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农民从被分地到被收地,农业集体化没效率还要干?温铁军:谁傻?

subtitle
君山梵静 2021-10-22 13: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李坤《悯农》

所谓"耕者有其田"自古以来都是农民的梦想,从原始社会最初到奴隶社会,才有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一直到今天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地权的平均终于不再是一句空话。

社会制度的发展永远离不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历史上所有时期土地的所有权同样逃不过社会生产力的变换,因为土地本就是生产资料。而土地所有权的价值就在于农业生产剩余价值的归属。

新中国土地政策与经济政策的变化

从1921年我党成立以来,区别于苏联的革命经验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作为中国革命的道路。这正是基于中国千百年来农业大国的基本属性所确立的。

相比较俄国十月革命以前的情况,中国在当时的阶级矛盾更多的是在于失去土地的农民与地主之间的对立。因此围绕着土地的问题,在我党执政的不同时期所实行的土地政策是全然不同的。

从建党初期的"打土豪、分田地、消灭地主阶级"到抗战时期的"农民交租交息,地主减租减息";从解放战争时期的"按人口均分土地"再到"一化三改"时期的集体所有制;最后80年代国家又再一次打破农村集体化生产。

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面,中国土地的土地政策一变再变,每一次政策的改变总是伴随着赞美声与质疑的声音。就像是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面,随着改革开放的成效日益明显,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批评当年中国吃大锅饭的集体经济,对于三化一改提出了质疑。

如果农村集体经济真的那么不堪,当年我们国家又为什么要选择走这样一条道路呢?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院温铁军之前就对这个问题说过这样一句话:"农民从被分地到被收地,农业集体化没效率还要干?谁傻?"

脱开立场和客观条件的真理无所立

世间总有人端着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众生皆可有觉性不代表众生皆有觉性。无论是公有制经济还是市场化经济,所施行的依据在于社会的基本矛盾而不在于旗帜本身。

采取任何一种制度的基础是在于对于经济形势的预判下的实事求是,违背了国家特定时期的经济形势无论什么政策和制度,谁来吹一口气都不会显灵。从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国家在完成了新民主主义的基础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一化三改的所带来的不是地权的和生产资料的平均,而是剩余价值的均分。在经历了朝鲜战争之后的中国,因为大量地引进苏联军事工业生产线,这让中国的工业发展呈现出一种畸形的模式。

中国似乎走着和苏联一样的道路,农业和重工业发展迅速,而轻工业发展滞后。这种两头大中间小的形式直接的问题就是城市缺乏就容纳大多数人就业的条件。失业人口一旦激增,所带来的将会是极大的社会矛盾。

制度的好坏不是由既得利益者决定的,也不是由资本家决定的。当一个制度的受众是广大的人民群众,为社会上大多数人所接受并且能带来的实际利益的政策就是好的政策。

一化三改的最直接好处就是在不能实际创造出足够多的就业岗位的时候,首先能以人为单位解决吃饭的问题。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会存在部分人消极怠工的情况,因为劳动力全部集中在一个生产资料相对缺乏的集体内就会存在劳动力的冗余。

这是在社会经济发展低下,生产力薄弱时期全国人民抱团取暖渡过严寒的一种趋势。同样,对于农村经济,如果没有集体经济所有制,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必然出现土地兼并的情况。

当生产资料不能有较大产出的时候,最好的处置方式就是直接变现解决眼前的饥荒。历史上的所有土地兼并都是在这样的时候出现的,别有用心的人在这个时候就可以完成原始的土地所有权积累。如此一来必将开倒车,农村土地将会再一次落入地主的手中。

另一方面,由于当时中国重工业的发展导致产能过剩。军工类企业的产能不可能全靠战争来买单。扩大内需的直接方式就是军工企业的产能转变为可促进农业现代化的直接动力。

大型机械设备的投放只能由村集体来买单。那么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也就为中国重工业建设的发展带来了可能性。城市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发展农村集体经济为国防工业及重工业的建设买单,顺带通过农村解决城市就业的问题。说当时的政策不好,可能吗?

当年国营企业八年不招工,如果没有农村集体经济的职称相比全国上下早已经是饿殍遍野。不是不想做产业转型,而是没钱转型。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国内外的局势变化让中国迎来了可以对外开放的契机。

解放农村劳动力不但可以有益于农村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有益于释放闲制劳动力,为改革开放创造人口红利。原本依靠公有制集体吃饭的许多冗余劳动力被释放到了新兴的劳动市场中,国企改革大量削减用工。

无论是农村还是国企都减轻了负担,而过多的劳动力谁来买单呢?这时候自然是外企的投资与私营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了我们时常听到的那句话:"以公有制为主,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

结语

综上,无论是土地所有制的变革还是国家经济体制的变化,所依据的都是一个国家不同时期的经济形势以及国内矛盾。但是每一种政策的出台总会使一部分人受益,一部分人的利益遭受损失。

客观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个人的好恶更不能决定历史。真理是相对的,脱开立场和客观条件的真理无所立。

那些一味地批评当年农业集体化的人可曾想过,如果没有当年的集体经济可能大多数人连活下去的可能都没有,而你极有可能是就是那个不幸的饿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