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狠人”王兴:少了王慧文,美团还美吗?

摘要:外卖“二选一”时代终结,美团面临新危机。

文/青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美团因“二选一”垄断行为被罚34.42亿元,并需退还12.89亿元独家保证金,再次深陷舆论漩涡。

在此之前,由于上千万“生死时速”的外卖骑手没有上缴社保,而将美团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与此同时,电商巨头京东又推出“小时购”业务,再加上字节跳动传出心动外卖小程序软件获批,准备进军外卖行业。

强敌环伺,危机重重。随着外卖“二选一”时代的终结,美团花了数年PK下饿了么攻占的外卖江湖,或会迎来新的变局。

在互联网江湖,王兴素有“狠人”之称。现在,少了“带刀护卫”王慧文,王兴似乎麻烦不断,美团也并没有那么“美”。“狠人”王兴,如何面对新的危机与挑战?

持续创业者王兴

创投圈里,有个“狠人”,此人便是福建人王兴。明明是个“富二代”,却偏要创业来证明实力。王兴有多“狠”:校内网、饭否、美团,互联网领域赫赫有名的创业项目,均出自王兴团队之手,2010年创办的美团,从“千团大战”中“杀”出,又PK掉外卖行业排名第一的饿了么,现在已是互联网新小巨头。

时间回到1997年,一家子高材生的王兴,不负众望在18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从龙岩一中直接保送至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清华大学,王兴认识了同为室友的王慧文,日后成为其创业路上不可或缺的好搭档。

王兴和王慧文合影

2003年,美国留学归来的王兴,拉上中科院声学所退学的王慧文,一起踏上创业的旅程。2004年9月,“王氏”团队推出第一个社交网站“多多友”,主打泛人群的校园SNS平台。但并没有收到很好的反响,于是又相继做出“电邀”、“游子图”、“just input”等社交项目,直到2005年底,拷贝facebook模式的校内网上线,一举打败国内众多同行。校内网流行于全国大学校园,成为当时最火的社交网站。

成也校内,败也校内。校内网用户暴增的同时,还伴随着高额的成本。由于缺乏资金增加服务器和带宽,以及国内同行对社交项目的趋之若鹜,王兴忍痛割爱,将校内网以千万美元出售给千橡互动CEO陈一舟,并改名“人人网”。

“二王”凭借校内网挣到第一桶金后,王兴创业社交平台的心并未燃灭,再次将所有精力都投注到饭否网。复制Twitter,饭否当时是国内首家提供微博服务的平台,也被视为中国微博的“鼻祖”。

2007年,饭否网一经上线,就得到年轻用户的喜爱,数据暴增。仅2009年上半年,饭否用户数,就从年初的三十万激增至百万。

只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由于没有严格的内容审核机制,饭否网因平台上一些不当言论,于2009年7月被查封关闭。

命运,似乎跟王兴又开了个“玩笑”,这位持续创业者,下一程路途,又在何方?

“狠人”王兴

2010年,被命运开了两次玩笑的王兴,越挫越勇,屡败屡战,对标Groupon,创建一个团购网美团。

这一年12月,王兴说服了昔日的创业搭档王慧文,放弃自己的创业项目淘房网,带领团队加入美团网,与王兴再次并肩走上创业之路。

风口之下,数千家团购网站,在资本的狂轰乱炸中,混战一片,史称“千团大战”。历经一两年时间,“千团大战”中国市场“轰炸”了70亿元人民币,美团在阿里巴巴前总裁关明生指点下“不打线下广告”,以及阿里投资部副总裁干嘉伟将“中供铁军”深深植入美团地推团队,最终从“前团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团购网站王者。

令人不解的是,在“千团大战”中屡屡得益于阿里系的美团,在往后的日子里,王兴却与马云“反目为仇”,还站队腾讯系,并多次在公开场合diss马云及其阿里系。这也是王兴被人诟病为“狠”的一大由头。

尽管在团购网站是赢者,但由于团购消费形式始终不是主流,立足O2O大市场,看到外卖行业的迅速崛起,“杀”红了眼的美团,见机横插至外卖行业,同时开展猫眼电影、酒店旅游等新业务。

2013年,美团外卖正式落地。两位久经沙场的持续创业者,王兴定战略、找投资,运筹帷幄;“带刀护卫”王慧文则带领美团安营扎寨、领兵打仗。

与千团大战相比,美团与饿了么的外卖大战,更为艰苦。作为外卖行业开创者,饿了么早已深耕市场5年,美团作为后来者,并不具备对抗筹码。但是,一路“杀”出来的王慧文“美团铁军”,凭借成本运营、补贴管控、地推管理等“法宝”,以时间换空间,合并大众点评,再加上杀手锏O2O算法的运用,到2016年,3年时间竟然开始反超饿了么,占外卖市场份额近70%,坐上了行业头把交椅。

直到2018年9月20日,美团登陆港交所挂牌上市,现成为国内互联网新兴的小巨头。“狠人”王兴在互联网终于有了一席之地。

少了王慧文,美团还美吗?

美团,从团购网站走到了互联网新小巨头,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带刀护卫”王慧文也到了离开美团开启退休的时日。

2020年1月,美团内部信表示,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他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

12月18日,“我运气实在太好,不宜继续贪天之功,知止不殆”,伴随着一封告别邮件,王慧文从此过上自己想过的逍遥人生。

另一边,作为美团创始人,王兴一直都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美团当作简单的团购网来运营,而是以此为平台,构建完整的产业链,打造属于美团的“商业帝国”。这又是王兴“狠”的一面。

外卖大战后,赢得绝对胜利的美团,逐步从T型战略转向餐饮、酒旅、综合三大业务架构。2018年,美团又将触角延伸至共享单车领域,全资收购了摩拜单车,并决定进军消费科技领域。还拓展了美团买菜、美团优选、美团闪购等本地生活服务新业务。

此外,美团还有意切入火热的短视频行业,想要分一块蛋糕。

自去年以来,互联网行业反垄断和网络数据安全监管日益趋严,迎来大的变局。在此种背景下,少了“带刀护卫”王慧文的稳健,美团的步子似乎迈得太大,横跨外卖、酒旅、科技、社团等多个领域,太多的精力分散到其他领域,结果就是自顾不暇,外卖主业管理不善,问题频繁爆发。

先是美团外卖AI算法“困”住骑手、为完成送餐造成交通伤亡故事增多的社会问题,引发网络舆论声浪;紧接着作为外卖行业老大的美团,上千万骑手无社保,为了规避缴纳社保,让外卖骑手注册成为个体户,变成合作关系。这又一次在网上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另外,美团大数据AI算法杀熟事件,也不断被曝光、报道。

当美团正处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风波”中,互联网巨头的垄断正在瓦解,京东看准时机推出“小时购”业务,字节跳动也按捺不住“心动”,启动外卖小程序软件,磨刀霍霍挺进外卖市场。

新的危机,或正在降临。王兴的美团小巨头,在“狠”逐利的同时,应该更多的承担社会责任,不应过度压榨外卖骑手、商家,甚至消费者,更应将目光放得长远,只有将骑手、商家和消费者三者平衡好,企业才能走得更为长远。

“狠人”王兴或许要转变互联网发展思维:从野蛮时代走向规范时代,毕竟互联网大变局时代已在路上……少了“带刀护卫”王慧文的王兴,下一个十年还能一如既往的“美”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