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吴谢宇亲笔信曝光,评论留下2000句吐槽:你不是后悔,你只是怕死

subtitle
精读君 2021-10-22 10: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是精读君陪伴你终身成长的第2931天

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从案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6年的时间。

三个月前,一审判决出来了,死刑。

不熟悉此案的朋友,可以看看下面的“时间线”。

对于这起严重违背家庭人伦、践踏人类社会情感的恶性案件,这个判决可以说是公平公正且足以服众了。

但凶手吴谢宇却认为,死刑量刑太重,希望通过上诉留一条生路,活着赎罪。

前几天,吴谢宇的一封亲笔信还被曝光上了热搜。

据说,吴谢宇曾写信请求二审辩护律师为他辩护,律师披露了吴谢宇的部分亲笔信。

截图中,吴谢宇字迹清晰、文字流畅,表达了强烈的求生欲:

“我真的不甘心,我这辈子就以这么个可恶、可恨、可悲、可耻、可鄙的罪人收场!”

“我真的好想能活下去,用我的实际行动去忏悔、去认错、去改过、去赎罪,去说对不起,我真的好想能有机会能活着去做这些事情啊,我才27岁啊,我真的还能做好多好多事情啊!”

这条微博,评论超2500条,全是吐槽和谩骂,所有人都清楚:他不是后悔,他只是怕死

毕竟真正想要改过自新的人,在杀死母亲的那一刻,就应该开始忏悔了。

而母亲死后,吴谢宇在做什么?

他冷静地安置好尸体、整理案发现场,并帮母亲写好辞职信,发给母亲学校的领导,还以母亲的名义,向亲戚借了144万,谎称是为凑够出国留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在吴谢宇周密的计划下,所有人都相信,他的母亲陪同儿子出国留学了。

从此,吴谢宇开始了他长达3年的逃亡生活。

在逃亡的这段时间,他也并未像亲笔信里写的那样“用实际行动去忏悔、去改过、去赎罪……”。

而是做了更多触犯法律的事:嫖娼、买卖身份证……

吴谢宇到底该不该死,留给法律去审判,但这场血案里暴露的3个人性真相,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

01

金钱是人性的放大器

我们常常听到一种说法:金钱会让人变坏

比如吴谢宇,弑母之前,所有人对他的评价都是双商超高、阳光开朗、自律积极、乐于助人、爱健身、爱学习。

弑母之后,他从亲戚那里诈骗来了144万,又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呢?

吃喝嫖赌,有时候找小姐,一次就花了几千到一万不等,还和小姐同居,在酒吧当男公关陪酒,做了各种阴暗的事,活成了一个人渣。

再比如,前不久入狱的吴亦凡。

10来岁时,吴亦凡父母离了婚,妈妈带他去了加拿大。他在温哥华读中学的时候,假期还要去餐厅洗碗、KTV端酒盘,生活很艰苦。

后来EXO组合大红,他成了超级明星,从此不缺钱。

而有钱了以后,他所做的那些龌龊事,全国人民也都知道了。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人,没钱的时候规规矩矩,有钱以后突然性情大变,出了事,开口闭口就是:“老子有钱!几千万都赔得起。”

有钱,真的会让人变坏吗?

当然不会,它只是会让人暴露真实的自己而已。

在金钱的放大作用下,卑鄙的人会更卑鄙,高贵的人则更高贵。

娱乐圈出身卑微的人不在少数,古天乐也曾迫于生计,十五六岁就早早进入社会打拼。

他做过搬运工,当过麦当劳的服务员,也在服装店当过售货员和保安。

直到出演《神雕侠侣》,他才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但红了之后,他依然为人和蔼,没有一点架子,被粉丝偶遇求拍照,也总是爽快答应。

几年前,在大家动不动就要买iphone x的年代,古天乐依然还在用老式的滑盖手机。

他把赚来的钱都花在哪了呢?

捐给贫困山区建学校。

截止到目前,古天乐捐建的小学已经超过100所。

有人调侃,如果古天乐又拍电影了,那么他一定是缺钱建学校了。

金庸曾说:

武功和金钱是没有善恶之分的,要看是谁在掌控它们。

坏人就会用它们来作恶,而好人就会用它们来造福百姓,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在古天乐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神雕大侠的影子。

的确,金钱是人性的放大器,它会把一个人最本质的特性放大很多倍

在它的放大下,深刻的人会更深刻,卑鄙的人则更卑鄙。

02

有些人,或许天生就是恶魔

吴谢宇弑母案发后,北大学子的身份让外界开始鼓吹他的“高智商”和完美犯罪。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忽略他的恶魔本质。

有些生物,或许天生就是恶魔,就像动物界的布谷鸟。

布谷鸟从来不自己筑巢,而是偷用喜鹊的鸟巢下蛋。

公的布谷鸟负责把风和打掩护,吸引其他鸟的注意,母布谷鸟则趁机飞进喜鹊的巢,把自己的蛋跟鸟巢里的其他蛋混在一起。

善良且不知情的喜鹊就这样把布谷鸟跟自己的孩子一起孵出来,也当成自己的孩子喂养。

然而,刚出生的小布谷鸟,不但很会抢食,还会趁母喜鹊没在或不注意时,把身边的小喜鹊推出巢外,让它们摔死在地上。而后再把喜鹊妈妈吸干榨尽,长大了再去别的喜鹊窝里下蛋,重复他们可怕的生存方式。

吴谢宇就像布谷鸟,生性向恶、残忍不择手段。

他的智商高或许是事实,但他的行为,却是高原始、纯反射的

高原始,体现在它只有原始本能冲动,遵循的是低等动物模式。一言不合,就想消灭或是毁掉那个让自己不舒适的因素,而不是试图控制自己的邪恶冲动。

纯反射,是说他一直生活在条件反射中。这样的人通常极其善于伪装,父母和社会期待他是什么样,他就表现成这样,一旦约束他的这些因素消失了,就原形毕露了。

这很可怕,因为一旦他逃过了死刑,在监狱服刑期间,他一定会表现得比你期待的还要好,矫正机制会把这种取悦视为“良好表现”,然后早早把他放出来。

但他出来之后,仍然是只受荷尔蒙驱使的原始生物,等到下一个受害者落入他手,这个流程再持续下去……

为了一己私欲,视他人的性命为蝼蚁,这种人就是挑衅人类的恶魔。

《当良知沉睡:辨认身边的反社会人格者》中有这样一句话:良知既非行为也非认知,更为人熟知的说法叫“情感”。

在反社会人格中,有一条最为著名的认定条件就是,在伤害、虐待他人或偷窃他人东西之后毫无悔意

也就是说,从内心他们并不认可自己是错的,这并不是从小父母的教导原因,而是自身性格的原因,即这个人生来便是恶魔。

所以说,这样的恶魔,不能放任他回到社会,否则很多人都将落入危险。

03

坏人不会变好

网上曝光的吴谢宇亲笔信截图中,吴谢宇大篇幅都在谈自己被判死刑的可惜,没有一句是对所做之事的悔悟。

这似乎恰好验证了他的恶魔本质。

季羡林先生曾发文吐槽“坏人”的不合理:

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孔子也说过: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

意思是,最有智慧和最愚蠢的人,是不会改变的。

愚蠢的人,没有能力改变;而有智慧的人,是觉得自己的智慧已经抵达天道境界,自己说的都对,做的都没错,所以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做什么调整。比如吴谢宇。

所以你会发现,他在庭审上的各种矛盾说辞:一会说想要寻短见,有自杀的念头;一会说自己爱妈妈,妈妈是世上最好的母亲;一会又说妈妈喜欢张国荣,因为张国荣自杀了,所以他认为妈妈也想自杀,杀妈妈是为了成全她……

他用尽一切胡说八道,不过是想为自己的罪行开脱。

作家雾满拦江曾对人性有过这样一段描写:

坏人不会变好,那是因为他们的认知太低,已经丧失了自我修正力。

总有些人认为,我只要对他好,他就会知恩图报。但这个结论是基于上智与下愚的中间人群。中间人群既非上智,也非下愚,有向善的动力,也有向恶的压力,你对这层级人士的召唤,可能会有效果。

但是像吴谢宇这样的凶手,母亲养育了他二十年,他却没有丝毫感恩之心,但凡有点天良,又怎会对生养自己的母亲下此毒手?

一审法庭曾披露了吴谢宇母亲谢天琴被害的惨状,头几乎被砍断,案发前吴谢宇还曾购买了大量刀具,试图肢解母亲的尸体。

这些细思极恐的细节,无一不有力反驳了他所谓“爱妈妈”的虚假说辞。

人性之恶,正常人难以想象。

虽然许多恶性事件是极端的、少见的,但它往往触及了更深层的人性和社会重大问题。

数学上有一种思维方式,叫递归思维,其中的正向递归,就是由小到大,自底向上,从现象一直追溯到源头的思维过程

吴谢宇弑母案发后,很多人就习惯性采用这种思维,把他的缺陷无限递归,最终从原生家庭找源头。

比如,一些文章就分析他的作案动机,是源自父母的“唯学习成绩论”、母亲对他“以爱之名”的控制等。

但这些因素,就能构成他弑母的理由吗?

这样的递归,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因为这世上,就没有完美的原生家庭。

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原生家庭的不幸,都当作每个人堕落的开端。

18岁以后,我们的原生家庭,就是我们自己。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我们可以选择的是,把上帝发给我们的牌尽量打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