立一套自己的思想体系,而是提出一系列的解释,在《哲学研究》的序言中,他称自己的哲学工作是“调查”而不是“研究”,哲学的工作是发现真相,而不是创造真相。在《哲学研究》中提出的“语言游戏说”也是一脉相承的。

好了,维特根斯坦的主要哲学思想,我们就介绍到这里,维特根斯坦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之一,他的思想给了我们两次巨大的震撼,第一次是维特根斯坦提出:哲学是语言的思辨,而语言有它的边界。而维特根斯坦给我们指出了这个世界的边界在哪里,逻辑的边界就是世界的边界。而在边界之外,虽然有广袤的世界,但是我们并不在逻辑的范围内,我们无法言说,因此他说:对于无法言说之事,必须保持沉默。

第二次是维特根斯坦勇敢地推翻了自己的前半生的思想,语言并没有本质,世界也没有所谓的边界,语言只是一种游戏,这个世界不是精确、绝对的,而是模糊和粗糙的。他说:越仔细地考察实际的语言,它和我们的需求之间的冲突就会变得越强烈。这种冲突变得不堪忍受,那个要求现在面临着落空的危险。我们走上了冰面,那里没有摩擦,因此条件在某种意义上是理想的,但是我们恰恰因此而无法走路了。我们想要走路,因此我们需要摩擦。回到粗糙的地面上来吧!

由此,他推翻自己亲手建立的一个逻辑严密,一个纯粹和绝对的语言世界,让语言回答了日常生活中,维特根斯坦对哲学的态度,让人钦佩。其实不管是维特根斯坦前期还是后期思想,都只是一粒种子,一个梯子。就像维特根斯坦说的:任何了解我的人终究要认识到我的命题是无意义的。这些例题只是他用来攀登的阶梯,当他超越了这些阶梯之后,他必须抛弃这个梯子。他必须超越这些命题,然后才正确地看这个世界。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接下来,我会继续分享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思想,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小播读书”,我们下一篇文章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