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突然解散!人去楼空!又一机构出事......

subtitle
987私家车广播 2021-10-21 18: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注

在“双减”政策靴子落地的两个月里,教育赛道跑路、破产、裁员、高管出走、股价腰斩等消息屡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近日,知名“1对1”教学品牌“轻轻教育”也被爆出疑似“跑路”。有大量网友爆料,轻轻教育于10月11日晚间突然解散了公司企业微信,全体老师的企业微信账号被删除。

一夜解散多个工作群

机构失联

福州的郑女士向FM全媒体《维权超给力》反映,她的孩子今年高三,为了给孩子提高学习成绩,她从2019年7月份就开始在轻轻教育上买课。轻轻教育提供1对1的在线教学服务,总部在上海,老师来自全国各地。

郑女士

“我比较认可轻轻教育老师的水平,孩子成绩也有提高,所以我孩子从高一上到高三一直有轻轻的平台在线辅导,总共交了六万多元进去。

郑女士说,轻轻教育“暴雷”发生在一夜之间,10月10日孩子还正在上课,11日晚间轻轻教育就突然解散了公司企业微信,全体老师的企业微信账号被删除。

郑女士

“12日一早,轻轻教育的老师跟我说,公司夜里把所有老师踢出企业微信,现在老师也联系不到企业的领导,让我尽快截图保存合同以及剩余课时等相关材料以备维权。”

10月12日下午,轻轻教育发布公告表示,即日起暂停在线1对1课程服务,转型做录播课。但郑女士拨打了轻轻教育对外公布的所有联系电话,均无人接听。

郑女士很快加入了轻轻教育的全国维权群,发现群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已经发起了剩余课费的接龙,"我还剩余190课时没上,将近两万元的学费退不回。”而2万元在维权群里只是沧海一粟,郑女士看到,接龙的家长超过两万人,据不完全统计,总计的金额已过亿元。

机构老师被欠薪多月

被要求签署霸王条款

和家长一样感到突然的,还有“轻轻教育”的任课教师们。郑女士孩子的地理任课叶老师来自陕西咸阳。10月12日清晨,叶老师突然发现自己被踢出了企业微信,“我就赶紧通知了家长,课程没法上了。”

10月13日,叶老师接到原先教学主管的电话,希望她能签一个协议,跟“轻轻教育”脱离关系,可以领到1000元左右的工资,但同时不能继续追责、维权。叶老师毫不犹豫拒绝了。

叶老师

“一个半月的工资都没有发放,我个人是有7000元工资没收到,这个协议非常离谱,只发不到30%的工资,主管说现在不签,15日以后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叶老师表示,当时教学主管的态度十分蛮横,“说公司资金链断裂了,只能发这么多了。还说不同意签协议可以去起诉,八成可以告赢,但赢了公司也没有钱支付。”

叶老师还透露,公司8月、9月还在推销课程,且课时单价远低于正常价格。“八月份当时家长说一个课时只要134元,比此前便宜了将近100元”。有很多家长在“双减政策”下发后前来询问,但公司均表示课程不会受到影响,为此很多家长付了款,但现在应该是退不掉了。

轻轻客服:无法退费,仅提供退课方案

FM全媒体记者登录了“轻轻教育”网站。发现网页上师资介绍等各种栏目均已经无法点开,只留下了为家长和教师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电话联系了轻轻在线客服,对方表示,“目前家长只能兑换学而思网上课程进行学习,无法直接退费。”

在10月12日轻轻教育发布的公告中提到。“‘轻轻教育’决定将转型,聚焦于为广大家庭提供优质的录播课程”,“旗下原有的1对1的课程,即日起暂停服务。家长所有未消耗的1对1课程,可以兑换为学而思培优在线、学而思网校、学而思轻课、洋葱学园、松鼠AI课程或上海市培训行业协会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种课程。”

对于“轻轻教育”给出的课程兑换方案,很多家长表示不能接受。郑女士表示,兑换的其他机构课程并不是自己需要的,“没有签协议,将来会不会又不承认了?我购买的是一对一课程,兑换课程方案中能提供的大部分是录播课、大班课,品质和价值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甚至有家长称,曾尝试过兑换课程,但登录后课时清零了。重新提交申请并兑换成功后,打电话给承接的培训机构却被告知根本没有接到通知。该家长怀疑:“这就是个幌子,自己花的2万多可能打水漂了。”

维权群里不少上海的学员家长传来消息:上海轻轻教育上海总部已人去楼空。据当地媒体报道,在现场,轻轻教育所在大厦一楼有社区委派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前来讨要说法的家长及老师。工作人员表示,最近几天来的人几乎不曾间断,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登记,然后指引家长前往设在长宁区的善后点。

轻轻教育上海总部,图片来源于《华夏时报》

而在轻轻教育线下兑课善后登记点内,聚集了大量前来讨要说法的家长。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是第三方接受委托的志愿者,并不是来自轻轻教育,他们表示,自己只负责协助家长办理兑换课程以及登记要求退费家长的基本信息。

轻轻教育线下兑课善后登记点,图片来源于《华夏时报》

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向记者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校外培训机构关闭门店、不履行合同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家长有权解除合同。在此情形下,家长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校外培训机构退费并支付违约金。

目前,全国各地数万名家长正通过多种渠道维权发声。

关于此事进展,

《维权超给力》也将持续关注!

记者:Peter King

责编:超艺本文为福建FM全媒体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