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洪都女人和南昌一家 全国十大火锅品牌企业的故事

subtitle
江南都市报 2021-10-22 07:33

对周弘的采访可谓旷日持久。从初夏一直到了深秋。

洪城里在进行“赣菜有故事”选题筛选时发现,作为近几年江西连续唯一进榜全国餐饮百强企业以及中国十大火锅品牌的季季红,它和它的掌门人的故事几乎没有人写过。

是因为它不能代表赣菜?抑或是虽然它目前在整个江西及国内若干城市连锁门店超过200家,但是因为它仅是火锅品类,不起眼不高端?

我们想试一试。

这一试却让我们欲罢不能。要知道,有些东西一旦触碰,就必须准确到位地反映出来。而这个女人,周弘,她的叙述,采访录音整理出来近10万字的内容,我联想到了小时候看的日本电视剧《阿信》,这就是一个南昌版“阿信”的故事。

所以,我们才恍然,20年来在南昌以及江西的各大小城镇越来越多不断闪现在眼前的那一抹红色,红的,是有理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弘

季季红的第一家店门头

季季红的创始期团队

洪都的女孩

季季红餐饮管理公司坐落在南昌青云谱井冈山大道上。周弘的办公室在15楼。站在其办公室大的落地窗前,距离已搬迁的洪都老厂区的直线距离不过300米。她刻意要离洪都近一点,因为那,是她的原生地。

●父亲

周弘出身在一个高知家庭,上世纪60年代,父亲从南昌航空学院毕业,毕业之后留在了洪都。周弘4岁时母亲去世,是父亲把她拉扯大。

周弘记得,其实父亲对她很严厉,甚至不把她当做一个女孩看。小时候练毛笔字,练正确握笔姿势,一旦错了就会挨打罚跪。但他自己对自己也是如此。那么大年纪了,在当年为了工作还自学日语,每天苦读。

小时候从没读过童话故事的周弘到今天也并不认为她的童年不幸福,因为有父亲在。现在回想起来,父亲老说的“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虽然家境清苦,但是每天要把家里地扫得干干净净,床收拾得平平整整,都让她觉得有种归属感。

●孤儿

但12岁那年,父亲离世。这对于幼小的周弘是巨大的打击。

她感觉这个世界抛弃她了。甚至那时上课下课都没有同学愿意跟她一起走。每到寒暑假,周弘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锁着门。

当时摆在周弘面前有两个选择:去孤儿院,或无依无靠留在洪都与妹妹相依为命。她选择了后者。

因为父亲生前就不断告诫过:什么都得靠自己。

孤僻,几乎没有朋友,甚至有好心人提醒,逢年过节单位慰问困难家属,你一个孩子要在大人面前多哭,就会多得到些体恤。可周弘却从来没有这样做,她宁可不要。

但是有一位阿姨很善待她们姐妹,看到冬天她们没有棉鞋,就买来两双送给她们。有时候请她们去家里吃饭,不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施舍,而是牵着手,拉拉家常,表示自己家里有两个男孩,但却很喜欢女孩,找个理由一点点拉近关系。

还有一个女同学,不顾父母的反对,一直把周弘当作知心朋友,直到现在。

●闹钟

父亲离开后,周弘和妹妹的生活费每月只有30元。因为舍不得买闹钟,上学时周弘老是迟到。有一次数学课,班主任老师毫不客气地让周弘罚站,并没有因为家庭情况特殊就对她网开一面。但私下,这位班主任联合其他任课老师凑钱送给了周弘一只闹钟。

当时一个闹钟的价格在10元左右,并不便宜。但这个闹钟却对周弘有着另一层的意义,它更像是一个启示: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你错了就是错了,该承担的就需要自己承担。

这个闹钟更像是周弘少女时代的一种心理暗示:闹钟可以送给你,但是发条必须自己每天拧紧。

●上班

16岁,周弘通过招工正式进入洪都机械厂,在洪都招待所当服务员。正值花季年华,美丽的周弘勤劳好客,而当时招待所接待的基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专家学者,他们的谈吐、知识,给周弘留下深刻印象。

后来,周弘调入了洪都经理部做打字员。上班在“80号大楼”,相当于洪都的核心。大型国企的格局,工作的方式,甚至那些有推进能力的并且有规划性的人,都给周弘后来创业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洪都工作是有规矩的,往往每年一开始第一次一定是年终总结,一号文件下去做部署,紧接着二号文件就是计划,三号文件就是任命,这种规矩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周弘的行事作风。

●邻居

周弘的性格是刚毅的。记得,因为一些矛盾,有一次家里的衣服掉到了楼下的邻居家,结果怎么敲门对方都不开门,生气之下周弘拿着老虎钳剪断了其晾衣服的铁绳,衣服还回来了,对方也开始叫喊“有爹妈生没爹妈养的”,这句话激怒了周弘,把家里的菜汤往他家的阳台倒,因着这个事情邻居还把状告到了单位领导,知道前后因果后,那位领导并没有直接责怪周弘,反而护着:“她不好你可以来跟我们说。她现在是有单位的人,我们会管。”

在没有正式的收入来源之前,吃碗粉对于周弘来说也是很奢侈的事情,为了避免邻居异样的眼光,有一次她半夜跑出去,就想等没有人的时候解解馋,但依旧止不住邻居的议论,但好在洪都这个圈子里,更多的人是明事理的,反而替她们姐妹说话,“人家自己的收入,不偷不抢,吃碗粉怎么了!”

周弘说,这件事到现在都对她影响很大。

对于周弘而言,洪都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温情但不怜悯,宽容却不纵容。一步步化解开她那封闭的心扉。而那时候洪都吸纳了来自大批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做派及生活态度都对周弘影响很大。

是洪都养育了她。所以她对于洪都有种天然的亲近感。挨在它身边就觉得踏实。

中山路上的女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山路、胜利路是南昌最繁华之地。洪都人到这里习惯叫做“进城”。

而已在洪都工作了13年的周弘,在厂区这个看似小社会的环境中长大,却更多地接受了海派思想。当她决定出来独当一面时,目标就盯住了中山路。

●小香港

周弘最早的经商经历是从那时赫赫有名的中山路“小香港”开始的。

她从那里进货。主要是一些衬衫T恤。别人8元钱批来卖30元,她就只卖10元。

“薄利多销”的经营理念在那时候就已经萌芽。甚至后来3个人合伙卖衬衫的时候,卖到最后一定会有一些剩下,但是周弘总是卖得动,她就做一个动作:找批发的拿一些新的塑料袋子,换上新的袋子衣服又跟新的一样。

1999年国企改革,周弘离开洪都。那时她已经结婚,丈夫原是保温瓶厂的销售。对已有家庭的她来说,走出这一步等于没有了退路。其实那时候她在洪都干得不错。打字是全集团第一,而且她所在部门是跟领导接触最多的。以至于后来周弘开店坐在收银台被一个洪都同事看到,后者大吃一惊,觉得她怎么会干这个。

●四季红

开火锅店的主意是周弘丈夫拿的。

当时,南昌人吃一顿火锅差不多要三四十元,而当时人均工资300元左右,这也意味着吃一顿火锅占据一个月收入的10%,当时街边的水煮、串串盛行,但是环境不好:如果是用吃水煮的价格,也能让大家吃到火锅,一定会火。这打开了周弘开火锅店的新思路。

两个都不会弄饭的人,居然做起了餐饮。好在周弘丈夫因为工作关系走南闯北吃过见过,于是便选择了对后厨没什么门槛,容易复制的火锅。而产品设计、火锅底料的设计,都来自周弘丈夫。

可惜,中山路的店面太贵,她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象山南路。店名当时也不叫“季季红”,而是叫“四季红”。

2001年元旦开业,600平米的面积在当时已然是南昌最大的火锅店。

店内有空调,菜品以少量多份为主,最贵的是5块钱的牛肉;最便宜的5角钱,主要是一些蔬菜,整个品种已经达到了90多种。

●赌一把

打破传统火锅的四季红,真的能做到四季红吗?在没有夏天吃火锅习惯的南昌,夏季对火锅店来说也的确是一种考验。第一次挑战很快到来,2001年到了7、8月份,店里面基本上空无一人,为拯救营业额,甚至店里搞起夜宵,但依旧门可罗雀。此时周弘甚至连房租都交不起。

赌一把,做下去。当时他们的店面是租赁了种子公司的,虽面积不小,但是因为种子公司保留了大部分“门脸”自用,所以,火锅店的“门脸”很小,别人不容易看到里面的景象。

于是,周弘找房东商量,把“门脸”扩大,他们来重新装修,如果生意好了,连租金加倍给种子公司,如果还没人,那装修包括设备都不要了,就当是净身出户。

当年7月,四季红开始暂停休业,把临街打通,换上透明的橱窗,整个上下面积加起来差不多有600平,对于周弘而言,门店就是最大的品牌,8月,再度开业,源源不断的客流让周弘夫妇和员工们一天忙到晚。到了国庆节时候,甚至排队要排到凌晨。

回忆这段往事,周弘也感慨:“有时候由0到1,就是生和死的问题”,跨过了成长期的挫折,季季红也像是破壳而出的种子,拼命向上发展活下去。

●12家店

从第一家到第二家店用了1年。从第一家店到10家店,用了4年。

那时,因为“四季红”的招牌被人抢注,于是改名“季季红”。而中山路随即就成为周弘的大本营。

到2011年,季季红在中山路到胜利路已经开出了12家。“而且我们的店基本上面积都不小”,在一条也就不到两公里L字形的街道上,甚至在百花洲附近50米就有两家季季红隔街对望。那时,周弘的店大多数开在2楼,有着明显的招牌。甚至有朋友电话给周弘:“走在中山路闻到的都是你家季季红的味道”。一到下班点,几百名身穿红色员工服的季季红员工也成为中山路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不可否认,季季红是在中山路上发迹的。现在回过头你会发现,在当时看似没有任何火锅传统的南昌,这样一家看似反潮流的餐饮企业,其实一步步都在踏准中国商业发展的节拍。

那个时候,海底捞还在简阳尚未走向全国。火锅以吸引年轻人作为社交场所的属性还没被认可,但如果说哪个90后没在季季红参加过同学朋友的生日宴,他几乎就不是南昌人。

那个时候,淘宝等网上购物还未成为主流。季季红却不时被人吐槽或者曝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就如同网购后来人们的好评差评,自来水的效应无形中有了流量的概念。

南昌城中的女总裁

一家接地气的企业必定是受大家拥戴的,如果它还物美价廉,甚至它还紧跟时尚,那么发展就只是时间问题。

●“百店连锁”

周弘和丈夫当初之所以选择火锅,就是看到它的标准化、可复制性。他们一开始就想着连锁。同时,他们深信,要做与川渝、北方、潮汕不一样的江西火锅。

它的锅底用的是植物油而非牛油,辣也不是麻辣而是符合江西人的香辣。这是周弘的丈夫想到的,一个销售员走南闯北历练出来的敏感和刁的嘴。

从第一家店开始,季季红在其招牌上就明目张胆地挂着“百店连锁”。当时就有人举报,说他们虚假宣传,工商前来查处,周弘表面上认了,但内心却有股劲,“目标总是可以的”。

虽不能说一帆风顺,但丑小鸭终究变成了白天鹅。2018年,季季红开到70家,到2021年,迅速突破200家。

●存在主义

好吃不贵成为季季红的一个特点,对于周弘而言,季季红做的是一件长期性存在主义的事情。曾经一个温州客人跟朋友到季季红吃饭,向周弘质疑:“我觉得你们羊肉肯定有问题,我在温州吃这么大一份羊肉起码六七十,你这里才三十多,我觉得你这里肯定是假的。”

周弘不慌不忙的也问了客人几个问题,“带您来季季红用餐的是您的好朋友,对么?”“您朋友不会坑您,对吧?”“他之所以选择带您来季季红,难道不是想用最好的最具地方代表性的美食来招待最尊贵的朋友么?”三个问题让温州客人顿时哑然。

有意思的是,季季红从来没有刻意放大自己便宜这个特点,而是用更好的品质和最优的成本设计给到顾客。用周弘的话来说,你如果100元钱的东西80元钱就能吃到,大家会选择谁?

一个没有吃过季季红的90后不是完整的南昌人,季季红承载了太多南昌人的记忆,最早一批吃季季红的早已成家立业。仍然不断有后来的年轻人选择季季红。让其他火锅同行羡慕的是,南昌人早已把吃火锅就吃季季红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

甚至很多次,有员工向周弘反映,季季红已经成为了情侣考验环节,如果对方愿意出来和你吃季季红,则代表了“不物质”,是愿意和你一起过日子的人。

周弘在店里做过一个测试,她问顾客:你不吃季季红的时候,你会选择吃别的什么火锅?得到的回答是大实话:如果是亲密的朋友,经常性的小聚,我觉得还是季季红比较好。

季季红之前的口号“让每个人都能吃上火锅”,这也是句大实话!

●理智情感

季季红可能是南昌最早成立餐饮管理公司引进现代管理的企业之一。

2004年,季季红餐饮管理公司正式成立,门店数量一多,管理上的问题也开始倒逼季季红企业化的进程。周弘也开始从坐在收银台前,变成OFFICE里的女总裁。

在企业管理上,周弘也不否认季季红吃过亏,但是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都是一种尝试。

比如说,季季红也与许多企业一样,经历过野蛮生长的阶段。但是,在火锅这个赛道,川渝军团依旧是主力。2005年,季季红开始走出江西,希望在全国扩张,长沙、昆明、西安、太原。

但一次探店让她及时收住了步伐,并更加深耕于本土。有次外出,她路过九江,临时提议到其连锁店去看看。虽不是中晚餐时间,但居然碰见了店里的员工在大堂打麻将。更甚的是,大家居然就从收银柜台拿钱付赌资。

看此情景,周弘首先意识到是自己的管理出了问题,或者说鞭长莫及。不能盲目求大求多,先要把自己眼皮底下的管理建设好。

我们问周弘,当时在现场你是否火冒三丈,依她的性格,是那种冲上去一把掀翻桌子的。但是她没有。只是立马做出决定:把店关了。

作为总裁,周弘到现在都认为季季红是一个区域性品牌。但它是一个在江西做大做强做到有全国影响的本土餐饮企业。迄今在江西还是唯一。

当初选择品类,出于无奈但却避免了跟风;创业伊始就想着连锁,那是因为只有连锁才能活下去;占领中山路表面上是情感,却恰好符合了当时方兴未艾的眼球经济,类似于后来电商的“剁手”,让脚指挥着脑袋。

接地气的同时,却叫人越来越感到这是一家不像是南昌企业的南昌企业。

包括,它的口号从开始的“让每一个人都能吃上季季红火锅”到在2018年就重新提出的,跟时下大方向极度吻合的“让每一个人都能尽兴地吃上季季红火锅”!

2020年12月,季季红推出“Pink主题店”,更多时尚年轻化的元素加入,吸引了更多年轻人的目光。让大众惊讶的是,这还是我认识的季季红吗?周弘记得,有人甚至在厕所门口和朋友开视频:“你看,他们家连厕所都是粉红色的。”

现在,作为总裁的周弘手下清一色的年轻人,她也愿意放手让他们去发挥去想象。

后记

周弘说,她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睡懒觉。而年轻的时候则是买衣服。

还有就是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对着天空发呆。用时下流行的生命科学来解释,冥想是可以改变基因的。

但我想,周弘改变的是她在童年、少年、青年时,萦绕她的孤僻、不安全感,所以她居然养育了5个子女。而一个少女时代就看《家春秋》和鲁迅的女人,难怪强大。

还有,就仍是洪都所赋予她的。所谓小社会,大思想,在她所经历的种种以及接触各种各样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之后,世界观的形成,是海派的。

换言之,当年那么多事情发生,却始终正能量占据着主动。这是让周弘觉得南昌、洪都就是给她归属感的地方。所以,海底捞始终得不到四川当地人的认可,但季季红却能俘获一代又一代南昌年轻崽里子的心。

其实这是一种爱。她没有因为小时候缺爱而丧失自己的爱,对好人,对洪都,对员工,对顾客,对生活。

(赵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