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第一次来到蘅芜苑,贾母为何就“发飙”了?

subtitle
小白的文化之旅 2021-10-21 23: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阅读《红楼梦》,相信多数人对贾母这个老太太的印象都非常深刻。她风趣幽默、品味高雅;还具备任何时代之下属于老人独有的习惯:护犊子。比如在贾府,“二玉”在她的呵护下,就成了众人追捧的香饽饽了。

元春省亲后,贾宝玉等人住进了大观园,宝玉挑选了怡红院;黛玉挑选了潇湘馆;宝钗挑选了蘅芜苑。在马道婆做法陷害贾宝玉时,众人集聚怡红院,贾母更是寸步不离贾宝玉,自然经常前来;潇湘馆离怡红院又非常近,因此,我们不难猜测,贾母是经常出入这两个地方的。

而唯有薛宝钗居住的蘅芜苑,是贾母不曾去过的。一来,宝钗同二玉相比,确实同贾母的关系更远一点;二来,蘅芜苑处于大观园的偏僻位置,一般也不会特意前去。

刘姥姥第二次来到贾府,带着新鲜的瓜果蔬菜来报答贾府当日的恩情,因周瑞家的回复凤姐时,被贾母听见,才引起了贾母对刘姥姥的兴趣。

很少在大观园闲逛的贾母,便在陪同刘姥姥游大观园时,也趁机好好的赏玩了一番。

在他们坐船路过蘅芜苑时,贾母突然想到了宝钗的住处,因此,特意让众人停下,前去看望看望。只是不曾想到的是,第一次进蘅芜苑的贾母,便“发飙”了。

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

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来了。”

为何说这是贾母第一次来到薛宝钗的住处?我们看看贾母所说的话便能明白: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

由此可见,贾母这一次前来蘅芜苑,确实是第一次,但显然,她被薛宝钗房间的摆设震撼到了,并因此大为不满。一开始指责王熙凤、王夫人小气,到后来,直接说道:我们这老婆子,越发改到马圈去了。面对薛姨妈等人的解释,贾母也是不依不饶。

也许,阅读到这个地方,不少朋友就会疑惑了,薛宝钗客居贾府,对于她自己房间的布置,贾母为何会如此在意呢?贾母在蘅芜苑当着众人的面一再指责薛宝钗房间的摆设,是否包含着她的私心?包含着她对宝钗的不满?

当然,若我们以一种偏见去看待这一情节,自然会得出,贾母带有针对宝钗的意味。但显然,阅读曹公十年心血写成的《红楼梦》,我们不应带有这种钩心斗角的偏见。

对于贾母在蘅芜苑所发的议论,或许我们需要从时代、性格、情境这三个方面,去理性地看待。

第一:从《红楼梦》所处的时代来看。

《红楼梦》创作于清朝时期,在大家族中,有这样一个风俗,以未出阁的小姐为尊。向来要强的王熙凤,面对贾探春,需要礼让三分,正是出于这种礼节。

林黛玉第一次进荣国府,在贾母这里吃晚饭,林妹妹与贾府三春一同,端坐在贾母身旁,而如李纨、凤姐,则只能在一旁服侍。从这,也能看出,贾府一向的规矩:小姑子是比少奶奶们更尊贵的。

薛宝钗出生于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家有百万之富。连薛蟠纵使家奴打死冯渊,在他看来,都不过是花几个钱便能摆平的。因此,以薛家的条件,布置宝钗房间的能力是完全具有的。

对于时代这一点,我们从贾母的言语中,也能体会出这样的意思来。

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精致的还了得呢。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

第二:从贾母的性格出发。

乐观而喜庆的贾母,具有极高的审美情趣。年轻时候的她,更是喜欢收拾房间,精心布置房间。贾母带着刘姥姥来到潇湘馆,便敏锐地看出了窗纱的颜色同潇湘馆众多青色的竹子颜色不搭,因此,特意同王夫人提起了此事。

薛宝琴来到贾府,因为容貌出众,深得贾母的喜欢,不仅让王夫人认了她做干女儿,还安排她同自己一块儿睡觉。

这一天下雪,她更是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凫靥裘给了薛宝琴。她穿着这件大衣,来到众人面前,受到了众人的一片赞美。从材质上看,它并不珍贵,不过是野鸭子毛所做,但穿在她的身上,却得体而美丽,正如史湘云由衷的说道:这件衣服,也只配她穿。

贾母给宝琴大衣,是实写,然而阅读《红楼梦》的朋友都知道,作者最善于描写的写作手法,就是不写之写。

比如,贾母特意为宝钗过了十五岁生日,为凤姐过了生日,那是否意味着?她就没有为宝玉、黛玉过生呢?显然不是。

同样,贾母给宝琴衣服,也不能说明,她没有给黛玉衣服。不信你看林妹妹的穿着

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

拿林妹妹所穿白狐皮所做的大衣,同宝琴所做的凫靥裘相比,谁更珍贵?答案显而易见,但不同材质的衣服,穿着她们的身上,都很漂亮。

甚至于,当薛宝琴穿着凫靥裘同贾宝玉穿着雀金裘站在雪景之中的山坡之上时,对这一幅美景,在贾母看来,连她房间所挂的《双艳图》都比不上。

可见,贾母的审美确实刁钻,她在蘅芜苑,面对宝钗雪洞一般的房间所说的,都是真心从她的性情这一点出发的。

年轻的小姐吗,她的闺房就该精致。并且,她还亲自为宝钗的房间做了布置。

说着,叫过鸳鸯来,亲吩咐道:“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第三:从当时的情景出发。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贾母在蘅芜苑所受到的震撼,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观园众多小姐房间中的布置。

贾母带着众人来到潇湘馆,刘姥姥直言,比那上等的书房还要好。而除了潇湘馆,在这一节中,对贾府三小姐的闺房,更是做了一回详细的描述。

凤姐儿等来至探春房中,只见她娘儿们正说笑。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看看,探春的闺房是多么的气派而精致?或许,在贾母的认知中,这才是未出阁的小姐闺房该有的样子。

对比探春与宝钗的闺房,这一种落差,也更加明显。

小结:

阅读《红楼梦》,或许我们每一个读者,都会带有各自的情绪、喜好在其中。但显然,若要真正读懂这本名著,我们首先需要摆正的,就是这样一种偏见。

试想,一个在大家族中从重孙媳妇经历五十多年的贾母,会如此针对在贾府做客的薛宝钗吗?若真如此想,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作为读者的我们,格局还是小了一点。

贾府,是钟鸣鼎食之家,尤其对待客人,更是热情而周到,就如贾母对待刘姥姥一样,细心而体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