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高估自己的学渣

subtitle
西安交大黎荔 2021-10-24 00:25

作者:黎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康奈尔大学的学者贾斯汀•克鲁格和大卫•邓宁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发表过一篇经典论文,该论文指出,智力水平越低的人,越会高估自己的认知能力。例如,在一个实验中,学生参加了从法学院入学考试题改编而成的测试,成绩最差的学生把自己答对的题数高估了50%。与此同时,那些成绩最好的人略微低估了自己答对的题数。这个实验的结果,用大白话来说,就是学渣常常觉得自己考得不错,而学霸老觉得自己考砸了!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无知者无畏”,为什么人总是不能正确评价自己呢?

贾斯汀•克鲁格和大卫•邓宁对此的解释是,首先这是一个人的元认知(metacognition)问题,低能力的人有一种“虚幻的傲慢”(illusory superiority),会错误地高估自己的认知能力,这种认知偏差来自他们没有能力认识到自己能力的匮乏,他们倾向于高估自己的实际能力和业绩,而且高估程度与实际能力成反比;其次,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很少从其他人那里获得关于自己技能与能力的负面反馈,因为人们不喜欢讲坏消息,这使得人较少获得正确的能力反馈。再次,即便有人能得到负面反馈,他们还必须准确理解这些负面反馈,由于能力原因,人通常不能准确判断与理解根本原因,而只是追踪到表面原因。比如,把事情弄砸了,有些人总是归结到任何一个外部理由上:做不好事情怪工具不合适是很容易的,他们感觉不到自己的表现与实际要求之间的差距,觉得没有必要试着改进。

我认同这两位学者所说的,人总是不能正确评价自己,但我觉得这两位学者还是太过于精英立场了,他们的批判只是指向低能力者:最缺乏知识和技能的人,最无法认知自己的智能欠缺。这里面智能辗压的鄙视链也太明显了吧?对此,我略持一点不同意见。确实,普通人往往不能正确评价自己,但精英也好不到哪里去。普通人认知错位只影响自己,但精英认知失调可能会影响很多人。在知识大迁移时代,很多人的确热爱学习,也的确进步飞速,但当他们爬完开悟之坡,未必会成为大师,反而会因为自己一眼看出普通人的愚蠢又变得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开始真正与众不同,却不知自己成为了在另一个高起点的愚蠢人类。也许他能看到别人的愚蠢之处,却看不见自己的。我们总是更愿意相信他人是愚蠢的,而自己是明智的。这种对他人的愚蠢的确信,让多少人与自己的愚蠢长期共存而不自知。

我甚至悲观地认为,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倾向于高估自己的吧?能够真正了解并承认自己不足的人,其实并不多。甚至整个人类族群都自以为凌驾于万物之上而过分傲慢、盲目自信。总是高看自己一眼,应该是人类的普遍天性。人类有虚幻的优越感,总觉得自己比别人棒。正如马云说的,AI本来应该翻译成为机器智能,然而却翻译成人工智能,背后的原因,就是人类把自己看得过高,其实很多事情对于人类来说很难,对于机器来说却非常容易。人类对自身智能的高估,意味着对崛起中的AI的低估。真是令人忧虑,人类这么愚蠢,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又会走向何处?

我们人类千万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几千年来人类的知识在快速增长,技术在发展,但人类的智慧并没有成长。这场席卷世界的疫情,让我们明白世界的生态系统是由微生物决定的,不是由最高等级动物决定的。就好像决定非洲大草原的是那里的微生物,而不是威风凛凛的狮子。

世间人有千万种,愚蠢起来各不同,人类的愚蠢史可能是比人类文明史还要久远。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对自己的陌生、对地球的陌生,正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己,不了解自己生存的世界,不能做到真正了解地球,所以,我们相信征服自然、控制病毒这些事情很容易办到。为什么人类这个学渣总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呢?宇宙中那个忧心忡忡、老觉得自己考砸了的学霸在哪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