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股价缩水超90%,欠薪欠款!扬言比阿里活得久的电商,崩盘了?

subtitle
海西商界 2021-10-22 10:13

来源|海西商界(haixishangjie)

作者|松月樱

如今的寺库一点也不“酷”。

拖欠供应商货款、延发员工工资、因假货问题被消费者投诉,这一系列的负面消息很难想象会出现在曾经这个意气风发的“奢侈品电商第一股”身上。

遥想4年前,寺库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成为了在全球著名时尚奢侈品电商平台YNAP私有化退市后唯一的全球上市奢侈品电商。一时间,寺库风光无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时过境迁,这只落入电商海洋的细小扁舟逐渐败下阵来。截至10月15日收盘,寺库的股价已经跌至1.16美元/股,离纳斯达克的“持续120天1美元即退市”只剩下一步之遥。

似乎早已料到会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寺库,早在今年1月份就宣布了将私有化退市,并且在此之后就再未发布过财报。网上纷纷猜测寺库是不是已经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

从辉煌到没落,作为奢侈品电商的龙头老大,寺库何以至此?

与高端消费品的不解之缘

寺库的发展与其背后的创始人李日学分不开关系。而李日学又始终与高端消费品行业密不可分。网上关于李日学早年的经历寥寥无几,唯一可以得知的是他从24岁就开始创业,但这离创建寺库还有十年之久。

在这十年里,李日学开过工厂,做过家电代理。2007年,李日学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创立绿魔方网,主营高端家电和高端家电的以旧换新。这是他与高端消费品行业第一次打交道。

也是在这一次的经历中,李日学发现了中国中产阶级强大的高端消费需求,如若能够及时切入二手奢侈品消费市场,应该能够得到很好的反响。

果不其然,寺库的成功印证了当初李日学的想法。2008年,李日学创建了寺库。此时的寺库还只是一个寄售中介平台,主要的生意就是进行二手奢侈品的典当。

但由于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全新的的商品,寺库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随后,李日学就将寺库的业务慢慢转移到售卖代理商商品以及品牌商商品。

寺库恰遇风口。2011年,奢侈品电商平台走秀网拿到了来自美国华平投资1亿美元的B轮融资,创造了中国电商有史以来最大的B轮融资记录,一时间奢侈品电商成为了众多行业公认的“香饽饽”。

行业的火爆直接促进了奢侈品电商的“百家争鸣”。尚品网、佳品网、走秀网、魅力秀纷纷崛起,奢侈品电商成为当时最大的风口。寺库也毫不示弱,到2013年,就已经完成了千万元级别的C轮融资。

在受到众多投资者青睐的同时,寺库也不忘加紧自己的商业布局。2011年,寺库推出了B2C网站,并打出了“关于奢侈品的一切,一网打尽”的口号,销售品类开始涉及到箱包、手表,甚至还有豪车和私人飞机。

除了扩大销售渠道,寺库还在物色可扩大的地域版图。2013年,寺库选中了香港这个国际化的港口城市,并以此为跳板,慢慢地走向海外市场。

作为一家势头正猛的初创公司,如果能够顺利进行IPO上市当然是“锦上添花”。当时,有传言称寺库拟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米兰站股份,并以此来借壳上市。

由于双方都未对此进行回应,这只上市的靴子始终没能落地。但市场似乎也默认了寺库要上市的可能。只是没想到,这声IPO钟声时隔4年才得以响起。

进击“多元化”

2017年9月22日寺库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也是自阿里巴巴上市后首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电商科技股。

在会议上,回想起同时期和自己一起崛起的奢侈品电商平台,要么破产、要么转型,只有寺库成功存活了下来,并成功上市,李日学露出了满足又欣慰的笑容。但故事的进展总是如此戏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李日学笑不出来了。

有公开数据显示,寺库共发行850万美元存托股(ADS),发行价为每股13美元。然而就在上市当天,寺库的开盘价为12.1美元,其后股价更是大跳水,以23.08%跌幅下降,最后报收于10美元。

对于寺库来说,这很尴尬。但是,无伤大雅。为了摆脱人们对于寺库“奢侈品电商”的标签定位,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寺库的“服务高端消费”这一概念上,上市后的寺库通过融资,来加快自己的多元化布局。

一方面,寺库除了经营奢侈品售卖这个主营业务,还分别开设了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寺库社群等板块。另一方面,寺库还通过与碧桂园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进行合作来渗透三、四线城市市场。

寺库采取如此多的举措看似浩浩荡荡,实则收效甚微。从寺库这两年的收入结构中可以看出,上述这些动作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不超过5%。

除此之外,多元化业务还频频暴雷。拿寺库旗下的寺库金融来说,其金融产品库分期经常踩雷,就连合作方都出现了跑路现象。

虽然多元化扩张加重了寺库的资金负担,但是营收还未出现较大问题,甚至在财报上出现了连年增长的迹象。据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寺库的营收从37.40亿元增长到了68.69亿元。

如未遭受疫情,按照这个趋势,或许寺库可以突破80亿大关。2020年前三季度,寺库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36.85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23.7%;同时,净利润为2080万元,也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66.5%。

寺库“危局”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寺库的大量线下门店都进行了关停,而这对寺库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冲击。

由于线下门店都是位于国内外最繁华、最重要的商业中心,高配置的运营成本、人力资源的大量使用等等都使寺库亏损了不少资金,更别说店里面卖不出的奢侈品。

主业高支出、低回收的状况,使得寺库有了资金断裂的苗头。而此前多元化扩张的业务板块失去了主业业绩的遮挡,也开始拖累寺库的现金流。

四面楚歌的寺库没有坐以待毙。增加资金流入是其最重要的解救之道。

为提高主业销量,寺库先是与短视频社交平台快手、抖音建立合作关系,进行了一系列的跨平台直播活动。紧接着,寺库又将北京三里屯本部大厦改造成了一个占地7000平米的三层奢侈品直播基地。

此外,寻求外部投资合作也是充沛资金的手段之一。2020年6月,寺库成功牵手趣店集团。趣店将以至多1亿美元的价格认购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双方就全球奢侈品电商领域进行合作。

消息发布后,二者股价均应声上涨。然而,风风火火的自救与合作,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寺库没有想到奢侈品在直播间的适配度如此之低,以至于消费者的反响平平。而此前为搭建直播所做的巨额投入,使其资金链又承担了更大的风险。

另外,与趣店的抱团合作也没有取得理想效果。更甚者,在合作的一年里,趣店也出现了浮亏。

随着后疫情时代的来临,中国奢侈品消费在第二季度时就已经迎来了反弹,众多头部综合电商和品牌自建电商开始复工,并对奢侈品消费者展开了猛烈推销攻势。

此时的寺库却已筋疲力竭。加上面对阿里巴巴以及京东等头部电商平台的复苏碾压,缺少供应商所需要的资金、流量和渠道的寺库毫无招架之力。

不仅如此,由于此前的直播被爆出数据造假,以诚信卖货为生的寺库又陷入了消费者信任危机。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寺库的投诉量已经达到了3950条,而投诉内容主要与寺库迟发商品、商品质量、不退款等问题相挂钩。

公司内部自顾不暇,网上舆论又处处声讨寺库。多重“压迫”下,寺库开始“崩盘”。

拖欠供应商贷款,不给员工发工资,消费者的权益申述得不到回应,面对种种问题,寺库仿佛“消失”了。

从2020年第四季度起,寺库就已经不公布公司财报。为此,寺库还收到了来自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结语

可以说,寺库的危局正是如今奢侈品垂直型电商境遇的影射。奢侈品高客单价转化率低、货源不足、真假难以鉴别都是奢侈品电商平台一直以来的诟病。

即使作为龙头老大的寺库也难以幸免。如今寺库的股价一跌再跌,市值仅剩8054万元,比当初退市时的瑞幸市值还要低。

面对如此惨况,寺库或许还在积极寻找解救的措施。但在目前,消费者和投资者都还未收到寺库官方的动作和解决方案。曾经的李日学向拜访他的人表示:“马云要使阿里巴巴成为103年企业,而我要把寺库做到109年,比阿里还长。”

事到如今,质疑寺库的人越来越多,李日学的资本故事也越来越不受投资者喜爱。对于寺库来说,走到百年就像个遥远的梦想,能否撑过这个“寒冬”,等到下一个春天,才应该是寺库目前最大的目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