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贵州黑势力为害一方,非法催债暴利借贷,曾给借款人注射毒素

subtitle
思无邪念 2021-10-22 09:05

贵州省凯里市的杨玉魁不仅是房地产公司老板,更是当地一霸,手底下有一批为他卖命的小弟,谁敢惹他便会被报复。多年来举报无门的群众终于等来了中央督导组,审查杨玉魁的侦查人员却发现杨玉魁竟早就被判了死刑?而原本靠修理摩托度日的杨玉魁到底是如何发家的呢?2021年10月15号,记者带着疑问来到了贵州凯里市,走访过程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高调企业家还是黑恶势力头目?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重拳出击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某小区的地下空间,被该小区的物业出租给别人做了仓库,一个是堆积过多的杂物从防火的角度考虑并不安全,另一个则是在小区业主的通行方面也造成了影响,所以小区的业主们集体反对,业主委员会曾多次找其理论,但是物业公司并不理会。后来凯里市的应急管理部门在对小区的检查中发现了此事,责令物业整改,物业却认定是业主委员会告发了他们,于是一个男子便将威胁电话打到了业主委员会代表张女士那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电话的男子名叫杨玉魁,绰号杨老六,是当地的首富,拥有多家房地产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在当地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并且在很多人眼里,杨老六只是个行事比较高调的企业家而已,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来到了贵州,接到了许多关于杨玉魁涉黑涉恶的实名举报信,经公安机关初步核查,举报的材料属实,并且情节严重,所以直接由黔东南州公安局成立“6.06”专案组提及侦办。

暴力借贷,暴力催债警方从杨玉魁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开始入手。经调查,该小额贷款公司是在2009年8月,由杨玉魁的妻子张某荣注册成立的。尽管该公司的股权结构显示,加上杨玉魁夫妻一共有10个股东,但实际上其他9个股东仅仅是挂名。这家小额贷款公司主要的经营范围便是对外放贷,而放贷的对象则基本都是房地产公司。这些房地产公司因为某些原因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便找到了杨玉魁夫妇,但是杨玉魁夫妇放出去的贷款利息都是远远高于国家规定的,属于非法利息。位于黔东南州雷山县的一片烂尾楼的原主张某,就是因为在建设度假酒店时,资金链断裂,从而以这个酒店为抵押,向杨玉魁夫妇借了高利贷。然而,酒店并没能按照规划如期完成建设,所以张某便也无力偿还贷款,得知此事的杨玉魁找到张某,提出签订一个协议,内容便是将高利贷中的非法利息当作对张某公司的投资。于是杨玉魁让人带张某去银行走了个过场——将830万元转进张某的账户,然后再转回来,留下“投资”痕迹。而另一边,一些已经买了这个度假酒店房产的业主以为项目仅仅是进度缓慢,但是实际上,已经烂尾的这个项目在杨玉魁的虚假诉讼下归他所有了。这整个价值六七千万的酒店项目,并不能够完全偿还张某对杨玉魁3亿多元的欠款,所以买了这个项目的人自然也不会收到房子了。杨玉魁夫妇手下的这个小额贷款公司所做的暴力行径远不止此。他的这个公司下面不仅网罗了许多的社会闲散人员,还有吸毒和有过入狱经历的人,这些人员通过殴打、悬赏、投河溺水等方式向借贷的人催债,甚至还会给借贷人注射吸毒人员血液和艾滋病血液。也会利用贴身跟随以及锁门的方式非法拘禁借贷人。杨玉魁通过与借贷人签订“阴阳”合同的方式,采用各种非法手段放贷,共计涉案金额10亿余元。

放贷需要先将巨额资金借给借贷人,那么,杨玉魁又是如何得到这么多的资金的呢?被判死刑,出狱后用非法手段获取第一桶金杨玉魁曾在2008年贵州省发生特大凝冻灾害后,积极参加救灾活动,并捐助了不少的资金和物资,不仅如此,杨玉魁还捐赠了一所小学。所以在许多人眼里,杨玉魁不仅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还是个富有爱心、积极参与公益活动的热心人士。1976年3月19日,杨玉魁在都匀火电厂盗窃之后又放了一把火,给国家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损失,所以被都匀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1989年,杨玉魁出狱后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直到1997年,杨玉魁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凯里当地的煤老板陈某找到了杨玉魁,希望能拉拢时任凯里电厂燃料科科长的杨玉魁的弟弟杨老七,为了讨好杨玉魁,陈某将自己矿区的一个矿井给了他,杨玉魁由此进入煤炭行业。此后,杨玉魁不仅私挖滥采,还以次充好卖给电厂,胃口越来越大的杨玉魁甚至用烟熏的方式将带自己入行的陈某挤走了。开始放炮开采的杨玉魁很快遭到了周围村民的抵制,要求杨玉魁赔偿损失,但是杨玉魁从不理睬。煤矿与村民矛盾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终于在2013年1月爆发了,双方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8名村民被打伤。随后,杨玉魁买了警服、手铐,甚至买了气枪,用手下打手组成了“护矿队”,在当地不顾法律,行事嚣张。而前文提到的公益小学,也是因为杨玉魁放炮挖煤,震裂了村小学的房顶,导致村里小学直接停课。杨玉魁自己也觉得村小学没法继续使用了,这才重新出资修建了新的学校。但是,这本就该是杨玉魁负责的事,却被他涂脂抹粉,掩饰成了自己的公益成绩,大肆宣扬。警方在对杨玉魁的煤矿进行梳理后,还发现他的煤矿不仅盗挖国有煤矿,获取大量非法利益,还因不顾生产安全导致事故频发,共计死亡58人,受伤200余人。而杨玉魁的煤矿却从没有停产整顿过,还会给死者灌酒,并将保险公司给的几十万赔偿金私吞,只给死者家属几万元。2005年,觉得煤矿风险越来越大的杨玉魁陆续将手下的煤矿转卖,开始经营房地产,逐步完成了从煤老板到房地产企业家的转变。公检法全方位合作,打掉黑伞一体恶势力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调查,警方在掌握了杨玉魁及其团伙所涉及的十几起案件的关键证据后,开始了收网行动。

2019年7月4日,6.06专案组将杨玉魁等8名主要嫌疑人抓捕归案。在随后对杨玉魁办公楼进行搜查时,侦查人员除了找到了一箱箱的证据,还在一个七八平方米的暗室里,发现了被随意丢在地上的现金七百多万。在抓捕这8名犯罪嫌疑人时,警方还搜查到了一批枪支弹药等暴力工具、大量私刻的印章以及巨额资产。

侦查人员告诉记者,杨玉魁的某些作案手段之所以不易被察觉,是因为他有一个幕后军师——戴文勇。戴文勇是一个经验丰富胜诉率较高的律师,尤其擅长刑事辩护、民事代理和处理合同纠纷。戴文勇利用自己的职业知识,在明知杨玉魁是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还积极为其提供虚假合同等,帮助其蒙骗借贷人,逃避法律制裁。

杨玉魁在凯里市当地横行多年,无数受害群众投诉无果,举报无门,还因为杨玉魁从开煤矿开始,便通过贿赂等方式,拉拢了许多重要人员。2020年9月18日,贵州镇远县法院,判处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8项罪名的杨玉魁,有期徒刑25年,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团伙其余人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15年不等。杨玉魁落网后,其公司100多名员工面临失业,在建楼盘交房时间也将受到影响,黔东南州委州政府不仅垫付了一部分资金让楼盘能如期交付,还将其公司交给了国有公司代管,解决了相关人员的就业问题。

正义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杨玉魁罪大恶极,不仅自己危害社会秩序,还利用金钱,将原本应该为百姓遮风挡雨的数名官员,变成了自己为非作歹的保护伞,这些官员被巨大的利益蒙蔽了双眼,忘记了自己应该肩负的职责。但是我们要坚信,有更多将百姓疾苦放在心上的官员正在自己的岗位上鞠躬尽瘁,也有更多坚定守护公平与正义的公检法人员为百姓做靠山。正义虽然会迟到,却永远都不会缺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