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教会徒弟打死师傅,富士康下场造车,特斯拉:你是成心气我?

subtitle
优视汽车 2021-10-22 18:13

中国有句谚语:教会徒弟打师傅。说的是师傅教会了徒弟,最后反被徒弟排挤、打击。现在富士康这个在汽车行业里面的学徒,就想要打师傅,而且打的还是大师傅特斯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Model C、Model E和Model T,这不是特斯拉即将发布的新车。在前几天的2021鸿海科技日上,富士康的纯电动汽车品牌鸿华先进(Foxtron)一口气发布了三款自主开发的电动车,此时距离富士康正式宣布造车刚刚满一年。

不得不佩服富士康的效率,印象中上一家敢于多车齐发的“造车新势力”还是恒大的恒驰汽车,只不过现在恒驰汽车的处境……嗯,你懂的。

而这三款车的车名更直接“山寨”了特斯拉的Model系列。同样都叫Model,但此Model非彼Model。真要说起来,仅仅从官宣的图片来看,富士康的这三款“Model”似乎要比特斯拉的“Model”来得更豪华。

追根溯源,或许正是因为马斯克当年的一句不能找去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造车,激起了郭台铭的忿忿不平,才给富士康造车这个企业转型事件赋予了一层传奇色彩。大有一种你说我不行,我偏做给你看,最终傲慢的师傅会被勤奋的徒弟击败的故事套路。

如今通过直接从车名上碰瓷特斯拉,郭台铭就是想证明富士康有能力造出和特斯拉一样,甚至比特斯拉更牛的电动车。

别以为富士康只会代工手机,其实富士康进入汽车行业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早得多,只不过一直混迹于产业链中的富士康,因为没有整车制造方面的资质和经验,始终像是整车厂的一个“学徒工”,也从来没有进入过其他造车新势力的代工名单中。

2013年富士康就打入了特斯拉、宝马、奔驰等车企的供应链,提供仪表盘、显示器等部件。近几年富士康又与菲亚特·克莱斯勒、Stellantis NV、泰国石油和天然气集团PTT、吉利汽车、台湾裕隆汽车等企业达成协议、合作造车。这次的三款车就是富士康与台湾裕隆共同合作的产物。

但是,富士康造车的背后或许依然还是透露出其代工巨头的本色。

最大的明证是Model C 项目发言人王理巍的表态:这三款原型车是提供给品牌客户规划其电动车新品的“参考版本”,后续依照客户需求改动后,才能上市售卖。

这句话似乎让我们忽然明白了“Model”的含义,查查“Model”这个词的意思是:(用于示范运作方法等的)模型; (依照实物按比例制成的)模型; 型; 样式; 设计。

郭台铭的终极目标不是自己卖挂着“富士康”牌的电动车,而是向所有造车企业售卖富士康的MIH纯电平台,以及一整套从设计研发到生产代工的标准方案。

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今年7月针对富士康推出的模块化纯电动平台MIH的表态,或许更能说明问题。他说如果特斯拉是电动汽车界的iPhone,希望富士康能成为电动汽车界的Android。

请注意刘扬伟的用词,和iPhone对标的应该是三星、小米这些厂商,而真正和Android对标的应该是IOS。所以富士康想成为的不是三星,不是小米,是Android。Android不是硬件,是系统软件,是一套体系完善的标准,所有的安卓手机都必须基于Android的标准下来进行设计开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富士康的思路与华为有异曲同工之处。

如果说得再俗气点,就是我富士康有为所有造车企业做OEM和ODM的能力,我可以自己造车挂自己的LOGO卖,但我更希望你们所有想要造车的企业都来找我,我为你们提供定制方案,提供MIH平台,为你们代工生产。

这种想法,在燃油车时代几乎可以说是天方夜谭。那时候,每一个整车企业都会语重心长的告诉你,造车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工程,然后再举出几个欧美的百年历史车企,来告诉你造车是需要历史沉淀的。

而电动车时代让这一切变得简单了,造车的思路越来越像造手机的思路,这也就给了富士康这样的代工巨头一个机会。至于富士康能否如愿,就要看这三款车未来正式推出后的表现了。(文/优视汽车 老炮)

注:配图来自网络,权利归原作者所有,一并感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